默认冷灰
24号文字
方正启体

第六章 失心疯

作者:毒孔丘本书字数:K更新时间:
    苏晓玉说着话,伸出白皙的小手,拉住尹阳的手,就往自己要撑破的地方拉去。

    尹阳脑袋里“嗡”的一声响。

    要说想,那做梦都想过多少次,甚至在梦中都给她搓破了

    可是来真的,还真有点儿不敢,心里有种惶惶然的感觉,不知道这一切是不是真的,更不知道该不该摸上去

    忽然,苏晓玉停住了手上的动作,转过头去,水汪汪的大眼睛,盯着窗外。

    不知道她在看什么,尹阳也扭头看了一眼,再转过头来盯着苏晓玉。

    这一眼让尹阳浑身都是一震

    苏晓玉的眼睛里,似乎掠过一道寒光,让人看了就害怕,非常凶狠的样子。

    刚才脸上的笑容,早就消失殆尽,漂亮的酒窝儿,更不复存在,取而代之的是一脸的愤怒,前面的两颗小白牙,紧紧咬着下嘴唇。

    这是怎么了

    尹阳还没想明白呢,就听外面院门响了一下。

    苏晓玉也甩掉了尹阳的手,一句话没说,站起来快步往外走去。

    随着一声里屋门响,爷爷的声音传来“晓玉晓玉来了”

    只听苏晓玉嗯了一声,紧接着就是门响。

    “小阳,晓玉怎么这么晚来了”

    爷爷走了进来,看着床上发愣的尹阳问道“借东西”

    “啊”

    尹阳被爷爷的问话,从混乱的思绪中打断,有点儿茫然“她来来问问我,陶喆和胡玉玲是不是死了”

    “哦,你可别乱说,这事儿不能传出去,确实是伤风败俗,被你陶叔知道了,还不打死你”

    爷爷叹了口气“说起来,你陶叔这人,真不怎么样,大家帮忙出了陶喆,连顿饭也没供,大家都回去了”

    一般这种事儿,回来都是要去家里吃顿饭的,还要喝口酒,压一压邪气,不然大家都感觉晦气。

    尹阳随便应了一声,脑子里可没想这事儿,全是苏晓玉来的过程,越想越不对劲儿。

    陶喆和胡玉玲的死,是昨天晚上的事儿,村子里没人会不知道吧

    就算真不知道,平时都很少来的,也不会这么晚来呀

    再说了,还拉着自己的手,要摸一摸她胸口,是不是跳的厉害,这也不是平时苏晓玉的样子啊

    尤其是最后那眼神儿,非常恐怖

    尹阳当时都在担心,爷爷进来,她会不会攻击爷爷。

    还有,她拉着自己的小手,怎么那么凉啊

    爷爷年纪毕竟大了,折腾一天,也累得不行,很快就上炕睡觉。

    尹阳真的想不明白了,这一切到底是怎么回事儿,要说苏晓玉对自己有那意思,好像不可能的,以前一点儿预兆都没有。

    如果爷爷晚回来一会儿,自己被拉着摸上去,是个什么结果呢

    想到爷爷回来,尹阳又是一惊。

    自己可什么都没听到呢,苏晓玉就往外面看,过一会儿才听到开门声声,苏晓玉的耳朵怎么那么好使

    尹阳是越想越不对劲儿,到底哪里不对劲儿,自己也说不清。

    “尹叔”

    外面忽然传来李大爷的喊声“快起来吧,孙胜利出大事儿了”

    “欸,知道了”

    爷爷好像也没睡着,隔着窗子喊了一声“我这就去过去”

    这喊声,又把尹阳吓了一跳,孙胜利就是四狗子他三舅,不知道出了什么事儿

    尹阳也跟着坐了起来“爷爷,太晚了,我和你一起去”

    “你去不去都行”

    爷爷一边穿鞋一边说“这个时候了,你李大爷还这么说,好像不是好事儿”

    尹阳也听出来不是好事儿了,或许又有什么怪异的事情发生,可这都半夜了,也不放心爷爷一个人去。

    下地穿了鞋,和爷爷一起来到孙胜利家,也不算远。

    老孙家外屋,已经坐着好几个人了,杨爷爷和罗大富、李大爷等人都在,狗子也在,还给爷爷搬了把凳子。

    尹阳就看大家的脸色都非常不好,不知道怎么回事儿,也不敢问。

    还没坐下,就看炕上还躺着一个人,正是孙胜利,蜷缩成一团,似乎还低声嘟囔着什么,也听不清楚。

    不过他的白衬衣肩头都破了,还有血流出来

    尹阳心里咯噔一下,这不会是被什么邪祟给弄的吧

    “鬼,鬼呀”

    孙胜利含含糊糊的说了这么一句,又再次蜷缩起来,似乎怕得不行,浑身都直哆嗦。

    尹阳和爷爷对视一眼,正要问呢,外面就传来开门声,狗子连忙跑出去,没一会儿就扶着四姥爷进来。

    “这又是怎么了”四姥爷的长寿眉也紧皱着。

    “今天晚上不是出殡吗,都一起出了”

    罗大富轻叹一声“胜利和狗子他们,都去帮老陶家,可回来之后,他青林叔也没留大家伙吃个饭”

    “你说有用的不行”

    四姥爷也看到炕上的孙胜利了,瞪了罗大富一眼“老陶家的事儿,别提了”

    尹阳听爷爷回家还嘟囔,陶青林办事儿不地道,四姥爷不是嫌罗大富啰嗦,是讨厌陶家人干的事儿。

    “他们几个没吃上饭,就跑到老张家喝了起来,胜利这不就喝多了”

    罗大富不敢啰嗦了“也不知道喝了多少,跑到黑瞎子洞去了”

    “啊”好几个人同时惊呼出声。

    尹阳也被吓了一跳。

    黑瞎子洞,就是村西头的一个大防空洞,多少年就有,村民们把那里当成天然的菜窖,能放很多蔬菜。

    好像自己还不到十岁呢,就听说过那里闹鬼,村民们也不敢再往里面放蔬菜了。

    前些年,村里有个叫郑哲民的,胆子非常大,不信邪,喝了点儿酒,就说去黑瞎子洞住一晚。

    当天夜里,不到十点呢,郑哲民就跑了出来,哀嚎着有鬼,听说身上血迹斑斑的,都是抓痕,还是人指甲的抓痕。

    那时候自己还小,爷爷没让去看,但从那之后,郑哲民就疯了,没几年就死了,以后那个洞,就像村里的禁地一样,谁都不敢去。

    “跑黑瞎子洞去了”

    四姥爷的脸色也微微一变“这是喝了多少谁和他一起回来的”

    “我和三舅一起在老张家喝的,不到一瓶白酒吧”

    狗子低着头“我看三舅也没事儿,就回家了,谁知道他跑到黑瞎子洞去了邻居看到的时候,就这样了”

    四姥爷上炕看了一下伤势,脸色更难看了“好像和郑哲民的伤痕一样,那里面到底唉,最近怪事儿这么多,还发生了那种伤风败俗的事儿,感觉不好,大富,你行不行”

    “四姥爷,我真不行”

    罗大富明白四姥爷什么意思,连连摇头“我就是懂得一些白事儿的程序,乡里乡亲的帮个忙,别的不行啊”

    “就看你不行”

    四姥爷吭了一声,皱眉说道“最近村子里的怪事儿太多了,这样下去可不行,我听说县里有个高人,明天一早,大家去我家商量一下,我这高人请来,先把黑瞎子洞的事儿,给解决了。”

    “对,我也是这么想的”

    罗大富连忙点头“这些怪事儿,好像都和黑瞎子洞有关系,大家出钱,请高人来”

    大家都连声答应,明天一早就去四姥爷家商量。

    “唉,你们看着点儿他孙叔”

    四姥爷看了看炕上的孙胜利“大富,胜利好像是魂吓丢了,也叫失心疯,你会叫的话,就给他叫叫魂,可别千万疯了。”

    罗大富苦笑一下,倒是点头答应下来,会不会也不知道。

    尹阳觉得,任道穷就是一个高人,也不知道去了哪儿,但愿没被陶青林抓住,请牢记:,免费最快更新无防盗无防盗</p>
(←快捷键) <<上一章 投推荐票 回目录 标记书签 下一章>> (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