默认冷灰
24号文字
方正启体

第十八章 废了他

作者:毒孔丘本书字数:K更新时间:
    尹阳从来没接触过这些,按照任道穷讲的法门,盘膝坐好,脑子里冥想着。

    半晌,才睁开眼睛“并没什么异样的感觉,或许坚持长久,才能见效果吧”

    “嗯,坚持超久才有效果”

    任道穷点了点头“人的道行,不是学会就有的,更不是与生俱来的,要逐渐的增强,也就是人们常说的,道行越来越深,我把入门的先给你说一下。”

    看一个人是不是中了邪,或者是被什么缠住,要看印堂,并不是人们常说的额头,而是眉心之间的印堂大穴。

    根据印堂的宽窄、形状,附近每一处穴位、肌肉的色泽等等,才能分析出来一个人的运气好坏,最近有没有灾祸。

    俗话说的印堂发黑,可不是印堂附近颜色变黑了,而是印堂上,被一种似有似无的黑气所笼罩,根本就看不清楚,这样的人,就非常危险了,被邪祟缠身。

    当然了,也需要有人指点,才能看出来,并不是普通人就能看出来,张口就说的印堂发暗。

    一些目前难以对付的东西,任道穷也把自保的方式告诉尹阳。

    眼看都下半夜了,尹阳还仔细听着,想尽快都学会,用自己的能力,报了血海深仇。

    “小阳,这不是一天学会的,而且也不是学会就能用的”

    看尹阳非常聪明,还好学,任道穷也很高兴“今天很晚了,我近几天也不走,明天晚上,还是这里,我再教你”

    “老人家,说话算话”

    尹阳担心他忽然离开,追踪郑世楠去“你要走的时候,也一定告诉我一声,我也和你一起走,一定要找到他”

    “行”

    任道穷迟疑一下,还是答应下来“你或许也能帮忙,到时候我会告诉你的”

    尹阳高兴极了,父母的大仇,有希望了

    一路跑回家,爷爷早就睡了。

    尹阳就按照任道穷教自己的内功法门,心里默念着十二条经络运行线路,什么感觉也没有,也想着有感觉,一股气流就在运行着,不知什么时候睡过去的。

    第二天一早,尹阳起来就问爷爷“爷爷,你知道我爸当年的合伙人中,有叫苏光宗和董浩的吗”

    “苏光宗和董浩”

    爷爷想了想,摇了摇头“你爸经常出去,生意上的事儿,也不和家里人说,你问这个干什么”

    “哦,也没什么”尹阳迟疑一下,还是没和爷爷说。

    爷爷要是知道,黑瞎子洞中的可怕东西,就是自己的父亲,被杀死十多年,变成了白毛移尸,一定受不了的。

    尹阳去外屋做了两碗萝卜汤,热了馒头,爷俩饱饱地吃了一顿。

    这几天村子里的怪事儿特别多,爷爷自觉欠着人家的情,不好离开村子,去四姥爷家,商量继续请高人的事儿。

    尹阳知道,最大的隐患,就是父亲的移尸,已经被任道穷处理掉了,将来自己再把父亲的骨灰挖出来埋葬了。

    在院子里骑上自行车,去县里捡垃圾卖钱。

    晚上回来,给爷爷做好饭,就偷偷溜出去找任道穷,学习风水之术。

    短短的两天,尹阳知道很多东西,包括人们所说的阴间,到底是什么样子的,人和其他东西的相处方式等等,都找到了答案。

    但尹阳的风水之术还不够,需要以后逐步提高,道行深一些,才能一一验证。

    这天早上,尹阳来到县里,运气非常不错,遇见一家酒店装修。

    尹阳上前搭讪,忙前忙后的,帮忙干活。

    酒店老板看尹阳年轻,有力气,就让尹阳帮忙扔东西,不要的都给他。

    尹阳一口气儿忙乎到下午三点半,留下的东西卖了两百多块钱,天色都要黑了,才高兴地骑车子回村里。

    家里亮着灯,炉子也点着。

    进来喊了一声,想把两百块钱给爷爷,可爷爷没在屋里。

    最近村子里怪事多,又被找去商量了吧

    就在这时,外面传来一声门响。

    从窗子看去,进来好几个人,带头的好像是陶青林。

    尹阳心里一凛,不会发生什么事儿了吧他知道了

    随着里屋门响了一下,陶青林带人走了进来,脸上的神色阴森恐怖“小崽子,我看你还往哪儿跑”

    “陶叔,你怎么了”

    尹阳知道坏了事儿,心里怦怦直跳,故作镇定问道“我跑什么”

    “给我拿下”

    陶青林一挥手“我问个清楚,他们爷俩都跑不了”

    这几天尹阳学会几招四路奔打,身手应该很灵活,也懂得了先天一阳功的入门法门,但没什么感觉呢。

    眼看跟来五六个人,自己不是对手,也没敢动,任由俩人拧住自己的胳膊,背了过去。

    “小崽子,你还想骗人”

    陶青林冷吭一声,目光阴冷地盯着尹阳“那天晚上的细节,一直没细问,今天聊起详细过程,我才知道,你小子路过棺材,还说从屋里出来的,你根本就没进去过,就是那妖道的同伙,对不对”

    尹阳心里咯噔一声,早就感觉那天晚上有破绽,但愿没人细问,就那么过去,现在果然出事儿了

    陶青林知道自己没进屋,怀疑棺材上的那把菜刀,就是自己劈的。

    “尹阳,你他妈也太不是人了”

    陶青林怒喝一声“你忘了,当初你爹借钱做生意,我陶青林还借给你爹了,结果你还害死我儿子”

    “我没害死你儿子”

    尹阳一时间真不知道说什么好了,他儿子该死,自己说出来,不是找死吗

    “你还敢嘴硬”

    陶青林又是一声厉喝“菜刀就是你劈上去的,今天我饶不了你”

    “我爷爷呢”

    尹阳不管那些了,知道今天可能躲不过去,咬着牙说道“你知道也没什么,我一人做事一人当,别为难我爷爷”

    “我先收拾你”

    陶青林看尹阳不再辩驳,更明白了,咬着牙喝道“先把这小崽子给我废了,砍了他那只右手”

    随同陶青林来的人中,有俩人不是村子里的,兜里就带着刀子,掏出来直奔尹阳。

    尹阳听陶青林进来的时说,跑不了他们爷俩,这时还说先把自己给废了,那他没找到爷爷

    眼看一只手不保了,尹阳顾不得那么多了,大喝一声,双臂用力一挣

    “哧啦哧啦”两声异响,房间里的灯忽然闪了几下。

    一明一暗的灯光下,尹阳看哪个人都和鬼一样,面孔都那么恐怖。

    拿着刀子这人也愣了一下,抬头看了一眼。

    “嘭”的一声脆响

    棚顶的灯管,响了两声之后,忽然之间炸裂开

    平时屋子里采光就不好,灯管一下子炸了,屋子里顿时漆黑一片,几乎伸手不见五指。

    “抓住他,别让他跑了”

    陶青林大喝一声“这是意外陈昌林林祥辉啊鬼呀”

    尹阳正后悔自己没抓住这个机会挣脱,忽然听陶青林的声音异常惊恐,最后就是狂吼出来的,随即嚎叫着往外面跑去。

    抓着尹阳的人,手也松开了,都跟着往外面跑。

    尹阳只觉得浑身发冷,下意识地回头看了一眼窗子。

    可能是适应一会儿的原因,有微弱的光亮传来,并没有什么陈昌林、林祥辉的,这是怎么回事儿

    刚刚转过头,尹阳就感觉一个白色的影子,忽然出现在窗外,心头猛震。

    难道说还真见了鬼

    任道穷可是说过,村子里的东西出不去,外面的东西进不来,村子就是个死地,可能会看到一些不干净的东西,请牢记:,免费最快更新无防盗无防盗</p>
(←快捷键) <<上一章 投推荐票 回目录 标记书签 下一章>> (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