默认冷灰
24号文字
方正启体

第六十章 一个不留

作者:毒孔丘本书字数:K更新时间:
    尹阳知道遇见了前所未有的厉鬼,心头巨震,脑子里转了起来,要怎么对付

    破秽咒眼看也破不了,清静身心咒,不足以自保吧

    策役咒、摄邪咒、摄祟咒,似乎都不管用,弄不好激怒她,攻击自己的话,自己的四路奔打还不熟练,先天一阳功仅在入门阶段,能行吗

    就在这时,那裙摆动了一下,紧接着露出来一双脚,白皙的一双脚,上面还有血迹,红白相间,看起来触目惊心

    尹阳心头再次剧跳起来,今天真的麻烦了,本来医院的阴气就重,自己借着鬼气,来到她的空间,这种情况下,她的威力能发挥到极致,自己不行啊

    就在尹阳心里忐忑不安之时,那双脚移动了,一个架子后面,出现了一片红色。

    尹阳一看之下,又是心头一阵狂跳

    女鬼惨白惨白的一张脸,没有一丝血色,眼睛闪烁着微红的光芒,眼眶四周还青黑一片。

    怀里抱着一个孩子,那孩子浑身血肉模糊的,脑袋很大,看不清楚长相,也不敢仔细看。

    听任道穷说过,一般的鬼魂,在愤怒之时,眼睛闪烁着绿色的光芒,如果是红色的光芒,就是厉鬼了。

    这女鬼虽然是淡淡的红色,也不是自己能对付的,这种恐惧,自己内心体会的最清楚。

    女鬼脚下可没停,径直冲着尹阳走过来,眼睛死死盯着尹阳。

    这一刻,尹阳后悔了,不该进来,怎么就没想到,借了鬼气,就来到她的空间了呢

    忽然,尹阳想起来一个厉害的咒语,也是任道穷说过的,自保的咒语,以往没用过,今天不得不用了,先求自保再说

    “仁高护我,丁丑保我,仁和度我,丁酉保全,仁灿管魂,丁巳养神,太阴华盖,地户天门。”

    尹阳感觉自己的声音都在发颤,还是坚持着嘟囔出声“吾行禹步,玄女真人,明堂坐卧,隐伏藏身急急如律令”

    这是六丁护身咒,据说念完之后,自己看不到,但有六丁神将护身,鬼魂一定惧怕,不敢近身。

    果然,女鬼带着血渍的双脚停了下来,狞厉的看着尹阳,阴恻恻的开了口“小子,还真有两下子,怪不得昨天用那符咒吓唬我”

    尹阳被这阴冷无比声音又吓了一跳,脑子都慢了半拍,等女鬼说完,才明白她说的是什么,昨天自己用符箓,想要封住郑世楠了。

    今天任道穷说,那根本就不是郑世楠,原来就是这女鬼啊

    眼前这女鬼的样子,让尹阳从心底感觉到一阵阵的寒意,昨天就是她,上了周妍慧的身,想一想还觉得恶心。

    “小子,在那畜生办公室里的话,我都听到了。”

    女鬼阴恻恻地问道“就凭你,也想管闲事儿,帮那畜生”

    “我未必要帮他”

    尹阳仗着胆子开了口“我是要弄清楚怎么回事儿,如果你有冤屈的话,我也会帮你伸冤的。”

    此情此景,尹阳知道自己不行,根本不是对手,六丁护身咒好使就不错了,可别触怒她。

    俗话说得好,好汉不吃眼前亏,和厉鬼也是一样的,倒不是刻意的讨好她,也是实话,就是没敢说,你要是恶意害人,也不会饶了你。

    “你想弄清楚”

    女鬼盯着尹阳,阴恻恻地说道“那行,我就告诉你一下,免得你从中作梗”

    尹阳不敢看她的眼睛,连连点头。

    “我被人骗了,来医院做剖腹产手术。”

    女鬼就给尹阳说了起来“这畜生拿了张亚光、柳玉清的钱,直接把我和我儿子都害死,造成我大出血,我都听到我儿子的哭声了,母女俩双双殒命”

    尹阳听得心头震颤“你详细说一下,张亚光是谁柳玉清又是谁”

    或许是真的不敢上来了,女鬼盯着尹阳看了一阵儿,这才说了起来。

    女鬼叫沈琼,不是本省人,张亚光是她的男友,原来和她在一个城市,后来才来到本地打工。

    以往沈琼和张亚光的感情非常好,俩人也早就在一起了,还一起设想过美好的未来,更想在一座城市生活。

    去年,张亚光回去一趟,俩人就在一起了。

    张亚光走了之后的几个月,沈琼就知道自己怀孕了,这是俩人爱情的结晶,沈琼决定把孩子生下来。

    处理完家里的事儿,辞掉工作,沈琼来到本市找张亚光。

    哪知道来了之后,张亚光就劝她打掉孩子。

    沈琼当然不同意,俩人早晚是在一起的,只不过差了一个结婚证而已,这是原因之一,还有一个原因,就是孩子的月数大了,都八个月了。

    一般过了五个月,想打掉就不是那么简单的了,要引产才行,都八个月了,危险性也是非常大的。

    张亚光百般劝说无果,只能随她了。

    等预产期到了,俩人才一起来到济生医院,以前也检查过了,孩子比较大,可能不能顺产,果然需要剖腹产。

    要说古时候,不能顺产就危险了,现在这个时代,剖腹产简直不算什么,普普通通的一件事儿。

    “我进了手术室,再也没能出来,和我儿子都死在手术室里”

    沈琼的脸越发狞厉“原来,张亚光在本市,早就另有新欢,就是柳玉清,他们俩给了高林茂一笔钱,让高林茂连同孩子带我,都不要活着出来,当天我进了手术室,那畜生就带着柳玉清来了”

    尹阳听得身上一阵阵直起鸡皮疙瘩,怪不得这女鬼的怨气这么大,这事儿真是闻所未闻啊

    “我浑浑噩噩之间,看到他转钱给高林茂”

    沈琼牙齿咬的咯嘣咯嘣直响“我恨不得直接上去撕碎了他们,可我没有那个本事,扑过去就从他们的身体透过去,但我不甘心,这个仇,我一定要报,你也不灵,逼急了,大不了鱼死网破,你看着办”

    “如果你说的都是真的真是挺可怜的”

    尹阳也无奈了“那你应该找张亚光和柳玉清去呀对了,你不是死在手术室吗,怎么又在这里呢”

    “你说的不错,我确实要找那对狗男女”

    沈琼又咬着牙说“但我也不能放过高林茂,医院阴气较重,很适合我,我去找你,也是想提升我的道行,找他们报仇,要说为什么在备品室,也是因为那手术室,脏秽之物太多,我讨厌那些东西”

    听到这里,尹阳都明白过来了。

    沈琼的怨气再大,刚刚死去的鬼魂,也没多大的道行,无法报仇。

    要说手术室,确实是她死去的地方,但那里有女人经血之类的脏东西,都是鬼魂讨厌,或者说害怕的东西。

    医院的阴气很重,也很适合她在这里滞留,增长她的道行。

    她的目标非常明确,三个人,一个是害死她的副主任高林茂,另外两个人,就是他的男友张亚光,还有张亚光的现女友柳玉清。

    应该死去也不是一天两天的了,现在她也有些道行,并不害怕自己。

    昨天就是她,上了周妍慧的身,想要和自己做那事儿,提升她的道行,自己搞错了,用那个符箓和咒语,把她吓跑。

    尹阳觉得,眼前的女鬼沈琼,死的确实太冤了,也傻了点儿,死后才知道

    沈琼也说了,自己要是执意想管,那就鱼死网破,自己还真是不行,再说了,就是行的话,也不能收拾沈琼,那怎么叫顺应天理

    “我不是管闲事,但你也知道,阴有阴规,阳有阳律,你不去报到,留下来报仇,杀了人也要受到惩处。”

    尹阳想了想才说“我帮你把他们都绳之以法,让更多人知道他们的恶毒阴谋,你去你该去的地方,怎么样”,请牢记:,免费最快更新无防盗无防盗</p>
(←快捷键) <<上一章 投推荐票 回目录 标记书签 下一章>> (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