8、008

作者:暮见春深本书字数:K更新时间:
    第8章

    贺子均一走,贺子晴收起那幅乖巧相,毫不掩饰的盯着庄染,看她一副慢吞吞的柔弱模样,鄙夷的翻了个白眼。

    “喂,你和你妈这时候回来是不是有什么目的”

    庄染想了想“我们没想加入这个家,也没想破坏这个家。”

    贺子晴没听懂“你正面回答我的问题,你要知道,我妈妈现在才是爸爸的正牌夫人。”

    庄染冷嘲“是么看我们俩的年龄差距就知道你妈妈这个夫人是怎么来的咯。”

    贺子晴名义上是贺进三婚妻子带来的女儿,后来改姓贺,实际上两人同父异母,只庄染比大上三个月,这也是庄敏瑜如此在意前尘往事的原因,她是庄氏后人,竟然被一个男人糊弄,在外面瞒着她养小三,最后小三成功上位。

    “你”

    贺子晴被娇惯坏了,又自恃中级精神异能不把庄染看在眼里,上手就想抓庄染的手腕,庄染倒没想到这姐姐如此不懂套路,她要是倒地嘤嘤嘤怎么办

    可是庄染还未倒下,就听到身后有道男声及时阻止“你干什么”

    一道精神力仿若汇成实质的绳索缚住贺子晴手腕,微微用力直接令她松开庄染,贺子晴从未被这样对待,心念一动,指挥角落的花盆朝身后男人砸去。

    “染染,闪开”

    庄染没听出来喊她的人是谁,但论精神力她属实是菜鸡,也没想到贺子晴会不按套路直接动手,立刻躲远远的。

    花盆被两股精神力劫持,定在半空中,一男一女谁也没有停手,庄染看清男人之后皱了皱眉,是来中都飞机上给小男孩打抑制剂的医生乘客。

    贺子晴看清男人俊逸的面容不由得一怔“你是谁”

    徐文韬痞里痞气道“一个看不惯不平事的人。”

    “少多管闲事,否则我让你吃不了兜着走。”

    “小姐,这是我的饭店,这桩闲事我管定了。”

    “你”

    “小姐,我劝你冷静一些。”

    贺子晴要是能听话就奇怪了,用尽浑身解数想让花盆砸向徐文韬,但徐文韬气定神闲,一双凤眼里尽是玩味笑容。

    突然在这时出了意外,贺子

    晴精神力难以支持,忽然撤走,徐文韬掌控的精神力依然,花盆自然顺从强横的力量朝贺子晴砸过去,贺子晴惊慌呆怔的看着花盆忘记动弹。

    危急关头,徐文韬当机立断以精神力指挥花盆换个方向,可花盆还受惯性支配,控制没能成功,他飞身扑过去,抱着贺子晴就地一滚,险险躲开花盆。

    贺子晴第一次接触到陌生男人宽厚的胸膛,怔怔望着他棱角分明的下巴,耸动的喉结,那淡淡男性气息更让她脸红心跳。

    花盆落地,盆泥四溅。

    庄染看着地上抱作一团的两人不动弹,注意力被受伤植物吸引。

    好一场男女主初见,可怜这盆栽遭受无妄之灾。

    庄染凝聚精神力注入植物之中,换个盆还能好好活下去,身为植物系异能是可以感受到植物的状态,绿叶盆栽的状态看起来好了一些。

    贺子钧回来就看到这一幕。

    “染染,晴晴”

    贺子晴这才反应过来,猛地推开徐文韬,徐文韬也不在意,站起来还朝她伸手,人拉起来之后,贺子晴不客气的上前一步,扇在他脸上。

    美艳型的女人打人时也是赏心悦目,一朵带刺玫瑰。

    徐文韬抬手蹭了蹭脸颊,看向庄染,小姑娘一如他记忆中的模样,正可怜受伤的植物“染染,没事的,我让人给盆栽换个盆,不会死的。”

    他的染染很善良。

    庄染听出他言语中的温柔不由后退一步“我们,认识吗”

    “你不认识我了,我是文韬哥哥啊”

    “文韬”

    徐文韬满是期待,希冀庄染能喊出哥哥两个字,可是庄染没理解他的期待,并再次往后退了退。

    贺子均很着急“晴晴,你没事吧”

    贺子晴咬紧下唇,看徐文韬对庄染嘘寒问暖的模样,侧脸俊美邪气,怎么又和庄染有关系

    留在餐厅谈话的两位成年人姗姗来迟。

    贺进看宝贝女儿情状狼狈,愤怒皱眉“这是怎么回事”

    徐文韬解释来龙去脉“是这位小姐先动手”

    庄敏瑜冷冷表示“既然我女儿没事那就算了。”

    贺进和贺子均尴尬不已,暗含指责的看向贺子晴,看她委屈的瘪瘪嘴又不忍多说什么,庄敏瑜眸中怒意

    更盛。

    徐文韬不动声色“庄阿姨,您还认识我吗”

    “你是”

    徐文韬这才说明“我是徐文韬,十几年前我们是邻居,和刘爷爷一起生活,您想起来了吗”

    庄敏瑜迟疑着没有肯定。

    贺子晴不甘心的讽刺“庄阿姨,都什么时代了,你还看不出这个人的套路吗他刚才还和庄染搭话呢”

    庄敏瑜没有理会她,神色渐渐缓和“我记得,好久不见,你长这么大了,刘叔怎么样”

    “他前两年去世了,走前还念叨我找时间看看你和染染,但是我前天去原来的地方找,邻居说你们搬到中都来了,没想到这么快见面。”

    庄敏瑜流露出一丝怅惘神色“当年刘叔帮过我不少。”

    徐文韬身份得到认可,极自然的看向庄染,有些看当年小丫头长大的欣喜。

    庄染一点都高兴不起来,挤出一抹笑“文韬、哥哥好久不见了。”

    贺子晴很是不甘,扯着贺进手臂撒娇“爸爸,我饿了。”

    徐文韬自知现在不是叙旧的好机会,坦言让服务员用心照顾,为了庆祝他和庄家母女重逢,今天免单。

    “染染,你小时候不喜欢吃饭,哥哥现在有连锁饭店,以后你来,全部免单。”

    庄染还未出言拒绝,便被庄敏瑜笑着打断“这一次就算了,以后可不行,阿姨可不能占你便宜。”

    徐文韬诚恳道“那这样,我亲自给庄阿姨和染染做饭吧。”

    也适时的退开给他们说话的时机。

    贺进招呼大家回包厢,企图将刚才的尴尬遮掩过去,佯装怒意道“晴晴,子均,怎么不和你们庄阿姨打招呼,晴晴,你这样没规矩,回去我就得罚你”

    贺子晴不情不愿“庄阿姨。”

    贺子钧还未出生就失去了母亲,庄敏瑜曾经带过他几年,幼年的记忆令他不由自主亲近庄敏瑜,温言给庄敏瑜布菜,准备茶水,倒让庄敏瑜神色缓和了几分。

    庄染甘于当个小透明,对庄敏瑜偶尔探寻的视线置若罔闻。

    饭菜陆续端上来,有一半是庄染从前爱吃的兰星本土菜色,其余则是餐厅成名菜,最大程度复原了华夏风味。

    贺进还记得另有个女儿,关心体贴的夹了菜,又

    得防着贺子晴吃醋,但这会儿贺子晴不知在想什么,根本没注意本应该嫉妒的场景。

    “染染今年就读大四了吧毕业准备做什么工作,要不让爸爸给你参考参考”

    庄敏瑜淡淡道“她会继续攻读学位。”

    “也行,帝国大学高学历待遇不错,不用着急工作。”

    氛围不能一直冷淡下去,贺进围绕他和贺子均的工作侃侃而谈,不知出于什么心理,提到了太子殿下。

    “昨天见到了太子殿下,当真是英俊不凡,他也是帝国大学毕业,选修过染染的历史专业,子均现在为殿下效力”

    贺子晴拧眉看向庄染,侧脸宁静淡然,对周围一切风轻云淡的样子,哼,三年都没露面,如果真的不在乎何必这时候冒出来听到太子殿下脸都红了

    庄染咬了咬唇,偷偷夹了一筷子辣椒炒肉,辣到了。

    贺子晴故意问“爸爸,太子殿下找你,是有什么事吗”

    贺进顿了一下,这么问就变了个意思,其实不是太子殿下找他,是殿下到交通部下属的公共交通枢纽考察。

    “小孩子问这么多干什么。”

    贺子晴嘟嘟嘴听话了,贺进松口气,往常提到太子殿下的消息女儿总是不依不饶追问,今天居然没多问。

    一餐饭结束,贺子均第一个如释重负,但抬头对上庄染了然的目光,不由僵住动作。

    其实记忆里小妹妹的印象逐渐模糊

    “庄阿姨,染染,改天有时间我单独上门拜访。”

    庄敏瑜不冷不淡“那最好提前打一声照顾,不然贸贸然上门我还以为你们要赶我们走,染染身、身体不好,不要闲杂人等打扰。”

    贺子钧明白“好,我单独过去。”

    贺子晴抗议“你说谁是闲杂人等”

    庄敏瑜不答,看了看庄染,那意思不言而喻。

    庄染单手托着下巴“没有登记想直接闯入小区的人就是闲杂人等啊,前两天我就看见你们两个被保卫堵在小区门口,要不是保卫系统升级,你们可能就到我家门口示威了吧。”

    “我们是好心,想提前看看你”

    庄染不与贺子晴吵,而是面无表情的问“爸爸,我和贺子晴同在帝国大学读书三年都没见过面,现在我

    们来了中都,即便你知道我们的地址也应该通知我妈再告诉别人吧,您是不想让我们留在中都吗”

    贺进一愣“我没有告诉别人”

    庄敏瑜冷冰冰的问“那就是有人在监视我们”

    “不是”

    贺进当然能想起来是现任夫人琼玲说让孩子们去探望小女儿,也没深想他们是怎么知道了地址,他从没说过庄敏瑜在哪里买了房子。

    庄敏瑜瞧他这样子也知道怎么回事,怒而拉起庄染走人。

    门外,有徐文韬备好的专车“两位庄女士,我们徐总临时有事,吩咐了车送你们回家。”

    贺进三人只能眼睁睁看她们母女走远。,,</p>
(←快捷键) <<上一章 投推荐票 回目录 标记书签 下一章>> (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