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7、017

作者:暮见春深本书字数:K更新时间:
    第17章

    阿嚏

    下课前一刻,庄染没来由打了好几个喷嚏,徐文韬察觉了,停止他的长篇大论,歉意一笑。

    教授对课堂内容做了总结,将课件发给学生还舍不得走,想继续和徐文韬探讨,不过徐文韬着急庄染的病情。

    “是不是不舒服,我看看。”

    一股柔和的精神力暖洋洋的扑过来,这是徐文韬金手指之一,可以通过精神力发现病情原因,从而对症下药。

    庄染不习惯非医护人员的这种亲近,抗拒的躲开。

    “我自己去医院。”

    落锦反应过来“我送她去就好了。”

    徐文韬有些失落,可教授刚好走来拦住他追出去的动作,只能拜托医院的朋友注意庄染的动态,他想着晚些赶过去照顾。

    但等到徐文韬在夕阳下赶到医院时,却得到庄染转院的消息。

    “去哪儿了”

    朋友飞立人耸耸肩“不清楚,人家进医院就碰上主任巡查亲自问诊,后来她同学一走,好像办了转院,说起来咱们医院是中都基因缺陷治疗技术最好的吧你和这妹子什么关系,这么关心人家”

    “别瞎说,先看看人去哪儿了。”

    飞立人只得答应,但是调出来的信息没有显示庄染转院去了哪里。

    “这什么情况”

    飞立人随口调侃“好神秘的妹子,还有这妹子姓少见,曾经是皇室姓氏吧。”

    徐文韬蹙眉,揣测可能是被庄敏瑜接走去了别的地方治疗,庄氏一族留存至今还会有一些底蕴的,从前庄敏瑜就不喜欢让人知道庄染的病情,只能等等再问了。

    庄染醒来迷瞪了好一会儿才有力气坐起来观察四周,她前段保养良好身体很少出问题,今天的病没来由。

    晓梦知道她昏睡时发生的一切,友善提示“这里是太子殿下的别庄,他让你在这里养病。”

    从进入医院检查开始,一直暗中保护庄染的护卫便随同到了医院,确定病情无碍后,庄染安心入睡,却不知道太子殿下会让人把她带到这儿来。

    晓梦“徐文韬一直给你发消息呢。”

    庄染没理,按铃选择类人机器人仆人进来照顾

    ,她暂时不想应付别庄的人类。

    类人机器人长相普通,一板一眼,但智能程度,普通机器人望尘莫及。

    庄染浑身软绵绵,洗了个澡才精神一些,外面天色已晚,晚餐准备的清淡可口,本土口味和华夏菜品一半一半,都是绝顶的美味,可是身体条件不允许她多吃,最后只能小心翼翼的雨露均沾,毅然决然的放下筷子。

    她是个惜命的咸鱼。

    休息片刻,乔副手请求见面,转达了太子殿下的态度。

    “殿下知晓您生病后十分担心,殿下认为请您到别庄休养是最合适的方式,殿下请您在别庄不要拘束,后面两天休息日会过来陪您养病。”

    乍一听,太子殿下简直像痴恋她的情种。

    庄染知道这不过是表象,是乔副手描补过的情形,但还是很领情的道谢,而后给庄敏瑜通话。

    “殿下不介意吧”

    “我不知道。”

    庄敏瑜后知后觉不妥,但事实就是如此,她只能克制的叮嘱“殿下对你很好,要珍惜。”

    说完忍不住咳嗽了几声。

    “您没事吧最近,好像咳嗽了好几次。”

    “我没事。”

    又是不容反驳的语气。

    庄染无奈“您注意身体。”

    母女再无别的好说,庄染休息一会儿觉得身体舒服些了,选择蹭一下太子殿下的花园,花园四季都有花开,秋桂花落,另一种兰星本土锦瑟花绽放,繁复美丽,金灿灿的绚丽。

    丝丝缕缕的植物精神力包裹着她,安抚基因缺陷带来的缠绵钝痛。

    落锦放心不下,特地与她视频询问病情,又好奇不已的问“今天徐文韬来找我了,他在问你欸,我说今天怎么无缘无故坐在你身边,你们认识啊”

    “你说了吗”

    “没得到你同意我当然不会说啊,我只说你在医院养病,不想被打扰,你们要是认识,他总能联系到你。”

    “谢谢。”

    落锦正色“谢什么,你不要呆在外面了,回房间休息吧。”

    庄染也不好解释自己在哪儿。

    “染染,你也得安排起来,这刚开学,除了徐文韬还有人想贿赂我,让我说好话呢。”

    落锦说完就兴冲冲去照顾她的鱼塘,要和小狼狗说晚安,还得研究言情小说撩

    弟技巧,忙着呢。

    庄染深深的忧桑“人家的青春好像更多姿多彩。”

    晓梦打岔“我不这样认为。”

    男人很多,可太子殿下目前只有一位。

    庄染托腮望着灯光下的花朵怔怔出神,抬头是满天繁星,温馨宁静,然后,惆怅的睡着了。

    由于客人在花园,花园开了一圈浅淡的灯,朦胧美好,看起来略显娇弱的女孩子靠在椅子上,呼吸很轻。

    灯光深处缓缓走来一人,清楚瞧见她的睡容,眉间舒缓无一丝难过不安,甚至在他的注视下换了个更舒服的姿势。

    地上的影子映出秦燕珩高大身形,他在原地顿了一会儿,上前弯腰将人抱起来,眉眼清隽,神情平淡。

    怀里的重量轻飘飘,他很容易走入正厅,秘书官付清和乔副手瞥了一眼,纷纷低头不再多看,直到秦燕珩抱着人上楼才抬头。

    太子殿下他,好像没抱过什么东西,也不对,是没抱过谁。

    庄染梦里觉得很晃悠,治疗药物作用下想睁眼都艰难,迷迷糊糊抬眼觉得那里不对,她看到了一个男人的下巴,呼吸时嗅到他射伤淡淡的冷调松木气息,有一丢丢禁欲性感。

    “太子殿下”

    秦燕珩嗯了一声,继续向前走。

    庄染愣了一会儿又闭上眼“这梦好真实。”

    况且怎么会梦到太子殿下抱她,梦都是反的,这是最合理的解释。

    秦燕珩顿住,因为庄染又睡熟了,平稳的心跳和呼吸都不能撒谎,确确实实在睡,他微微收紧手,继续向前走。

    人躺在柔软的大床上,非常自来熟的翻个身,抱着被子一角酣睡。

    秦燕珩面无表情的走出去。,,</p>
(←快捷键) <<上一章 投推荐票 回目录 标记书签 下一章>> (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