默认冷灰
24号文字
方正启体

第1315章 手段

作者:马月猴年本书字数:K更新时间:
    平阳政事堂内。

    “主公,今年讲武堂……嗯,集训,已是完结……”荀谌正准备要离开,忽然想起一事,连忙说道。

    “好,时间定下来,我去结训……”斐潜立刻说道。

    “唯。”荀谌也没有觉得意外,点头应答了下来,然后便再施一礼,便出了政事堂,处理事务去了。

    讲武堂,之前斐潜只是小范围的开设,到了现在,却成为了一种新的政策,或者说是福利,当然主要的目的,也是为了加强斐潜自身对于军队的控制力。

    在汉代,祭祀和军政,永远都是并列第一的事情,其他什么事情都可以让别人代劳,唯独这两件事情必须斐潜亲历亲为。这一点,荀谌也是清楚,当然,大多数头脑里面有点脑筋的人也清楚。

    祭祀权,代表了政治上的领袖地位。要不然怎么在古代动不动就有什么歃血啊,执牛耳啊,其实不就是带头杀牛羊割块肉什么的么,但是在古代,这就意味着统领者的合法地位。就像是宗族当中,只有最为强盛的子孙一脉,才能带头做祭祀祖先活动一样。

    而军权,则是祭祀权的保证。

    历朝历代皇帝,基本上来说,如果军权握得住,那么也就站得稳,要是军权旁落,那么政权也大概率同样是被人架空。

    原先斐潜地盘小,集中度较高,有什么事情都可以直接管理到位,斐潜也甚至可以做出一些什么解衣推食等收买人心的举动,亲自下连队吃个大锅饭,拍拍普通兵卒的肩膀什么的,让最为基层的这些兵卒都能直接看到,感受到斐潜的关注。

    但是现在不同了,北至阴山,南至汉中,斐潜如果来回跑上一趟,至少大半年过去了,因此在现实条件之下,斐潜的影响力根本无法覆盖到全部的军队,尤其是有当地的主帅将领,在某种程度之下,这些人会不断的加深他们本人在兵卒当中的影响力,最终兵卒就会变得只知道将主,不知道征西。

    那么收回这些人的兵权,沿用虎符系统?

    或者像是许多统治者一样,用文官或是宦官进行压制?

    其实都不是非常好的策略,毕竟在消息不通畅的年代,就必然决定了斐潜要让出一部分决策权给当地机构,否则定然会造成事务处理的拖沓和延误,像什么调动二十个五十个兵卒就要上报中央的规定,其实在制约了地方的同时,也导致了一些原本可以处理的小事最终演变为大祸。

    因此最终斐潜采用了后世被证明有效,且相对来说不会引起地方将军抵触的方案,扩大军校,以讲武堂的名义,在军队当中进行比赛,每天冬天的时候一次小比,三年一大比,在表彰大比优胜者的军事长官之外,这些兵卒也就集中到斐潜这里,进行为期一个月或是两个月的集中培训,然后抽一部分进入斐潜下辖的直属,其余大部分放回原地方。

    军校加政委,如此一来斐潜在基层兵卒当中的影响力,就不至于日渐衰减,同时在扩张初期就制定下来的策略,也保证了推行的时候不会有太多的阻碍,毕竟斐潜现在手下的几名大将大体上都可以算是寒门出身,所以也不至于有太多的私兵,要是等到这些大将一个个成长起来,再想要做什么动作,难免就会触动到这些家伙的利益了。

    斐潜也不想一直用利益来考验这些手下,一两次可以,但是要是次数多了,难免出问题,倒不是忠心不忠心的事情,而是人之常情,要是一个下属知道上司天天都在怀疑自己的忠诚度,动不动就挖个坑来考验,这个下属还能维持多少忠诚?还会有心思放到正事上面么?

    最为关键的是,当所有人都习惯了军队系统年年一小比,三年一大比之后,也就渐渐的会习惯其他系统的考试和比赛,甚至是……

    考试永远不是目的,只是一种手段。

    后世斐潜在学习阶段,每一次考试的时候听的最多的便是这一句话,但是也只有当他坐上这个位置的时候,才真真正正的明白这个道理。

    ………………………………

    河东。

    太行山余脉。

    太史慈站在一块巨石上,俯视山谷。

    因为有阴山,吕梁山脉的阻挡,所以当太行山脉伸到河东郡的这个小脚丫子就自然暖和了不少,山间已经有许多的野桃树野梨树绽放了花朵,点缀着谷地山坡间的苍绿葱茏。

    裴俊站在太史慈身后,虽然是在军阵当中,不知道是因为裴俊自己的身体有些瘦弱,亦或是觉得铠甲笨重失了风度,并没有穿重甲,只是在衣袍外套了一件轻便的皮甲,连头盔都没戴,仅此而已。

    但是裴俊却是一副完全不担心自己安全的模样,也不知道是因为胜券在握了还是因为觉得身侧的太史慈武艺高强绝对无忧,反正是还有余兴四处眺望,啧啧称赞道:“卫氏这个地方真选的不错……前有水,后有山,地势好,风景也好……若于山石见阳处,设一酒席,可沐松风,可观粼水,真乃人间幸事也……”

    “……也是立墓的好风水……”太史慈似乎有些嫌弃裴俊在一旁唠叨,冷冷的说道,顿时掐断了裴俊的遐思。

    “……”裴俊尴尬的笑笑,不再说话了。

    在裴俊和太史慈联手打压之下,卫氏根本就没办法泛起多大的波澜,起初的一点点势头还没有来得及起来,就很快就被扑灭下去。

    起初河东的这些士族豪右还在卫氏的煽动之下,觉得征西将军斐潜是个外来者,是要夺取他们的土地,剥夺他们的特权,劫掠他们的妇女,抢夺他们的财富的,人就是这样,在紧张和害怕的情绪当中,这些士族豪右也没有来得及仔细分辨卫氏的言语有什么漏洞,就被迫的跟着卫氏一同行动。

    结果征西将军斐潜根本没来,来的只是一支偏军,而且还有闻喜的裴氏领头……

    闻喜裴氏一到,立刻就说征西将军斐潜没有想要剿灭河东所有士族的心思,只追查首恶,其余的不论,然后又有意无意的表示河东这点小东西,根本没有放在征西将军的眼里,若是搬倒了卫氏,浮财自然大部分上缴,但是那些土地房产还有商铺什么的,自然就是那什么……

    顿时众人心领神会。

    一方面是大势已去的卫氏,一方面是气势如虹的征西将军,这还有什么可以纠结的?而且搞死了卫氏,还不用自己损失什么,还有可能会多一些横财收入!

    因此到了这个时刻,已经不是征西将军想剿灭卫氏了,而是全河东吞了卫氏财货的其他士族,联手都想要卫氏去死。

    只有死去的卫氏,才可以保证吞下的财物真正的成为自己的东西。

    阵势严整,衣甲整齐的刀盾手在低地立阵,披轻甲的弓弩手像猿猴一样爬上山坡,抢占制高点,居高临下,蓄势待发。

    太史慈拍了拍书,一旁的护卫立刻将一柄长弓送到了太史慈手中,另外一名护卫则是提了两壶箭,放在太史慈伸手可及的地方。

    “击鼓,最后一次劝降。”

    “唯!”

    牛皮大鼓旋即雷鸣,雄浑的战鼓声在山谷中回荡,刀盾手用战刀拍击这盾牌,大声吼叫着,斗志激昂,山上卫氏残部则是瑟瑟发抖,惊恐不已……

    ………………………………

    随着袁绍和甄氏联姻的确定,甄家钱粮也如同流水一般的进了冀北大营,将整个的框架支撑了起来,踌躇满志的袁绍准备在春耕之后,便展开对于公孙瓒的进攻,而且袁绍有决心要一劳永逸的解决这个公孙瓒。

    “报!”一名兵卒拜倒在地,高声禀报,“甄孝廉甄尧押送粮草至此,求见大将军!”

    “嗯?宣!”袁绍闻言,有些奇怪,虽然送来的物质大部分都是甄家的,但是没有必要出动甄尧过来吧?

    “拜见大将军!”没过一会儿,甄尧就在袁绍护卫的指引之下,进了大帐,恭恭敬敬的对袁绍大礼参拜。

    袁绍哈哈大笑着,很是豪爽的说道:“不必多礼!都是自家人,不用拘束,来,看座!”

    甄尧风度翩翩的谢过袁绍,从容坐下。

    若是从仪态外貌来说,甄家上下,基本上都不差,毕竟有甄宓这样的妖孽存在。甄尧唇红齿白,星目朗眉,纵然是一路风尘仆仆,似乎也没有让其颜色减少几分。

    两个人稍微寒暄了几句之后,甄尧就渐渐说道了正题:“大将军,在下此次前来,除押运粮草辎重之外,还有一事……不知当讲不当讲……”

    袁绍眉毛微微动了动,笑着说道:“呵呵,既然是自家之人,有何不可讲的,但说无妨!”

    “唯……”甄尧拱手谢过,然后缓缓的说道,“闻大将军此处招募勇士,在下恰巧认得几人,便顺路带来这里……引荐给大将军……”

    “哦?”袁绍笑着,说道,“既如此,勇士何在?某当亲见之!”

    甄尧一笑,招来了自己的护卫吩咐几句,不一会儿,三名壮汉走到了大帐之前,躬身行礼,拜见袁绍。

    甄尧站了起来,替三人向袁绍介绍,分别说姓名特长,擅长武艺等等,但是说到最后一人的时候,袁绍目光不由得动了动。

    最后一人,竟然真的是乌桓人!

    原本袁绍看见这个人髡头的时候就有所怀疑,但是没想到还真的是!

    “竟是乌桓勇士?”袁绍呵呵笑着,冲着甄尧点头说道,“有心了……未曾想甄氏也能招募到乌桓勇士……”

    “启禀大将军……自刘使君至幽州以来,多有仁政,乌桓无不感恩……”甄尧不紧不慢的说道,“公孙贼无故杀害刘使君,又问大将军欲兴兵罚逆,便自愿追随大将军,为刘使君报仇……”

    “嗯……原来如此……”袁绍微微笑着,眼也眯了起来,似乎很高兴的样子,但是眼眸当中却闪过一道精光,“既如此,便留下吧!甄氏有心了……”

    甄尧风度翩翩的再拜了拜,然后便退下了。

    待甄尧等人退下之后,袁绍的笑容却慢慢的收了起来。

    阳光斜斜的从大帐口切了进来,将整个大帐分为光影两个部分。

    袁绍又不是傻子,怎么会为了空飘飘的几句奉承话就高兴得像个二百公斤的孩子?

    笑容有时候只是个幌子,为了大家面子上都过得去而已。

    送粮草需要甄氏家族主家的老二,甄宓的亲哥哥来不辞尘土押送么?难不成这一趟的粮草都是金银玉石所制的?

    很显然,甄尧并不是真的为了押送这一批的粮草,而是为了送这三个人到袁绍面前。

    当然,这三个人应该是没有什么问题的,也自然是真的勇士,或者说肯定比一般的兵卒来得更强悍,更武勇,充当个队率屯长什么的,甚至是都尉军候,杂号校尉都应该没有什么太大的问题,问题是袁绍是大将军啊……

    就算是军中的一个杂号校尉,需要大将军亲自过问,亲自看一看么?甄氏若是真的要举荐这样的人才,又不求什么特别照顾,那么随便往颜良文丑那边一送,颜良文丑难道会故意刁难不成?

    因此甄尧只不过是想让袁绍看一看而已,尤其是让袁绍知道甄氏其实和乌桓人是有接触的……

    又是送粮草,又是送人,无非是另外一种形式的先礼后兵。

    尤其是在许攸刚刚开始和乌桓人开展了贸易之后……

    这种手段,作为世家出身的袁绍,又怎么可能不明白?

    “甄氏……哼哼……”袁绍沉默半响,终于是下令道,“来人!给许子远传令,令其结束胡市,返回冀北大营!”

    眼下重要的还是公孙瓒!

    一切事情,都要给这个让路!甄氏既然表明了意思,那么暂且退让一二罢,待结了公孙瓒之后,再行处理也不迟!

    至于许攸……

    后手还是要准备一些的,虽说暂且退让,但也不能完全由甄氏摆布,征西的兵械也算是便宜,嗯,要不然再派许攸他去一趟平阳采购一些?
(←快捷键) <<上一章 投推荐票 回目录 标记书签 下一章>> (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