默认冷灰
24号文字
方正启体

第一千九百三十七章 血脉亲缘

作者:蓝华月本书字数:K更新时间:
    “你那屋子里的人,到底是怎么回事,难道、难道你又有相好了?”

    宫二口不择言,说完就收获了家人的一堆白眼。

    曾祖都差点被他给气笑了,忍不住骂道:“你怎么能那么说你妹妹,我看你是缺打了!”

    宫二立刻缩了缩脖子,显然是不愿意回忆当初被曾祖,拿着烧火棍子打得满院跑的从前。

    宫三倒是比宫二强得多,他放下茶杯,只有些担忧的问道:“他的伤势如何?要不要,我去请个大夫?”

    林梦雅摇了摇头,略一犹豫,道:“其实,他跟我的确是有些关系。曾祖,我曾经告诉过您,除了我之外,我的母亲还有一个孩子。”

    宫家三人浑身一震,而曾祖,也猜到了哥哥的身份。

    “你是说,他就是你的哥哥。”

    “嗯,千真万确。”

    说实话,她有些忐忑不安。

    宫家能如此快速的接受她,是因为她是女孩,也是唯一能够继承宫家家主的人。

    但哥哥...她心里头就没底了。

    毕竟,宫家不缺男人,而且她不能保证,哥哥会接受宫家。

    “傻孩子,既然如此,那他就是我们宫家的人。也不知他的伤要不要紧,你去向你廉伯要一些好药过来,千万别耽误了他的伤情。”

    “是啊小妹!”宫三的眉头也展开了些,神情也轻松得多了。

    “既然是你的亲哥哥,那就是我们的兄弟了。你需要什么,尽管开口。”

    宫二也连连点头。

    “我听你说,你哥哥武功还不错。以后若是都在一处,大家还能互相切磋切磋。”

    傻的,这下子变成了她。

    她做梦都没有想到,家里人居然会这么轻易的接受。

    在两个哥哥跟曾祖的连声催促下,林梦雅梦游一般的,被推着离开了正厅。

    回头,看着正各自忙着,去给哥哥找药的三人,她鼻子有些微微的酸涩。

    “龙天昱,我觉得我自己真幸运。”

    她悄悄的感叹,而龙天昱却轻轻的摸了摸她的头。

    这丫头怕是永远都不会知道,她为了宫家殚精竭虑,几乎葬送了性命,也要保得宫家平安的做法,早就感动了宫家的所有人。

    他们之所以会接受林南笙,是因为她。

    不仅仅是因为她是家主,更因为她已经融入了宫家,并且把宫家完完全全的,当成了自己的家人。

    她种下善因,如今便是她的善果了。

    揉了揉眼角,林梦雅只觉得脚步都轻松得多了,带着人往自己的房间走去。

    暗卫还守在外面,不过里面血腥气已然没那么中了。

    她刚打开门,里面坐着的人,就弹了起来。

    看到是他们,这才悄悄的松了一口气。

    “小妹,这里是什么地方,可还安全?”

    相比于从前俊朗雄武的少年英雄,如今的林南笙更添了沉稳内敛的气质。

    他穿着粗布衣裳,脸也比从前黑了些许,让他看起来更像是一个江湖游侠。

    但一举手一投足,还是透露出不同于江湖草莽的优雅教养。

    她想起昨晚,那骑在马背上,腰杆永远挺直的背影,又觉得那名冠京城的少将军,从未丢失过属于他自己的骄傲。

    终究,他还是成熟了,也更加像父亲了。

    林梦雅急忙找出伤药,一边给他疗伤,一边把宫家的事情,简短的说了一遍。

    之后,提到宫家人对哥哥欢迎的态度的时候,哥哥一直紧皱的眉,终于舒展开来。

    她细细的帮哥哥包扎好,确定没问题了之后,这才问道:“哥哥,父亲跟你,到底发生了什么事?”

    提到父亲,林南笙的眼神一暗。

    双拳紧握,有些隐忍不住的悲伤与痛苦。

    “都是我的错!若是我不这么没用,父亲他也不会...”

    “难道父亲,已经不在人世了?”

    她只觉得一颗心,揪得生疼生疼。

    那是她血脉相连的父亲,纵然当初有所疏忽,但她早已经放下。

    毕竟,父亲并不是不爱她,只是他曾经用错了方式。

    “我不知道,当初叛军袭来的时候,我跟父亲费尽千辛万苦返回晋国,跟陛下并肩作战。却不想叛军实在是来势汹汹,我国将士根本抵挡不住。后来,父亲在一夜时间无故失踪。我忙着对抗叛军,稳定军心,实在是无暇顾及。之后,国破家亡。我以为父亲是他们抓的,就尾随叛军到了一艘大船上。差不多过了一年的时间,我才到了这里陌生的地方。后来在码头上,我趁乱逃跑了。仗着这一身的武艺,在一个镖局里做事。昨晚,是镖局让我押的一趟人镖。我没想到,会在这里遇见你。”

    父亲无故失踪了。

    寻找到哥哥的喜悦,一下子就被冷却了下来。

    也许父亲会无声无息的死在乱军之中,也许他也跟着哥哥一样,流落到了一个不知名的场所。

    总之,在没有获得确定的消息前,她绝对不能放弃。

    “你莫要担心,父亲放不下去你,我想他跟我一样,不管遇到什么情况,都会想办法求生。”

    林南笙安慰道,好在林梦雅心性非常人。

    既然打定了主意,她就不会去钻牛角尖。

    转而,操心起哥哥来。

    “我已经跟曾祖说了,他说欢迎你跟我一起回宫家。哥哥,你愿意跟我一起回去吗?”

    说实话,妹妹的请求,他当然没办法拒绝。

    但是,他也有他的顾虑。

    思考了许久之后,他还是拒绝了她。

    “雅儿,既然宫家那么重视你,你在这里我也放心。但我毕竟是个外人,我不能让你为难。放心吧,哥哥既然知道你好好的,也就没有顾虑了。以后我若是想你了,就去看你。你若是受了什么委屈,有哥哥照顾你。”

    终究,哥哥还是怕连累她。

    林梦雅不知该哭还是该笑好,这是她的亲哥哥,从小就疼爱她的人。

    她不想让哥哥继续奔波,在刀尖上讨生活。

    但林南笙的脾气里,也带着属于林家人的固执,死活不肯松口。

    他不是不想跟妹妹一起生活,而是宫家能接受妹妹,却未必能真心接受他。

    他不想因为任何原因,让妹妹受哪怕一点点的委屈。

    两人正说着话的时候,突然外面,传来了敲门声。

    龙天昱亲自去开门,却看到曾祖,带着廉伯站在门口。

    “丫头,我给你送药来了。”

    林南笙的表情有些拘谨,但还是站了起来,礼貌的向门口的老者行了个礼。

    后者笑眯眯的打量着眼前的青年,似乎十分满意。

    “不愧是我们家的孩子,不管在哪里都是如此优秀。孩子,辛苦你了。”

    许是因为宫乾丰的语气慈爱,也许是因为,宫家对待林梦雅的态度,让林南笙心存感激。

    他虽然动作生硬,但态度却没有那么疏离。

    宫乾丰一眼就能看得出来,这孩子怕是跟雅儿一样,看重情义,是个好孩子。

    虽是一面没见过的重外孙,但却极其合他的眼缘。

    “行了,都是一家人。你坐着吧,我让宫廉给你找了些补血的药,别忘了吃。”

    关心的话,让林南笙的态度,也越发的软化。

    他虽然言语不多,但却自然流露出了晚辈的恭敬。

    宫乾丰刚才听到了一些他们兄妹两个说话的内容,招了招手,让林梦雅过来。

    “丫头啊,我在外面都听到了。你哥哥是个好样的,他希望你以后能多一个容身之处。你莫怪他,也别强迫他。好男儿志在四方,他做的是对的。”

    林梦雅有些不甘愿。

    好不容易找回了哥哥,她自然是不愿意骨肉分离。

    林南笙听到老者这般说,神色却有些复杂。

    宫乾丰哪里不明白,只不过是装糊涂而已。

    “南笙,是吧?”

    林南笙点点头,安静的坐在椅子上。

    纵然脸色苍白,可他依旧透着一股子坚毅的镇定。

    宫乾丰瞧得出来,这孩子是个将帅之才,比老二还要像是个将军。

    “我知道你想要闯出一番事业,好让雅儿更有底气些。毕竟她从小就没在宫家生活过,现在我们还能相处融洽,以后却未必。到时候,唯有你才是她唯一的指望了,我说的对么?”

    被人戳破了心事,林南笙却没有任何的羞涩。

    他只是温柔的看了看自己个的亲妹子,那小小的一个粉团子,终究还是长成了一个女人。

    他不舍,甚至于私心里曾经想过,如果她要是可以永远都不长大,就会永远的生活在的羽翼之下。

    可他是那般的无能为力,让她吃尽了这世上所有的苦头。

    终究,他对不住她。

    “但是,宫家不是这样的人家。我们是真心的接受雅儿,并且把她当成了宫家的一份子。甚至于,我们可以把自己的身家性命,都交托给她。她不仅仅是你的妹妹,更是我的曾孙女,是我的家人。”

    曾祖的话,真诚而质朴。

    甚至于林南笙这样历经变故的人,也不由得信了八分。

    他经历得越是多,对于实话跟谎言的分辨,也就越发的敏锐。

    但他却比雅儿,多想了一层。

    “多谢您老人家的爱护,雅儿是个很好的姑娘,既然她能把您当成家人,我也无法阻拦。只是有件事,我希望您能答应我。”
(←快捷键) <<上一章 投推荐票 回目录 标记书签 下一章>> (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