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千二百七十六章 专情

作者:寒阔本书字数:K更新时间:
    这一夜,同样无法平静的还有董清清。

    “小姐,别等了,殿下不会来了!”婢女劝说着。

    “这是我的洞房花烛,他若不来,如何圆满?”董清清只觉得很委屈,就算殿下想宠爱太子妃,可是洞房花烛也总该来掀了盖头。

    “小姐,您何必这样折磨自己?若是夫人知道了,定会心疼的!”

    倔强的眼泪在眼中打转,董清清满心的恨意,她的洞房花烛夜,却是这样的结果。

    自小也没受过如此屈辱,若是被家中的姐姐妹妹们知道了,必定会嘲笑于自己。顶着好大的威风嫁给了太子,当世战神,却是在这里独守空房!

    相比她们,公孙婉就想得开了很多,吃饱了就睡,左右就是个妾,不过是姑父安插在太子府的一个眼线罢了,她也不指望被太子殿下如何青睐!

    一夜温存,呼延绝总觉得这丫头似乎有心要将自己榨干一样。若是认怂了岂不是不像个男人?可这一夜七次郎的冲动,只怕他这辈子都不想再有第二次了。

    日上三竿,唯有太子妃的房门始终未打开。生儿和幻儿在院子里玩耍,魄儿跟着瑾鸢姑姑看着哥哥们玩。

    睡梦中,呼延绝只觉得嘴唇上被人拨动着,微微睁开眼,她正看着自己,摸着自己的嘴唇。

    “好累啊!”他翻个身,一把将她抱在怀里,还想再懒一会。

    “都快中午了,你不去看看你的那些美人吗?”

    “我现在哪里还有力气去看美人?”

    “这就认怂了?看来你真的是老了!”

    老了?她就是这样评价他的吗?

    “你敢说我老?那我倒要让你看看什么是年轻!”

    “啊……流氓!”

    房中又传来疯闹的声音,生儿和幻儿都抬眼望去,为什么父王和妈妈还不起来?

    语嫣说过,除了叶儿,他不能再碰任何女人,这也是他给语嫣的承诺。所以就算给他成百上千的美女,他也一眼都不想看。

    所有女人在厅堂中等了一上午,都不见殿下前来。

    “都散了吧,我看这太子殿下只怕是昨夜太过辛苦,还未起呢吧!”多么讽刺的打击,公孙婉一边吃着东西一边嘲讽道。

    “啪!”董清清上去一巴掌打掉了她手上的吃食。

    “你干什么?”公孙婉怒道。

    “身为妾室,如此没有规矩,难道你在家里没学过什么是尊卑吗?”董清清呵斥道。

    “董姐姐别生气,婉儿妹妹只是年纪小而已!”舒小暖赶紧上前去阻拦。

    看到这几个女人,伍月不禁心头冷笑了一下,看来又是一出好戏要上演了,就像当初在沐王府里一样。

    只是她好不容易击败了所有的竞争者,可依旧没有得到王爷的垂青。她始终无法与那个女人相提并论,师门大仇,似乎已经距离她越来越遥远了。

    “都别争了,在这争个脸红脖子粗的又有什么用,争得殿下的心才是最关键的。”伍月起身便离开了。

    “月姐姐!”舒小暖喊道,可伍月头也没回。

    “你是侧妃,她不过是个妾室,你何必跟她姐姐长妹妹短的?”董清清见舒小暖这一副老好人的样子,一点气度都没有,也是生气,连同自己都好像掉了一个档次。

    “可是月姐姐自殿下还是王爷的时候就已经随侍在侧了,理应……”

    “那又怎么样?还不就是个殿下看都不会看一眼的贱妾嘛!”董清清气道。

    呼延绝刚与纳兰宓走到院门口就听到了那一句。两人四目相对,似乎有着同样的心声。

    “伍夫人可是身体不适?我们去看看!”

    “嗯!”纳兰宓笑道,被他拉起手蹦蹦跳跳的去向伍月的院子。

    “小姐,殿下……”婢女匆匆来禀报,却不敢开口。

    “说!”董清清怒道。

    “殿下去了伍夫人的院子,去探望伍夫人了!”婢女急忙跪地告知。

    这简直就是打脸的节奏,而且打得这样的响,让董清清有些无地自容。

    “哈哈哈哈,看来某人还比不上贱妾呢!”公孙婉嘲笑着。

    “你……”

    “董姐姐,你快消消气!伍夫人陪伴殿下的时间长久,就算不得宠,可也比咱们先到,殿下记挂她也是有的!”舒小暖赶紧拉住董清清。

    结果几个人不欢而散。

    “小姐,今天还是你最大方得体,殿下一定会对小姐另眼相看的!”婢女给舒小暖梳着头发说道。

    “董清清这个脾气,怕是以后会吃不少苦头。我听说当初的平乐郡主都被收拾得老老实实,最终还被休弃了。只怕董清清再这样闹下去,也吃不到什么好果子!”

    “管她呢,只要小姐深得殿下的心就可以了。让她闹去,她越胡搅蛮缠,越能显出小姐的秀外慧中!”

    舒小暖微微的牵动了嘴角,没错,男人通常不喜欢太过强势的女人,像董清清那样的,便是自寻死路。

    伍月看到殿下和太子妃前来也是有些受宠若惊。

    “月姐姐,以后不要理那些狗眼看人低的家伙!”纳兰宓说道。

    “呵!”伍月笑了,原来是他们听到了董清清说的那话,所以这是特地以实际行动打她的脸了!

    “若是缺少什么跟管家说,或者让她拿给你!”呼延绝说道。

    “她?她是谁啊?”这话纳兰宓就不愿意听了,好歹有个昵称啊,一个她就打发了?

    伍月见他们两个又开始斗嘴,便遮笑着。她缺的是一个疼爱自己的男人,是他的爱,这个太子妃能给吗?

    对于那些女人,呼延绝未见其人,先闻其声。

    “那个舒小暖可是舒尚书的女儿?”呼延绝问道步边。

    “正是,殿下可是要去看看舒侧妃娘娘吗?”步边问及。

    “不看了!让叶儿去看吧,我懒得去理!”呼延绝一口否决。

    “是!”步边自然知道殿下的心里从来都只有太子妃娘娘一人,这么多年过去了,初心从未改变,这也是令他更加敬重殿下的又一个原因。

    女子专情实属委身所致,而男子专情,况且是生在帝王家,本就先天独厚的三妻四妾环绕,还能这样重情重义,实属难得!
(←快捷键) <<上一章 投推荐票 回目录 标记书签 下一章>> (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