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744章 马汀听着落倾一连串的控诉,顿时就脑补了各种画面

作者:六月马德里本书字数:K更新时间:
    发了狠的男人折磨起人来,可真是花样百出。

    小女人柔软的身体被摆成这种姿势,又被摆成那种姿势。

    一直到落倾哭着求饶,纪昂都不肯放过她,最后小女人干脆没出息的晕了过去。

    等早晨醒来的时候,落倾感觉自己全身都像是被火车碾压了一遍,哪儿哪儿都酸,她严重怀疑这一天都下不了床了。

    禽兽!她狠狠的在心里骂了纪昂一句。

    “小色女,昨晚为夫可喂饱了你?”躺在身侧的男人连眼睛都没有睁开,就好像听到了她的心声一般,在她的耳边低低哑哑的来了这么一句。

    “滚开!”小女人哼唧了一句,强撑着最后一点力气,想要翻身到床的一边,离这个色狼远一些。

    感觉到怀里小女人的动作,纪昂总算是睁开了眼睛。

    一双狭长的凤眸水洗了一般,璀璨、幽黑、深邃,含着笑意。

    “啧啧,可真是无情的家伙,用完了就让老公滚?老公可是很伤心的~~~”

    说着话,纪昂有力的膀臂一伸,就把刚刚挪了一点位置的小女人又捞回了怀里,娇嫩的身躯紧紧地贴在他的身上。

    感觉到纪昂的那里又开始变的硬邦邦的戳着自己的小屁股,落倾浑身一紧,吓得声音都抖了:“放开我!我要上厕所!”

    结果,纪昂不止没放开她,反而是翻了个身直接压在了她的身上,两条结实的腿也挤入了她的两腿之间:“昨晚不是都说了,要喂饱你?可惜宝贝儿晕过去了,我只能等你清醒了,再接着来了…..”

    落倾的小脸唰的就吓白了~~~~

    因为她已经感觉到,纪昂的那里已经蓄势待发了,只怕下一秒就要进去了….

    “勇猛无敌、器大活好、人间极品、体贴入微、专一深情的好老公,我错了,我现在就求饶,求求你放过我吧,我真的不能再做了…..”

    此时此刻的小女人眼眸含泪,楚楚可怜,各种好话不要钱似的成箩筐箩筐的往外倒……

    “我知道老公最最爱我最最宠我,是世界上最最心疼我的好男人,也是这个世界上最最舍不得我受伤的好男人……”

    落倾说了这么多,纪昂的注意力却只听到了两个词:勇猛无敌、器大活好。

    男人的心情瞬间就舒爽了起来,那满足的程度,竟然比身体的愉悦还要多上几分。

    小女人可怜兮兮的攀着他的肩头,一脸的惴惴不安…..

    她是真的不能再来了啊,就算她是不死之身,也扛不住他那么使劲的折腾啊……

    吧唧~~~

    纪昂狠狠地亲了落倾的红唇一下。

    一张俊美无匹的脸上尽是邪魅盅惑的笑容:“嗯,老公我这么好,当然舍不得让你受伤了,不过,我的小宝贝儿,火已经被你挑起来了,你让我怎么办呢?”

    话落还拿自己的某处威胁般的戳了戳小女人的大腿根….

    落倾的一张小脸马上就垮了….

    咬着个唇瓣,哼哼唧唧的不想回答……

    怎么灭火啊,能有的选择不就三个,可是用手的话,纪昂肯定不愿意,用别的,她也不愿意啊….

    看她纠结的都快拧下水来的小表情,纪昂没忍住,扑哧就笑出了声…..

    小色女,昨晚还嚣张的说着‘谁怕谁’,今天就成了拔了爪子的猫了,一副小可怜样…..

    落倾嗔怪的瞪了纪昂一眼,然后委屈的嘟着个嘴:“老公,求求你,放过我吧,我腰都快断了,腿也软,还有、还有喉咙也有些肿了….”

    越说到后面,她的声音越小、脸越红,连看都不敢看纪昂一眼…..

    只不过,等了好一阵也没听到男人的声音。

    落倾感觉自己还是处在“危险”中,忍不住抬眸看了看纪昂。

    纪昂却是伸手捂住了她的眼睛,温热的唇覆在她的耳边,温声低语:“那就答应我一个条件…..”

    当一个人失去视觉的时候,触觉就变得尤为敏锐。

    落倾敏感的察觉到,顶在自己大腿根部的某物又硬了两分….

    几乎来不及细想纪昂说的是什么,她就忙不迭的点头:“答应!别说一个条件,就是十个我也答应!!!”

    身上的男人唇角勾出一抹邪魅的笑意来……….

    。。。。。。。。

    马汀下班回到家的时候,看到的就是落倾黑着一张脸,窝在客厅的沙发里,泄愤似的拿匕首戳着一个公仔玩具,可怜的玩具现在已经面目全非,肚子里填充的棉花都跑了出来,就跟被肢解了一般。

    “怎么了,生这么大的气?”马汀看到这一幕,好看的眉立刻蹙成一团,连鞋都没顾得上换,就夺过了小女人手里的匕首。

    小女人噘着嘴,一脸的不高兴,就算是手里的东西被抢走了,也不搭理他。

    马汀把匕首收进了抽屉里,这才来到小女人身边。

    颇为嫌弃的把已经成为了可怜的尸体的玩具,还有掉出来的棉花扔到地毯上,他把气呼呼的小女人抱在了腿上。

    “乖,告诉我,谁惹你了?”

    本来只是生气的小女人被他这么一问,立刻就扁了扁嘴,哭了起来…..

    马汀一看她哭,整个心脏都揪了起来。

    “倾倾,别哭,有什么委屈告诉我,我替你做主。”马汀把她抱在怀里,垂首吻着她的泪珠,身上的气息不知不觉就变得暗冷噬血了起来。

    小女人抽抽噎噎的,想说,又不好意思开口……

    早晨自己一时头脑发热,说什么都答应纪昂,结果,就签订了丧权辱国的条约了…..

    “倾倾,你这么光哭不说话,会让我很担心。告诉我,到底发生什么事情了,嗯?”马汀不擅长甜言蜜语的哄人,只是知道,小女人这么哭,让他心疼。

    “马汀…..”落倾哭的梨花带雨的,说起话来也都断断续续:“纪昂欺负我….”

    一句话,直接把马汀心头的涌起的怒火给扑了下去,甚至,连烟都没冒一丝儿。

    他怎么又忘了,能让这个没心没肺的小家伙伤心的哭成这样的人,除了纪昂,再没别人?

    再一看她吞吞吐吐的样子,心里更是猜出了个七八分。

    “唉~”马汀颇为无语的叹了口气:“我的小祖宗,跟纪昂又闹什么了?哭成这样?都成小花猫了。”

    说罢,就用指腹替落倾把脸上的泪水擦拭掉。

    “才不是我跟他闹!是他太过分了!”小女人委屈的反驳着,由于刚哭过,嗓音闷闷的,听起来格外的惹人怜爱:“他居然让我扮小兔子、小狐狸,这些都算了,居然还让我扮乌龟!士可杀不可辱,他这么欺负我,我哭一哭还不行了?”

    马汀听着落倾一连串的控诉,顿时就脑补了各种画面….

    有她带着一对兔耳朵,还长了一个可爱的短尾巴的….还有她扮成小狐狸,屁股后面有着一条长长的大尾巴的…..

    当然,还有扮成了又笨又可爱的乌龟的…..

    马汀的脸色渐渐地就不淡定了,一双深邃的桃眸也变得越来越暗….

    小女人还在委屈的控诉纪昂的恶行:“更过分的是他说了这一个月都不准我虐他,你说他是不是很过分!很欺负人?!”

    马汀:“……”

    要是没记错的话,今天早晨纪昂下楼的时候,身上是伤痕累累的?甚至,青紫色都蔓延到了脖颈,衣服都遮不住…….

    无语了。

    倾倾这个小祖宗,太凶残不讲理了…..

    哭也哭了,闹也闹了,落倾总算是安静下来了。

    然后又被马汀哄着吃了一盒冰激凌,心情才好了起来。

    她抽了抽有些发红的鼻子,突然一脸纠结的问到:“马汀,我有个事和你商量。”

    “嗯,什么事?”马汀抽了张纸巾,细心的帮小女人把唇角的冰激凌渍擦拭干净,又凑上去吻了吻。

    落倾:“纪昂的表妹,也就是陌夫人的养女颜菲菲病了,是白血病,挺严重的,现在找不到合适的骨髓移植,你说,我要不要帮忙?”

    马汀挑眉:“陌夫人找你了,还是纪昂跟你说的?”

    落倾两手托腮,摇了摇头:“都不是,今天早晨我不小心听到纪昂打电话联系什么脊髓库,才知道的这件事。纪昂没跟我说,不过我猜最近陌夫人突然对我这么好,可能就是为了这个。”

    马汀:“白血病么,又不是什么大病,治愈率很高。”

    落倾:“可是颜菲菲的血型很特殊,是熊猫血,所以要找到同样血型的骨髓并不是很容易….”

    马汀淡淡一笑:“嗯,对别人来说是有些难。”

    但对于勒那医疗集团来说,别说是一个熊猫血的骨髓,就是一个熊猫血的大脑都能找到。

    落倾表情有些纠结:“颜菲菲才十九岁,那么年轻,不应该被困在病床上的…..”

    马汀笑了:“所以你已经打算帮忙了?”

    落倾闷了闷:“有点,不过陌夫人也没找我….”

    马汀:“病的是陌家的养女,陌夫人要是放不下身段来求你,那就证明这个养女的命还不如她的面子重要。”

    落倾:“可是,病情不等人啊…..”

    马汀:“我要是记得没错,颜菲菲好像是一直觊觎纪昂的,而且,陌夫人也一直看你不顺眼….”

    落倾:“…..”

    马汀:“更何况,病人的家属都不着急,你急什么…..”

    落倾:“……”
(←快捷键) <<上一章 投推荐票 回目录 标记书签 下一章>> (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