默认冷灰
24号文字
方正启体

第五百一十六章 反作用力

作者:何忙忙本书字数:K更新时间:
    ……

    无限乐园剧组的部分工作人员,还有曹一方工作室的总经理、唯一的导演、唯一的编剧、助理、保镖、刚入职的新人们,一起游艇庆功,然后又到鹏城南澳镇的一个度假村嗨了两天一夜。

    他们还在玩的时候,许多人就按耐不住兴奋的心情,发朋友圈的发朋友圈,发微博的发微博,甚至还有人Po图到国外的一些社交软件上炫耀。

    摄影师周承雨:

    【整整两年,一千零九十五天,住了一千零二十天宾馆,其中整整一年半,我没有休过一天假期。无限乐园爆了之后,曹老板说要开庆功宴,我铁了心要休息几天,终于腾出双手触摸蓝天和海洋,终于短暂的放下了摄影机、寻像器、摇臂……天天喊戒烟,天天两包烟,但是这三天,我一根烟没碰……果然,休息才是最好的解药。】

    他就发了一张海滨落日照,这或许是他朋友圈里唯一一张没有精修的照片。

    像他这么低调的比较少,很多人兴奋之下,都有些许炫耀的心情。

    曹一方先前提到的吴姐,吴锦兴奋的发了N条朋友圈。

    【人生第一次海钓,钓了一条100多斤的大鱼!结果……跑了!抄网都抄不起来!】

    照片是她对着镜头做出的苦逼表情,身后另一个化妆师手忙脚乱的挥舞着鱼竿。

    【日出的时候,太阳比任何时候都更耀眼。】

    照片是她从海景房里拍摄的日出。

    【团建,猜猜我们的老板是谁?】

    戴着墨镜的曹一方侧脸照,远处是波光粼粼的海滩。

    几乎所有人都忙着借此机会,向全世界宣告自己这次旅程的收获。

    首先,跟曹一方一起出来玩,对他们来说都是一件备有面子,值得炫耀的事。

    所以曹一方各个角度,各种形象的照片出现的频率最高。

    他站在游艇上层,拿着话筒趾高气扬的照片。

    呃,其实照片里看不出趾高气昂。

    黑背心搭配白外套,风骚的沙滩短裤下,露出两条毛腿,黏湿的刘海在风中摇摆,他摊手耸肩,神情夸张的撅着嘴,臭屁的意境相当一目了然。

    还在旁边用漫画体配上曹一方在网上被引用特别多的一句话。

    【恕我直言在座的各位有一个算一个你们都是垃圾~】

    还有曹一方穿着橘红救生衣,在沙滩上跟吕惊蛰对飙水枪的照片,从照片上看,曹一方满脸是水,眼睛都睁不开,貌似是笑到五官变形的吕惊蛰占了上风。

    下一张就是几十把水枪对着被捆起来的吕惊蛰一顿狂飙。

    曹一方撒开手脚狂追一条哈士奇,而那条哈士奇正在追一位受到惊吓的比基尼美女。

    度假村酒店的娱乐区,曹一方吊着雪茄,满脸凝重的玩足球桌游,对面是同样凝重脸的白荼。

    下一张,麻将桌上,曹一方笑容猖狂而夸张,面对着镜头指着身后。

    桌上的摆好的麻将牌一半蓝色一半绿色,而且其他人身前的筹码按照颜色分门别类,井然有序,只有白荼身前小山一样堆着的筹码完全混杂在一起,而且大小都不一样。

    曹一方看着镜头,白荼看着曹一方的后脑勺,面无表情的比出中指。

    【曹老板说一起玩个游戏,游戏名字叫做逼死强迫症hiahiahiahia~~】

    除此之外,便都是大家伙各自的自拍,还有“炫富”照。

    【给曹老板发的红包跪了。】

    打开的披萨盒里,满满当当都是红艳艳的人民币,望之刺眼,摸之滚烫。

    严重的还有晒手机银行转账截图。

    【落地二十万年终奖……可我刚入职啊!!!】

    还有很多。

    游艇香槟合照,度假村无边泳池合照,一人包场的露天泡汤,私家沙滩半埋活人合照……

    最牛叉的一张是游艇上许多人迎风挥舞着黑底的小旗,小旗上俨然是曹一方工作室的LG。

    一个圆形的曹字。

    这是吕惊蛰为他准备的惊喜,当然,外人看着未免有点过于嚣张跋扈。

    ……

    从伪装者杀青宴,第一次体会到放纵的必要性后,有曹一方在的剧组似乎形成了一个与众不同的传统。

    他们工作时殚精竭虑,彻夜加班,各个都是拼命三郎;但是工作一旦完成,所有人就完全解放天性,在狂欢中肆意挥霍年轻的荷尔蒙,甚至在外人看来,这帮人的行为很难用狂欢二字形容,基本上就是群魔乱舞。

    本来谨小慎微的白荼是想让大家尽量低调,但是曹一方他觉得无所谓,所以最后还是没有加以限制。

    两人意见经常有分歧,不过每次争执之后,白荼终归还是听曹一方的。

    复工的第一天。

    曹一方的心情很不好。

    “有些人又按耐不住了。”

    他停箸不食,一笼早点汤包都没吃完,就拿着手机在看网媒新闻,其中不少都是关于他的消息。

    他用嘲讽的语气念道:“上帝欲使其灭亡,必先使其疯狂……曹一方的奢侈庆功宴耗费数百万,连刚入职的员工都人手二十万奖金。”

    “曹一方的工作室发展战略,所谓的重新划分影视业蛋糕,就是剥削艺人片酬的正常收入,转而补贴他自己的小团体,完全没有创造价值的新员工就拿到了寻常白领阶层一年的收入,这就是所谓合理的分配方式?”

    白荼没让他念下去,“我早跟你说过,你不能这么高调,你一个人高调已经很危险了,你还带着几十号人一起高调……现在是什么情况,社会大环境不好,很多人保住工作都困难,想想看,有很多收入刚好够自己每个月花销的打工族,刚刷完某人还不起房贷,某人看不起病的新闻,下一条就看到一个男明星带着一群人花天酒地,豪宅游艇,你说糟心不糟心?想不想砍死他?”

    曹一方烦躁的起身结账,往外走去,白荼赶紧跟上。

    他们往工作室办公楼走去。

    曹一方转而问道:“我们工作室还在招人吗?”

    “招啊。”白荼回答:“人手远远不够。”

    曹一方看他:“这么久还没招全啊。”

    “招聘是所有企业永恒的难题。”白荼苦笑:“况且我们是影视行业,招人更难。”

    明星天价收入的新闻误导了很多圈外人,以为影视业貌似是个暴利行业,连台前的艺人都富得年收入堪比上市公司,幕后老板们当然吃得更是满嘴飙油。

    其实,飙油的万里无一,飙血的十有**。

    至于为什么不挣钱,后面再解释。

    总而言之,从曹一方出道开始至今,影视公司倒闭的一定比成立的更多。

    而进入影视公司也好,进入艺人工作室也罢,大多数对外招聘的职位,钱少事多离家远,九九六工作制都属于妄想,更多的是二十四小时随时待命,枕戈待旦,随时战斗。

    所以每年都是很多不明就里的年轻人,怀揣着对娱乐圈和明星的妄想,一脑门磕进来,过不了多久,再撅着腚逃出去。

    白荼在电梯里还在埋怨:“艺人工作室相比之下显得更不稳定,要是你整天被外界舆论批评,谁还敢来你这工作,说不定你哪天就被批倒了,这年头,工作稳定比什么都重要。”

    电梯门开,曹一方带着一屁股唠叨往办公室走去。

    白荼紧跟在后,抓紧一切时间,教育自己老板:“我们现在急着招人,不然工作都开展不了,你不说要多伟光正,但一定要保持一个起码主流点的明星形象吧……等会儿你自己看看,今天能有几个人来应聘,要是能超过二十个,我……”

    曹一方不耐烦的回头,正要让白荼的嘴巴歇歇,忽然听到一声激动到颤抖的喊声。

    “曹、曹、曹一方来了!”

    这人的叫喊声就像打开了某个隐秘的开关。

    瞬间的死寂后,声浪顿时又如同山体泄洪爆发开来。

    只见一群打扮得体的年轻人,乌泱泱的从工作室的大门内冲了出来,好些人手上挥舞着自己的简历,带着狂热的表情冲到曹一方的身前,乱糟糟的呼喊着。

    “曹总,我交大毕业的!学的市场营销!”

    “曹老板!我学的是视觉传达,我有一个策划案……”

    “我是万协的经纪人……”

    曹一方被一群人围拢在过道中央,动弹不得,他从来没见过这个阵仗。

    这些人……是来应聘的?

    怎么像奢侈品专卖店减价打折才会发生的……

    不对,像奢侈品专卖店减价打一折才会发生的魔幻阵仗。

    眼前密密麻麻的人头,数一数起码也得三四十人吧?

    “你们别挤……让我先进去……招聘不是我负责……”

    “负责人在你们脚底下……”

    曹一方这会儿说话声都被淹没了。

    这时,与墨前来救驾,她一声河东狮吼:“闭嘴——!”

    众多应聘者转头看去,噤若寒蝉。

    与墨凶神恶煞,怒目圆睁:“安静——!拿好你们的简历——!排好队——!跟我走——!再吵吵都给我滚——!”

    几乎是一瞬间,刚才乱糟糟的应聘者们自发的排成了一条长龙,一句废话也没有。

    曹一方赶紧扶起将将要口吐白沫的白荼,溜过去,跟着与墨一起往里走去,顺便小声询问:“什么情况!怎么突然来了这么多人?”

    与墨没好气道:“被娱乐新闻炸过来的,一个个都是想钱想疯了的年轻人,这年头哪家老板能有您这么财大气粗啊……”
(←快捷键) <<上一章 投推荐票 回目录 标记书签 下一章>> (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