默认冷灰
24号文字
方正启体

第五七九章 穷追猛打

作者:弱水西西本书字数:K更新时间:
    如意瞧了贵妃一眼,得了贵妃一颔首后,才将玉交到了程紫玉手中。

    贵妃不惧。因这玉从来历到雕琢到赐下,都是有迹可循的。

    从魏虹出现在太后那儿,贵妃便看准了这枚玉,思量着要打主意了。程紫玉要查看在她预料之中……

    程紫玉左右翻看了那玉,随后脸上露出了一丝带着明显嘲讽意味的笑。

    而她这笑,却让贵妃心头有不安开始弥漫。

    “如意,你既口口声声指控魏小姐行凶,那我有三点不明,你能不能给我解释下?”

    “郡主有话直问便是,如意定当实话实说!”

    “很好。你有胆色有魄力,难怪贵妃器重你,几次三番帮你说话,你的能力倒是不俗。”

    程紫玉话中带讽,已是引了人低低笑起。不等面黑的贵妃出击,她已开始问来。

    “第一问:

    你说摔倒时便把玉坠子拿在手里,可这么长时间过去,你为何不把玉坠子还给魏小姐?你该不是瞧着魏小姐压根没发现丢了玉坠,瞧着这玉坠实属上品,所以打算悄悄吞下吧?你若是那般打算,可见你人品卑劣,你的证言不能取信。”

    “不是的!我不是故意不拿出来,我只是瞧见王侧妃出了大事,我看见主子被诬蔑,一时着急,忘记了这一茬。”

    “你撒谎!我刚亲眼瞧见你这玉坠子可是从袖中拿出,而不是从荷包或是腰间,说明你一直将这玉抓在了手上。这玉从挂扣到挂件再到摆扣流苏,加起来足有半尺多长。你放在袖中想要不显露,只有一个办法。”

    程紫玉已经将那玉摆弄了一阵,此刻当着所有人手抓挂扣,晃了晃这精致装饰,随后将东西团起。

    “正因为长,所以想要在袖子里轻易不露出来,你只能将这整个玉坠子连同绦子流苏全都抓在手心。如我这般。可如意姑娘啊,这么一大团,单拳都握不过来的东西在手心里,你不会硌吗?你怎么可能忘了?

    你若真忘了,这么个大东西即便不从你手心掉出,也该早就露出马脚了。而且从贵妃娘娘被众人怀疑到娘娘掌掴你之间,时间可不短。你这健忘的时间也太长了吧?这不是健忘,而是痴呆啊?”

    如意眼神一晃,早已不复十几息前的意得志满,露出了几分心虚。

    “我……就是为自家主子担心,忘了也是人之常情啊。”

    “担心?那就更不对了。你若真担心,在你主子摔下去的第一时间你就该告诉她,是魏小姐推了你,那般,你主子便用不着被人无端端怀疑了是不是?

    你主子不但不会被怀疑,还能第一时间抓住魏小姐,既可以立功一件,还可以为王侧妃做主,一举多得!那才是忠仆当做之事啊!”

    程紫玉嘴角的笑若隐若现,贵妃听懂,已经闭上了眸子,暗道完了。

    “可你什么都没做。一直到你主子反应过来,咬定是你推了人,开始逼迫你后,你才扭扭捏捏将这玉坠子交出来……

    这说明什么?说明你这个见了宝贝就想据为己有的奴才不可靠啊!你主子若不扇你揭穿你,你是不是还打算藏着这玉坠子?你不忠,不义,不仁,不善,不敬,你背叛的还是你自己的主子,可见你这样的人,是何等龌龊卑劣!如此的你,所言所行岂能当真?如何成为证据和证人?”

    全场默。

    厉害了。

    就连如意也被绕进去了。

    她不知道自己如何解释,只能傻眼在那儿否认,却又说不出个所以然。贵妃也是。这一套套分明强词夺理,却又难以辩驳,一时还真就没有下口之地。

    程紫玉瞧见王玥已安然微微闭上眸子,她应该是暂时放心了。虽也不知她是体力不支,还是在养精蓄锐……

    程紫玉废话那么多,一来是要所有人心服口服,都给板上钉钉后,待会儿传出去才能达到预期。太后皇帝来了后,也不可能再给贵妃机会翻盘。

    另外,她也是在等御医。

    王玥倒下已经过去了半刻钟了,那些內侍应该已经到了御医院了吧?快了。最多再有半刻钟,该来的也该都来了……

    这三问的第一问,她先要让所有人都先认定,这个如意不可靠。那么她之后所言,不管真假,都会先被贴上一个被质疑的标签。

    程紫玉一笑:”答不出来?不要紧的!咱们再来看看第二问。如意,你说,这玉坠子是何时给了珏王殿下的?”

    “去岁就给了。是珏王生辰,我们娘娘赐下的。”

    “你又撒谎!”

    “没……”

    “还敢说没!何为生辰礼?你都说了,贵妃娘娘给珏王的礼都刻上了这特别的祥云纹,可见这是贵妃娘娘对珏王何等的祝福?又是贵妃娘娘作为母亲何等的荣耀?是贵妃娘娘当日怀胎十月最好的回忆。对不对?若没有贵妃娘娘,何来今日珏王?珏王对贵妃娘娘一片孝心,是不是?”

    “……”吉祥楞了一愣。“是。”

    怎么能不是呢?可怎么就觉得怪怪的?

    “那就对了。母赐子惜,好好保存都不及,怎会胡乱出手?这般珍重贵重之物,珏王怎会没有分寸,胡乱送给一个尚未过门的小姐?一个未立名分的姬妾?这岂不是儿戏?岂不是践踏了贵妃的真心?岂不是无视亲娘的爱子之情?岂不是对母子深情的亵渎?

    珏王美名天下,怎会不知私相授受的名声难听?珏王妃都未得,可魏小姐这个连妾都还不是的……床边人却有如此赏赐,会否有宠妾灭妻之嫌?

    所以,不可能的!珏王又不是沉湎于美色的纨绔,一定不会做那不孝不义之举。所以你说这玉是珏王给了魏小姐,我不信。你们信吗?”

    程紫玉扭头看向在场众人。

    大部分人都在摇头。

    朱常珏那个阴恻恻的模样,哪怕笑的时候都带了几分阴沉,分明就是个无情之人。他连一个侍妾的名分都不肯给魏虹,又如何会将贴身之物赐出去?

    “所以啊,那么,如意,你还坚持你的言辞吗?嬷嬷,你还确定这玉是珏王赐给魏小姐的?”

    谁敢回!

    被程紫玉再次这么一绕,这玉若真是朱常珏赐出去,那他便是没有分寸,是私相授受,是宠妾灭妻,是沉湎美色,是担不得美名,是不孝不义的纨绔。

    “如意啊,怎么了?答不上来了?真是叫人失望,亏你还是贵妃娘娘的贴心人,竟然满口谎话。还有这位嬷嬷,您怎么也是,不刚刚还趾高气昂,言辞凿凿吗?贵妃娘娘怎么就养了你们这帮刁蛮恶奴?”

    人群里不断有噗笑声低低出现。贵妃不知不觉,又被多送了一个纵容和豢养刁奴之罪。

    先前还觉得贵妃或许真是被推倒的众人这会儿也有不少回神。这么一想,这说辞还真就经不起推敲呢……

    “郡主言辞过了。本宫的奴才也都是猜测,她们不是刁奴,而是发自善心,认定了这玉是珏王赐予魏小姐。否则呢?难道,这玉是魏小姐偷盗的?”贵妃淡淡开口。

    程紫玉呵了一声,到了这会儿,还是不忘要把魏虹拉下去啊!贵妃还真是不达目的不罢休。

    “那就更离谱了。既是珏王贴身之物,怎会被魏小姐随意盗取?听说珏王身边养了不少人啊?都是酒囊饭袋吗?珏王贴身物,母子信物,有祥云标识,一眼便知是珏王府之物,这是何等重要?若是被盗,难道不用寻回吗?怎么没人发现?也没人去找?魏小姐大门不出,真要是偷盗所得,还能找不到?

    是珏王府的人没用,还是窦王妃无能?自然不是!而若是魏小姐盗取,今日怎么敢随意挂在身上四处显摆,她就那么愚蠢嚣张,等着别人来揭穿?自然也不是。

    魏小姐配了这您给的玉饰,您在太后那儿不可能没看见吧?若按您所言魏小姐是偷窃,您当时为何没有应对?贵妃一向严苛律人律己,怎会包庇魏小姐?难道眼看着这么个盗贼就这么入了珏王府吗?贵妃娘娘就这么对下纵容吗?”

    程紫玉说到这儿还故意瞧了眼那如意和嬷嬷。“自然也不是!贵妃娘娘治下一向严谨周到。”

    “够了!郡主说这些有的没的做什么?总之这玉是从魏小姐身上扯下的,毋庸置疑。这一点在场许多人都能证明!若不是魏小姐真推了如意,这玉又怎会到如意手中?分明就是证据确凿!”

    贵妃不耐烦喝了几声。玉哪里来的,魏虹最清楚。可魏虹知道自己要对付她,怎会说实话?更何况……贵妃还是没想明白,魏虹哪里弄来了这玉,重要吗?程紫玉究竟要做什么?

    “贵妃娘娘为何顾左右而言他?”

    “程紫玉,你何意!”

    “这玉怎会在魏小姐身上,您不是最清楚吗?”

    “你胡说八道什么?本宫如何知晓!”天地良心,她是真不知啊!

    “魏小姐为人一向天真,今日她来给王侧妃请安时,一路喜难自禁小跑过来,当时御花园便有许多人瞧在眼里里。”才一开口,不少人都点起了头。

    “在亭中,她向着王侧妃一顿显摆。告诉王侧妃她被太后允了入府,还说今早刚一入宫,窦王妃便给了她这枚玉,说是您贵妃娘娘赏赐的。说当时窦王妃还强调了,这玉是贵妃娘娘让她在太后那里好好回话的奖励。魏小姐很珍视这玉,还问王侧妃好不好看来着?

    这一点,我们当时亭中不少人,都可以作证的!但当时我就奇怪,贵妃娘娘您此举何故?窦王妃又如何甘愿?此刻看来,您是早就打上了这枚玉的主意了。

    贵妃娘娘,我倒是忍不住要问,这玉既然分明是今早您赐给魏小姐,为何还要诬蔑是珏王赐下,还要揣测是魏小姐所偷盗?后来又如何好巧不巧,再次回到了如意手上?

    锦溪不得不怀疑,您是不是早就别有用心,早就打算拿这枚玉做文章了?也是如此才能解释如意一直将玉拽在了手心那么长的时间?你们早就有预谋了吧?如意是不是在等一个时机,才让这枚玉现世?随后引去魏小姐的身上?”

    空气越发冷凝,程紫玉的冷笑也越发刺目。她面对贵妃,四目相交,贵妃接收到了她的挑衅。

    她就是胡言乱语,那又如何?这天下颠倒是非,难道就只有这帮位高权重的家伙能做吗?

    她就是这般强硬,那又如何?她的底气不是她嚣张,也与李纯无关,而是她摸清了太后和皇帝的心意,所以不管她如何不敬,今日贵妃,栽定了!

    “所以,我大胆猜测下,您应该是一早就有利用这玉来谋害魏小姐之意,否则魏小姐疼成那个田地,您何故还坚持带她离开?后来王侧妃惹了您不痛快,您便索性一不做二不休,想着反正有这枚玉做庇护,索性便推倒了王侧妃,最后嫁祸给魏小姐,借此来一石二鸟,是不是!”

    空气彻底凝固,几乎所有人都有了自己的判断。

    几番峰回路转,似乎也只有眼下程紫玉所怀疑的这条最是没有漏洞了。

    他们对贵妃的恶行并不惊讶,毕竟能坐到那个位置,那双手早不知沾染过多少鲜血,是不可能干净的。他们只是惊讶于程紫玉的强势,纵是皇后,也未必敢这般正面对上贵妃吧?

    许多人不由再次重新正视程紫玉在自己心中的形象和地位。这程紫玉倒与李纯有些相似的,往日里看着什么都淡淡,真要杠上了,不管对手什么来头,绝对是穷追猛打绝不放过……

    贵妃气得胸口起伏。她怎么也没想到程紫玉会睁眼说瞎话,不但随口编故事,还再次把窦氏拖下了水。这个瞬间,她很想去问问儿子,究竟是怎么得罪这程紫玉了?竟让她这般不依不饶,恨不得一口气将珏王府所有主子都咬上一遍的态势。

    “荒谬!本宫这玉是去岁就赐下的,本宫手上有单据。珏王府那里也有记录。珏王身边伺候的都能作证。”

    “有用吗?您的单据还不是您一句话的事?至于珏王府上下人等,此刻应该避嫌,他们来作证,信服力可不够。但相反,刚刚亭中我,王侧妃和我的丫头都听见了魏小姐的显摆。我们这些外人来作证,是不是更有意义?更有说服力?”

    ……
(←快捷键) <<上一章 投推荐票 回目录 标记书签 下一章>> (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