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23章 九爷低笑:你觉得这会疼?最疼的事,我经历了五年

作者:诺久一本书字数:K更新时间:
    萧九阎眸色倏地一冷,沉寂看她,唇角一勾却是笑了似的:“真藤宵?”

    官熙觉得他此刻的表情有些恐怖。

    但话已经说出口,现在就没有怂的道理。

    她想起早上跟萧九阎的对话,他好像也知道真藤宵,这样谈起来也好办。

    她抬了抬圆润小下巴,说:“对,就是真藤宵。你知道他吧,真藤宵是H国真家现任当家,真家守约人知道吗?我告诉你,他跟国家上很多人都认识都有关系的,在你们国家也有人脉……他………”

    官熙本来想说一说真家名号,算是吓一吓萧九阎,却不想男人的视线越发恐怖起来。

    在男人这种沉沉冰冷目光下,她声音越发的小声,甚至到后面,闭了嘴。

    “说啊,怎么不说了?”男人却是笑。

    官熙觉得自己简直太怂,明明是要威胁男人放了她,怎么变成好像她被威胁。

    她瘪了瘪嘴,嘀咕道:“我,我告诉你,你快放了我,不然,真藤宵不会放过你的。”

    萧九阎问:“太太,你知道你刚才说了几次真藤宵吗?”

    官熙茫然:“什么?”

    萧九阎忽然抬手,男人骨节分明的大手忽然抚上官熙嫩嫩脸颊。

    他轻轻摩挲她的小脸儿,语调轻柔地道:“你说了他的名字,四次。”

    官熙:“……”

    她说了四次真藤宵的名字?

    她自己都没注意,这个男人居然数了吗?

    果然好变态!

    她小脑袋念头乱七八糟,忽然感觉下巴被人捏住,刚才男人摩挲她脸颊的大手,这时用力捏着她的下巴。

    她抬眸,视线撞上男人深邃冷谙的眸,心里蓦的一惊。

    萧九阎瞧着她圆圆小脸蛋,微微一笑,说:“太太,再让我听到你提他的名字一次,我就吻你!”

    官熙闻言瞪大漂亮眼睛:“萧九阎,你凭什么?真藤宵是我未婚夫,我说他的名字怎么了?”

    这人怎么这么霸道不讲理?

    “一次。”萧九阎唇角勾起一抹颠倒众生的笑,他说:“太太,你是故意的?马上就提他的名字?想我吻你?”

    “我……我……才没有。”

    官熙听他这么说脸儿就涨红了,立刻否认道:“谁想你吻你,你别乱说我,我才没有这种想……唔……”

    官熙一双盈眸刹那间瞪得大大。

    独属于男人成熟荷尔蒙气息刹那间充满她的小鼻尖,带着一点点寡冽烟草味,席卷而来。

    他低头,吻住她柔软的小唇瓣,几乎没有给她任何反应的机会,舌尖有力从她粉嫩的唇瓣滑入,卷着她小小软软舌尖。

    官熙有些慌,从来没有深吻的经验,忽然面对一个男人这样强势霸道的入侵。

    刹那间,她感受到和男人唇齿交缠,唾液交融的感觉。

    想也不想,她要推开他,他,他怎么真的敢……

    官熙抬起小白手,抵在他的胸口,男人结实胸口的线条那么硬,她推了两下没推动,反而被他一只大手擒住细细手腕。

    “唔……”

    女孩儿想要说什么,可是小嘴儿一张换来的是男人更深更凶猛的掠夺。

    萧九阎另外一只手搂着她细细柔韧腰肢,他把她往他怀里靠,两个人紧紧贴着,几乎紧密无间的距离。

    他深深地吻着她,爱怜的,疯狂的,炙热的。

    五年分离的时间,他像是要把他的思念和疯狂都发泄在这个吻里面。

    但是,不够,还不够,远远不够?

    该死的……

    不拥有她,只是就这样的亲吻,根本不够!

    “唔…你……你放开……”

    官熙想要推开萧九阎,想要挣脱开。

    推,推不开。

    挣,挣不开。

    她一狠心,小嘴儿一张,狠狠咬了萧九阎一下。

    萧九阎吃痛,两个人的口腔顿时有铁锈一般的血腥味,但是他却没有如官熙所想的松开她,反而继续加深了这个吻!

    唇齿交缠,唾液交融,两个人的呼吸都滚烫。

    “唔……”

    绵长的一吻,不知道持续了多久,久到官熙觉得她自己快窒息了,久到她觉得口腔里都是血的味道,萧九阎才慢慢松开她。

    啪——

    清脆的响声。

    他手刚一松开,官熙就给了他一巴掌。

    这一巴掌不偏不倚,正好打在萧九阎的脸上,小白手五指张着,根根细指崩的紧紧,用了不笑小力道打的,她的手指在微微发抖。

    许烨开车的手一顿,透过后视镜看了车后座一眼。

    身份尊贵的男人什么时候受过这这种被扇巴掌打脸的对待,他皱眉。

    “太太。”

    他勾唇,像是要生气,他笑,刚才亲吻之后声音带着性感的哑:“你打,打疼我以为我就会放开了?”

    官熙瞧着萧九阎的脸,他皮肤很白,刚才她这一巴掌打在他脸上,马上就有红色巴掌印很明显。

    他的唇角也有一点血迹,是刚才她咬他的时候伤的吧。

    官熙一瞬间觉得有些愧疚。

    但也只有这短短一瞬间,是这个男人有错在先,猝不及防强吻她,她把他打成猪头都不为过。

    想到这,官熙看着萧九阎,一看就是他脸颊上很明显的巴掌印。

    她不自在,别开脸儿,软糯声音装着强硬道:“你这么过分,我打了怎么了,你觉得会疼就放开我,不然……不然我还打你!”

    她讲到最后几个字,底气有些不足,明显弱了下来。

    萧九阎不怒反笑,高大挺拔身躯忽然前倾,官熙吓一跳以为他又要做什么,赶紧往后仰。

    但她刚才要跟他离得远远的距离,已经是坐最靠车门的位置,小身子往后一动就靠着车门,再也后退不了半点儿,避无可避。

    “你觉得这种会疼?这种怎么会疼?”

    男人靠近她,高挺鼻子几乎贴着她的小鼻尖,他拉着她的小白手,贴着他左胸心脏处。

    呼吸那样滚烫炙热,他湛黑眼眸和她一双略带慌张的盈眸对视,他低笑道:“太太,最疼的事,我经历了五年。”

    【那个打榜到9号呦,各位宝贝儿给力,月票也能增加热度,求一波月票么么哒~希望能稳住第七名的位置】
(←快捷键) <<上一章 投推荐票 回目录 标记书签 下一章>> (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