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42章 傻太太,五年前你离开,我就已经疯了

作者:诺久一本书字数:K更新时间:
    官熙粉嫩唇瓣被男人干燥灼热薄唇堵着,她要说话,出不了声:“混账……”

    “混账……老男人。”

    才两天不到时间,这是被强吻了几次?

    上一次接吻她咬他,出了血,他不受教训还敢来?

    不怕再被咬?

    官熙小白手抵在傅长夜胸口,她推拒着他,用力推搡着:“混蛋,变态老男人,你放开我,松开!”

    女孩儿现在发着烈,男人却对她的话充耳不闻,反而趁着她讲话,有得寸进尺的嫌疑,趁机舌尖有力深入她的甜美小嘴儿里,那么深入的一个吻。

    他迷恋的吻着她。

    他的大手捧着她的圆圆小脸,强势掌控着她,唇齿交缠地亲密接吻着。

    官熙挣扎着,接个吻也不安分,她想要避开他这个吻。

    可是这车里空间太狭小,她又是半扭着柔韧的小身板被男人吻着,她要动弹都很艰难。

    官熙被男人吻着,唇齿交缠的感觉太炽热,她忍不住发出呻吟的声音:“唔……嗯……”

    这声音刚从她嫣红小嘴儿发出,她忍不住微微瞪大眼睛。

    开玩笑的吧,这……这种听起来这么色-情的声音是她发出来的?

    不,一定不是的。

    她越发用力地推着男人线条结实坚硬胸膛,两个人接吻的时候有暧昧狎昵的水声,在只有两个人车里,听起来格外的明显。

    这个吻,持续了很长一段时间。

    中间官熙不是没有考虑过要再咬男人一次。

    但是上回她咬了,这个男人却不管不顾,还是深吻。

    这次咬,也没有用吧,而且还是满嘴的血腥味。

    官熙给自己找了这样一个理由,她的心尖颤颤,也许有更深的理由,她不去细想。

    不知道过了多久,也许是三分钟,也许是五分钟,也许是十分钟……官熙觉得自己快窒息了……

    终于男人像是吻够了,薄唇从她粉唇上微微移开,他的薄唇上有她的唾液。

    官熙又气又恼,男人刚一移开唇,她马上就抬起小白手,想要去擦自己的唇瓣。

    她脸还被男人大手捧着,两个人靠得这么贴近的距离,小白手刚才推拒男人,卡在她和男人滚烫的胸口间,一时抽不开。

    唇上有唾液又实在难受,官熙下意识地伸出粉嫩舌尖舔了舔嘴唇。

    她这个无意识的小动作落在男人眼底,小小舌尖滑嫩,唇舌交缠的感觉很美好,他还能想起他刚才吮着她粉唇时的感觉。

    甚至于,能够回忆起五年前拥有她是蚀骨**的美好。

    男人漆黑眸色瞬间幽深,他看着她的视线越发地灼热,低喘着压抑激动,隐隐带着野兽狩猎时的危险气息。

    “太太,太太!”

    他没有移开,反而薄唇凑近,几乎贴近的唇在她粉嫩的唇上摩挲,“我的傻太太。”

    官熙胸口剧烈起伏,刚才深入的亲吻让她几乎缺氧。

    她现在呼吸还未顺,男人又凑近,小脑袋微微往后仰,却被男人大手扣住,她动弹不得。

    “萧九阎!”

    她咬牙,雪白贝齿发狠咬着下唇,瞧着近在咫尺的男人,鼻息间都是他强势霸道的成熟荷尔蒙味,“你这个男人真是够了,我已经跟你说了多少次,我不是你太太,真的不是你太太,你到底要我怎么样你才会相信?”

    她不断解释,他还不信,真的是够了!

    这个男人看着高冷又有身份,为什么这么混账?

    “我想怎么样?”

    萧九阎眸色幽深睨着官熙,瞧着她恼怒小模样。

    另外一只大手从官熙肩膀往下滑,顺过她纤细的背,最后来到她细细的腰上轻轻摩挲:“太太,你问我想怎么样?”

    顿了顿,男人胸口发出一声沉沉性感笑声:“傻太太,我想要你!”

    官熙反应了一下,雪白两颊是恼怒的红,她怒目铮铮训斥道:“萧九阎,你疯了。”

    “是,我是疯了。太太,五年前你离开。”

    男人轻声笑,笑声越发地低沉,他那只摸着官熙细腰的大手不轻不重的揉捏着,炙热薄唇贴着她的粉唇,薄唇开腔道:“……我就已经疯了!”

    官熙腰线最是敏感,现在这个最敏感的地方被男人大手这样摩挲揉捏,一种陌生的酥麻感觉从她的尾椎骨像电流一样传遍全身。

    她忍不住发出像小猫儿一样细细的呜咽声。

    “萧九阎,你……唔……”

    这一声呻吟又甜又腻,甚至比刚才接吻发出的声音还更加的……撩人。

    官熙不敢相信这种让人羞耻的声音是从她的小嘴儿里发出来的,一时间愣住。

    萧九阎却是愉悦,他勾唇笑,大手甚至撩起她衣服一角的衣摆,低声道:“太太,你也是有感觉的,喜欢吗?你的身体还记得五年前的感觉吗?小嘴儿一只否认五年前的事情,就算你忘记了,可是太太你看,你的身体还是记得的,记得……”

    他的声音压得越发地地,几乎是呢喃一般:“我在你里面的感觉。”

    “萧九阎,你混账,王八蛋!”

    官熙有些受不了。

    她的眼眶微微红了,乌黑大眼眼底蒙着一层淡淡水汽,雾蒙蒙的。

    不知道是难受的,还是无力地想要拒绝此时此刻对她动手动脚的男人。

    她想要避开人灼热肆无忌惮的视线,这么可恶的看着她,明明对她做过分的事情,还一副游刃有余的样子。

    她恶狠狠警告:“萧九阎,我警告你,你真的别太过分了!马上放开我。”

    “如果我不放呢?”

    “你放开!”

    官熙盈眸发狠盯着萧九阎看,她小白手要去掰开男人扣在她腰上的大手,但是男人手上力道那么重,她现在受了刺激浑身又软绵绵,哪里掰得动。

    她眼底盈着泪,像是要哭:“什么五年前,什么太太,你简直不可理喻。我说了我不是你太太,不是不是,你到底想要怎么样?我……我有未婚夫的,你这样一而再再而三的吻我,对我做这种事,让我觉得……”

    她似乎有些难以启齿,停顿了好一会儿,才把话后半句补全:“觉得我自己很下贱。”
(←快捷键) <<上一章 投推荐票 回目录 标记书签 下一章>> (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