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752章 时不殆委屈:昨天晚上是你对我用了强

作者:诺久一本书字数:K更新时间:
    哦吼。

    完蛋。

    时不殆已经可以预见自己会死的很惨,没准老二也会保不住。

    他开始回想,事情怎么会变成这样?

    他使劲儿想。

    好像,昨天晚上参加了真家的晚宴,他看暴力女一个人坐在角落喝酒挺孤独,然后就好心过去陪她喝酒……

    暴力女实在是喝了太多酒,后来好像是醉了。

    “喂,暴力女,你们真家晚宴结束了,你作为待客一方,不用去送送客人?”

    时不殆喝得也多,当时推了推慕一熏。

    慕一熏没动,躺在沙发上,眼睛闭着。

    “也不能在这里睡啊。会着凉。”时不殆见慕一熏穿晚礼服,薄薄一层布料。

    他嘀咕了一句,决定好人做到底,送慕一熏回房间。

    他就架着慕一熏从沙发上起来,真家他来过,凭着记忆离了宴会场,找慕一熏的房间。

    转了好一段时间,时不殆记得他没有找到,其实他哪儿知道暴力女在哪个房间啊。

    最后还是拉住了真家的一个佣人,问道:“喂,你……你知道这个女人的房间在哪儿吗?”

    那个佣人一看慕一熏,立刻紧张起来,给时不殆指了个方向:“熏,熏小姐的房间在前面那栋楼的二楼,最靠走廊里的那一间。”

    “嗯,这样啊……”

    时不殆超小佣人指的方向看了一眼,回过头还准备再问问佣人她能不能把人给送回去。

    没想到一回头,那佣人已经跑没了。

    简直比兔子还快。

    时不殆啧了一声,对一边已经醉了的慕一熏道:“你看看你,在真家,其他人都这么怕你,还说你不是暴力女。”

    算了,他送就他送吧。

    刚才那个佣人小胳膊小腿的,估计也没有办法把暴力女好好送回房间。

    时不殆回忆到这里,脸上的惊恐表情几乎已经控制不住了。

    所以,所以昨天晚上他送了暴力女回了房间。

    有张床,有个女人,他妈的他就管不住身下的老二。

    直接给酒后乱X了啊。

    时不殆想哭。

    妈的,酒后乱X乱谁都好,他是多饥不择食,居然乱到暴力女这个真家守约人身上来了。

    事不宜迟,当务之急,就是赶紧走人。

    昨天暴力女喝了很多酒,不一定会记得昨天晚上的事情。

    他赶紧开溜才是上策。

    时不殆弯腰捡起地上白衬衫,手忙脚乱地套上,扣子随意地扣了几颗,还差点扣错,又赶紧去拿西装外套。

    昨天晚上战况还挺激烈,时不殆的西装外套被扔到床的另一边。

    他轻手轻脚走过去,弯下腰,拿了外头,起身。

    他起身到一边,视线往床上瞥了一眼,和一双清冷的眼睛对上。

    时不殆:“……”

    “卧槽!”时不殆大声地卧槽了一声。

    连连往后倒退了两步,整个人跌倒在柔软的地毯上。

    这一瞬间,他话都说不利索了:“你你你,我我我……我们昨天晚上没有发生什么啊,你别这么看着我啊。”

    慕一熏冷冷地看着时不殆。

    这越看,时不殆就赶紧一阵寒意从背脊处窜了上来,可怕的让人心底发凉。

    慕一熏没说话。

    小手掀开被子。

    身上不着寸缕。

    她微微皱眉,起身,下了床。

    光裸的脚踩在地毯上,她的脚生的很漂亮,骨节匀称,皮肤很白,几乎能看清楚下面的血管,每一个脚趾头的指甲,都仿佛小小的贝壳一样,跟她的清冷完全不一样。

    她光裸着身子,大腿上有红色的血迹。

    就连被她掀开的被子上,也染上了红。

    时不殆一看完蛋。

    他这特么还是睡了个处?

    他其实不是很喜欢谁处。

    虽然他在这方面挺渣,但也不祸害人家姑娘。

    看着慕一熏往他这里走过来,时不殆感受到前所未有的紧张和压力,比好久之前真少主说要第一个把他干掉时还紧张:

    “你干嘛,你……你别过来啊。”

    “那个,昨天晚上都是误会,就是不小心发生的意外,你……你……你有话好好说,别动手啊什么的……”

    哪知慕一熏却没有看他,而是走到他旁边的衣橱,打开。

    她从里面拿出一件宽松的睡裙,套在身上。

    然后,转身。

    “你……”

    从刚才起床到现在,慕一熏看着时不殆,终于开口说了第一句话,冷漠到极致:“你想怎么死?”

    时不殆:“……”

    他怎么死都不想啊啊啊啊啊!

    “我,我不想死啊。”

    慕一熏居高临下地睨着时不殆,仿佛掌握他生杀大权的女王一般,看得他的目光让时不殆觉得他此时在她眼里,就跟一具尸体没啥差别了。

    “你这么看我干吗?我……我昨天晚上也是很不情愿的啊。”

    他抓着自己的西装,挡在自己面前,豁出去了地说:“我昨天晚上好心送你回房间,还不是怕你感冒吗?我送你回来了之后就打算离开的,我发誓我绝对没有想占你一点便宜,你是他妈的发疯突然抱住就叫什么少主,力气那么大,我挣都挣不开……”

    时不殆说到这里,还想抽噎两声:

    “我好好一个男人来参加你们真家的晚宴,就被你这样睡了,我吃亏了我找谁说去啊,你现在还问我想怎么死,你还是人吗你?”

    慕一熏:“……”

    她的头隐隐作疼,也不知道是因为这个男人太聒噪,还是因为昨天喝了太多的酒。

    她抬起手,用力揉着太阳穴。

    头疼欲裂,脑袋仿佛要爆炸一般。

    “而且我昨天晚上也挺卖力,你用了我也觉得舒服吧,你现在这是吃了吐啊!这是渣女行为……”

    时不殆狭长的眼睛控诉般地看着慕一熏,“昨晚对我用了强今天是想杀人灭口吗?”

    慕一熏冷冷道:“滚!”

    时不殆说到兴头上,也越说越替自己觉得委屈,还想替自己辩解几句:“我说的都是真的啊,昨天是你抱着我要的啊,虽然说你是第一次我有点对不起你,但是你第一次就能碰到我这种经验丰富的,也很享受吧,而且我每次都会体检,你放心,我很健康的,你绝对不亏……”
(←快捷键) <<上一章 投推荐票 回目录 标记书签 下一章>> (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