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753章 官熙腻在萧九阎身上:九爷,我们来一场

作者:诺久一本书字数:K更新时间:
    慕一熏放下手,双眸泛冷,仿佛淬了毒一样的看着时不殆:“我说,你给我滚!”

    时不殆一整颗心都猛的一颤。

    拿着西装麻溜从地上站起来:“好的,我马上滚。”

    他说完,以一种惊人的速度往慕一熏的房间门口跑去。

    然后迅速开门,关门。

    .

    房间里。

    慕一熏听到房门开了又关的声音。

    她闭了闭眼睛。

    昨天晚上发生了什么事情,几乎完全没有印象?

    她抱着那个没用的男人叫少主?

    跟他睡了?

    身下一处的不适感,昭示着昨天确实有异物的入侵。

    慕一熏狠狠地咬牙。

    小手往面前的衣橱猛地一锤,衣橱上的镜子哗啦啦裂开,碎裂了一地。

    .

    时不殆出了慕一熏的房间。

    几乎就是马不停蹄,想要离开真家。

    但真家太大,他没头苍蝇似的转了几圈,没瞧见大门,最后还是问了个小佣人,怎么离开真家。

    小佣人之前见过时不殆,知道这位先生是熙小姐认识的客人,就把人带到了真家大门,送他离开。

    一踏出真家的大门。

    时不殆才觉得他的命保住了。

    好像一直悬在脖子上的刀,没有落下,被人拿走了。

    他边走,边给萧九阎打电话。

    嘟——嘟——嘟——

    连续打了几个,对方都没有接。

    “操。”

    时不殆骂了句,“老萧这重色轻友的混账,有了小嫂子就不管我了。”

    他改打电话变成发短信:

    【老萧你人在哪儿啊】

    时不殆等萧九阎回短信。

    自然又是没等到。

    他又发了第二条。

    【老萧老萧,我要死了,你记得给我收尸】

    【不行了,不管你在哪儿,我先回Z国了,妈的H国是一秒钟都不能多呆了。】

    【老萧,我订机票了,先走了】

    时不殆一连给萧九阎发了好几条短信,打了个电话让手底下的人帮他订好机票。

    他连走带跑,花了十几分钟,跑到离真家最近的大马路上,拦了辆的士,火急火燎往机场赶去。

    .

    时不殆回到桐城已经有五天了。

    这五天,他战战兢兢,走在路上都感觉随时要被暗杀。

    真家的守约人在国际上久负盛名,简直就是保镖杀人居家必备旅行。

    而且那个暴力女还是其中的佼佼者。

    时不殆觉得他这一秒活蹦乱跳,下一秒被爆头可能性都很大。

    这天,他听说老萧那家伙带着小嫂子回来了。

    想着说他们刚从H国真家回来,就想去探探口风,问一下暴力女是不是还在H国。

    到了萧家,时不殆熟门熟路,自己就进去了。

    一进去,就看到暴击一幕。

    老萧那家伙,大中午就跟小嫂子在沙发上腻歪。

    其实也没有多腻歪,萧九阎坐在沙发上,手上拿着一份报纸,在翻看,官熙坐在他旁边,也就是把小脑袋靠在男人的肩膀上,小白手拿着遥控器,有一搭没一搭地换台。

    再旁边,是小圣代抱着那只叫冰淇淋的雪白大狗,傻傻吐着舌头趴在官熙旁边。

    小圣代再给它撸毛

    冰淇淋挺委屈!

    小主人撸毛太厉害,头顶感觉要秃了。

    很平淡,却很温馨的一幕。

    岁月静好。

    官熙似乎是看着电视觉得无聊了,然后在萧九爷的皱眉下,整个人往他怀里扑。

    “九爷,你看了这么久的报纸不觉得腻?”

    她靠在他怀里,仰着小脑袋,蜜润的小脸蛋露出笑脸,软绵绵的嗓音带着几分撒娇的意味:

    “今天刚回家,可是这样干坐着也好无趣,我好无聊啊!”

    萧九阎微微皱眉,睨着小傻太太狡黠的小表情,冷淡开腔:“太太,你想做什么?”

    小圣代没好气地说:“萧坏人,她肯定想跟你来一场。”

    萧九阎:“……”

    官熙:“……”

    时不殆:“……”

    来一场什么的,这话怎么听着这么奇怪?

    官熙赶紧补充道:“呃……萧九阎,你什么时候跟我打一场?”

    萧九阎淡淡道:“再说。”

    时不殆也松了口气,原来是个的来一场。

    他一个男人感到万分惭愧,是他不好,满脑子的黄色废料。

    怎么能会误会小侄子的话呢?

    官辰小侄子还那么小。

    时不殆走过去,打了声招呼:“老萧。”

    萧九阎、官熙和小圣代听到时不殆的声音,三个人齐齐望过去。

    萧九阎皱眉道:“你来干什么?”

    这语气,有点嫌弃,也不知道是不是跟小太太的美好时光被打扰而感到不悦。

    被嫌弃的时不殆:“……”

    他为自己报不平:“你家我为什么不能来?就因为你有了小嫂子吗?”

    语气相当之怨妇了。

    萧九爷丝毫不给时不殆面子,淡漠道:“是。”顿了顿,他又道:“有什么问题?”

    时不殆:“……”

    妈的,这塑料兄弟情!

    官熙见到时不殆,乌黑漂亮的大眼睛,倒是一下就亮了。

    她从萧九阎的怀里起身,走到时不殆面前,说:“时先生,这次很感谢你。”

    时不殆:“???”

    “啊!”

    官熙用手点了一下自己的脑门,说道,“我是说守约人寿命治疗的事情,那位叫欧文的研究员是你的人吧,多亏了他,我这次才能好起来,谢谢你!”

    五个月前。

    萧九阎这老男人去真家找她。

    他说可以治好她,她想要活下去,也乖乖听话把肚子里的孩子给打掉了。

    后来,那个叫欧文的人,跟真家的研究员合作,总算对延长守约人寿命的研究有所突破,治好了她。

    不过她现在的身体,到底还是没有之前那么好了。

    但,活个七八十岁,应该没有什么问题。

    治好之后,她就履行跟真藤宵的赌约。

    那时候,真藤宵对她说:“熙,你曾经跟我说过,你无论失忆多少次,见到萧九爷,就一定会爱上他,是吗?”

    她答:“是。”

    “那我们来打个赌。”

    真藤宵微笑着说,“最后一次,我会修改你的记忆,如果你能够在第一眼见到萧九爷的时候,爱上他,我就不会再阻碍你们两个,并且,我还会把以前的记忆还给你。”

    官熙答应了。

    并且,也赢了。

    她记起来了所有的事情,最开始在孤儿院,然后被挑选到真家当守约人,再然后,忽然被真藤宵派去执行任务刺杀萧九阎,然后因为爱上萧九阎她任务失败。

    于是被真藤宵送到官家,以官逸寒的妹妹官熙的身份生活,然后阴错阳差代嫁给萧九阎这个老男人……

    其实包括几天前晚宴上的记忆她都有,官熙知道她打赌赢了。

    但就是不知道为什么真藤宵在最后这次打赌修改她记忆的时候,会让她喊他哥哥。

    不过真藤宵那个人一向恶趣味,可能只是心血来潮。

    不管怎么说,这当中,最大的功臣,应该属于这位时先生!

    官熙笑眯眯地看着时不殆,真诚感谢:“谢谢你,时先生!”

    时不殆被官熙这么感谢,有些不太好意思。

    他抓了下头发,说:“小嫂子你这也太客气了,不用这么感谢我的,不过如果非要感谢的,你让老萧把他酒窖你收藏的酒给我来两瓶。”

    他话音刚落,萧九阎湛黑深邃的眼眸就睨了过来:

    “时不殆,你不觉得你这个要求太过了吗?”

    “小意思啊!”

    官熙同时也开口,她说:“没问题,我让向叔给你拿。”

    她说着,看向萧九阎,软绵绵地道:“九爷,麻烦您让向叔拿两瓶酒给时先生。”

    萧九阎沉默了一下,道:“好,我去拿。”

    时不殆:“……”

    这卧槽。

    刚才不是还拒绝?

    小嫂子一撒娇,马上就给。

    把他时不殆和你萧九阎的兄弟情置于何处。

    萧九阎你这有异性没人性的老畜生!

    萧九阎去拿酒。

    小圣代撸狗。

    时不殆本来是想来问暴力女的事情,现在萧九阎去了酒窖,问小嫂子,好像也可以。

    “小嫂子。”他开口。

    官熙笑眯眯地看着他:“时先生有事?”

    时不殆觉得官熙对她一口一个时先生,听着别扭,就说:“小嫂子,你别叫我什么时先生,太生分了,你就直接叫我的名字不殆。”

    官熙也不是扭捏的性子,点了点小脑袋,道:“那不殆,你有什么事?”

    时不殆倒犹豫了起来。

    总觉得他问暴力女的事情,有点儿奇怪啊。

    不会被人看出点什么吧。

    但不问,他现在走在路上都不安心。

    纠结了好半晌,时不殆终于开始开口问了:“那个小嫂子,你们真家叫慕一熏的那名守约人,现在还在H国吗?”

    “一熏?”

    官熙是有些诧异时不殆为什么会问道慕一熏的,但是对于救了自己命的人,她还是很感激的。

    她说:“一熏还在H国啊,怎么了?”

    还在H国就好。

    时不殆闻言就狠狠松了口气,心里一颗大石头就落下了:“没怎么,没怎么,我就随便问问。”

    暴力女没有来Z国真的太好了。

    感觉自己的性命瞬间有了保障呢!

    官熙狐疑地看着时不殆。

    有猫腻!

    有古怪!

    .

    同一时间。

    H国。

    真家。

    真藤宵湛蓝色的眼眸看着慕一熏,下命令道:“一熏,你去Z国桐城吧。”
(←快捷键) <<上一章 投推荐票 回目录 标记书签 下一章>> (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