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779章 云黎歌,死了?

作者:诺久一本书字数:K更新时间:
    这么凶残?

    慕一熏连续抽了时不殆五六下。

    时不殆被抽到的那几下,肯定已经肿了。

    软萌妹子见时不殆抱着自己,好像只有出的气,没有进的气,随时可能狗带的模样,颤抖着声音问了句:

    “时爷,您……您没事吧。”

    妹纸不出声还好,一出声,慕一熏仿佛才意识到房间里还有其他人。

    她淡漠的扫过软萌妹子。

    本来这个妹子被时不殆叫过来是要做,但还没有做成功。

    衣服已经脱了一半。

    一件蓝白相间的水手服已经脱在了一边,妹子就穿着一件粉色带草莓的Bra,粉色草莓配套小内内,一双乌黑的大眼睛水汪汪,瓜子脸,粉色润泽的嘟嘟唇,乌黑柔顺的黑长直,哪哪儿都散发着小白兔一般单纯无害的感觉。

    慕一熏定定地看了这个妹纸一会儿,直到人家妹子双手抱着怕了的瑟瑟发抖。

    她才淡淡开口道:“穿上衣服,出去。”

    那个妹纸刚才见过慕一熏抽时爷的模样。

    抽着时爷跟抽着玩似的。

    听了慕一熏的话,赶紧抓起自己的水手服,也不敢在房间里多呆穿衣服,赶紧跑出去。

    跑到门口的时候。

    她迷茫地看了一眼这总统套房的房门。

    不知道是不是她的错觉,这房门上是不是有个脚印?

    这扇门,难道是被人为踹开的?

    不过妹纸也不多想,赶紧就跑了。

    总统套房里,就剩慕一熏和时不殆两个人。

    慕一熏拿着皮带,上前走了一步。

    时不殆向后退了一步。

    嘤嘤嘤,好可怕。

    妈的浑身上下好疼!

    这女的真的下手狠,半点没留情。

    “时不殆!”时不殆听到慕一熏喊他名字,冷冰冰的。

    他下意识抬头。

    慕一熏居高临下地看着他:“我说过,你是我的男人,我会对你负责;我也说过,如果你敢再做点什么,我就把你两腿间的那玩意儿剁了,记得吗?”

    时不殆想说不记得,听他解释。

    他话还没说出口。

    慕一熏不知道从她身上哪里拿出一把黑色锋利的匕首,扔在他面前。

    黑色的匕首掉在地上,发出哐当一声,骇人得很。

    慕一熏道:“自己来还是我动手?”

    时不殆:“……”

    时不殆:“???”

    时不殆:“!!!”

    他怎么可以跟他二弟分开呢?

    时不殆这时也意识到慕一熏来真的,意识到他这次犯下错误的严重性。

    他上前,赶紧拿起那把黑色匕首扔到一边,然后到慕一熏面前,抱着她的大腿痛哭求饶:

    “慕小姐,……熏,原谅我这一时糊涂,我是真的猪油蒙了心肝,你就原谅我这一次,我再也不敢了,我以后一定好好当你的男人,好好让你负责,不会再拈花惹草,搞七搞八,这次我虽然想搞,也没成功,二弟没发挥作用!你放过我二弟吧,我保证不会有下一次了!”

    他痛哭流涕地说道。

    慕一熏冷眼看着他,好一会儿才淡淡开口:“若是再有下一次,你说该怎么办?”

    时不殆一听,这有戏啊。

    他立刻仰起泪眼汪汪的小脸儿,说:“再有下一次,不用熏你动手,我自己来。”

    慕一熏也不知道信了没有,她微微眯眸,说道:“好,我记下了。”

    时不殆:“……”

    总感觉裤裆一凉。

    有杀气!

    .

    时不殆这次偷吃,因为未遂,有惊无险地让慕一熏原谅他。

    成功保住了二弟。

    他百思不得其解。

    他明明已经把暴力女送到尚皇娱乐了,也见着暴力女进了公司才约P荡漾浪起来的。

    怎么暴力女来的这么迅速。

    不说迅速。

    她根本就不应该在那个时候那个时间点出现在那里。

    哎,奇了怪了。

    另一边,慕一熏手机震动起来。

    她瞥了一眼短信,是蓝毛发过来的。

    “大姐头,时哥以后要是再犯错误,我们会第一时间通知您的,大姐头您要信任我们,我们以后就是大姐头的人了,绝对不会帮着时哥蒙骗大姐头的。”

    慕一熏淡淡回了个嗯字过去。

    时不殆偷吃不成,回了小公寓又安分守己,委屈二弟过着清心寡欲的日子。

    他越想越觉得不对。

    按着暴力女的说法,她说那天算是她睡了他吧。

    她对他负责,他是她的男人,所以是不能出去找其他女人。

    那既然他是她的男人,他不能睡别人,总归是能睡暴力女的吧。

    睡暴力女……

    时不殆一想到要睡暴力女,总觉得自己的二弟会萎!

    嗯?

    他低头,往中间一看。

    我靠,二弟这么精神?

    .

    在收拾了时不殆几天之后,慕一熏来到萧公馆。

    官熙虽然对她说她可以做自己的想做的事情。

    但是慕一熏身上还是有真藤宵给她下的命令,就是呆在官熙身边,照顾她。

    所以她每隔几天会来萧公馆一趟,问一下官熙有没有事情让她做。

    一般官熙都会说没有。

    然后笑眯眯地对她说:“熏,你不用一直来啦!……当然,如果你是以朋友的身份过来玩,欢迎常来。”

    今天,慕一熏来到萧公馆,她经常来,家里保镖佣人也知道她跟小太太相熟,也不会说什么,直接让慕一熏到客厅。

    到了客厅,官熙和萧九阎都在。

    官熙小白手拿着手机,看着手机屏幕。

    她不知道看到了什么,有一瞬间,巴掌大蜜润的小脸儿,脸色难看的可怕。

    慕一熏对官熙看到什么并不感兴趣,她径直走了过去,开口问道:“熙,有没有什么需要吩咐我去做的?”

    官熙听到慕一熏的声音,视线从手机屏幕上移开。

    她看向慕一熏,面部表情有些僵硬。

    好半响,她才扯开粉唇,声音轻轻地问:“熏,娱乐新闻报道说云黎歌死了,是真的吗?”

    官熙似乎被报道给刺激的不轻。

    小小身板仿佛瞬间被抽干了力气,晃了晃。

    是她身后九爷大手扶住她的肩膀,才让她没有站立不稳。

    “云黎歌?”慕一熏想了想,她对这个人还真的有印象。

    不就是和景安黎传绯闻的女星吗!

    因为景安黎现在是娱乐圈最火男星,慕一熏也研究了一下他的成名之路。

    云黎歌她自然知道。

    云家大小姐,几年前,被人在宴会当众逼着脱衣自证清白的女人。

    五年前,熙跟她的关系好像不错。

    而现在,熙以前的事情全部都想起来了,自然也包括和云黎歌认识的事情。

    那么,熙说什么?

    她死了?

    云黎歌,死了?
(←快捷键) <<上一章 投推荐票 回目录 标记书签 下一章>> (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