默认冷灰
24号文字
方正启体

第1586章 爱国者1号

作者:锅巴王本书字数:K更新时间:
    岳锋松开卢作孚,用力拍了拍对方的肩膀。

    “卢次长,瘦了点,得多吃点营养品,多锻炼身体。”

    “多谢上校关心,一定一定。”

    “你可不能敷衍。和尚,找个时间,把华佗的‘五禽戏’教给次长,让他长命百岁。”

    “遵命,保证做到。”

    卢作孚更加诧异,不知岳锋为什么如此关心他。

    “上校,你真是太热情了,受之有愧。”

    “哪里,哪里,卢次长是华夏的精英,越长寿越好。”

    岳锋一挥手,又道:“和尚,把‘爱国者1号’送上来。”

    唐汉山从一位便衣手上接出一精美的盒子,递了上来。

    岳锋接过,郑重地放在卢作孚手上。

    卢作孚感动地说:“多谢上校,多谢!”

    卢芯玲好奇地问:“爱国者1号,是什么?”

    钱昌诈开心地晃晃勃郎宁:“我这把是‘爱国者9号’。”

    卢芯玲眼睛一亮:“勃郎宁,我喜欢啊。钱厂长,能不能给我?”

    钱昌诈大摇其头:“不行,不行,都登记在案了,谁也拿不走。”

    卢芯玲愕然:“登记在案,什么意思?”

    钱昌诈看了看李虎,不出声。

    李虎看着记录本,大声读道:“1940年3月18日,宜昌码头,护国上校送将‘爱国者9号’赠于钱昌诈厂长。凡持有‘爱国者’勃郎宁者,均受护国上校保护。”

    卢芯玲羡慕嫉妒:“我的天,受护国上校保护,太幸运了!记录得清清楚楚,谁都偷不了啦。何况,上校的赠品,谁敢偷啊!”

    卢作孚打开盒子一看,里面有一把精致的勃郎宁手枪。

    他抓起来一看,左侧写着“爱国者1号”,右侧雕刻着“赠卢作孚先生”,落款是“护国上校岳锋”。

    “太珍贵了,太珍贵了,谢谢,谢谢!”

    卢作孚十分兴奋,就要向岳锋鞠躬。

    岳锋哪里会受他的鞠躬,立马上前一步,将他扶住:“不必行礼,不必行礼,你是华夏大恩人,‘爱国者1号’当之无愧。”

    卢作孚谦逊几句,随即问:“护国上校来宜昌,可是来保护我们运输的?”

    岳锋感慨地说:“次长的民生公司,将所有的船都派来,共计一百四十多艘,而且不收一分钱,如此壮举,世所罕见啊!”

    卢作孚慨然道:“国若灭亡,船再多何用,钱再多何用?”

    岳锋暗忖:卢作孚领导能力极其出色,他组织指挥的宜昌大撤退,用40天时间抢运1万余人、物资100万余吨,可以说挽救了抗战初期整个中国的民族工业。

    他郑重地说:“卢次长,你担任宜昌大撤退总指挥,我全力支持。您说,有什么困难。”

    卢作孚想了想,道:“两大困难。其一,日机不断轰炸,造成不小损失。我希望,能保证空中安全。”

    岳锋果断地说:“我会指挥飞行连、防空营,尽全力保证空中安全。”

    卢作孚道:“第二个困难,大型船只还是少了。”

    岳锋问:“除了民生公司,其他公司还有大型船只吗?”

    “有是有,但对方担心船被日寇炸毁,不敢来。”卢作孚道,“这点我也理解,毕竟这船要是炸了,他们的公司就很难生存。”

    岳锋对这点早有预判:“我带来三千万美元,交给你,用做船只保证金。如果船只、人员出现损失,照价赔偿。同时,在撤退期间,所有人员的薪水增加五倍,包括民生公司的船只与人员。”

    卢芯玲惊叫:“什么,三千万,美元?”

    卢作孚也十分吃惊。

    李虎插话道:“不用担心,团长有蓝星城,三千万美元,小意思。”

    岳锋道:“和尚,给支票。”

    唐汉山从贴身位置取出一个皮包,递给岳锋。

    岳锋郑重地放在卢作孚双手上:“卢次长,三千万美元,由你全部处置。”

    卢芯玲震惊之极,不信:“真是三千万美元?”

    她抓过皮包,迅速打开看,里面是一大叠支票、本票,全是蓝星国际银行发行的。

    卢芯玲是较真的人,她真的一张一张加起来,果然是三千万美元,真惊得石化。

    卢作孚虽然显得云淡风轻,但内心却掀起惊天巨浪。

    他暗忖:怪不得护国上校能杀敌无数,成为华夏抗日大英雄,擎天柱。行事既出乎人的意思,又果断无比。

    别的不说,就说这三千万美元,对我这位陌生人,说给就给,丝毫没有犹豫,就像是废纸。这是何等的气魄,何等的豪迈。

    所有工作人员在抢运期间,薪水加五倍,这可是上万人的薪水,一笔巨款。

    非常人做非常事,果然,果然!

    卢作孚也是非常之人,否则,也不会把民生公司所有的船只都投进抢运之中,而且不要一分钱。

    从这个角度来说,他的魄力、胸怀一点也不比岳锋差。

    他当即哈哈大笑,反过来熊抱岳锋,高声道:“护国上校,我们一见如故,真是人生一大幸事。”

    岳锋灵机一动,笑道:“卢次长,如果不嫌弃,我们结拜为兄弟,如何?”

    卢作孚大喜,紧握岳锋双手:“真的,我可是求之不得啊!”

    卢芯玲歪着头看了看:“好是好,可是年龄相差太大了。一位二十三岁,一位四十七岁,相差一半了。”

    岳锋豪爽地说:“我与卢大哥一见如故,年龄不是问题。”

    钱昌诈大声道:“说得好,我赞同。”

    岳锋伸出手:“大哥,大战期间,我们也不弄什么仪式。来,握个兄弟之手,我们就是结义兄弟。”

    卢作孚哈哈大笑:“爽快,爽快,兄弟,好兄弟!”

    他伸出手,紧紧握住岳锋的手,加上一只手。

    岳锋同样加上一只手:“大哥!”

    卢作孚开心大笑:“贤弟!”

    四只手紧紧相握,用力摇着。

    卫国战争胜利之后,有人形容这次握手礼,称是两位巨人的手,力量无穷。

    钱昌诈作揖恭喜:“祝贺护国上校、卢次长结义,我相信,此次结义不比桃园结义逊色,必是卫国战争一大佳话。”

    李虎取出记录本,边记边大声读:“1940年3月18日,宜昌码头,护国上校岳锋与次长卢作孚结义。见证者钱昌诈厂长、卢芯玲小姐、李虎连长、唐汉山连长等。”

    他暗忖:哈哈,我李虎再一次载入青史。

    岳锋与卢作孚相视大笑,十分欣慰。
(←快捷键) <<上一章 投推荐票 回目录 标记书签 下一章>> (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