默认冷灰
24号文字
方正启体

58 伤离

作者:白子袖本书字数:K更新时间:
    柳颜慢慢从腕上褪下一个羊脂玉手串儿,放在小枕头边,“五姐姐给宝儿的心意,等你长大了看到它你就会知道曾经有过一个五姐姐呢。”

    李万娇望一眼柳丁茂,心里说这丫头忽然跑进来,说的什么话啊,怎么听着好像要生离死别了一样。

    不过她很快就笑起来,那个羊脂玉手串很珍贵,不管五小姐疼襁褓里的弟弟是真是假,这礼物可是货真价实的好东西;另外五小姐马上要嫁了,所以难免伤心吧。

    柳颜望着宝儿瞧了一会儿,站起身,忽然望着柳老爷拜了下去,双膝跪地,端端正正地磕头,磕完了爬起来,双手下垂,声音清丽,“爹爹,过了十六颜儿就走了,这一走山高水远的,以后我姨娘就托付给爹爹了,她只有颜儿一个女儿,颜儿这一走,她难免孤苦难过,还望爹爹……”声音哽咽,说不下去了。

    那意思很明白,是希望柳丁茂能多惦记着点那个生养她的可怜女人,时间长了去陪陪她,聊以解解寂寞。

    柳丁茂自然知道这个姨娘指的是四姨太。

    柳丁茂第一次认认真真打量自己的女儿,说实话,女儿众多,他心里只盼着能有个继承香火的健康儿子,对于女儿,又是庶出,在他意识里,也就跟多出的一件衣衫,一个丫鬟,没什么区别,既然托生到这个家里来了,只是衣食无缺地供着她吃喝就是了,所以从来没有和这个女儿好好说过话,或者记起来疼爱关心一下她。

    柳丁茂愣愣望着,心里想着从前只听大太太经常在耳边唠叨说什么五姑娘脾性不好,高傲清冷,不合群,所以我自然跟着更不喜欢这个五姑娘,之所以要把她嫁给张翰林,因为她是众姊妹中最聪明学识最好的一个,张翰林不是一般人。是儒林老宿,像柳眉柳沉这些庸常女子只怕入不了人家眼,无奈这才选了柳颜。

    柳老爷郑重点头,“你放心去吧。张家是书香门第,儒学世家,不会委屈你的。你姨娘那里我自会善待。”

    有这句话就够了,就能放心地走了。

    毕竟是爹爹亲口答应的。

    柳颜福了一福,告辞出来。

    把一切都安排妥当了。她可以踏踏实实上路了。

    寒风嗖嗖地吹,耳边徘徊着一个声音:

    “十二晚上药效开始发作,到时候你安心躺着入睡就是。你一死,张翰林家的亲事自然不再作数,自有人会做了结,等将你装殓入棺,按照我们柳府的规定,尸骨会暂时停放家庙……”

    明天就是正月十二了。

    似乎,所有的事情都做了交待,可是为什么心里还是空荡荡的。好像在牵挂着一个人。那个身影模模糊糊在心头飘忽,他远远地站立,长身如玉,嘴角噙着调皮的笑。

    白表哥,你会不会像往年一样,元宵节赶来这里看灯会?今年还是由你带着姐姐妹妹们一起去看吗?你带领我们,保护我们,买了小零嘴儿一个一个分给我们……今年你肯定还是会来的,只是你能留意到吗,人群里已经少了一个身影。你会不会为此伤心呢,哪怕这伤感只有一点点,只是像云彩轻轻划过你的心……众里寻他千百度,蓦然回首。你能在灯火阑珊处看到我含羞的笑容吗……

    正月十二的天气和昨天一样,微晴,有风,透骨的寒风不停地吹。

    黄铜镜面前,兰草捏着梳子,“小奶奶。今儿梳什么发式呢?你创造的那个‘马尾式’还是别的?”

    哑姑望着镜子,镜子里的人气色明显比第一次看到的好了许多,“就来个简单的丫环髻吧,今天我得出去办事,时间很紧。”

    饭后兰花留下教深儿浅儿习字,哑姑身后跟了兰草,两个人先到中院,兰草从怀里抖出一包蜜丸,“新做的冰梅雪梨丸,我们小奶奶的意思是吃完了这些就可以歇歇了。到时候需要诊了脉再决定换不换药。”

    送完药不回去,顺路进了旁边双鹤苑。

    双鹤苑里不见鹤,只有一只画眉在笼子里孤单地蹦上窜下。

    三姨太也不起身迎接,只是从绣花架子下抬起头,笑了笑,“兰蕊,烹茶。”

    来访者是小哑巴,主人是不怎么爱说话的人,大家默默坐着,只能听到花针穿透白绫布的蹭蹭声。

    出了双鹤苑,又进了红泥筑。

    六姨太带着柳眉热情地迎接了兰草主仆,红泥筑里布置雅致,尤其室内摆的是藤编桌椅,上面摆着一套古朴的茶具,从茶壶到茶盅到茶罐,万一不精致玲珑,处处透着雅意。

    六姨太说话细声慢气,却显得十分热情,不像三姨太那么冷淡。

    主仆对坐,喝了两盅茶,然后起身告辞。

    “这是留韵厅,住着七姨太太,清州女子,长得可好看了,可惜娶过来不生孩子,你说咱府里不生孩子的女人还算是女人吗,所以老爷只宠了一年多就不常来看了。奴婢听说她可会弹琴了,常常半夜里不睡觉,起来通宵地弹琴。为了这个被九姨太狠狠骂了一架呢。骂了以后就收敛多了,不怎么弹琴了,所以我们也就经常听不到琴声了。

    哑姑停步,望着留韵厅屋檐上古朴的瓦片,心里一阵感慨,又是一个古色古香充满灵性的女子,可惜命运多舛,生在了这样一样时代,要是放到她来的那个社会,会是多么出彩啊,一定会将生命挥发出最艳丽的光泽。

    兰草拍门,门从里面扣着,没人应答。

    兰草连着两次通报自己的身份,里面还是静悄悄的。

    她们只能离开,但就在转身之后,有一缕琴音忽然从门缝里淡淡逸散出来。

    兰草惊喜,“要不要再去拍门?里面有人!”

    哑姑摇头,“应怜屐齿印苍苔,小扣柴扉久不开,春色满园关不住,一缕琴音出墙来。”

    浅水阁好像早就等着她们主仆来访,小门老早就敞开了,一个眉目伶俐的丫环迎上来高兴地笑,“我们姨太太天天念叨你们呢,快进去吧。”

    八姨太抱了襁褓里的七小姐喂奶,见了哑姑呵呵地笑,“你能到处走动了,说明身子大好了。”说完才记起她压根就听不到,便转脸看向一边的兰草,“天晴的时候多带你主子出来走走,散散心,别在那小院子里把人憋坏了。”

    兰草含笑答应。

    哑姑进门只瞧着那七小姐,小丫头显得有些营养不良,面黄肌瘦的,吃一口奶,吐出来,再喂,又吐出来,吐得小围裙上白花花的。(未完待续。)xh:.74.240.212
(←快捷键) <<上一章 投推荐票 回目录 标记书签 下一章>> (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