默认冷灰
24号文字
方正启体

第四百一十三章 母女夜话

作者:饭团桃子控本书字数:K更新时间:
    姜砚之骑在墙头上,晃荡在两只脚丫子,瞧着武国公府门里门外的热闹景象,简直就要乐开花了,“路丙啊!你就说吧,本大王是不是聪明盖世?哈哈!这下子,咱们的钱一辈子都花不完了!”

    路丙抽了抽嘴角,大王啊,不往外散播这样的谣言,你同闵五娘子的钱,几辈子也花不完啊!

    你是没有看到你老岳母办嫁妆的那架势,好家伙,恨不得十里红妆!

    还有小的跟着你去内库里拿好东西,跑得腿细了一圈儿,手臂粗了一圈儿,还要怎样?

    以前你也不是这么贪财的人啊!

    姜砚之看出了路丙心中所想,鄙夷的看了他一眼,“以前那是以前,以前我一人吃饱全家不饿,以后就不同了,我可是要养惟秀,还要养孩子的。万一惟秀给我生了女儿,女儿要出嫁,那总要多给些嫁妆吧?不得先准备好了?”

    路丙点了点头,心中万分无语,您也想得忒长远了。

    一个到现在还没有开过荤的独孤大王,还想女儿……这就犹如,冬天还没有播种呢,就想着秋天收获了……还想着女儿出嫁……先把女儿生出来吧!

    见姜砚之要发飙,路丙忙问道,“大王,可今儿个是热闹了,万一明日无人敢来可如何是好啊?”

    姜砚之眨了眨眼睛,“首先呢,不会没有人来的!因为明儿我爹会来,我爹都来了,他们敢不来?其次,他们人不来没有关系啊,礼到了就行,我同惟秀拜完堂了,袖子一撸,开始数钱……”

    姜砚之想着,就觉得全身都是劲儿啊!真带劲啊!

    路丙瞧着他那财迷样儿,摇了摇头,世风日下,连三大王的心都不古了!

    “大王啊,这收的礼钱什么的,等旁人家中有事的时候,可都要要还回去的,正所谓礼尚往来……”

    姜砚之恨铁不成钢的看了路丙一眼,“你跟了我这么久,怎么一点长进都没有呢!哪家喝喜酒敢请本大王?”

    路丙差点儿没有从墙上倒栽下去。

    绝!够绝!

    不过他能够理解姜砚之的苦楚。

    旁的人都有亲娘操持,有母族嫁妆作为依靠,可是三大王什么都没有。

    蔡淑妃有自己的亲儿子太子,从来都没有把三大王放在眼睛角里过,明面上不苛责都不错了,暗地里补贴什么的,那是听都没有听说过。

    三大王没有母族,别说他的亲娘是柴皇后并未公布出来,就是公布出来了,柴家除了一个柴郡主,也没有其他的嫡系了,柴郡主自己个都无依无靠,又如何成为大王的依靠呢?

    以前三大王年纪小,平日里又只顾着断案,人情往来,基本上就是随着太子殿下一道儿,东宫一手给包办了,再不济他未成亲,算不得成年皇子,没有人跟他计较。

    如今不同了,大婚之前他想着要按照闵惟秀的心意修宅院,这一开库房,才发觉自己个穷得响叮当!

    除了一点可怜的俸禄,再就是一些有定数的器物……

    官家不在意他,以前也没有私下给过他贴补……

    虽然吃穿不愁,比起一般富贵人家要好一些,但在几个皇子中间,简直是最穷的有没有。

    虽然闵惟秀嫁妆多,但那都是闵家的啊,万一日后出去吃个馒头,还得媳妇儿掏钱,便是脸皮厚如三大王,那也是不好意思的啊!

    再看看闵惟秀那华丽得人神共愤的马车,出手嗖嗖的飞金叶子,一瞧就是富贵窝里出来的,三大王能不慌么?

    三大王不慌,他路丙都慌了!

    姜砚之看得满意了,拍了拍手上的灰,慢悠悠的顺着梯子爬了下去,虽然开了月亮门,但是他还是爬墙爬习惯了。

    ……

    是夜,武国公府终于安静了下来。

    闵惟秀刚刚沐浴完毕,穿着中衣躺在床榻上纳着凉,墙角的冰盆呲呲的冒着凉气。

    “漫天星辰,明日又是个好天气。我的儿,天气热得很,阿娘给你端些绿豆汤,解解暑气。”

    闵惟秀转过头去,一把抱住了临安长公主的腰,“阿娘,之前收礼收得高兴,转头一看这一屋子红色锦盒的,我心中便开始舍不得了。添妆添妆,添了妆之后,就要离开阿娘了。”

    临安长公主摸了摸她的脑袋,“傻子,你就是嫁到隔壁去,有什么好舍不得的。我儿福气,今儿添妆这般热闹,阿娘瞧了也高兴,也是砚之重视你,才使了这么些人来。”

    “听阿娘一句,钱财乃是身外之物,生不带来,死不带去。惟秀若是想要,阿娘能够让你的嫁妆再翻一番,可是阿娘没有。只是正正经经的给了你一百零八抬嫁妆,比之前太子妃李氏的,少了二十台。你可知为何?”

    闵惟秀点了点头,“嗯,一百零八抬正常的,走大门给别人看,还有不知道多少抬,走月亮门自己个看……”

    临安长公主一巴掌拍在闵惟秀的脑袋上,“阿娘好好教你呢!低调懂不懂?”

    闵惟秀看了临安长公主一眼,指了指自己个的脸,“阿娘啊,你瞧我可生了一张低调的脸?”

    临安长公主无语的笑出了声,“我儿不笑开嘲讽,若是笑了,那是大大的嘲讽!如何低调?”

    闵惟秀也笑了起来,整个人都松快了。

    的确是,低调啊,慌张啊什么的,他们老闵家的祖宗册子里就没有写,想学也学不来!

    天生的王者,如何装青铜,不会,也不屑装。

    被闵惟秀这么一打岔,之前临安长公主想的一些话儿,都不知道从何说起来。

    过了好一会儿,她才说道,“你嫁给砚之,阿娘是放心的。可是人无千日好,花无百日红。我的儿,倘若有一日,砚之变了心,你就昂首挺胸的回来。百姓人家有和离,你嫁入皇家,阿娘也能够让你和离。”

    “莫要憋屈着。人这一辈子,短短数十载,不必勉强。有些话,阿娘同你阿爹都没有说过。如今这一位,瞧着好,可还不如前头那一位。前头那一位,感情用事,是缺点,但也是优点,至少心肠软。”

    “如今这一位,是看着绵软,却是一心要成大事的人。老大看着硬,实际上绵软不堪,老二看着软,一不小心能崩掉了人的牙。我那哥哥,在老大身上下了多少功夫,才让他能够接手家业。”

    “可老二呢,一心只读圣贤书,平日里见不着影儿的人,一上手却样样精通……怎么可能是无心之人?”

    “阿娘啊,看了不少事,见过不少人,不说有多清明,但至少是旁观者清。他日砚之有大出息,那偌大的后院,如何只有我儿一人?等到那日,我儿若是不愿意同她人共侍一夫,阿娘就去接你回来。”

    “不管你的想法有多么惊世骇俗,有多么大逆不道,只要你想,阿爹同阿娘就在。阿爹阿娘是刀山火海里趟过的人,真正死过了的人,就不在乎旁的人是如何想的了,也就没有什么,是不敢的了。”

    闵惟秀眼眶一红,“可是阿娘,为何阿爹后院里,还有那么些姨娘呢?你又为何忍?”
(←快捷键) <<上一章 投推荐票 回目录 标记书签 下一章>> (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