默认冷灰
24号文字
方正启体

第126章 我说了,请你喝茶!

作者:时九本书字数:K更新时间:
    此时,月王府。

    黄泉碧落。

    午后和煦的阳光透过木窗撒落在房间。

    就连雕花木窗边梨树的影,也在窗户之上晃动摇曳,一树梨花轻拂,纷纷扬扬落了一地。

    房间里面,地上除了斑驳的窗架灰影和摇曳树影之外,还有几片雪白的梨花飘落在光影之间。

    光影稍稍涉及之处,还有窗前一方书案,书案前有一拢颀长的雪青色身影。

    正伏案看着面前一摞的账簿。

    手中还握着一支青玉狼毫毛笔,偶尔会在书案上摊开的册子上面写些什么。

    忽然,一道暗影落在了沈青辞的面前。

    沈青辞眉目微抬,依旧是看着手中的账簿。

    暗卫看着那道淡青色的身影,声音恭敬而又低沉,“少主,连王妃让人给庄主传信,不惜一切代价查探这五年连世子在天穹所发生的事情。”

    闻言,那张苍白孱弱到近乎透明的面容稍稍顿了一下,似是有些意外,在沉默了片刻之后,才似有若无地轻叹了一口气,略微上扬吊梢的狐狸眼依旧内敛温和,削薄的唇微启,“这件事情无需理会,稍后我去一趟连王府。”

    说话的时候,手中握着的毛笔都未曾停下,一手握着书卷,一手持着毛笔,在册子上写下了一行小字。

    来了上京这么久,他还从来没有去见过母妃!

    至于小兮……

    漂亮的眉眼微微一敛,不知不觉之间添了一抹黯然之色。

    此生他最无法面对的人,最为亏欠之人,就是小兮!

    小兮承受了本该由他来承担的一切责任!

    见暗卫没有离开,沈青辞抬了一下眼眸,“还有何事?”轻轻淡淡的声音溢出了唇瓣。

    暗卫犹豫了一下,还是开口,“少主,月王爷今日去了国子监,然后和连世子一起去了玉嶂山!”

    沈青辞的手微微一顿,一点墨色在账册上面晕开。

    眉梢微凝了一下。

    “你先下去吧!”淡淡地吩咐了一声。

    待到房间里面只剩下他一人的时候,沈青辞轻叹了一口气。

    没多久,穿着水青色披风的沈青辞从房间里面缓步走了出来,举着一柄三十二竹骨的青色纸伞,握着青色纸伞的手纤长而又苍白,指骨分明,带着一股子的冷然。

    玉嶂山。

    一蓝一白两道颀长清瘦的身影并肩而行。

    两个人,走地很慢!

    月拂侧了一下眸子,看了一眼身侧故意放慢了步子的连枢,沉寂若一潭死水的眸子极快地闪现了一抹幽芒,脚下步子稍稍加快了两分,转了个身,一步步倒退而行,一抬眸子正好看着连枢,唇角微扬挂了一分似有若无的浅笑,“小枢儿,你是真的觉得我身体不好连走路都费劲么?”

    嗓音,是一如既往的阴冷凉薄,不带任何感情。

    连枢挑了一下眉梢,没有说话。

    “本王身体是不好,但是还不到那种路不能行的弱不禁风地步!”阴冷平板的声音,与那张异常精致却苍白无暇的面容一样,没有半丝人气。

    “所以?”连枢看着月拂,殷红的唇缓缓地吐出两个字。

    “与小枢儿认识这么久,我还从来没有领教过小枢儿的武功。”月拂亦是看着连枢,意有所指。

    停顿了一下,在连枢的目光中,苍白好看的唇勾勒出了一个好看的弧度,缓缓道:“小枢儿可知道玉嶂山半山腰梅林北方的悬崖巨石?”

    连枢大概已经猜到了月拂的想法,在微微颔首之后,再次挑了一下眉梢,“轻功的话,你真的没问题么?”她知道月拂武功深不可测,只是,他那看上去确实风一吹就倒的羸弱身体,真的没问题么?!

    月拂弯了一下唇角,“怎么?小枢儿这是在关心我么?”

    “我只是不想拖一个人回京。”连枢停下了步子,艳治绝伦的容颜依旧是淡淡的,就连声音,一句话下来都是一种平淡的语调。

    拖?!

    月拂的脸色稍稍难看了两分。

    尔后轻嗤了一声,嗓音带着一分诡异的阴冷,“若是单纯的比试,未免太过无聊,不如下点彩头如何?”

    闻言,连枢也来了几分兴致,“什么彩头?”月拂既然这样说了,至少,说明他的身体应该还是可以的,不会有大问题。

    “小枢儿可还记得你欠我一个条件?若是你赢了,抹去那个条件。”月拂唇角扬起了一抹幽冷的弧度,苍白的脸上依旧带着沉寂的阴冷,就连眼尾的泪痣,给人的感觉都是那种说不出来的妖异薄凉。

    “若是你赢了呢?”修长的手缓缓地摩挲着下颚,清魅的眸子抬了一下,望着月拂,问道。

    她不是怀疑自己的能力,而是不知道月拂的深浅。

    月拂这个人,那日在三笙阁第一次见到他,她就知道,这位蓝衣少年绝对不是看上去那么简单!

    月拂幽幽地笑了笑,“本王今日来这玉嶂山,是为了寻一只蓝火貂,若是小枢儿输了,就帮我猎一只蓝火貂吧!”

    这个条件,说不上谁亏谁赚!

    毕竟,蓝火貂也不是那么好猎取的。

    “好。”连枢扬唇狎昵地笑了笑,然后看向身后的出岫,“出岫,你直接去半山腰的悬崖巨石那里。”

    说完之后,侧目看了一眼月拂。

    两人对视一眼。

    下一瞬,两道身影若离弦的箭,快地只剩下一蓝一白两道残影!

    见状,身后的出岫眸眼中有几分意外。这位月王府的小祖宗,虽然看上去苍白孱弱,但是就着丝毫不输于世子的轻功,没有七年八年也是绝对练不出来的。

    毕竟,不是谁人都是蓝洛。

    那家伙,练武虽然不行,但是在轻功方面,他就没有见过有谁的天赋比他更好。

    不管是何种轻功,蓝洛只要看过一眼,基本上都会。

    简直令人羡慕到嫉妒。

    玉嶂山陡峭险峻,山势极高。

    即使只是到半山腰,也需要不少时间。

    一蓝一白两道身影,一直隔着不远不近的距离。

    偶尔蓝影领先,偶尔白影超前。

    就连山侧的景,都由最开始的春意盎然一片欣荣渐渐转为了凄凉萧瑟。

    最后,是一片苍茫素白的雪景。

    除了银装素裹的白,再没有任何颜色。

    唯一的色彩,就是雪地上那一抹魅蓝色的影,以及几乎与白雪融为一体的连枢,在衣袂飞扬之间,偶尔展露出来的妖绝的红。

    毕竟施展轻功极为消耗体力,两个人偶尔都会停下来休息片刻。

    停下来的时候,月拂本就苍白的脸色,较之刚才又少了一分血色,不过那双阴冷沉寂的眸中,闪过了一抹酣畅淋漓。

    连枢后他一步停了下来,抬眸看着月拂,扬着眉梢魅然一笑。

    “很快就到了,你若是不尽全力的话……”后面的话,月拂没有说完,只是在连枢停下来的时候再次离开。

    他能感觉到连枢未尽全力,算是一直不远不近地与他隔了一些距离,应该还是在顾念他的身体吧!

    苍白的唇微微一扬。

    连枢会顾念他,许是看在沐姑姑的面上,但无论如何,总归她在顾忌他的身体。

    青辞的这个妹妹,倒是挺有意思的!

    闻言,那双邪魅的丹凤眼眼尾稍稍上扬了几分,带着浅浅的魅。

    看着已经远了的蓝色身影,脚尖在雪地上轻轻一点,也追了上去,快地只剩下一道残影。

    玉嶂山,半山腰。

    风雪的分界线在这里,似乎变得格外清晰明显。

    前一刻似乎未有风雪,下一瞬就踏入了风雪并行的领域。

    接下来,便都是风雪不止不歇。

    雪花撒落在这一片山脉之上,寒风凛冽,梅花迎着风雪绽放,盛艳清绝。

    与上京城中的杏花迥同,山脉之上的梅花也是共有两色,未曾分开,而是白梅与红梅交织在一起,就这样没有任何规律地凌乱繁杂地排布着,不仅没有任何违和之感,反而互增色彩。

    白梅染了妖艳,红梅添了清冷。

    猎猎冷风拂过,若柳絮因风而起的雪花在空中纷纷扬扬,飘飘洒洒,飞舞之间,落在了地上和树上,渐渐地,将那些盛开地灼然的梅花,掩盖住。

    等连枢和月拂到了梅林尽头的时候,天色已经沉了下来。

    一轮皎洁的明月在东方缓缓升起。

    为这片大地,镀上了一层清姣的月华。

    潋滟清冷的淡银色光辉之下,两道修长清瘦的身影,并驾齐驱,谁也不让谁。

    看着近在眼前的巨石,两人对视一眼,速度都已经是快到了极致。

    最后,两人几乎是同步到了那方巨石之下的空地处。

    两人气息都有些不稳,微喘着气。

    尤其是月拂,即使是在不甚明晰的月光之下,都能看见那张苍白到没有任何血色的精致容颜。

    待气息渐渐恢复平静,两人对视一眼。

    “谁输谁赢?”

    就连这四个字,都是同时问了出来。

    然后笑了笑。

    连枢掸了掸一身的雪,淡声道:“算是平手吧!”

    月拂单手取下自己头上的兜帽,看了连枢一眼,幽幽凉凉的嗓音自那没有血色的薄唇溢出,“小枢儿不错啊!”

    连枢也看了月拂一眼,“不及月王爷深藏不露!”

    最开始因为不太放心月拂,她确实控制着自己的速度,至于后面,是真的尽了全力。

    再次看了一眼面前蓝衣倾城的少年,心中震惊讶然还是有那么几分的。

    便是身体孱弱轻功都能如此,若是月拂拥有一个健康无虞的身体……

    连枢轻叹了一口气,将目光从月拂身上移开。

    玉嶂山山势极高,即使只是半山腰,站着这里,都能将上京城收入眼底。

    只是,此刻的上京城,在整个苍茫大地中,就显得渺小了几分,能看见的,仅有通明的灯火点亮了整个上京。

    隔着上百里,都能感觉到上京城的繁华和热闹。

    “还真是繁华啊!”连枢眸子在一抬之间便垂了下来,妖娆的语调有些情绪不明,甚至带了一分耐人寻味的微嘲。

    “可不是么?!”月拂双手环胸,冷冷地看着山下的盛景,阴冷沉寂到不带一丝温度的凤眸极快地闪过一抹寒光。

    说完之后,抖了一下身上的披风,就着它坐在了雪地上。

    连枢垂眸不动声色地看了月拂一眼,也随之坐在了地上,修长白皙的指在雪地上随意地画弄着,似是挑了一下眉梢,“月王爷这是打算在这里坐一晚上赏景么?”

    “连世子若是相伴,那又有何不可?!”侧眸看了一眼连枢,月拂阴冷的嗓音依旧透着几许凉意。

    “呵!”连枢低笑一声,魅然若妖的精致容颜没有多少情绪,眸光偏淡地看着月拂,“相伴无不可,只是,本世子若是没有记错的话,月王爷似乎说过今日可以见到赠我水洗之人!”

    闻言,月拂啧了一声,“你就这么确定那方笔洗不是本王送给小枢儿的?”

    “是你么?”连枢反问。相较于月拂,她更偏向于那人。

    “虽然不是本王送予你的,但是,却也是本王亲手雕刻的。”月拂缓缓道。

    妖治绝艳的面容浮现了一抹意外之色,她还真的没有想到那一方青玉笔洗会是月拂雕刻的。

    停顿了一下之后,月拂抬头看着天际的明亮皎洁的月,漆黑沉寂的眸子里面倒映了点点月色,“等等吧,他该是会来的!”

    连枢没有再说话,心中却在怀疑猜测月拂口中那人的身份。

    看月拂的样子,应该是与那人很熟,只是,也没有听说过月王府的小祖宗与谁人交好!

    没多久,两道颀长的身影出现从梅林中缓步走了过来。

    一人手中拎着茶具,另一人手上还捧着一个小茶几。

    “王爷,连世子!”月一月二走到了月拂和连枢面前,神色恭敬地唤了一声。

    连枢再次挑了一下眉梢,静静地看着两人将小茶几放置在她和月拂面前,小茶几里面,中间有一个小火炉,上面用铁丝围了一圈。

    小火炉里面,还有燃烧地正旺的炭火。

    月二将手中的茶具一一放在了茶几上,然后才将茶壶搁在了铁丝上面。

    “属下告退!”做完这一切后,月一和月二又退了下去。

    很快,偌大一片梅林便只剩下了他们二人。

    “你倒是会享受!”连枢看着面前被安置妥当的一切,淡淡地开口。

    “既然可以享受,何苦为难自己!”月拂在地上抓了一把雪,然后又丢开,再抓了一把,又继续丢开,就连声音,阴冷之余都有那么一分懒懒的。

    小火炉中炭火很旺,便是坐在边上的连枢和月拂,都感到了阵阵暖意。

    连枢在雪地上画弄了很久,轻叹了一口气有一把拂乱,往后一靠直接躺在了雪地上,魅然妖娆的嗓音不咸不淡地缓缓想起,“天穹从来都不下雪!”

    月色皎洁,如银潋的水倾覆而下,连带着那一方夜幕,都被那抹光华点亮,有些幽幽的空濛暗光。

    连枢躺在雪地上,仰头看着天上的明月,邪魅细长的丹凤眼,里面眸光有些幽深无垠。

    她在天穹五年,从来没有见过雪。

    还有一年多的时间,从来没有……见过光!

    缓缓阖上了双眸,面容有些微微沉寂。

    月拂侧了一下身子,看着躺在地上的连枢,没有说话,只是抓了一把雪直接砸在了连枢的身上。

    连枢缓缓睁开眼眸,眸光冷淡地看了月拂一眼。

    “起来,我请你喝茶!”看着躺在地上的连枢,月拂淡淡地说道。一双如一潭死水般沉寂幽凉的眸子,静静地看着连枢,未曾移开半分。

    连枢没有说话,偏头没看月拂。

    下一瞬,一个掌心大的雪球直接砸在了她的脸上,月拂依旧坐在原地,眸光沉寂中还有一抹凉冷。

    连枢“腾”地一下坐了起来,眯着眸子瞪了月拂半晌。

    “我说了,请你喝茶!”月拂对上连枢的眸子,平板阴冷的嗓音中有那么一两分的不爽。

    他最讨厌别人拒绝他!

    如果面前的人不是沐姑姑的女儿,不是青辞的妹妹,他才不会闲来无事请对方喝茶。

    竟然还拒绝他?!

    但是在他的话音刚落的那一瞬间,一只雪球,在电光火石间砸在了他的脸上。

    ------题外话------

    小表弟感冒发烧,不太会照顾孩子的阿九慌忙到手足无措!今天可能就这一更了!而且还是晚了的一更,抱歉哈!

    小可爱们猜猜,是沈哥哥先到,还是玉小七先到!

    而且,悄咪咪地透剧,连小枢要醉!

    喝醉了的连小枢炒鸡可爱!(*?▽?*)
(←快捷键) <<上一章 投推荐票 回目录 标记书签 下一章>> (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