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4.请命(朝阳主动提出恢复协领一职)

作者:莫晓苏本书字数:K更新时间:
    武玄月望着曹云飞离开的背影,直至消失在大门的尽头,从一开始的满脸无辜紧张,霎时之间松了一口气,转而嘴角微微扬起一丝老谋深算的笑容,这变脸速度堪称神速。

    果然,武玄月从始至终都没有放下过要回到行军营的念头,只是她清楚自己现下的处境,若是贸贸然直接向曹云飞提出来这个要求,只怕结果就是会引发对方的疑心,索性自己按住不提,看看事态发展再说。

    早在武玄月决定自废武功的那一天,武玄月已经让单灵遥放出风声去,在北冥之地的白虎军探子故意放出情报,声称武玄月的尸体并未落入罗刹之手的消息……

    事后,这个消息自然而然就传到了季无常的耳朵中,以季无常多疑的个性,得到如此重要的消息会如何呢?

    那一日,武玄月虽未从曹云飞嘴巴中打探出白虎令的下落,但是自己至少买了一个破绽给季无常——现下,事态的发展果真都是按照自己计划的发展下去。

    那么下一步,不知道武门那边会有怎样的结果呢?

    静观其变吧,很多事情都是瞬息万变的,自己百般筹谋,但是很多事情不可能完全按照自己的意识发展下去,谁让自己不会探及过去预测未来的能力呢?

    若是自己能够掌握灵气的准确用法,说不准自己就有这种特殊的体质,完全可以掌握如何把握时间轴的技能。

    然而现在的自己别说是灵气,连元气都丧失的自己,修武道简直就是痴心妄想……

    算了,事已至此,自己做出的决定,自己愿意承担最坏的后果,现下自己什么都不想了,只能够先帮着曹云飞激活了白虎符当先,只有成功激活了白虎符,自己才有可能恢复所有的武力。

    武家人的气血不同于其他族人,吃了“绝气丸”之后,若是家主的话,此药无效;若是顺袭家主之位的继承者,不慎吃了“绝气丸”之后,也不是完全无药可救,待此人成功激活四符之一的符令,便可同时修复自己体内的气脉,这是一种特殊的唤醒技能——毕竟是武家人自己制造的毒药,自然要给自己留上一手,若不然连自己的血脉都保护不了,将武令落入他人之手,武家人各个被喂了“绝气丸”,这样的结果不要太恐怖了!

    然而关于“绝气丸”特殊用法的秘密,只有武家极少的高位方才知晓,武明道知晓,便私下里偷偷告知于了武玄月,至于武玄月那几个不成器的哥哥,知不知道这个秘密,武玄月就不知晓了。

    总之,现下自己是躲在暗处,用着自己婢女的身份,并被喂了“绝气丸”,这样的结果,已经让所有人都放松了对自己的警惕性,这样的处境和地位倒是便于自己做一些事情来。

    所以,现下赶紧激活白虎符才是关键,只有这样武玄月才能够救助曹云飞,更是为了自救。

    武玄月轻叹,转而转身回屋,宽衣解带,卧谈入眠。

    曹云飞这边刚一回到曹府,动静极大,这方刚下马车,武朝阳就着急迎了上来,又是如同往日地苦苦等待。

    曹云飞看到此女,依然一脸冷漠,连象征性的做戏都懒得去做,曹云飞授意让锦瑞搀扶着自己下车,落车站定,抬头挺胸,目不斜视,这方一眼都不分给武朝阳。

    武朝阳一如既往拿自己热脸去贴曹云飞的冷屁股,而且贴的那叫一个乐此不疲,偏偏不管她如何下作了自己的身价去巴结曹云飞,结果依然如此,曹云飞根本不可能喜欢她半分。

    武朝阳追在曹云飞身后上气不接下气,毕竟以曹云飞多年习武的腿脚,她个娇弱大小姐怎么赶得上的腿脚呢?

    就在武朝阳赶不上趟之时,一声疾呼道:“夫君,你能否站住听朝阳说上两句话呢?”

    曹云飞虽然厌烦对方,但是既然对方叫住了自己,作为象征性的礼貌,曹云飞还是停下了脚步,回眸冷眼道。

    武朝阳赶忙上前了两步,欠了欠身子道:“夫君,朝阳有个不情之请,希望夫君能够应允。”

    曹云飞蹙眉冷眼,不厌其烦道:“你说——”

    武朝阳屈膝欠身依旧,头也不敢抬一下,咬了咬牙道:“夫君,说来关于军事,我一个妇道人家不该干政,听闻单妹妹聪明伶俐,武艺过人,曾经担任白虎军协领一职,而最近一段时日,有不少关于我和单妹妹的传言,我耳边听得多了,自知道有些事情,我解释只会让你更加生厌,索性我就不解释了,但是我只说一句,我没有做过的就是没有做过,青天可鉴!”

    听到这里,曹云飞额头皱的更紧,两眼的寒光剧烈,说话的语调愈加难听起来:“说完了?说完了,早些回房间里休息,我明天还要行军练兵,已经很累了。”

    武朝阳眼看曹云飞欲要离势,这方赶忙叫止:“不!夫君,我说的不仅仅如此,为了以此明志,朝阳有个不情之请,希望夫君肯答应朝阳!”

    曹云飞冷眼睥睨而下,双手背后,趾高气昂道:“讲!”

    武朝阳轻叹,埋下的头有几分不情愿道:“请夫君恢复单妹妹,白虎军协领的职位——”

    听到这里,曹云飞眼神微颤,心中有几分惊愕,自己万万没有想到的是,这句话竟然能够从武朝阳嘴中说出来,这个女人到底为何会说出这样一番话来。

    “你言下何意?你可是认真的?”

    曹云飞思量了良久,左右想着,这怎么都不像是武朝阳的一贯作风,突然间变得如此恭顺,必定是酝酿一场什么大阴谋在内。

    武朝阳哭声一笑道:“夫君,你我本是夫妻一场,我却是嫉妒单妹妹,你现在满心满眼都在她身上,但是我也知道西疆现下境遇如何,单妹妹若是能够帮得上夫君的忙,作为棋子的我,自然是要支持鼎力的,毕竟我做不到的事情,单妹妹能做的好,成为夫君你的左膀右臂,也是好的——国事军事才是大事,所以夫君,你大可放心,朝阳绝对没有其他的心思!”

    听到这里,曹云飞眉宇之间的怒气才算是消散了不少,这方弯下腰去,牵着武朝阳的手,将其牵了起来。

    “夫人若是能够这样想就太好,都说武门的大小姐知书达理,贤良淑德,果然名不虚传,夫人原来之前都是为夫误会了你,在这里为夫向你道声歉——”

    武朝阳脸色着实不好看,却硬生生挤出了一丝笑意来:“夫妻间,不必说这个,夫君你外气了。”

    曹云飞当真是有几分喜上眉梢,掩不住的喜色,赶忙一声令下:“来人,送夫人回东院,记得今日下午我在及时订了一批绸缎,先送到夫人的住所,任其随便挑选,若是不满意,让绸缎庄的再次送一批新货来,直至夫人挑到满意为止!”
(←快捷键) <<上一章 投推荐票 回目录 标记书签 下一章>> (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