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三十八章 可怜兮兮的云绮小兽(四更)

作者:千忆枫本书字数:K更新时间:
    也好在她父王不但是个善于打仗的将军,也是个不错的父亲,并没有因为他是庶子就疏忽了对他的栽培。

    虽然生母糟心,好在还有个为他着想的父亲,比起大多数人来她二王兄还算是幸运的。

    玉韶华刚回到焦华苑,便见一道素白的身影向着自己飞扑了过来。

    她张开手臂任由那道身影扑进了自己怀中。

    云绮抱着她将脑袋在她腰间蹭了蹭,而后抬起头来笑嘻嘻的看向玉韶华:“公子,云绮的任务完成的可漂亮!”

    玉韶华唇角微勾,笑着抬手弹了下他的鼻子:“漂亮,非常漂亮!”

    她失踪的这些日子云绮之所以没有找去寒王府,并非是云绮没有得到消息,而是他被玉韶华故意留在了玉王府内。

    而玉韶华之所以这么久不出现,冷眼看着玉王府乱成一团,为的就是今天的这场戏。

    玉王府被太多的人惦记了,里面不知安插了多少眼睛,原本玉韶华是不在意这些小啰啰的,但是青烟的那件事给她敲了个警钟,玉韶华觉得,她还是清理清理王府算了,免的哪天阴沟里翻船了!

    今天玉煊手中那张薄薄的纸张,就是云绮这段时间的留在玉王府内调查的结果。

    让玉韶华比较满意的是,这次的大清理查出来的那些人之中,并没有从寒王府派来的人。

    宫祈寒没有骗她,是真的没有在玉王府内做什么手脚。

    得到了玉韶华的肯定,云绮笑得更加开心了,整个人都挂在玉韶华的身上任由玉韶华带着他穿过了那一片盛开的鲜艳夺目的美人蕉丛。

    临走出美人蕉小道的时候,云绮顺手摘了一朵盛开的鲜艳的美人蕉,笑嘻嘻的拿在手中把玩着。

    玉韶华有些头大,不过看在他这些日子出了不少力的份上没有像以往那样将人从身上扒拉下来,而是任由他扒着自己走到了自己的房前。

    在房门前顿住了脚步,玉韶华似笑非笑的看着他:“小云绮今个是准备侍寝?”

    对上玉韶华的目光,云绮撇了撇嘴,不情不愿的从玉韶华身上滑了下来。

    公子放纵他们归放纵,小打小闹没什么,却不会真的与他们过分亲近。

    现在公子都开口了,他也不敢在闹下去。

    见他低着脑袋垂头丧气的,一副被抛弃的小可怜模样,玉韶华被他气笑了:“收起你那副可怜兮兮的表情,公子我这段时间有事被刺杀又是中毒的,现在要好生歇息一番。”

    她可一点都不会被这家伙的表象欺骗了,被看他现在像是一只被抛弃的小兽一样可怜兮兮的,但这家伙也算是玉韶华一手调教出来的了,她可没忘记云绮对待敌人的凶残画面。

    那里需要别人可怜了,分明凶残的能要人命。

    “好吧!”

    被顺毛的云绮暂时被安慰到了,用脑袋蹭了蹭玉韶华的手掌又往后退了一步。

    “那公子好生歇着吧!”

    嗯,他是个善解人意的好孩子,

    这般想着,云绮还自顾自的点了点头!

    给云绮小兽顺了一把毛,玉韶华才伸手推开了自己的房门。

    离开几日,房内的摆设还是和之前没什么差别,以红色的格调为主。

    玉韶华褪去了外衣顺手搭在了床头的衣架之上,不一会屏风外面便有动静传来,一道脆生生的声音传了进来:“公子,衣服送来了!”

    “放外面吧!”将一头束好的墨发松开,玉韶华随意的开口。

    她倒不怕这小丫头闯了进来,王府的人经历过这件事之后算是大换血了一次,玉韶华也趁机将焦华苑的人换了一大半,现在焦华苑之中大部分都是她自己的人,用起来也省心。

    “是,公子!”

    外面的小丫鬟对于玉韶华的话没有什么疑问,接到玉韶华的指示之后就将手中端着的一个托盘放到了屏风外的桌子上,然后就准备退下去。

    玉韶华想了想又冲着屏风外的小丫头开口:“日后改口叫世子吧!”

    公子是在外面的称呼,玉王府内的下人若一直叫他公子,难免会让人多想。

    还未退下去的小丫鬟一愣,反应过来之后恭敬的冲着屏风内的那道人影福了福身:“是,世子!”

    随后便是房门被打开又关上的声音。

    将手中的发簪随意的扔在了距离床不远的桌子上,玉韶华抬步出了屏风将那小丫鬟放下的托盘端了进来。

    同样的是一套红衣,被折叠的整整齐齐看不出款式,但是从上面勾勒的金丝边线不难看出这一套和玉韶华身上的那一套并不是同款。

    端着托盘赤脚转入了左手边的一张屏风后,屏风的后面是一个不算小的温泉池。

    正是玉韶华平日里喜欢待的那个池子。

    这一块地方被特地用屏风隔了出来,屏风后面除了白玉修建的温泉池和一张桌子之外再无其他。

    池水是难得的活水,此刻也不需要人准备什么,热气腾腾的水雾扑面而来,玉韶华放松的呼了口气。

    池水刚好到她的肩膀,玉韶华懒洋洋的靠着池边,任由池水流淌划过她的肌肤,舒服的闭上了眼睛。

    她喜欢泡在温水里,也是因为知道她有这个爱好,玉煊才会在玉王府这口唯一的泉眼之上修建了这个院子,将这个温泉池刚好修建在了主卧之内,并且将这个院子分给了她。

    每次玉韶华感觉到劳累想要放松一下的时候,她都会一个人在这里呆上许久。

    抬手揉了揉脑袋,玉韶华甩了甩头发上的水珠。

    这些天来她看似在寒王府内混吃混喝过的悠闲自在,但那也只是外人看到的表面。

    她人虽然不在玉王府内,但是玉王府内的一切动静都在她的掌控之中。

    不但玉王府,就连玉家军那边她也一样没有放松警惕。

    她父王与暗灵交手,暗灵那边绝对不会对他父王下这么重的手,可偏偏她父王好端端的出去,却弄的半死不活的回来。

    不是暗灵下的手,那就只有内部的自己人。

    只不过秦旭等人发现不对劲的时候她父王已经昏迷不醒,那个时候父王的身边只有身为副将的袁立和匆匆赶来的左永言。

    除了昏迷不醒的父王,谁也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情。

    左永言倒是没有怀疑过他父王身边的,但是他将这件事情和玉韶华汇报过后,玉韶华却对于袁立出现的时机起了怀疑。

    但是她没有证据,左永言在军中的地位又不如袁立,她便没有让左永言轻举妄动,也没有让左永言回到染西山基地,只是让他继续盯着袁立的一举一动,别让人跑了。

    她在等。

    等她父王清醒,等袁立自乱阵脚露出破绽。

    原本玉韶华还只是怀疑,但是她父王昏迷的这几日里,玉王府每到夜里可谓是热闹不断,他父王的屋顶上每天夜里总是会有人兴致勃勃的上演一场空中飞人。

    玉煊躺了一天,他就遇到了几次暗杀。

    若不是玉韶华早有早有防备,她父王那里还能平安醒过来。

    这些暗地里的小动作玉韶华都看的清楚,原本只是有三分的怀疑也因为这些动作提升到了七分。

    幕后众人明显是不想让她父王醒过来。

    为什么不想让她父王醒过来?肯定是她父王的清醒会成为某些人的催命符。

    所以玉韶华也不急着抓奸细了,悠哉悠哉的看着他们各种作死,等着她父王清醒。

    玉煊的清醒让玉韶华的七分猜测又加上了三分。

    她父王果然知道内奸是谁。

    垂眸看了眼手中摩擦着的虎符,玉韶华的嘴角勾起一抹冷笑。
(←快捷键) <<上一章 投推荐票 回目录 标记书签 下一章>> (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