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四十八回辞行(上)

作者:月色阑珊本书字数:K更新时间:
    二月初十这日天朗气清春和景明,树梢枝头已然初显娇嫩的新芽儿,洛京城街头的行人都换下了厚实冬装,轻盈的往来穿梭于各坊市之间,或逛街或买卖或走亲访友,整个洛京城看上去热闹极了,看上去完全不象是刚刚死过皇帝一般。

    就在这热闹的街市上,宇文世家的车队正往永明坊的元府行去。特意将两个女儿拘在身边的元氏见大女儿还好些,能沉稳的坐在车中,可小女儿却象只活猴儿似的拧来拧去,再没一刻儿的消停,一双眼睛里满是对外面那个热闹世界的向往,让元氏看的心塞极了。

    “倩娘,你拧个什么,好生坐着就是。”元氏瞪了小女儿一眼,低声斥责于她。

    宇文惜撅着小嘴儿闷闷的低声嘟囔一句:“好闷啊……”

    宇文悦揽过妹妹,笑着安抚她道:“倩娘再忍耐一会儿,很快就到舅舅家了。”

    宇文惜撅着小嘴不高兴的嘀咕:“我又不想去舅舅家。”

    元氏面色一沉,斥道:“倩娘,你胡说什么,自来娘亲舅大,你怎么可以这样想。”

    “阿娘,您偏心,明明是元宝捉弄我,您却叫我给元宝道歉!”宇文惜气鼓鼓的叫了起来。

    这是发生在过年期间的事情,当时元氏带着孩子们回娘家,她长兄元戎的嫡长孙,与宇文惜同岁的元宝将一条冻僵了的小青蛇丢到宇文惜身上,宇文惜立刻揪过元宝,将那条小蛇塞进元宝的领子里,吓得元宝号淘大哭,大人们听到声音赶过来,元宝恶人先告状,元氏不问情由便强令宇文惜向元宝道歉,为了这事,宇文惜到现在还委屈着。

    元氏听小女儿又提起此事,立刻皱眉说道:“倩娘,你看看你哪里还有女儿家的样子,怎能这般野蛮,元宝比你小,他还得叫你一声表姑姑,你怎么……”

    宇文悦实在听不下去了,立刻打断她阿娘的话,不高兴的说道:“阿娘,倩娘只不过比元宝大十天,况且是元宝先目无长辈,将小青蛇扔到倩娘身上的。若说有错,也是元宝错在先,若非倩娘胆子大,岂不是要被吓出什么毛病!您还压着倩娘陪不是,倩娘自小被阿爷和您娇宠着,她何曾受过这样的委屈。是倩娘听话,没向阿爷告状,要是阿爷知道倩娘受了这么大的委屈,今儿一定不会去舅舅家的。”

    “你……佳娘你怎么能这样说!那是你亲娘舅家,你怎可这般不敬。”元氏又急又气,身体都轻轻颤抖起来,她绝不允许她的孩子们对娘舅家有丝毫的轻视与不敬。

    “阿娘,女儿知道要尊敬舅舅,可是也没有因为要敬着舅舅,就连做人处事的原则都放弃的道理。难不成连舅舅家的猫儿狗儿我们都得敬着不成。”宇文悦也有点儿压不住心里的火气,与她阿娘硬顶起来。

    原本姻亲之间往来应该是很密切的,可是同在洛京城中的宇文世家与元家却往来的很少,只不过是三节两寿走个礼罢了。这事细细论起来,还真不是宇文世家的错。

    元氏父母尚在之时,两府的往来还是很密切的,可自从元老家主夫妻先后谢世,元戎当上家主之后,情况就慢慢的变了。元戎并没有多大的才干,且不说创业,就连守成都不能完全做到。偏偏元戎志大才疏,总觉得自己高人一等,每每说话都要压别人几分。特别在和顶级世家家主妹夫宇文信相处之时,这一点表现的越发明显。

    宇文信看在妻子的面上让着元戎,不想元戎却得寸进尺,在几次相处过后,宇文信也动了真怒,再不让着元戎了,于是元戎心里越发的不痛快,说话做事越发的夹枪带棒,后来又有元戎许亲宇文信不允之事,两家的关系便僵在了那里。

    此番若非宇文世家要搬离洛京城,估计两三年不会回来,宇文信出于礼节才命人往元氏送了帖子,也算是全了礼节,安抚妻子顾着娘家的心。而元戎其实是有求于宇文信的,这才会就城下驴,定了日子请妹妹一家过府,宇文信一家也才有了今日之行。

    “佳娘,你……你也看不起你舅舅家么?”元氏受不住大女儿的话,眼圈儿一红,眼泪刷的流了出来。

    “阿娘,女儿没有看不起舅舅家……您别哭啊……”看到阿娘抹眼泪,宇文悦极为无奈的说道。自从她有了前世的记忆,她阿娘似乎变得特别爱哭,但凡她不顺着她阿娘的心意,她阿娘便会冲着她抹眼泪。

    元氏用帕子拭了泪,伤心的说道:“佳娘倩娘,你们可不能看不起娘舅家啊,那是阿娘嫡嫡亲的兄弟啊!”

    宇文悦和宇文惜无奈的对视一眼,低下头闷声应道:“知道了阿娘……”

    元氏还想说什么,宇文悦赶紧抢在头里说:“阿娘,也快到舅舅家了,您赶紧净面吧,回头舅舅看到您眼圈儿红红了,岂不是要担心么?”

    说罢,宇文悦向车外吩咐几句,车速慢了下来,一名侍女上来服侍元氏净面,重新敷了粉拍了胭脂,元氏仔细揽镜自照,见镜中的自己看不出有哭过的痕迹,这才命人收了镜奁。又唠叨起两个女儿来了。

    宇文悦宇文惜小姐俩压着性子听她们阿娘的唠叨,就在小姐俩的耐性将要告罄之时,元府终于到了。

    家主元戎并未出迎,只打发两个弟弟元希元执带着子侄迎至府门外。女眷的车子则由管事嬷嬷引至西侧门,由健壮的仆妇抬着车厢进门,套上青骡拉车往内宅行去。

    在元府内宅的垂花门前,元二夫人和元三夫人带着府中的诸位少夫人和未出阁的女儿以及七岁以下的男孩儿迎候回娘家的姑奶奶。

    元氏带着两个女儿下车,看到迎上来的娘家人,早已笑的合不拢嘴。

    “姑奶奶……”“二嫂,弟妹……”“姑姑……”“姑祖母……”一时间种叫声接连响起,元氏竟有些应接不暇之感。

    在一众笑脸相迎的女眷之中,一个头戴赤金点翠青雀步摇,身着胭脂红织锦交领窄裉大袖夹袄,系着高腰七彩间色长裙的姑娘显得格外与众不同。她定定的望着元氏,一脸生无可恋的悲苦,眼圈儿红通通的,泪珠儿眼看着就要滚落下来。不知内情的人看了,一准会以为元氏对这姑娘做了什么天怒人怨的事情。

    “薄命侄女儿拜见姑姑。”这姑娘等别人都叫完了,才款步上前行礼,她这一开口就能酸死个人,还薄命侄女儿……她出生世家大族,是嫡出的小娘子,父母俱在兄弟健全的,只不过是亲事尚无着落,二十岁的姑娘年纪虽说是大了些,可也不是说就彻底找不到好亲事了,何必如此自怜自艾呢。

    宇文惜被酸倒了牙,宇文悦悄悄握了握妹妹的手,不让她做出异样的表情,也免得横生枝节。

    元氏赶紧快走两步,双手扶起她这位“薄命侄女儿”,温言说道:“月牙儿快不要多礼,怎么看着又清减了?得好生饮食才行。”

    月牙儿是元家长房的三女儿,族中排行第五,府中都称她为五娘子。元五娘子出生于四月初三晚上,其时弯月如娥眉,元戎便给女儿取名为元眉,乳名唤做月牙儿。就是这位元五娘子一心思嫁表兄宇文恪不成,大病一场误了花嫁之期,才让两府关系变的如此紧张。

    “姑姑说的极是,五姐姐就是不肯好生吃饭,每天就吃点儿猫食,不瘦才怪呢。”一个年约十一二岁的小姑娘飞快的抢着说道。这个小姑娘是元氏二兄家的嫡女,在府中排行第七,她名叫元娥,最是心直口快不过的。

    元二夫人嗔了女儿一句“偏显的你话多,还不给姑姑见礼。”元七娘子赶紧屈膝行礼,口中脆生生的叫着姑姑,可比要哭不哭的元五娘子招人喜欢多了。

    元氏笑着扶起侄女儿,又赶紧叫两个女儿和孙儿孙女上前见礼,众人热热闹闹的相互见礼,然后便一同往里走了。

    元五娘子要哭不哭的看看姑姑,再看看两个表妹,然后看向宇文悦领着的宇文璟和被奶娘抱在怀中的宇文瑗,眼神中闪过一丝幽怨和恨意。

    小孩子的感觉最是敏锐,宇文璟摇拽拽他大姑姑的手,小声说道:“大姑姑,毛毛的……”

    别人都不明白宇文璟是什么意思,唯有这阵子总是将小侄儿带在身边的宇文悦心里明白,她伸手摸摸小侄儿的头,笑着轻声说道:“大姑姑会一直陪在阿璟身边的,一步都不离开。”

    小宇文璟重重的嗯了一声,使劲儿的点了点头,小脸上的笑容越发可爱甜美了。

    众人走了将近一柱香的时间,才走进内宅上房所在的院子,元大夫人带着十数名侍女仆妇在上房门外相迎。

    元氏看到长嫂,立刻快走几步,笑着唤道:“阿嫂……”

    元大夫人等小姑子快走到自己的面前,才迈步向前走了几步,矜持的微笑着应了一声:“姑奶奶……”

    宇文惜见大舅母这般自矜,心中很不痛快,因此在她阿娘唤她们姐们上前见礼时,小丫头竟然也学着元大夫人似笑非笑的样子,淡淡的叫了一声“大舅母。”

    元大夫人原本就不太喜欢宇文惜这个外甥女儿,如今见她皮笑肉不笑的,心中越发不喜,只伸手虚扶大外甥女儿宇文悦,淡笑着说道:“佳娘出落的越发好了,我们家的丫头们加起来都比不上呢。”

    元大夫人此言一出,顿时有无数把眼刀子飞向宇文悦,宇文悦知道这位大舅母最爱弄些小巧手段挑拨离间,倒也不放在心上,只垂眸浅笑,淡淡说道:“大舅母谬赞了,诸位表姐妹俱是花容月貌,佳娘可比不上的。”

    元府的大小娘子们听到宇文悦之言,心中很是满意,这才收了自家的眼刀子,簇拥着长辈们进了上房。

    在上房中稍站了一会儿,元大夫人便对三女儿元眉说道:“月牙儿,你带着姐妹们去园子里玩吧。好生招呼着两位表妹,莫让她们受了委屈。”

    元五娘子屈膝应声称是,招呼着众位小娘子离了上房。一出上房,元七娘子便凑到宇文悦身边,笑着叫道:“佳娘姐姐,听我阿娘说你们家要搬出洛京,这是真的么?”

    宇文悦微笑着点了点头,应道:“自然是真的,今日我们便是来辞行的。”

    “啊!这是真的呀!好端端的怎么要搬走了呢,你们这一搬走,也不知道什么时候才能再见面了。”元七娘子失落的叫了起来。她和宇文悦的关系很好,自然舍不得她离开洛京。

    “阿娥妹妹,山水尚有相逢,何况我们只是离开几年,也不是不回来的。”宇文悦微笑着安慰小表妹。

    “可是……”元七娘子想说什么,可是看到姐妹们都在左右,便又将话咽了回去。

    “佳娘姐姐你不知道,七姐姐已经开始议亲了,你若是三五年不回来,就看不到七姐姐嫁人的盛况啦……”一个梳着两只小鬏鬏小丫头笑嘻嘻的囔了起来。

    “十一不许胡说!”小丫头话音未落,一声紧张的喝斥就响了起来。原来这个梳着两只小鬏鬏的小丫头是元府三房嫡出女儿,今年刚五岁,喝斥她的是她的同胞姐姐元九娘子。

    “阿姐……”十一娘子眨巴着圆圆的眼睛,不解的看向她的姐姐。她这几日总听阿爷阿娘提起此事,因此才会顺嘴说出来,却不知道这话可犯了大忌讳。

    “五姐姐,十一不懂事,您千万别往心里去。”元九娘子顾不上妹妹,赶紧给元五娘子赔礼道歉。就因为元五娘子婚事没有着落,二房三房的小娘子们议婚都是悄悄进行的,生怕刺激着元五娘子。

    元五娘子面色变了数变,最后不阴不阳的撂下一句:“倒是要恭喜七妹妹了。”说罢怒哼一声甩袖便走,完全忘了她还要负责招待表妹和表侄儿表侄女。
(←快捷键) <<上一章 投推荐票 回目录 标记书签 下一章>> (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