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28、第一百二十八章(补更5.11)

作者:清越流歌本书字数:K更新时间:
    现在大部分的高校师生们, 确实一切都以学习专业知识为重,但是叶小妹有一点没想到,他们学校是拥有了艺术学院的洋气学校,整个学校的艺术氛围还是浓厚的,于是刚开学,叶小妹和她的小伙伴们就听到一个消息,一件大事——学校要开迎新晚会。

    本来艺术学院那些多才多艺的学生顶着, 他们就是专业的,其他学院的师生并不需要为迎新晚会而费心劳神, 安心等着晚会那天台下欣赏表演就行了,而叶小妹他们这些文艺委员也依然当着挂名的吉祥物。

    只是叶小妹的情况有点特殊,在她自己都不知道的时候, 她的“美名”就已经传遍整个学校了, 主要是因为她开学那天的造型和阵容太过强大,穿裙子抹口红蹬小皮鞋, 连艺术学院的女同学都没她这么洋气、也没有叶小妹这么敢折腾的。她还不是一个人,身边跟着两个身材好气质佳的帅哥,这样的组合走在路上,无论男女都忍不住回头看几眼。

    何况那天他们三个人在学校转了一下午, 几乎把校园每个角落都踩了个遍, 如此高调, 不可能不引起大家的关注。

    事实上,从那天起就有很多同学在背地里打听这位艳光四射的校友了,只不过大家的方向有点错了, 理所当然的认为只有艺术学院的女同学才会化妆,所以都关注艺术学院去了,过了许多天,众人才慢慢发现这位美女竟然是文学院!而叶小妹那个时候刚好当选了文艺委员,所以等她发现的时候,自己已经成了全校公认的“最漂亮的文艺委员”,这下名副其实了。

    叶小妹成了最出名的文艺委员,在迎新晚会这种盛会上也可以拥有姓名了。因为这会儿的人们无论是老师还是学生,好像都认一个死理,长得漂浪打扮时髦等于多才多艺,于是负责迎新晚会的师生主动来叶小妹班里问她要不要也出个节目。

    当时叶小妹他们正在上晚自习,听说他们的文艺委员也有资格参加这种露脸的活动,全班同学包括老师都很兴奋,积极鼓动叶小妹参加,然后叶小妹就同意报名了。

    作风高调,或者说喜欢出风头的叶小妹这次愿意在迎新晚会上表演,倒不是单纯的出于虚荣心,她愿意参加活动的理由很简单,希望在晚会上一鸣惊人,然后顺利转系去艺术学院。

    说到就读的专业,叶小妹头一次暗恨自己读书少。当初报志愿的时候,只听女主小姐姐分析说她的水平报考首师大,也就是现在的北京师范学院,把握可能会比报考其他学校更大一些,以后毕业当老师也挺适合她,清闲体面还不累云云。叶小妹那时唯一的想法就是考上大学她就可以随便浪,再也没有人能管她了,根本就没考虑过毕业就业的问题——她都有了宋大哥这位长期饭票,多想不开才会想去上班啊。

    既然无所谓工作,那么选什么专业和学院也就无所谓了,叶小妹就随便勾了个汉语言文学,理由是这个专业学起来肯定要比其他学科,比如数学啊物理什么的更轻松,哪怕她随意逃课,考试前临时补补课应该都能考过,so easy~

    一直到开学的前一天,叶小妹都在为自己的机智而感到骄傲自豪,尤其是跟宋大哥的计算机和三哥的数学对比,以后他们学到秃头,而她想浪就浪——这样一想就更觉得幸福。

    然后等着放飞自我的叶小妹开学了,突然听到他们学校竟然有艺术系,整个人都懵逼了,早知道有艺术系,她还选什么文学啊,报艺术学院不是更美滋滋吗,以她上辈子近十年的画功,闭着眼睛都可以应付老师了!

    叶小妹一时间悔不当初。

    她也知道是因为自己见识少,早知道首师有艺术学院,她就不至于选错专业了,造成现在这个尴尬局面也怪不了别人。

    但是能躺着绝不坐着的叶小妹,现在也是真心实意想去美术系,她问过寝室的小伙伴,大家都说不知道能不能转系,毕竟他们是恢复高考后的第一届大学生,还没有这样的先例,他们也不确定能不能转系啊。阅历最深的李姐便随口来了一句“要是咱们班某个同学外语或者说数学特别优秀,教授们应该会主动帮他转系,毕竟要因材施教,不能浪费了学生的天赋嘛”。

    叶小妹对此深以为然。

    她上辈子大学期间转系是件非常麻烦的事,学校规矩特别多,现在想来是不一样的,刚恢复高考,制度并不完善,一切都还在摸索中呢,她想老师们应该有这个权限,只要引起了美术系老师的注意,让他们主动把她调过去就可以了。

    上辈子叶小妹学了七八年的画,她觉得自己装一把天才,刷刷天赋值是完全没问题的,难的是她没有机会在美术系的老师面前大秀技能。来自迎新晚会的邀请,无疑是刚打了瞌睡就有人送上枕头,迎新晚会的负责老师正是艺术学院的老师!

    艺术学院挺丰富的,有音乐系美术系啥的,叶小妹不知道负责负责晚会的到底是哪个系的老师——最有可能的肯定是音乐系。但她收到邀请也确实精神了,在晚会上达成精彩表演,展示一下她“与生俱来”的艺术细胞,然后就可以顺理成章的去美术系毛遂自荐了,计划通~

    不过应下表演一事后,叶小妹就有点为难了,她倒不担心上台,普通人在成千上万人面前表演可能会紧张害怕,自信爆棚的叶小妹却从来不知道这几个字怎么写,让她感到棘手的是不知道该表演什么。

    上辈子跟着爷爷奶奶的时候她在少年宫报过挺多班,钢琴啊跳舞啊游泳啊,学的不算精,但是让她充分准备排练一阵子,上台表演是完全没压力的,问题是她这辈子连琴都没摸过,突然说要钢琴演奏,估计能把叶三哥分分钟吓得昏古七;倒是可以打着“无师自通”幌子来一段简单的舞蹈,可是一个人在台上跳舞也太傻了点,叫上小伙伴又得排练和编舞,工作量十分之巨大,最怕麻烦的叶小妹想都没想就把这个选项pass了——那她会的技能就这些了,总不能上台现场表演书法绘画吧

    就在叶小妹拿不定主意的时候,同学们表示可以集思广益,给她出出主意,然后机智的学习委员建议她发挥文学院学生的特长,上台朗诵表演。叶小妹一听很好,朗诵既可以刷一刷存在感,又满足了她想偷懒的心情,太适合她这种咸鱼党了。

    叶小妹当场决定就朗诵了。同学们对此感到与有荣焉,文艺委员在迎新晚会上表演诗文朗诵,等于他们整个文学院也出了风头,当然值得高兴了。

    参与感很强的同学们又开始热心的帮文艺委员选择朗诵的课文,他们跑图书馆翻阅了很多书籍,然后列了个书名供叶小妹选择,叶小妹最后决定朗诵叶芝最著名的诗《当你老了》,她选择这首不是看重它有多经典有多浪漫,而是单纯的因为她对这首诗很熟悉,不但简单,她甚至能背出大部分诗句,准备起来就特别省事了啊。

    叶小妹一边悠然的准备着节目,一边也没忘记享受大学时光。

    校园生活比她想象的要美好许多,最让叶小妹满意的就是校内食堂了,为了满足从天南海北来的学生们的胃口,他们准备的食物和口味都很丰富,酸辣重口全都有。

    在学校食堂吃小灶也是要花钱和票的,但叶小妹掌管家里财政大权,虽然全家只有她和宋大哥两个人,却拥有非常可观的小金库,跟在老家有钱都没处花的憋屈不同,她现在可以随时给自己加餐,想吃啥就吃啥,美滋滋。

    在学校吃得好,住宿环境也还可以,宿舍里有卫生间,楼下就是澡堂,装了供暖设备,洗澡的时候一点都不冷,集体宿舍是比不上宋奶奶家里舒坦,但是这种条件比老家好多了,叶小妹还是很会知足常乐。

    另外还能让叶小妹对校园生活保持新鲜感的就是有爱的师生们了,她的同学们可真有眼光,刚开学就把她奉为班花,没过多久又让她荣升成校花,名声大噪,叶小妹走在路上都有不认识的校友投来亲切和欣赏的目光,人们的眼神让她觉得就像是什么大明星一样,完全满足了叶小妹的虚荣心,她可喜欢在学校当名人的感觉了!

    上大学让叶小妹唯一失望的,大概是现在居然没有双休日,每周只休息半天,同学们竟然还争分夺秒的泡在图书馆里,搞得她都有点不好意思太松懈了,只能随大流的去图书馆找找小说打发时间——好歹也在看书嘛。

    不过叶小妹在乡下待了几年,毫无任何娱乐,堪称与世隔绝,如今有好吃的,有小伙伴,还有小说可以看,这种生活对她来说已经算丰富多彩了,一点点小缺陷当然瑕不掩瑜,所以开学的第一个月,她在学校过得乐不思蜀。

    如今没有周末,倒是有月假,老师们也要休息放松嘛,所以学校每个月也给放一天半的假,这个消息是他们开学前就听说了的,各大高校都一样,所以叶小妹跟宋大哥说好了,放月假的时候就一起回奶奶家住,为此她开学的时候就没把所有行李都带上。

    但是叶小妹在学校如鱼得水,第一个假日就不打算回去了,便去楼下给宋奶奶打了个电话,理由是她要为下周的迎新晚会做准备。

    叶小妹的理由如此充分,善解人意的宋奶奶当然表示理解并支持了,乐呵呵的跟放假回家的宋清徽分享道:“小妹可真厉害呢,他们学校准备迎新晚会,她是全班甚至他们院里唯一一个上台表演的,还是老师主动来邀请的。对了,小妹还当选了班干呢……”</p>

    宋清徽听完奶奶的转述瞬间懵逼了,“因为要准备表演,所以今天不回家了”

    宋奶奶笑眯眯的点头,接着才注意到小徽这次连笑容都挤不出来了,忍不住好笑的问:“是不是舍不得了”

    宋清徽没接话,只是看了眼外面,确定天色还早,可以赶得上公交车,干脆拎着东西转身往外走。

    从来没见过孙子这么火急火燎的模样,老太太觉得有趣,故意跟在后面问:“小妹今天不回家,所以你也要回学校了吗”

    宋清徽头也没回,“我去看小妹,晚上就不回来了,明天直接回学校。”

    宋奶奶看着他直接拎着包出去,就知道他晚上不会回来了,不过听他自己说出来还是觉得很好笑,所以站在门口看着宋清徽的身影消失不见,才笑眯眯的回屋里,挨着老爷子跟他说小徽的表现。

    老爷子也挺惊讶,“小徽这么黏小妹吗我平时看小妹活泼可爱,总围着小徽打转,还以为小妹比较粘人呢。”

    宋奶奶乐得直摇头,“你是没见到小徽听我说小妹不回来时的眼神,那叫一个失望啊,我看他在学校是天天盼着放假,好回来跟小妹团聚。”

    老太太对宋清徽还是很了解的,当年就看得出孙子故做高冷,惹得叶小妹乐此不彼的围着他调戏,都结婚两年了还在玩这一套,平时是小妹配合,他们才能玩得下去,今天小妹不配合,这孩子瞬间就方寸大乱了,看他急吼吼的样子,哪有一点平时的气定神闲。

    不过对宋奶奶来说,还是更喜欢看宋清徽手忙脚乱的样子,年轻人就该有点年轻气盛的锐气嘛,整天装的老气横秋像什么话。

    宋清徽当然不觉得自己有什么失态的,在他看来叶小妹才叫过分。

    自从结婚以后,他跟叶小妹称得上形影不离、朝夕相对了,还从来没有分开这么久过。夫妻俩分别在不同的学校,见不了面,甚至连打电话都不行,学校的电话只能打出去,电话打进来当然宿管也会接,却不会帮他把人喊下来接电话,宿管只会把事情记下来,等有时间的时候再转告给对方。

    宋清徽不能直接和叶小妹通话,当然就没有必要给她学校打电话了,明明在同一个城市,他跟叶小妹之间却“音信全无”,一下子很难适应这种状态。

    分开还不到半个月,宋清徽忍不住在晚上思念起叶小妹软乎乎的身子,她睡觉其实很不老实,喜欢往他怀里挤,抢他的被子,偶尔做梦还踢过他,还会缠着不让他起床,他每天早上都得花好几分钟来哄她,简直就是个磨人精。可是没了这个磨人精折腾自己,宋清徽反而睡得更不安稳,好几次半夜惊醒后伸手一捞,没捞到那具熟悉的身子,心里突然像是空了一块,要辗转反侧好一阵才能继续睡下去。

    时间是会抚平一切,但是一个月还不足以让宋清徽习惯“单身”身份,对叶小妹的思念反倒是愈演愈烈,一开始只是晚上会觉得无所适从,他还觉得正常,因为在双岗的时候他们白天也不腻在一起,他要下地,她在家里干活,晚上才是他们相处的时间。

    但是他的情绪慢慢竟发展到牵肠挂肚的地步,吃饭会想她在学校吃得好不好,上课偶尔会分神想她有没有乖乖读书,和同学们探讨畅谈时也会想她和同学相处的好不好,总之不管做什么都能扯到叶小妹身上。

    想她的次数越多,当然就会越希望早点夫妻团聚,就像宋奶奶猜的那样,这段时间支撑他坚持下去的就是月底放假回家了,然后一放假他便拒绝了同学关于读书会的邀请,迫不及待的收拾东西回家。要不是怕扑个空,宋清徽都想直接去叶小妹学校接她了。

    回家的路上,宋清徽自我感觉很好,认定叶小妹肯定跟他一样迫不及待的往奶奶家跑,原因可能没他这么纯粹,以叶小妹的性格,分开一个月自然会想他,但是更怀念的应该是奶奶家的暖气、浴室和饭菜,结果他胸有成竹的回到家,竟然听到叶小妹不打算回来的决定!

    宋清徽不但懵逼、措手不及,还忍不住有点咬牙切齿,他这些天抓心挠肝的想念简直像对牛弹琴,这丫头在学校乐不思蜀,估计半点都没想起他。

    面对没心没肺到令人发指的叶小妹,宋清徽也很难维持一惯的风度翩翩,几乎是来势汹汹的冲到首师,他清华大学的学生证几乎是无往不利,门卫看一眼就顺利放行了,宋清徽便一路畅通无阻的来到叶小妹宿舍楼下。

    开学那天宋清徽和叶军华作为家属被允许进女生宿舍,现在可不行了,他只能规规矩矩的去找宿管。学校师生放假,宿管老师却不能休息,只要学生还在宿舍他们就不能离岗,宿管老师配合的上楼去喊叶小妹。

    叶小妹刚好也在宿舍,她们寝室晚上有活动,还是宋大哥带的好头,如今有对象的室友都说了要让对象轮流请她们吃饭,今天晚上是大姐李姐的丈夫请客,明天她们还要跟班里的同学去郊游。生活很丰富,叶小妹既然不打算回奶奶家,下午又没活动,便决定在床上躺尸了,对于她这种咸鱼党,偶尔无所事事的在床上躺上一天半天也是幸福呀。

    不过听到宿管老师说她爱人来找看她了,就在宿舍楼下,叶小妹还是很惊喜很感动的,她这个习惯说好听了叫被动,说不好就是自私,宋清徽如果不主动来看她,那她也绝对乐不思蜀、半点都想不起自己还有个老公在角落里,但宋大哥一旦主动,她也会回报同样的热情。

    所以叶小妹也没有躺尸计划被打断的不爽,几乎是雀跃着从床上爬起来,穿上衣服就跑下楼了,下课打饭都没这么积极过。

    刚下楼梯,就看到宋大哥静静的站在树下,长身玉立、风度翩翩,尽显男神风范,叶小妹双眼发亮的扑进他怀里:“亲爱的你来看我啦,我好开心哦。”

    被叶小妹这么热情似火的投怀送抱,宋清徽憋了半个下午的气,瞬间就烟消云散了,不自觉的把行李扔下,双手习惯性的扶住她的腰,只是嘴里还有些意难平的问道:“既然看见我这么高兴,那怎么不回家”

    叶小妹张口就来:“因为我不知道宋大哥回不回家嘛,万一回家见不到你岂不是很伤心,所以就留在学校啦。”

    宋清徽冷哼道:“狡辩。”

    叶小妹的花言巧语他半个字都不信,当然叶小妹自己也不在意他信或不信,解释清楚后便从宋大哥怀里抬起头,好奇的问:“你是来接我回家的吗可是现在有点晚啊,会不会已经没有公交车了”

    宋清徽淡淡的道:“那就住学校附近的招待所吧。”

    他的决定让叶小妹十分惊喜,和宋大哥去附近开房,既可以满足她参加寝室和班级活动的愿望,又不会错过跟宋大哥每月一次的团聚机会,实在太完美了,叶小妹兴奋的忍不住勾住他的脖子,踮起脚尖在他嘴角亲了一下,“太好了,我们现在就去开房吧!”

    叶小妹突如其来的动作引起校友们的关注,女生们看得脸红心跳,有些路过的男同学更是忍不住吹起了口哨。

    大学生许多都是文青,天性浪漫,有些人进了校园就压抑不住心情,偶尔也能看到有些情侣在人前拥抱,可是他们再浪漫,在人来人往的宿舍楼前面亲嘴还是有点太高能了,年轻人当然忍不住想凑热闹了。

    宋清徽被这么围观了一场,瞬间面红耳赤,再想不起兴师问罪,只好匆匆拉着叶小妹去开房了。 富品中文
(←快捷键) <<上一章 投推荐票 回目录 标记书签 下一章>> (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