默认冷灰
24号文字
方正启体

第85章 第八十五章

作者:木兮娘本书字数:K更新时间:
    骆白在入睡前总觉得好像有哪点不对, 脑子里才刚抓到点苗头,很快又被‘情侣’、‘跟厉宝宝成为情侣’这件事冲昏了头脑。

    骆白将被子掀起来,盖住头顶,声音闷闷地从被子里传出来“哎呀, 不知羞耻。”

    被子很快就把他团成毛毛虫般的长条,不时伴随着‘不知羞耻’等假模假样斥责自己的荡漾话语。

    渐渐地,骆白睡着了, 然后梦到了原轨迹里‘骆白’的死。

    他把男主从车里拖出来, 衣服被勾住, 晚了一步,然后就是爆炸轰鸣和漫天火光。火光灼热的温度似乎还能感觉到,而视线黑暗前, 似乎瞧见了男主的脸。

    那是——

    成年版的厉琰?!

    骆白猛地惊醒, 耳边听着鸟鸣叽叽喳喳,而外头已是天光微亮。

    抹了把额头上的冷汗, 骆白惊讶于男主竟然是厉琰。

    虽然梦里的男人已经长大, 眉目依旧漂亮,却多添了份凌厉威严。而且, 不知道怎么回事,梦里的人阴沉乖戾, 像沾过血腥似的。

    即便如此,骆白还是一眼就认出了那就是厉琰。

    卧槽?!

    长大后的厉琰竟然比他高!

    骆白搓着下巴, 命令自己严肃一点。

    身高这么重大的问题不是现在应该在意的, 晚点再说。

    他忽然就想起昨晚入睡前总觉得不对劲的点儿在哪了, 晨星资本。

    原著里,晨星资本是男主的商业王国呀!

    但是厉琰昨晚说啥来着?他是晨星资本的幕后老板。

    当然这不一定就能证明厉琰是男主,因为原著中的男主创建晨星资本的时间线不是现在。所以说,幕后老板是厉琰就说得通。

    或许之后不知何故,幕后老板从厉琰变成了男主。

    当然当然,如果没有那个梦的话,骆白不会将厉琰等于男主这个公式联系起来。

    但这不应该,如果厉琰就是男主的话,原著时间线完全改变了。

    而他,不仅提前跟男主相遇,还把男主泡了——系统会不会气死?

    话说回来,为什么他会梦见男主就是厉琰这件事?

    这很奇怪。

    骆白深呼吸、再呼出气来,慢慢冷静下来,捋顺目前有关于男主和厉琰之间存在的关系。

    首先,骆白是穿书的,有关于‘骆白’的记忆是系统灌输给他的。

    但没有关于男主的记忆,全是系统口述男主生平,所以骆白知道男主很惨、心黑,是个会克死漂亮妹子的死直男。

    他知道男主的生平,却不知道他的姓名、住址和样貌,即便根据其生平也推算不出男主本人在哪里。

    这是系统为了防止他提前搞死男主,或者避开自己该走的炮灰命运而采取的安全措施。

    在关于‘骆白’的死亡记忆中,男主的脸一直被火光覆盖着,无论他怎么想也想不起来。

    骆白知道,那是系统动的手脚。

    那个能量用尽陷入沉睡的垃圾系统,做事真他妈滴水不漏。

    现在,梦里的男主,以及比原著提早出现的晨星资本幕后老板,都是厉琰。

    所以,厉琰会是男主吗?

    骆白走出卧室,刷牙的时候听到房门打开的声音,从浴室里探出头来,发现是跑完步回来的厉琰。

    直勾勾盯着厉琰看了半晌,骆白忽然说道“你长高了。”

    两个月前,好像还不到一米五,完全是个小孩模样。现在每天都跟禾苗似的,一点一点拔高抽条,快一米六了。

    厉琰拿着毛巾擦汗,闻言说道“不然怎么压你?”

    骆白面露惊悚,厉宝宝到底怎么了?

    是谁?到底是谁——让他变得这么骚的?

    骆白迟疑着询问“你是晨星资本的幕后老板?”

    厉琰“嗯。”

    骆白“晨星资本是国内知名的风投公司,连在海外也有一定的知名度。你是怎么做到将晨星发展到现在的规模的?”

    按照年龄来说,厉琰起码得是八、九岁的时候就开始接触晨星资本。

    对于财阀集团来说,让这么小的孩子接触商业投资不是件多奇怪的事。

    但结合厉琰那对奇葩父母,以及他的体弱多病,还有国内国情,以上的可能性可以排除。

    厉琰来到洗浴间,经过骆白身边时,侧过头、抬高下巴,轻啄了下骆白的耳朵。

    后者瑟缩了下,几乎要黏在墙面上了。

    “少年,白日宣淫容易早泄。”

    “……”厉琰“你总在暗示我。”

    骆白我不是我没有你别胡说!

    厉琰“晨星资本是我母亲留下来的财产,我出生的时候,她瞒着我父亲注册下来。后来她因病去世,晨星资本一直在运营,本来打算在我满十八岁的时候,再转交给我。不过后来的情况,你也知道,我家破产,我父亲和继母跑路,留下我一个人偿还债务。这时候,我母亲留下的遗产保管人就找到我,签署一些文件后,晨星资本就是我的了。”

    真实情况——

    晨星资本确实是厉琰的母亲在其出生时注册下来的风投公司,厉琰其母是个很有能力的女人。

    她的目光独到,投资的项目从不出错,连挑选人才的眼光也好得出奇。

    可惜她挑选爱人的眼光就差得离奇。

    前世轨迹跟今生不同,前世的厉琰不知道晨星资本的事情,而厉父不知通过什么途径得知了。

    在厉琰病倒床上,虚弱得无法动弹时,厉父暗地里将晨星资本抢到手。所以厉氏企业能够在短短几年间获得资金支持,并迅速一跃成为整个南越省的首富。

    厉氏企业没了之后,厉琰在追查烂账的时候,才得知晨星资本的事。

    再后来,他创建风投公司,取名晨星资本,或许是为了悼念失去的东西,或许是为了纪念和感谢那个生他的女人。

    今生,厉琰提前联系到晨星资本,利用数起成功的投资获取了公司的掌控权。

    闻言,骆白颇为心疼。

    答案出来了。

    厉琰的晨星资本跟原著男主的晨星资本不是同一个企业,他不是原著男主。

    骆白抱住厉琰,安慰道“你还有我,还有我的家人,我们都喜欢你。”

    厉琰趁机搂抱住骆白,微微笑着,模样颇为愉悦,压根不见半点难过忧伤。

    “我只剩下你了。”

    骆白“哪会呢?还有同学、我的家人……好多人都喜欢你的。”

    厉琰语气低落“你根本是在同情我。”

    骆白“没呢。这说的什么话?我要是同情你,直接捐钱就好了。我还天天给你煲汤呢,除了家里人,我的手艺本来是要留给未来另一半的。”

    厉琰“真的?”

    骆白“必须。”

    厉琰“你撒谎。”

    骆白“宝哥从不骗人。”

    厉琰“你连一起锻炼都不肯陪我。”

    骆白“……等等,锻炼跟同情有关联吗?”

    厉琰“你在质疑我?”

    骆白“没——”

    厉琰“体力太差了,力气也很小,爬六层楼梯就气喘吁吁。”

    骆白“你怎么老惦记这事儿?”

    厉琰“转移话题都用上了,还说不是同情。”

    骆白“嘶——”怎么还蛮不讲理上了?

    触及厉琰漂亮的面孔,色迷心窍的骆白——蛮不讲理也这么可爱。行吧,行吧,都是为我好。

    不过懒惯了的骆白还打算垂死挣扎一番“要不我多喝点蛋□□?”

    厉琰“呵,最后变成个绣花枕头?”

    过分了啊少年,恃宠而骄了啊少年。

    骆白皱着一张脸,不甘不愿地答应下来“半个小时,每天就半个小时。”

    半个小时能有什么效果?

    厉琰心里嫌弃,不过看在骆白难得松口的份上,就先半哄半骗过去。反正等到楼下跑圈的时候,动点手脚多跑一两个小时就好了。

    “行吧。”勉勉强强同意。

    厉老汉觉得自己为了幸福,也是操碎了心。

    骆白见厉琰终于饶过他,也是松了口气。

    为了维持家庭和谐,骆老汉真是操碎了心。

    不过,这大概就是家有娇妻的感觉了吧。

    既痛苦又甜蜜。

    by————厉\\骆单身老汉。

    自动化智能仓储物流的项目策划案,一开始如同石子投入大海,无声无息。溅起的水花根本吸引不到那些投资大鳄的目光。

    但在时隔半个月后,经由晨星资本勘察评估后,公布出长长一段数据并决定投资八千万,占据至少25的股份。

    其中冷链物流这块,更是被晨星资本完全垄断。

    而西岭合作社紧跟着投资三千万,占据至少9的股份。

    因为西岭合作社和晨星资本的大手笔,再加上晨星资本在业界中如同神话一般的投资远见,真正吸引了南北全国各领域行业里的巨鳄大佬们。

    这些人将目光聚焦在了智能仓储物流这块,真正着手了解,并开始表达出投资合作的意愿。

    四月三日,全国各省份、各行业领域,包括一些新兴产业中的大佬们抵达长京市。

    市委书记方长青因为此前打击黑恶组织势力而结识骆白,也晓得他创建的西岭合作社——毕竟能以非上市公司身份出现在央视财经频道,想不知道也为难人。

    如同戴成才那般清晰的意识到这是件对于南越省、长京市都有利的事情,方长青自然也知道。

    他找到骆白,秘密会谈许久,最后乘车离开,当天他就向下面的人表达出对于西岭合作社的支持和看好。

    这就意味着,西岭合作社未来在长京市的发展,有了政府的支持。

    而且,方长青非常重视这次的智能仓储物流投资。

    南北各个行业领域里的大佬都聚集在一起,为了同一个利益、同一个项目,这就等同于一个巨大的市场源仓摆在面前。

    试问,谁能不心动?

    假如利用好这一次的机会,引进无数投资和资金,长京市飞速发展不在话下。

    所以,方长青非常重视以及非常看好这次以‘西岭合作社’提出来的‘共同利益会谈’,坚决不允许出现丁点差错。

    四月七日,一共一百四十九位来自全国各个省份、各个行业领域里的大佬们出现在了长京市国会酒店。

    现场只有少数几家记者被允许进入场内记录和报道,一切都在低调而秘密地进行着。

    旁人不知情,只以为是什么外国大人物过来,但长京市商圈内的人,却都知道,挤破脑袋也要进去。

    而这场因‘共同利益’为主因的会谈,被后世称为‘长京会谈’。

    标志着长京市真正的崛起,同时也标志着全国各领域市场被完全打开并联系起来,标志着经济腾飞的开始。

    这场会谈的起因,原本是自动化智能仓储物流的投资。到了最后,反而变成打开经济、互通市场的盛世局面。

(←快捷键) <<上一章 投推荐票 回目录 标记书签 下一章>> (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