默认冷灰
24号文字
方正启体

第96章 收网(四)

作者:织小盐本书字数:K更新时间:
    每间监仓边上的正方形操控按钮下的红点不断闪烁, 滴答滴答作响,所有监仓门打开,除去他们这间没有集装箱外,其他全部都挤满了集装箱, 甚至没留下空隙。

    “关门关门。”蒋夜喊道,从背后掏出了冲|锋枪,装上子弹上膛。

    乌泱泱的丧尸群已经近在咫尺,溃败泛白的皮肤、残缺的血肉,还有没有焦距的瞳孔。

    它们绕过走廊, 闻到了人味, 如潮水般拥了过来。

    祁飞踢开了几只丧尸,后背被丧尸尖锐的指甲刮到,幸好有防弹衣挡住一下,他用力拽钢门, 后者却纹丝不动,怒说“关不了,这里都是系统操纵的。”

    蒋夜背靠着墙, 心跳声加快, 外面的丧尸已经涌了进来,她甚至看不到祁飞和莫莫,只能从不断的枪声还有他们的说话中分辨方位。

    几只崽崽挤在丧尸堆下面差点喘不过气来,毕方在头顶盘旋, 团团火焰从喙中喷了出去, 烛阴用尾巴杀丧尸, 若木藤蔓缠绕上去绞杀丧尸,而其余崽崽也都可以战斗,大大缓解了蒋夜的压力。

    “从通风管道爬上去!”祁飞大喊,一梭子一梭子子弹扫射而出,他甚至耗费体力用了异能,一道飓风拔地而起,十片风刃急速地隔断了三四只丧尸的脖子。

    太多了,丧尸实在是太多了,跟下饺子似的,肩膀稍微动一动就能粘上丧尸浓黄色的恶心粘液。

    铁门大开,外面的丧尸还在往里面拥挤。

    祁飞从包里扔了一个手|榴弹,用牙齿拉开引|信,一个个呈抛物线抛了出去,丧尸群被轰然炸开,脑浆飞溅,断肢残飞。

    “回到通风管道!”祁飞又说。

    耳畔被炸得嗡嗡作响,蒋夜带着崽子们往那里移动,她放弃了微型冲|锋枪,换弹夹的速度太慢,还不如她本身的力量。

    她抬头侧踢翻一只丧尸的脑袋,踩在它的肚子上,快速地把大衣下摆往边上一撩,露出修长纤细的长腿。

    膝盖偏上处禁锢着皮革制的刀鞘,带着原始的诱惑力,令人血脉贲张。

    可惜了,前面是一圈又一圈的丧尸。

    蒋夜伸手一拔,衣摆落下,约30厘米的尼|泊|尔军刀出鞘,刀刃弧度优美,她反身用力,军刀狠狠划过了后面两只丧尸的脖子,割裂开大动脉,双双倒了下去。

    她拔刀收刀的速度都很快,快到只能看见刀刃反射的光影。

    渐渐的,蒋夜带着崽崽们打出了一个缺口,逐渐逼近了通风管道挂下来的绳索。

    电光火石间,丧尸群里竟然出现了一只异能丧尸,盘旋的火力堪比毕方崽,火光蛇信子照耀了整个监仓。

    绳索被火光烧到,燃烧了起来,自上方断裂。

    五米多高的监仓,即使是踩在丧尸头顶也爬不上去,唯一的退路被斩断,外面只有重重叠叠接踵而至的丧尸群。

    祁飞低骂了一句,把对方的祖宗十八代问候了个遍。

    “从外面走。”蒋夜快速反应道,“我们不能窝在这里,等体力耗尽就完了。”

    “拼出去。”祁飞说,“莫莫呢?”

    蒋夜看了一眼崽子们,几只崽崽现在在丧尸群自保没问题,于是转身重新钻进了丧尸群,军刀刀光划出了一条条血线,不知道踹翻了多少丧尸,蒋夜总算找到了在角落里的莫莫。

    她靠在墙角,强迫自己不摔倒,大口喘气,手上两把一米长的长刀毫无章法的挥舞,体力已经快到了极限。

    莫莫只是普通人,没有进行过高强度的耐力训练,她甚至刚开始使用了水系异能,这在不知数量的丧尸群里是大忌,只会大幅度地消耗体力。

    “别用异能。”蒋夜跑过去,军刀刺穿了最近丧尸的脑袋,临近莫莫,低头看她,“能动吗?”

    “能。”莫莫的声音有些颤抖,素来淡定的眸子也发生了变化,起了一种名为恐惧的情绪,她道,“别抛下我。”

    “得看你意志力有多强了。”蒋夜说,“跟上来。”

    话音未落,蒋夜隔空一跃,用左手拔出微|冲往下扫射,丧尸的脑袋绽放开,她身体一转,眸子定位到那只火系异能丧尸,穿过重重火焰,双腿压住那只丧尸的脖子,用军刀从它的额间刺入。

    丧尸不住挣扎,火焰喷射也乱无章法,临近的丧尸瞬间被烧焦,甚至连丧尸自己身上都烧了起来。

    这种自杀也要拉人垫背的方法,蒋夜表示了佩服,然而那团火焰在波及到她时便荡然无存,蒋夜淡定地从丧尸身上跳下,回望它一眼,后者眼珠子瞪圆,但很快被后面的丧尸群踩成了肉泥。

    听说异能丧尸都有智慧,那这只丧尸大约可能是被气死了。

    蒋夜不再多想,砰砰砰的子弹扫出去,在丧尸群逐渐开出道来,偶尔回头看一眼,莫莫提着两把长刀紧紧跟在她身后,偶尔蒋夜顾忌不到后面的时候,她也能拿刀砍丧尸。

    “没力气就用枪吧,只管往脑袋上打。”蒋夜把微|冲扔给莫莫,扭身继续用军刀砍丧尸。

    丧尸实在是太多了,到处都是,勉强打出的一方空间很快就会被新的丧尸群补上,他们只能紧紧贴在一起,崽崽们还有祁飞也渐渐靠近,逐渐成了一个防御带。

    蒋夜开路,祁飞断后,崽崽们负责两边的丧尸。

    他们没有选择,只有把背后交给对方,合作融洽了起来。

    “你这些崽崽挺厉害的,尤其是那个少年。”高神经紧绷下很容易让人崩溃,祁飞边打丧尸边说,“这是什么异能,我见过长翅膀、长兽毛的,还是第一次看到长尾巴的。”

    “你最好别问。”蒋夜说,“怕吓到你。”

    “呵,到这种时候我也不瞒你了。”祁飞说,“我是十三军的人,还是特种兵你知道吗?被组织信任才进入乌托班执行任务。”

    蒋夜很给面子地回以一个“哦”字。

    祁飞“”

    祁飞想要表现一下十三军以及自己的实力,集中精神打丧尸,他的枪法、格斗技巧还有战斗意识都很厉害,刷刷刷就清空了前面一排五只丧尸,正欲夸耀一番,一扭头,看到烛阴尾巴甩了甩,从这头穿过那头穿出的,眨眼间就掏了十几颗晶核放在口袋里。

    里面鼓囊囊的,负重量不知道多少。

    祁飞愣愣地看过去提醒“你不重吗?”

    烛阴瞥了他一眼,没好气说“老子要买棒棒糖,棒棒糖老贵了。”

    祁飞“”

    真是个自力更生的娃娃。

    丧尸越集越多,祁飞说话只是想释放一下压力,实际上他头皮发麻、浑身的血都涌了上来。

    他们步履维艰,打了越半小时,才挪动了百米的距离来到楼梯口,然而看到上面的情况,众人都愣住了。

    楼梯口处上直直落下了一道坚硬的钢墙,也不知道是什么材质做得,打了两个弹夹都没打穿。

    而且不单单是这儿,看钢墙自上往下的连接处,怕是通风管道也被它堵住了,想通过那里往上继续探查也出现了问题。

    他们往其他方向探查,发现这层都是这样的防御墙。

    ——不得不说,可能是紧闭的反派都喜欢用钢墙,或许乌托班可以跟邓少将交流交流。

    祁飞有点崩溃,这个监狱还是口字型的,也就是环状的——这也就意味着,他们被锁在了这里,要和这些丧尸群相伴,静候乌托班的人瓮中捉鳖。

    “乌托班丫的有毛病。”祁飞骂道,在连续的高输出下,连他的体力都快到了极限,莫莫更是连抬刀的力气都没有了。

    蒋夜低头看向崽崽们,他们也皆在极限的边缘上,脸色都涨得通红大口喘气,一直强撑着。

    “我们还——还能动。”鹿蜀注意到蒋夜的视线,艰难地开口,其余崽崽们也纷纷点头。

    实际上他们已经不行了,连出声都十分坎坷,只是不能让蒋夜担忧。

    蒋夜看着他们身上摔出来的、撞出来的、被踩出来、被抓出来的伤口,每只崽崽身上都满是淤青和鲜红的血液。

    神兽异兽也是会受丧尸病毒影响的,虽然几率比普通人小很多,但是并不是零。

    蒋夜有点烦躁,很想出去轰了乌托班。

    她转了转手里的军刀,手腕扭动了下,扭头问祁飞“你那手|雷是进攻型还是防御型的?炸药包有吗?”

    “炸药包一个,其他都挺多,怎么了吗?”祁飞纳闷道。

    “全部都给我。”蒋夜用微|冲打空弹夹,把崽崽们都护在了身后,低头看着他们说,“其他都别想,只想怎么活下来。”

    崽崽们乖巧地点点头。

    蒋夜吐出一口气,朝着崽崽们再次笑笑道“这是带你们最后一次实战了,如果能出去,你们就毕业了。”

    语罢,她不管诧异的崽子们,接过祁飞直接扔过来的军用背包,背在肩上。

    尼|泊|尔军刀依旧在她手里转着,蒋夜看着前面的丧尸群,猛然脱手。

    军刀的威力远远强于风刃,在空中飞旋,准确地划过了一只又一只丧尸的脖子,刀刀致命,四周的丧尸倒了一圈。

    “崽子离远点。”蒋夜扔下一句,抓住飞回来的军刀,踩住一只丧尸的肩膀,直接往那堵钢墙奔去。

    崽崽们记住她的话,扭头就往另一个方向走,穷奇和毕方在外面开路,弄死了边上的丧尸,烛阴尾巴一拽,把莫莫捆住带着她跑,祁飞不明所以,看了蒋夜一眼还是跟上了崽崽们,直到跑出了数十米距离。

    若木的藤蔓开始延展,无数条新生的枝条开始缠绕,渐渐形成了一个包围圈,短暂地护住了大家。

    蒋夜望了一眼便转回头,摸了摸自己背后的满满的手|雷炸|药,取出了两个进攻型手|雷就往钢墙边扔去。

    气浪和冲击波把丧尸打飞,钢墙却只有一点点损坏。

    蒋夜并不意外,趁着空隙钻了进去,背靠着钢墙,前面丧尸再次围聚。

    她淡笑,一手用军刀收割丧尸群,一手咬开手|雷的引信,直接把两个手|雷往里塞。

    既然从外面大范围炸炸不破它,那蒋夜就从内部炸,集中炸。

    远古大神的身体基础素质不是盖的,她的身体各项数据据陈阈统计全部逼近了机器能测量的极限,甚至还能继续往上跑。

    手|雷被硬生生从钢墙往里嵌了近三厘米的宽度,手|雷就在她的手里爆炸,蒋夜连忙收手,她的速度已经很快了,但是防御型手|雷爆出来的钢珠、碎片还是割破了她的手心,剧痛瞬间传来。

    防御型手|雷和进攻型手|雷不同,后者是靠气浪和冲击波打伤害,而防御型则还靠碎片和钢珠,并且是实体,蒋夜躲不掉。

    况且进攻型手雷打破钢墙炸出来的碎片也相当于加强版的防御性手雷了。

    她再怎么强,可现在是约等于拿着手|雷自爆。

    但是远古混战谁不是反反复复走在生死之间,在这个丧尸群里继续待下去,蒋夜觉得自己可以撑可以磨时间,但是崽崽们不行了。

    她咬着牙,一边和丧尸肉搏,一边又往钢墙里扔手|雷。

    又是一阵爆|炸,蒋夜这次速度快,躲开了,但肩膀上进了点碎片,直接通过衣服嵌入到了肉里,血瞬间打湿了一片。

    她全部忍住,就这样一边应付着四面埋伏重重叠叠,一边找机会塞手|雷炸钢墙。

    蒋夜保持着远近距离的切换,确保每一颗手雷都能准确地炸到目标。

    这种反人类的操作秀到不行,落到祁飞的眼里就是惊得人都有些恍惚,满脑子都回荡着这他妈还是人吗?这他妈怎么可能做到的?这太不科学了吧?

    二十厘米的虚无之地挡掉了全部的气流和冲击波,反人类的神经反应速度又估算出手|雷爆炸的预计时间,卡着时间凭借过人的速度退到安全距离。

    而在远古混战无数次的经验让蒋夜可以一心多用对付外面的丧尸群,互不影响。

    手|雷全部打空,连进攻型□□都扔了干净,钢墙被炸出了缺口,蒋夜拿出炸|弹包和雷|管,进行最后一波轰炸。

    她海藻般的秀发飘起又落下,炸|弹包释放出的能量轰掉了周围一片的所有丧尸,而蒋夜就站在缺口边上,她的身上全是血,身体里不知道中了多少钢珠和碎片,血染红了黑色大衣。

    但是身后那堵钢墙,也出现了一个口子。

(←快捷键) <<上一章 投推荐票 回目录 标记书签 下一章>> (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