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94章 94

作者:木铎屿本书字数:K更新时间:
    94

    山姥切国广。

    稍微熟悉点日本的历史或是对刀剑有些了解的, 大概都听说过这个名字。

    由新刀之祖堀川国广仿照备前长船长义打造的“山姥切”打造的打刀,虽说是仿品,但不论是工艺还是象征意义上,都不是普通的程度, 甚至有国广第一杰作之称。

    鼬并没有见过名为山姥切国广的打刀,倒是认识一位名为山姥切国广的青年。

    说是青年其实是有些不确定的,因为那位被他称为叔叔的意大利教父曾经提起过,他和山姥切国广其实早就认识了。

    据说当年还是个中学生的沢田纲吉与这位山姥切国广相遇时对方就是现在这个模样,到现在时间给男人带来的也不过是气质的沉淀, 而这个人本身确实丝毫没有改变。

    鼬垂下眼, 将所有的心绪都掩藏在浓黑如墨的眼中。

    倒是他身边在训练下对于人的情绪越加敏感的绿谷出久感受到了什么,绿色短发的少年狐疑的视线在举手装嫩从警方那里套情报的小男孩身上扫过,转移到同伴身上时就变成了全然的迷惑。

    于是低下眼的鼬就感到有人在小小地扯动着自己的衣袖,他循着动静看去, 正是不知道想了什么脸色变得极为奇妙的绿谷出久。

    想了许许多多的小少年偷偷摸摸地将同伴拉到一边,又是一番左顾右盼之后偷偷凑近友人。

    “那、那个,宇智波同学, ”神情异常纠结的小少年整张脸都皱巴起来, “那个小男孩刚才是在说谎吧。”

    说着这话的少年表情飘忽,目光却是坚定。

    “在山下夫人死亡时间,宇智波同学到底在哪里呢?”

    少年正直又认真的目光看过来,清澈的目光就像能够照进人的心灵中一般。

    鼬不由为之失笑。

    “嗯, 柯南君在这件事上说了谎, ”他恶作剧一般顿了顿, 等到面前小绿毛脸色都快变成紫的之后才轻轻笑了声。

    “事实上,那段时间我确实和江户川柯南君在一起,”他歪歪头,带着绿谷出久不曾见过的萌感。

    “不过是在从山下夫人房间回到大厅的路上……至于发生了什么,抱歉。”

    后面的话还没说出来,鼬就见面前的小卷毛呼了口气出来。

    “别吓我啊,”终于能放下心来的绿谷出久小声抱怨着,带着此前从未有过的信赖,在鼬听来倒像是软乎乎的撒娇。

    鼬抿出一个笑意,没去接下面的话。

    “不过既然如此,鼬君你和江户川离开房间的时候山下夫人就还是存活状态,而既然鼬君你没注意到动静的话那就是说至少是在你离开这层楼之后夫人才遇害的但是对方明明不惧于对上山下夫人以外的人为什么偏偏要在这之后动手……是巧合吗?还是故意的?”放下心的少年站在原地捏着下巴,开始碎碎碎碎念起来。

    饶是鼬见对方进入这个[分析]的时候也不得不带着不可见的冷汗后退一步。

    不得不说,绿谷的这个[个性]实在是太实用了。

    少年心想,目光顺其自然地转移到不远处似乎已经探知到自己想要的情报而捏着下巴开始深思的江户川柯南身上。

    因为个性尚且属于个人**对方年纪又不大的缘故他没有过问小男孩的个性,但就目前表现出来的来看,或许和乱步先生一样是推理方面的天赋。

    而且都姓江户川……

    想到这的少年眨了眨眼,重新想了想,深觉自己或许发现了华点。

    然后在他注视下(s对方似乎没有发现),小男孩蹬蹬蹬地跑到别处,不久后回到远处。

    跟在他身后的是警长先生与一众相关人员,声称自己受“园子姐姐”的委托叫这些人过来的小男孩啪嗒啪嗒地躲到人们看不见的地方,与此同时从他的腕表上发射出针一样的东西,方才还在一脸惊讶指着自己的少女脖颈被微不可查的针刺进,顺势倒在一旁的座椅上。

    跟着鼬一起转过头的绿谷出久血!!

    那边躲到少女背后的小侦探已经开始解说案件了。

    鼬与绿谷出久对视一眼,不做声响地往人群的方向移动过去。

    江户川柯南首先解说的是山下政要被刺杀的事件,男人身上并没有明显的伤痕,只颈上一道宛如刀割的痕迹。

    但若说那是刀割的话又过于薄细了,因此警方在进一步的鉴定下,得出那是其他东西造成的伤痕的结论。

    而江户川柯南进一步指出,那样的伤痕是由钢丝绳造成的。

    说到一半“铃木园子”出声,让江户川柯南在现场布置了一套装置。

    是相当简单的,当人走上固定的位置便会触动贴在地上的小铁片,继而连带带动一套装置,最后站在那个位置上的人会被横空而来的钢丝绳割破喉咙。

    当然,同时需要有人在此时拉断电闸,掩饰这套装置的行动。

    “但是,犯人怎么保证山下先生会站在原地不动呢?”警长先生乖巧(?)地提出自己的疑惑,“四周突然黑暗的话,第一反应肯定是后退吧?”

    “没错。”

    “铃木园子”继续说道,“但是如果有人事先嘱咐山下先生不要动呢?”

    “那就是说……”

    “没错,这是和山下先生相当亲近的人的作案。”

    “但是这样来看的话,范围就太大了。但是我们可以进一步缩小范围。”

    “横滨酒店的配电室——并不在爆炸的楼层吧?”

    警长侧头询问酒店经理,得到确实如此的结论。

    这倒是奇怪了。

    此前众人都以为突然的黑暗是爆炸前的缘故,此时单独拎出来看,确实怎么看都怎么奇怪。

    于是众人目光齐刷刷地投向看似柔弱的少女,静待下文。

    铃木园子进一步提出自己早已经让江户川柯南让警务人员调查不在场证明的时候顺便问过这些人在哪有没有人证,最后圈出三个人有最大的嫌疑。

    一是酒店人员酒井小姐,二是来客之一的鹤田先生,三则是上来上厕所(……)的路人小田切先生。

    当负责询问的警员将三人在那附近的原因说完之后前二者还好,看最后一位小田切先生的目光微妙而危险起来。

    因为不明原因戴着墨镜的小田切捂着自己的某个部位,颇有一种窘迫之感。

    “我是真的上来上厕所的!”他不满极了地囔囔,“要不是一楼厕所满员谁会往上来啊!”

    “抱歉,这些话我们还是等待再解释吧,”警长先生摸了摸自己的帽子,由衷希望回去的时候自己的那份夜宵或许还没有凉掉。

    “抱歉,我想你们需要带走的不是小田切先生,”铃木园子打断警员的行为,“我认为需要带走的,是酒井小姐。”

    诶诶诶诶诶?!!

    “这位酒井小姐……大概是山下政要的情人吧,”站在圈外的绿谷出久摸着下巴,在内圈的江户川柯南进一步解释的时候说道。

    而就在他话音落下不久,江户川柯南便给出了同样的答案。

    最后的结论是这是一场情杀,身为情人的酒井小姐对自有家室的山下政要憎恶已久,因此筹谋了这场暗杀。

    而与此同时,中间楼层的爆炸也被查实是因为气体泄漏而导致的意外,只不过是因为时机恰好才被和山下夫妇的死亡联系在一起。

    “那山下夫人的死亡呢?”

    “抱歉,这就不在我的范围内了。”[铃木园子]冷酷无情地回道,“虽然我也很想推理一二,但从现场的痕迹来看,凶手恐怕在杀害山下夫人之后就离开了。”

    “这个就需要拜托警方进行进一步的盘查,对方很有可能是个男人、用刀、如果我没猜错的话,或许还是异能力者。”言尽于此,警长的眉头狠狠地揪了起来。

    这再往后的事即使面前的少女能够推理他也不能再让她思索下去了,想来对方也是知道这个道理,于是皆大欢喜。

    “这可真是个皆大欢喜的结局,对吧?”太宰治歪着头,他面前的山下政要已经站起身,准备拨出某个电话。

    闻言男人只是笑了笑,身上的肉堆成一堆,即使在黑夜的掩盖下也带着一种油腻之感。

    他哼笑着略过话题——就像先前做的那样——朝看护自己的太宰治表达谢意。

    是了,一开始山下政要同武装侦探社达成的委托就是这个,“保护他,直到生日宴结束”。

    因为生日宴结束之后[山下本吾]这个人就死了,活着的鬼知道是谁。

    带着笑意的男人迫不及待地拨通自己最信赖不过的保镖头领的电话,在下方一切事宜结束之后他的身边重新围聚起往常那样的人墙。

    重新感到踏实的男人挥挥手打发叫花子一样打发走太宰治,并承诺剩下的尾款已经打到侦探社的账户上。

    于是完成任务的青年耸耸肩,意思意思几句之后跳着走下天台。

    他关上门,面上挂着的笑脸面具骤然被取下,青年一手捂唇,一双茶褐色的双眼在黑暗中熠熠生光。

    门后面仿佛传来什么声音,像是什么东西劈裂了风,又像是什么东西斩进了**,最后和风的呼啸一起尽归于平静。

    “啊呀,”青年轻轻说着,像是微不足道的叹息,“我不是说过,要小心吗?”

    “虽然刀被自己毁掉了,但是要算账的人可不会只找刀的过错啊。”

    究竟是刀的错还是握刀之人的错呢?

    那个被山下政要忽略的问题,太宰治当然有自己的答案。

    当然是两者都有错。

    于是刀被折断,握刀的人被杀,这就是二者最后的归途。

    只不过刀是被握刀之人折断的,握刀之人则是被仇敌斩杀。

    嘛,最后的结局都一样。

    不过两相比较起来,不知道是被主人利用后扔掉的刀更可怜,还是用尽心机还是逃不过劫难的刀的主人更可怜。

    不过这些和他太宰治又有什么关系呢?

    这样想的青年很快收拾了心绪,哼着歌寻找下一个可以自杀的好地方。

    让他想想今晚给织田作打鼬君的小报告的时候怎么说这件事呢~织田作一定也会觉得是写作的好素材吧~~

    “第十二个。”

(←快捷键) <<上一章 投推荐票 回目录 标记书签 下一章>> (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