默认冷灰
24号文字
方正启体

第120章 金币

作者:夜晚的血本书字数:K更新时间:
    一个活生生的美丽女人, 一把火,毁了个干干净净。

    教士的骑兵怎么来的,就怎么离开。从他们出现到离开,前前后后一个多小时, 村庄里除了马路边多了一堆黑乎乎的土灰,好像什么都没有变。

    焦黑的尸体就倒在那堆土灰中,连收尸的人都没有。

    月半七已经脱离了这故事中,他没有办法做一个收尸人,只能看着村庄的人继续自己的工作, 建造教堂, 清扫街道,给牛挤奶,或者准备去农田干活。

    因为阎王的伊莱文身份跟着一起消失,原本该给伊莱文的教堂变成了给将要来到这个村庄的教士大人准备的教堂。

    伊莱文教士和沐恩从这里村庄里消失的理所当然。

    不过, 加西亚的消失却并非如此,而是这里的人们强迫自己遗忘掉她。

    没有人收尸的理由很简单,因为加西亚是女巫, 女巫是带来疾病和灾难的魔鬼使者, 众人不想收尸是担心自己触碰了女巫的尸首会不会被魔鬼盯上。但是一直将尸体放在这里也不好,所以众人打算将尸体暴晒七天,七天后再处理。

    加西亚已经死去,梦境没有结束, 月半七和阎王就看着村庄里的人花费了七天时间, 将原本还有一点不安甚至某些人隐隐的愧疚感, 消失的一干二净,变得理所当然。

    加西亚是个女巫。

    她被杀死理所当然。

    这是应该有的惩罚。

    我们没有错,我们是正义的。

    所有人都在这么想。

    连亲手放火烧死加西亚的托兰都这么想。

    真庆幸,他摆脱了一个可怕的女巫。

    他这么爱这个女人,一定是因为这女人使了手段,让他认为这个女人漂亮美好。现在他不爱了,瞧,这就说明她对自己的控制消失了。

    月半七看着村庄人的变化,表情很微妙,他说“这群人疯了。”

    阎王嘲讽的回答“在他们相信可笑的言论时,就已经疯了。”

    有一个人没有疯,她非常的清醒。

    那就是西格莉德。

    这个村庄有一个叫做加西亚的女巫被抓住,然后被活活烧死的传言随着教士大人回到镇子里后立刻传播开来。最开始是一位在镇子的酒吧里喝醉的士兵说的,他得意的举着啤酒杯,大声的抱怨着教士没有对那个女人实行的贞洁检查,而是直接定了罪。

    不然他很乐意为这个漂亮的女人仔细检查身体。

    酒吧里都是一群醉汉,听到士兵的话语大家都哄笑一团,除了角落里披着黑斗篷的女人。她起身,在桌上留下一枚银币,转身离开酒吧。她走的悄无声息,酒吧内没有一个人注意到她的离去,直到有人来收拾桌子时拿起那么银币后才惊讶的发现自己想不起坐在这里的客人长什么模样,是男是女。

    不过,这点疑虑很快就在新的客人进屋后烟消云散,他需要接待新的客人,没时间为一个早就离开又付过钱的客人纠结什么。

    换了个容貌的真女巫西格莉德原本是打算离开这里,可现在,她觉得自己有必要再回去一趟。

    月半七和阎王见到西格莉德的时候,刚巧是村庄人正在为加西亚收拾尸体的时候。哪怕尸体被晒了好几日,村庄里的人都不肯直接用手去触碰这位可怜女子烧焦的尸体。

    他们收拾了一个坏的推车,用木头棍子去架着尸体,烧焦的尸体肢体很容易断,村庄里的人行为粗暴,他们收拾加西亚,就像是收拾地上的一堆残骸。

    西格莉德知道自己在被追捕,为了防止被猜疑,她特地变成了一个其貌不扬的男人,装作对这里的女巫传说很好奇而前来,这样无论‘他’打探多少关于女巫和教士的事情都不会让人怀疑。

    大家只会觉得‘他’是一个热衷于女巫传说和教廷传奇的人。

    这样的人,很多。

    结果他才来到村庄,就看到了众人正在用粗暴的手段收殓尸体。

    西格莉德不需要问,就可以猜得到焦黑尸体的身份。村庄里的人都出来了,唯一消失不在的女性,就是加西亚。

    西格莉德什么都没有说,转身离去。

    月半七和阎王就站在不远处看着这一切。

    月半七“那个人是谁?”

    阎王“西格莉德。

    月半七疑惑的看着他。想起对方并不知女巫的名字,阎王补充道“我们在女巫酒吧里见到的那位店主。你被魔药弄的昏迷后,是她为你塑造梦境,同时把我也带了进来。”

    月半七“她怎么会在这里?”

    阎王“可能是因为这场过去与她有关。”

    有关?何止有关,之后发生的一切事情,都是这位女巫一手主导。

    月半七和阎王仗着不会被这里的人看到,就干脆跟了上去,然后亲眼目睹了这一切发生的前因后果。

    西格莉德的心情很糟糕,哪怕是当初她愚蠢的相信了一个男人,她的心情也没有这么糟过。

    她总是很容易为善良的人心软,当初就有一个男人哭诉他有个腿有疾的母亲,哭诉自己家境贫寒,哭诉着未婚妻瞧不起自己不愿结婚,哭诉着兄弟过世他自己一个人没人帮衬。

    那时候,作为女巫的西格莉德对外只是一个普通人,开着一家小小的酒吧,男人常常帮忙来送酒桶,西格莉德和男人相处久了,认为这是一个忠厚老实的人,就随手帮了他。

    给他魔药治愈母亲的腿疾,给他金币让他养家,告诉他很多关于经商的小诀窍,同时她也理所当然的暴露了自己身为女巫的事实。

    她将男人看做朋友。但是在男人眼里,她只是一个可以利用的人。

    直到后来,男人再次向她索要更多‘女巫有的神奇玩意儿’来赚钱,被西格莉德拒绝了,她认为自己帮助男人的次数太多,男人并非一贫如洗,剩下的只要通过自己努力,就可以活的很好。

    男人表情羞愧,西格莉德以为他认同了自己的话。

    没有付出,哪里有酬劳呢,别人的帮助有限,不是吗。

    这个男人的确敦厚老实,这点上西格莉德没有看错,可是她漏算了一点,有点小钱终于要娶那名很有主见的未婚妻的男人,根本就一点都不可靠。

    男人将西格莉德作为女巫的事情告诉了他的未婚妻,他要求未婚妻保密,可他的未婚妻只是一声冷笑,转身就告知了教士大人。至于理由,很简单,她怎么可能忍受变得有钱的未婚夫在外有一个无话不谈的女人呢,尤其是那个女人是有着神奇力量的女巫。

    不过这没什么,真正让西格莉德愤怒的是,男人知道这件事后选择龟缩,而不是冒险告知她让她逃走,害的西格莉德狼狈的丢下一切离开。

    教堂里的家伙多是蠢货,但是西格莉德不可否认的是,这里面还是有几个有本事的蠢货。她与那些家伙对抗,结果也只是毁了一个教堂和几名教士而已。

    女巫是最记仇的,男人的这种行为对她来说就是背叛。西格莉德从一开始就没打算远走高飞,而是溜着教士在这附近转了几圈,然后折转回来,她没有拿走男人和他新婚妻子的性命,只是将她曾经赋予的东西全部收了回来,顺便讨了一点利息。

    男人的母亲腿不仅有疾,从今日起,她腰部以下将再也感觉不到什么,只能依靠儿子的照顾活着。男人家里所有的钱她全部收走,将这家人扔在外面,剩下的房子什么的,一把火烧了个干净。

    一夜之间,男人再次一贫如洗,连原本破旧的小木屋都不复存在。

    做好这一切的西格莉德呆在城内几日,想要看看教堂那边的反应,很奇怪的是,没有人理会她。西格莉德没有等到教会的追杀就走了,而现在她明白了原因。

    新主教正在镇子里快活享受。有点本事又很仇恨女巫的红发教士此时正在一个村庄里,杀害了一名很无辜的女人——加西亚。他们都没空。

    加西亚的死亡因果就像是一个圆环,与西格莉德有着微妙的关系。

    这是难得对西格莉德表露善意的天真的女孩。

    西格莉德决定,她要为加西亚复仇。

    加西亚是怀着怨恨和痛苦死去的,那么她就要那个村庄里的人品尝着同样的痛苦。

    听说告密的人叫做卡特。

    听说放火的人叫做托兰。

    听说参与那次行动的教士和士兵都在这里。

    一网打尽,没有比这更痛快的事情了。

    既然如此,顺便把那个肥胖的主教也一起干掉吧,反正他也不是什么好人。

    西格莉德原本是个很善良的女巫,她懂一点巫术,最开始学习巫术的时候,她的想法非常简单,希望自己能变得更漂亮,希望自己能更加长寿,希望自己可以变得健康,在这个世界这个时代,做一个最自由的女人。

    她从来都没有过邪恶的念头,更没有打算与魔鬼为伍。

    只是现在,她要达成目的,与魔鬼为伍似乎并无不可。

    还有比那些面目可憎的人更丑陋的魔鬼吗?

    西格莉德说,没有了。

    所以真的和魔鬼签订契约借用力量什么的,西格莉德做的很坦然。

    月半七和阎王看着西格莉德找了一家小旅馆,要了一个房间,关上门,然后准备各种奇怪的东西,最后是刻画六芒阵。然后还准备了各种动物的尸体,以及自己的鲜血。

    月半七“她在做什么?”

    阎王观察了好一会,回答“召唤恶魔。”

    月半七“像是阿斯蒙蒂斯那样的?”

    “魔王很难召唤,应该只是一个普通的下级恶魔。”阎王回答。

    随着西格莉德将魔咒念完,血红色的魔法阵给予了回应,而从魔法阵里钻出来的男人有着两人都熟悉的面孔——德莱塞。

    就是月半七昏睡前,被阿斯蒙蒂斯派来给月半七和阎王当导游的那位恶魔。

    阎王啧。

    难怪西格莉德会说欠了德莱塞人情,看来是在这里欠下的。

    他们先是找到了被诅咒的金币,然后在女巫酒吧见到西格莉德,而后被德莱塞当导游去买魔药最后昏迷,这真的不是一个套吗?

(←快捷键) <<上一章 投推荐票 回目录 标记书签 下一章>> (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