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88章 第八十八章

作者:烟柳若云本书字数:K更新时间:
    小君行刚出生, 不止林小枫,两家的长辈也蜂蛹着一起过去看了。

    陆霖容有些放心不下小儿子,不过知道林景航在屋里面照顾他,也就跟大家一起看宝宝了。

    “咱们小君行可真好看。”看着白皙漂亮的宝宝,柏舒都笑的合不拢嘴了, 对陆霖容说道,“还是小宴基因好啊。”

    “小宴哪比得上景航”陆霖容道,“景航的资质可是”

    “哎, 两家都好。”沈绍钧和林胜之道。

    “对, 对, 我们两家都好。”

    众人抱着小君行过来看沈修宴时,林景航正给靠在床头的沈修宴喂小米粥。陆霖容抱着小君行, 看到林景航如此照顾沈修宴,放心了不少,但是看到自家小儿子苍白的脸色, 还是心疼的不行。

    “小宴, 接下来一个月,要好好养着啊。”柏舒道, “景航, 好好照顾小宴,别出什么差错。”

    “姆父, 景航他会的。”没等林景航说话, 沈修宴便先帮他说了。

    看两人互相在意的样子, 柏舒和陆霖容相视一笑, 儿子们感情深,让人看着就高兴。

    “姆父,把小君行抱过来给我看看。”沈修宴朝陆霖容伸出手道。

    “哎,好。”陆霖容把小君行小心翼翼地放到沈修宴手里。

    刚出生的婴儿视力不好,但是小君行一接触到沈修宴,就开始笑,在别人怀里的时候,明明很安静来着,小脸也没什么表情。

    也是感受到了自己姆父的气息,又也许是听到了熟悉的声音,小君行在沈修宴的臂弯里显得特别开心。

    沈修宴把小君行圈在怀里,小君行便往沈修宴的胸口钻,还拿小手握住了沈修宴一根手指。

    沈修宴被小君行的举动弄的心都快融化了,不愧是在自己肚子里待了十个月的儿子,就是跟自己亲。

    “小宴啊,家里一切都准备好了,也请了奶娘,咱们在这修养几天,就回家住吧。”柏舒道。

    比起医院,还是在家里住着舒心。

    “好,姆父。”沈修宴笑笑,摸了摸小君行的背。

    小君行的眉眼真的很漂亮,除了一双眼睛像自己,其余五官都像极了林景航,虽然还没长开,但沈修宴还是能感觉到那种潜在的英气。

    也许是因为小君行是自己儿子,自己有亲爸滤镜的缘故

    不过,沈修宴左看右看,还是觉得不是自己的臆想,小君行是真帅啊

    给自己一种抱着小小景航的错觉。

    小君行有八斤重,还是沉乎乎的,小脑袋在自己胸口乖乖的枕着,让沈修宴觉得特别幸福。

    三天以后林景航便带着沈修宴回了林宅。

    家里的仆人们早已望眼欲穿的候着了,都在院子里探着脖子想看小少爷长什么样,林景航牵着沈修宴一回来,便纷纷鞠躬,有不少胆子大的都抬着头瞧林小枫抱着的小君行。

    林景航与沈修宴进屋,林小枫跟在两人身后,临进去之前回头道“以后家里就有了小主人,都要好好照顾小主人,知道吗”

    林小枫是林景航的贴身侍从,在仆人们中威望当然很高,于是仆人们都应了声,接着便兴奋地交头接耳起来。

    “小少爷可真好看啊”

    “那是,少爷和沈少爷的基因多么强大,能生出丑的吗”

    “不知道小少爷的资质怎么样啊”

    “那能差了去”

    “总之要好好照顾小少爷”

    进了屋沈修宴便把小君行从林小枫手里接了过来,小君行一进沈修宴怀里就乖得很,小手握着沈修宴的衣服不肯撒。

    两人走到楼梯旁,沈修宴侧头看一直瞧着自己的林景航,笑了笑“你抱抱”

    “嗯。”林景航接过小君行,顿时身体有些僵硬,有些怕用力过大弄疼了小君行。

    “应该这样抱。”沈修宴看着林景航紧张的样子不由得失笑,帮他调整了一下姿势,“这样托着,对。”

    林景航低头看着小君行,他的眼睛那么像沈修宴,这是沈修宴为自己生的儿子啊,他流着两人的血,继承了两人的基因。

    林景航突然觉得肩上担起了一份责任,但这责任是甜蜜的,让他更加有了奋斗的动力。

    两人一起上楼,进了卧室林景航便让沈修宴休息了,产后三天,沈修宴尽管能走路了,身体还是虚的很。

    看着沈修宴的睡眼,林景航低头对小君行道“以后我们一起保护你姆父,好吗”

    小君行似乎知道林景航是自己的爸爸,又似乎是很熟悉这个总是隔着姆父肚皮给自己讲故事的声音,便冲着林景航笑,像是答应了他。

    林景航把小君行放在沈修宴旁边,看着自己的妻儿,目光中溢满了温柔。

    此时是三月底,四月初,窗外莺花燕语,院子里大片大片的迎春花开了,林景航觉得自己的心里也春暖花开了起来。

    原来人生可以这样幸福的,爱人和孩子都有了,前路不再迷茫,而是有了清晰的奋斗目标。

    他要为他们挡风遮雨,撑起一片保护他们的天空。

    沈修宴是傍晚醒来的,林景航叫奶娘把小君行抱走去喂奶,自己则端了粥亲手喂沈修宴。

    “宝贝,等你好了,我们带着小君行一起去主星看外公。”林景航舀了一勺粥,吹了吹,试了温度,喂给沈修宴。

    “嗯,好。”沈修宴也期盼着去见柏老爷子,“不过,纪家幺子还没拍完,我得拍完了才能去。”

    林景航无奈地叹息一声,知道自家宝贝就是这样看重事业的性子,只好道“都听你的,不过,这一个月你要好好休息。”

    “好”

    沈修宴在家休养了一个月,没事了就逗小君行玩,慢慢把这一个月消磨过去了。

    沈修宴回到了剧组开始拍戏,结果刚离开家第一天回来,家里便鸡飞狗跳的。

    “怎么了怎么了”沈修宴第一次一天没见到小君行,有些焦急的打开别墅大门问道。

    “沈少爷,小少爷闹着要找您啊,谁哄也不行”奶娘抱着小君行匆匆下楼道。

    “慢点。”沈修宴闻言便笑了,这一月以来,陆霖容和柏舒也在帮忙看孩子,不过晚上一定要把小君行送回自己和林景航的卧室才行,不然小君行就会大哭。

    只有自己抱着哄着,小君行才肯睡觉。

    两人在大床旁边给小君行弄了个小木床,铺的软软的,离大床很近方便照看。

    “给我吧。”沈修宴拍拍手,把小君行接了过来,小君行马上便乖乖的了。

    日子便又这样过着,沈修宴白天拍戏,晚上哄小君行,每天忙得团团转,但乐此不疲。

    努力打拼事业不仅是为了自己,也不仅为了能配得上林景航,还为了小君行的将来。

    在这样的忙碌中,三个月一晃而过。

    晚上,沈修宴把小君行放在小床上哄睡着了,林景航从背后抱住了沈修宴“宝贝”

    沈修宴脸红了,他休养了三个月了,他知道林景航的意思,而且他也有点想做了。

    “可,可是”沈修宴侧头看了一眼熟睡的宝宝,“小君行在啊”

    “没事,他睡着了”

    “你轻点”沈修宴咬着下唇,生怕声音泄露出来把小君行惊醒。

    林景航覆上沈修宴的唇,把他婉转的声音消弭在温柔的吻里

    又过了一个月,剧组杀青了。

    最后一天拍摄完,傅澹导演邀请大家一起吃个饭。

    沈修宴不知怎的心里有些慌张,总是很担心小君行,特别想念他。

    “不了,导演。”沈修宴不好意思的说道,“我家里还有事,就先回去了。”

    “哎,最后一天了,一起吃个饭再走嘛”有人说道。

    “真的不了。”脑海里浮现出小君行的身影,沈修宴道,“抱歉。”

    “那好吧。”傅澹导演看沈修宴坚持,便没再为难他。

    沈修宴匆匆回到家里,看到奶娘正抱着小君行喂奶,才松了一口气。

    小君行见了沈修宴便朝沈修宴伸手,小小的身子朝外倾斜着,奶也不吃了“姆姆父”

    小君行是前几天学会叫人的,聪明的很。

    看小君行喜欢自己的样子,沈修宴心情都明媚起来了,张开双臂把小君行接过来,在小君行脸上亲了一口。

    “沈少爷,君行小少爷谁也不黏着,只有见了您才这么亲近呢”奶娘笑着说道。

    “是吗”沈修宴闻言更开心了,“见了他爸爸也不这样”

    “不啊。”奶娘道,“只有您一回来,小少爷才这么急着要您抱。”

    “真乖。”沈修宴拍拍小君行的背,抱着他坐在餐桌上,“饭做好了”

    “做好了,这就给您上”有仆人问道。

    “上菜吧。”沈修宴点点头,接着把小君行交给仆人抱着,自己则去洗手。

    今天林景航不在家,柏舒和陆霖容轮流看了小君行四个月,陆霖容回沈家处理事情,柏舒则有事不在,家里便只剩下沈修宴和小君行了,因此,也不用等人。

    沈修宴回来的时候,看到仆人正在拿着勺子喂小君行辅食。

    小小的白色米糊看起来没什么异样,只是,沈修宴突然发现里面一闪而过的,没有化开的暗红色粉末。

    沈修宴来不及思考,心里如同被火烧一样着急,瞬间来到仆人面前,一把把碗打翻,掐着仆人的脖子把他暗在地上。

    其他仆人被这变故惊呆了,沈少爷从来都是温柔如水,只有在少爷重伤的时候展现过沉稳的一面,扛起家庭的重任,但大家从来没见过沈少爷这么凶过

    “你干什么”仆人挣扎着,眼中闪现出恶毒的光。

    可他挣了半天,发现竟挣脱不了柔弱的沈修宴的钳制。

    “林三。”沈修宴沉声道。

    “沈少爷。”林三不知从哪里出现,恭敬的弯下腰。

    “把他给我制住。”沈修宴冷然道,“林七去查米糊里放了什么”

    “是,沈少爷。”林七走了过来,把摔在地上的米糊动作利落的收集起来拿走了。

    仆人们见状心里一阵发寒,难道,刚才这人想害小少爷

    不对啊,这人也在家里做了一年了,竟然会有这种心思吗

    不过最令人震惊的还是沈少爷,此时的沈修宴,气场真的和林景航不相上下,让人心生畏惧。

    沈修宴才没有心思去琢磨众人的想法,他只觉得庆幸,庆幸自己没有来晚一步,庆幸小君行没有喝下那碗汤水。

    那米糊绝对有问题

    小君行一个人被丢在椅子上坐着,却意外的没有大哭,而是眼巴巴地看着自己的姆父。

    沈修宴站起来,呼吸有些深沉,他走回座位抱起小君行,心里一阵后怕。

    若是小君行真的出事了怎么办

    那简直要了他的命啊

    小君行是他的宝贝,绝对不能出一点闪失。

    沈修宴的目光在屋子中逡巡,犹豫半晌,吩咐道“林九,把家里所有仆人叫来。”

    平日里家里气氛很温馨,他也不想这么做

    可沈修宴觉得,那个背叛林家的仆人肯定还会有同党

    就算没有,也该排查一下,不能有一丝大意。

    小君行就是他的命。

    此时的沈修宴有一种为父则强的感觉,即使会让仆人们不满,即使这是个得罪人的事情,他也只能这样做不可。

    因为小君行的健康,小君行的安危比一切都重要。

    仆人们在站满了屋子,均弯着腰低着头,大气也不敢出。

    “都来了吗”沈修宴问道。

    “回沈少爷,还有三个没来的”管家沉静地回答道。

    他在林家做了几十年了,对林家忠心耿耿,发生了这样的事,管家觉得心中有愧,是他没有管理好下人们。

    “林九,去找”沈修宴冷然道,“其余在这里的人,一个个排查”

    他今天必须强硬起来,才能杜绝后患

    “是。”林九领命而去。

    林宅外面的小道上,柏舒与林胜之忙完,一起散步往家走。

    白天柏舒一直看着小君行,也觉得怪累的,好不容易偷个闲,便想和老公在外面走走再回去。

    “柏柏家主。”有人跑过来,朝柏舒跪下,一副有话难言的样子。

    “怎么了”柏舒看到这是一个在林家做了几年的老仆人,柔声问道,“发生什么事了”

    “家里,家里”那仆人喘着气。

    “家里怎么了”柏舒笑眯眯道,“有话好好说,别怕。”

    “少夫人把所有仆人聚集起来要搜身啊”那仆人气喘吁吁,一副气不过的样子,“家里被弄得乌烟瘴气要知道,多少年了,家里在您的管理下也没发生过这种事啊,平静祥和的气氛全没了”

    “所以,你想让我怎么做”柏舒仍然笑着,语气也很温柔,看向仆人的眼神却冷了下来。</p>
(←快捷键) <<上一章 投推荐票 回目录 标记书签 下一章>> (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