默认冷灰
24号文字
方正启体

第145章 CH.145

作者:SISIMO本书字数:K更新时间:
    顾嘉南心中发狠, 不管怎样都要杀死他,哪怕把原本用来准备磕了做传道茧的聚灵丹都吃完了也无所谓,拼着受伤也无所谓,冒一次险又如何!

    说句实话,只是对付宫霖一人还无所谓, 将其他天剑门弟子一块儿拖进来,甚至一起杀死的话,难度大得多了。

    本来她的目标只该是宫霖一人, 不过青杀堂本身是去杀人的, 不可能每次都那么凑巧只有目标一个人, 在杀死目标的时候,允许有一定的附带伤害,也就是说一切以杀死目标为先, 如果有人保护目标, 一起杀死也符合青杀堂的规矩。

    顾嘉南心中已经决定, 将这批人一起杀死, 这样她系统的任务目标也完成了。

    在将他们拖入梦境之后, 四周的人都很奇怪,这几个天剑门的人怎么呆呆站住不动了,但看着再不对,他们也没有人敢随便上前,过了一会儿, 在他们的视线里, 天剑门的人转身下楼离开了, 他们又觉得很无趣,窃窃私语着那个美貌女人大概有很强的背景,连宫霖这样的人也铩羽而归。

    事实上顾嘉南做的不过是一个幻境套梦境的把戏,把天剑门五人拖入梦境,再在酒楼这一层布置真实幻境。

    然而要维持这局面,对于顾嘉南来说太吃力了,只是她这样做本就是有目的的。

    灵玉不要钱一样扔出去,前段时间做的阵盘全被她层层丢出,直到最外层套了几个隐匿阵,本来最大的真实幻境已经维持不住,很快崩碎了,酒楼中众人震了一下,隐约觉得有些不对,可左右看看,又没看出什么异样来,只是那边坐在窗边的美人也消失不见了。

    这“走”得悄无声息,但还算正常的范围内。

    顾嘉南处心积虑将一切隐藏起来,是因为她怕战斗时间太长,宫霖这边来了高手,那她恐怕是要功亏一篑。再怎么说她也只是个化明境一层的小修士而已,在天元大陆这边,实力实在还有些不太够看。

    她决定,即便是用磨的,也要将这几人杀死,所以才要这样瞒天过海争取时间。

    灵玉之前,她扔得十分心疼,但这会儿已经顾不得了,梦境可以困住空卓很久,但想要困住宫霖估计撑不了多久。如果她的实力比宫霖更强,那应该可以,但他们只是同阶,宫霖又是自小实打实磨炼出来的剑技,即便是在天望城实力有所削弱,也绝不是一般的弟子。

    如果不是顾嘉南刻意刺激激怒他,拖延了少许时间,恐怕他破除梦境出来的时间只会更短。

    果然,不过短短几分钟,梦境就被一道犀利冲天的剑光悍然击碎!

    一般人即便意识到了这是梦境世界,想要出去也要费些功夫,然而宫霖这样的剑修天才根本不管,不论是什么情况,只管一剑破之!

    这剑光是顾嘉南从未见过的那种锋锐霸道,相比较宫霖,曾经见过的张承继的剑不过是小孩子拿在手上玩耍的玩具而已。唯有宫霖的剑,只看一眼连顾嘉南都觉得心境动摇,骇然失色。

    别看宫霖容貌平平,这剑法可绝不平平!

    修士的剑不是武侠小说中那些侠士的剑,只论气势剑光,就足以泯灭一切。宫霖又修的是霸者之剑,别说是顾嘉南的梦境了,连最里层的两层阵法,都被这一剑轻而易举地摧毁。

    顾嘉南咬了咬牙,将储物戒里的灵玉全都清空了,一层又一层地阵法布置下去,聚灵丹一整瓶都磕下去,脸色仍然白得吓人。

    这样过度消耗,当然过后是会反噬的,即便是丹药,也不能无限吃。

    顾嘉南的身前悬浮着三把剑,以玉荒剑为中心,她闭着眼睛,可以感觉到那剑光正在一层层摧毁她的剑阵,仿佛这轻易困住别人的阵法,在宫霖面前不过是纸糊的一样。

    她在等一个机会。

    宫霖看不到,她已经变回了朝麓的模样。

    “居然是一个阵修,不过凭这么点儿手段想要杀死宫师弟,简直是笑话。”那个化明境一层的年长修士冷笑着说,“等我们捉到了她,定要让她求生不得求死不能!”

    其余人也在一旁叫好,连宫霖也感到有些志得意满,“阵修又怎样,这等没有前途的道路简直是自绝前途!”

    就在这时,他的眼前仿佛有一道光闪过,好似星光耀眼,他忍不住眯了眯眼睛,然而下一个瞬间,他头脑一痛,其他人根本没有反应过来,那疾如闪电的剑光已经朝着宫霖倾泻而下!

    这是顾嘉南倾尽全力用出的一剑,她从没出过这样快的剑,万法归宗在一重又一重阵法的增幅下,本就达到了有史以来最强的层次,而借由小楼听风剑意的迅捷如风,以及剑恨的叠剑之法,这万法归宗已经全然不同。

    就在这时,系统“叮”地一声,这最强的万法归宗一出,熟练度暴涨一截,在这瞬间,顾嘉南领悟了乾坤十七剑第二招——剑池天霜!

    剑气转寒,仿佛一滴水落入池中,涟漪散开,万剑嗡鸣,霜意如割。

    剑池天霜同样是蕴含剑阵之道的剑法,毕竟乾坤十七剑本身脱胎于阵道秘典之中。

    顾嘉南想也不想用出这一招,三剑分立三角,中间似有若无的剑池之中,无数寒霜构筑成千千万万道白色剑气,站得距离宫霖最近的那个通明境弟子连惨叫都没来得及发出,只被那透出的些许剑气殃及,就结成了一尊冰霜雕像,瞬间碎裂化为烟尘。

    这时,宫霖因为那星之闪,正精神震荡无力抵抗,但剑气临身,却有一件灵器自动激活,化作一条银色环带,竭力抵御着剑气保护他。能自动护主的灵器,都堪称顶尖了,有许多已经生出灵念,只比灵宝稍逊一筹而已。

    不愧是这种出身的大派天才弟子,这种灵器并不是随处可见的。

    顾嘉南知道,她已经撑不了多久了,经脉因为过度使用,灵气干涸已经隐隐作痛,连灵体整个儿都有些不稳定了,最后一剑,如果能杀死他自然是好,杀不死,她这一次可以说是失败了。

    剑恨——叠剑!剑池天霜!

    三叠剑池天霜,已经是她最后的极限,三重剑阵压下,凛冽霜风不仅直接将剩下那两个通明境弟子直接杀死,连另一个化明境一重的天剑门弟子都脸色大变,被寒气缠身,浑身都覆盖了一层霜气,苦苦抵抗之下仍然无力回天,眼见着要步另外那三位的后尘了。

    这时,宫霖已经从星之闪中恢复过来,面对这情况怒吼一声,手中长剑化作流星,整个崩碎化虚,“碎剑灭玄!”

    一道蕴着大恐怖的剑意缓缓透出,顾嘉南打了个寒噤,面对这种大恐怖,即便是她再怎么勇敢无畏,都不由自主地开始颤抖起来。然而,她咬着牙狠狠将所有的阵法全部随着那三剑压下!

    顾嘉南知道,若是这么下去,她杀不死他,就要被宫霖这恐怖绝伦的一剑杀死!

    来吧,看是你死还是我死!

    “不!”宫霖不甘地大叫出声,灵体被无数霜风剑气搅碎。

    到底还是顾嘉南快了一步,他那一招碎剑灭玄没有来得及施展。

    如果不是顾嘉南用星之闪争取了时间,这一次刺杀死得绝不会是宫霖。

    酒楼整个轰然倒塌,顾嘉南往下坠去,心中有些后怕,在系统跳出来“任务完成,是否回归”的选项中迅速选择了“是”,灵体在原地悄无声息地消失了。

    这时,在不远处观察着这里的黑衣青年“咦”了一声,“不会吧,居然真的刺杀成功了?”

    原本他觉得这个新人想接宫霖的任务简直是不自量力,更想不到的是这位这么莽,刚接了任务就真的跑来杀人,仿佛完全不知道“天剑门新一代剑子”、“第一剑宗天才精英”到底意味着什么,一派愣头青的架势。

    然而,好像真的刺杀成功了呢。

    “不过到底是不是同归于尽了也说不好。”青年看了看自己手上的玄铁令牌,和黑铁令牌比起来,这块令牌自然“功能”要更强,“令牌反应还在,应该没死吧?不过看样子像是强制离开天望城了……能不能回来还不好说。”

    其实对于各门派弟子来说,不是迫不得已不会有人强制离开天望城。如果不回到“登录”天望城的地方,强制离开的话多半灵体无法回归自己的身体,不到炼明境这种灵体肉身分离的状况是非常危险的。而没有各门派的顶尖灵宝相助,想要用分灵之术再回到天望城,本身成功率极低。

    也就是说,各门派的人之所以能自由进出天望城,除了鬼云阁贡献出来的分灵之术,更重要的其实是各门派的顶尖灵宝,依赖于这种灵宝的力量,才能让各门派炼明境以下的修士随意分离出灵体进入天望城。

    当然,这一点对于炼明境大佬来说没什么意义,他们想分灵就分灵,天望城于他们而言来去自如。

    然而,这黑衣青年怎么也想不到,顾嘉南……本来就没有依赖于那些灵宝,她想依赖也赖不到。

    所以,任务完成她非常顺利地回到了自己的身体里,然后迅速侧过身吐出一口血来,幸好她去之前就是躺在床上的,否则肯定委顿在地了。

    自踏入修行以来,这是她第一次受这么严重的伤势。

    “我去,亏大了!”不仅自己因为透支受了重伤,而且一朝回到解放前,所有的灵玉和阵盘都损失殆尽。

    虽然损失惨重,可如果再让顾嘉南做一次选择,她还是会这样做。

    宫霖这种人,现在杀死他,反而是代价最小的,真让他成长起来,会更加可怕。

    躺在床上唉声叹气,顾嘉南摸摸扁扁的肚子,决定一会儿再爬起来大吃一顿好好补补,毕竟这次去的时间短,辟谷丹还在起作用,这会儿,她只想沉沉睡上一觉。

    她太累了。

(←快捷键) <<上一章 投推荐票 回目录 标记书签 下一章>> (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