默认冷灰
24号文字
方正启体

第34章 第三十四章 小姑说不用你补课!

作者:茅山小妖本书字数:K更新时间:
    现在罗优悠深深觉得, 除了英语的口语玩不转,她就没什么好担心的。

    想到这里, 她突然想到了什么气得拍了自已的脑门一下。

    明明可以在零度空间里练习口语的啊

    她非跑去阳台练什么

    还被男主那个大猪蹄子笑

    真是傻了

    “优悠你别急啊。”趴在凳子上答题的白唯悄声对罗优悠道。

    “题不会也别打自已啊, 你够优秀了, 放心吧,我对你有信心。”

    罗优悠无语。

    这个时代的课桌和凳子都是双人的, 而且,因为课室和课桌的紧缺, 小测验一般都是在原教室原座位, 可是又两人一张桌子,为了防止抄袭,只好让学生们一个在桌子上写答案, 一个趴在凳子上半蹲着写, 然后考完了一科后两人换一下,趴凳子的换到桌子上答题, 桌子上的再趴凳子上答题。

    这样其实有个弊端, 那就是只要眼神好, 在桌子上答题的很容易就能看到趴在凳子上的同学写的答安,于是老师都会要求趴凳子上的学生把题都用手捂好了,试卷折叠一下, 先写下半部, 桌上的先写上半部, 这样。

    一下午就这样过去, 终于考完了的学生们也顾不得写得正确还是错误了, 现在,放飞自我才是王道

    周末了,明天就可以放假一天休周日了,这是多么幸福的时刻啊

    此刻的学生们,看着老师写在黑板上的作业都不觉得有什么了

    把要写的作业抄完,罗优悠收拾着书包,身后的凌琪小声喊着罗优悠。

    “优悠,我们放学一起走啊,今天我走着回去。”

    因为有个后妈的缘故,家里的司机时常都会被后妈支走而“来不及”接凌琪,罗优悠时常和她搭着伴儿走。

    “好啊。”

    在白唯羡慕的目光里,凌琪高高兴兴的挎着罗优悠的手臂出了校门口。

    白唯要和赵金斗一起在校门口等着家里的车来接。

    “优悠,这次的测验我看你题写得好快啊。”凌琪一脸的羡慕,胳膊紧贴着罗优悠,罗优悠有些怕热,推了凌琪一把没推开。

    “优悠你怎么这么冷淡,我都听到了,白唯邀请你去她家里补英语。”

    凌琪很不开森。

    “之前我邀你去我家补课,你都不去。”

    “那不是因为你那个阿姨我不太方便吗”

    罗优悠哄了凌琪一句,凌琪嘟了嘟嘴,不过想想家里那位继母的嘴脸,她也只能妥协了。

    “好吧。”

    两个人边走边说笑,正开心,罗优悠突然觉得身后有些不对,她一把拽住了凌琪的手臂,往旁边的人行横道走了两步。

    一辆自行车嗖的一声从两人刚刚站着的地方过去,伴着的还有两声怪叫,宋少彬的两个小跟班一前一后的坐在自行车上,一个骑一个伸手拽,还好罗优悠拽着凌琪先一步走到靠里的位置,不然一定会被这两人连撞带拽的摔到地上。

    “他们怎么这样这样多危险他们不知道吗”

    凌琪双眼冒火的气得直跺脚,罗优悠感觉到了一股恶意的视线转回头,校门不远处,李明玉对着她扯出一抹僵冷的笑,弯腰坐进了一辆军车里,车子启动开走,罗优悠的心头不由得一凉。

    这事应该是李明玉干的。

    她到底想要干什么啊

    罗优悠心里又气又惊,回想起李明玉眼中的怨恨与恶毒只觉得很是违和。

    按书里来说,李明玉现在应该无心和人作对,一心投入到对宋少彬的狂野爱恋中去啊为了宋少彬可以攻击一切宋少彬感兴趣的人,并且在考上大学后,宋少彬会和她订婚。

    只是,不知道出了什么事情,在书里,宋少彬在订婚快半年两人要结婚前夕突然中了邪一般非要和李明玉解除婚约,因为这件事,李明玉受到的打击很大,也正是在这样的精神恍惚下,李明玉才被李明真找到了个机会陷害。

    不然凭着李明玉她亲妈的手段,李明真是没什么机会对李明玉下手的。

    脑子里不断的想着剧情,罗优悠抓着凌琪劝说了几句,安抚了她的情绪之后,罗优悠心里想着,不对,这真的很不对啊。

    现在的剧情和书里原本的剧情差得不说十万八千里也差不多了,撒了欢的剧情君如脱了缰的野马一般,让人完全捉摸不定。

    学校离军区大院并不远,转过两条街穿过一道长长的巷子转出巷口就到了,凌琪家先到,挥手道别之后,罗优悠往里继续走就是韩家。

    远远的,罗优悠就看到了韩峻东正肃着张脸和一辆黑车里的司机说话,那司机摇下了车窗,不过看不清楚样子,这并不防碍罗优悠觉得这辆车很是眼熟。

    咦,这是不是上次她在回家路上看到的那辆车啊

    韩峻东和刀疤脸同时感觉到了罗优悠的视线,刀疤脸转头看了一眼,眼睛一亮。

    “老大,这不是上次那姑娘你果然认识她吧”

    韩峻东肃着脸拍了刀疤脸一巴掌。

    “行了,我刚刚说的你记住了吧,领着猴子去,就能成,完成了任务直接送上去,不用来找我了,这任务我就不参加了。”

    “可是老大,你为什么不参加你平常不是最喜欢这种复杂的案子吗越有难度你越喜欢啊。”

    刀疤脸纳闷,韩峻东看罗优悠快走过来了,一口气的催促着刀疤脸走。

    “我知道了”

    刀疤脸的脑子终于灵光一闪。

    “你一定是有事隐瞒我们,你是不是要追这个妹子,想和她处对象”

    刀疤脸的语气并不是疑问而是肯定,老大他太熟悉了,要不是这个原因他把脑袋当凳子坐

    “快滚”

    韩峻东的语气恶劣起来,抬脚踹了黑色轿车一脚,很是用力之下,车子都震了震。

    “好啦我滚我滚,你别踹我老婆”

    刀疤脸一脸的心疼,连忙关了窗子打火倒车闪人,真是的,老大怎么一点儿情面都不讲,居然对他老婆使用暴力

    这车子来得可不容易啊

    是他找尽了关系从国外进口的,国内可是没这个型号的。

    刀疤脸为了老婆也顾不得再去关心韩峻东为了什么不去做任务了,韩峻东满意的看着刀疤脸以着最快的速度而离开,心里的小人比了个胜利的标志。

    哼,小子,居然吃了熊心豹子胆,想要探你老大的心思,真是不想要老婆了

    罗优悠本以为韩峻东会随着车子一起离开的,谁知对方居然停在韩家的大门前没动,那辆车已经飞奔而去,只剩下个胳膊上的绷带已经拆掉,只是动作有些僵硬的韩峻东站在门口双眼紧盯着他。

    “”

    罗优悠压紧了书包小步走,越来越慢就想着让韩峻东先进门去,结果那个男人怎么回事像个木头桩子似的立在门前,碍眼极了。

    “小丫头你给我站住。”

    控制不住自已的韩峻东伸手想去拽小姑娘的小辫子,就像个几年级刚遇到自已喜欢的小姑娘的愣头小子似的,罗优悠不管挎包双手一伸抓护住自已的小辫子。

    “你干嘛。”

    今天早上为了编这两个鱼骨辫她可是忙了十多分钟呢,可不能让男主这个讨厌鬼拽住。

    “怎么回事,见到人不打招呼的”

    韩峻东故意肃着一张脸,罗优悠吓了一跳,嗫嚅着嗯哼了两声。

    “我哪有还没打招呼,你就要拽我头发,你都多大人了还拽小姑娘辫子。”

    罗优悠嘀嘀咕咕。

    韩峻东止不住的想笑。

    原本从来不爱笑的人,冷不丁这样真的真的很吓人,至少李阿姨就被吓到了,刚买好了菜回来的李阿姨挎着菜篮子,看着韩峻东脸上的笑有些分外适应不了。

    “峻东你回来了悠悠你也回来啦,怎么不进门都在门口呆着”

    李阿姨一边说一边从兜里拿出钥匙来,韩峻东没解释,罗优悠却有些紧张过度了,她松开刚刚还抓着的小辫儿,对着李阿姨笑。

    “才到门口中,才遇到峻东哥,刚想打招呼,阿姨你就回来了。”

    “悠悠在学校呆了一天累坏了吧唉,学习就是废脑子的,看看,今天我特意买了鲫鱼回来,给你熬鱼汤补补脑子。”

    “谢谢李阿姨。”

    罗优悠笑面如花,李阿姨也挺喜欢这个有眼色又勤快的小姑娘,在韩家做了近十年的保姆,她在饭菜方面还是能做得主的,对罗优悠也是各种照顾。

    “小丫头不用客气的,峻东,快进来啊。”

    用钥匙开了大门,先让罗优悠进去,又招呼韩峻东,看着韩峻东脸上的笑,李阿姨只觉得汗毛直竖很是怪异。

    天啊,这峻东怎么会笑还是这种肉麻兮兮的笑

    好好的阳刚大男人,怎么这么一笑有点儿说不出的感觉啊。

    还不知道世上有一笑起来暖男的男人的李阿姨带着罗优悠进了客厅,罗优悠先跑去楼上把书包放好,这才跑下楼来帮着李阿姨打下手。

    李阿姨拒绝了几句,可罗优悠其实对下厨还是很感兴趣的,因此没有上楼去写作业,而是继续呆在厨房里帮忙。

    罗优悠从第一世时厨艺就相当的不错,这一世更是喜欢吃,因而手艺更上了一层楼,李阿姨当了这么多年的保姆很是有几个拿手菜,鲫鱼汤就是其中一个。

    李阿姨手下熬煮的鲫鱼汤汤汁奶白不带腥气,汤好浓稠香气喷鼻,点缀的绿色香菜不带菜腥气反而把香菜的香味提升了不少,罗优悠想学这道菜,打着下手陪着李阿姨在厨房里一直忙碌着。

    韩峻东看没什么机会逗小丫头了,摸了摸鼻子上楼回房,刚进了房间,电话就响了起来。

    “什么事儿”

    听到电话那边是韩卫国,原本还带着几分轻松意味的韩峻东神色冷了下来。

    “峻东你、你、萧老将军和夫人都来了。”

    没想到会是这件事,韩峻东的神色惊讶,不过语气倒是没什么变化。

    “公事私事”

    “还用问吗一定是来找你的,你想好了要怎么说了吗我怕两位老人承受不住。”

    “没什么承受不了的。”

    韩峻东的神色立即淡下来。

    “爷爷是位最合格的军人,没什么是他承受不住的,每次都是这样,你总是会想太多,这样只会越来越糟糕,最后弄得谁也不会开心,你就实话实说就行。”

    韩卫国那边,在听到了韩峻东的话后一声不吭,只能听到听筒里,韩卫国的呼吸声越来越粗。

    “韩峻东我这是为了什么你说说说啊”

    电话那边,韩卫国的声音陡然响起来,声音嘶哑中透着疲惫与不甘心,韩峻东的眼角一抽,不过很快,他就稳住了自已的情绪。

    “爸。”

    韩峻东的声音很轻,却一下子堵住了韩卫国想要发泄出来的突破口,让他如同哑了的枪口,子弹都憋回了肚子里,一颗也发不出。

    “别在电话里说了,你忘记了自已的处境”

    韩卫国没再说话,半晌,他的声音终于冷静了下来。

    “我知道了,一切我都会按照正规的流程走,放心吧。”

    电话被挂断,韩峻东静静的挂上了话筒,在挂上了话筒之后,他两步走到了门边,一把拉开门。

    门外的李阿姨被吓了一跳,要敲击的手还举在半空,看着韩峻东直发蒙。

    “峻东啊,下来吃饭了,你爸妈今天都不回来吃了,以雯也不回来了,说是肖旅长家的闺女,那个叫迪迪的回来了,她去找迪迪了。”

    韩峻东把肖迪这个名字在脑海里一过,就知道了她是谁。

    那是韩以雯从小到大唯二的闺蜜,除了许少芬就是肖迪,和许少芬一起,一直被韩峻东在心里划成了哼哈二将。

    “知道了。”

    韩峻东点了点头。

    “我洗个脸换个衣服,阿姨你先下去吧。”

    李阿姨应了一声,脸上带着几分疑惑下了楼,看到罗优悠摆着饭桌上的杯盘连忙上前拦了。

    “我来就行,别烫着你,悠悠你坐下,一会峻东就下来了,你们吃。”

    李阿姨是从来不会上桌吃饭的,罗优悠点了点头,心里想着刚刚电话里嫂子那没心没肺的笑就很糟心。

    真是的,说好了要陪伴彼此当最铁的姑嫂呢

    都是负心人。

    楼上,韩峻东习惯性的坐到了角落处的凳子,靠在窗边的墙角,既不用担心被人袭击,又能在有人闯入时随时翻窗而走。

    这种习惯

    韩峻东垂下了头,手腕渐渐的捏紧。

    不能再这样下去了,他一定要想想办法才行,再这样下去,他只会和韩家的牵扯越来越多,那是他最不想的。

    韩峻东洗了脸又换了身在家穿的衣服,下楼时罗优悠正坐在沙发上看电视。

    小姑娘看电视时很乖的样子,坐得笔直双腿轻轻侧搭,两只手乖乖的搭放到腿上,眼睛盯着屏幕聚精会神。

    不知道的以为这孩子在做什么工作报告或是上什么课呢,其实就是在看新闻。

    听到声音,罗优悠迅速的扭头看过来,韩峻东微微挑眉,这才发现这小姑娘耳朵很灵啊。

    他是受过专业训练的,不自觉间总会放轻脚步放轻动作,然而他刚迈下台阶没几步,小姑娘居然就发觉到了。

    这种敏锐很不寻常。

    再想到自已查过的,韩峻东和罗优悠一起坐到餐桌前时,他忍不住问了一句。

    “你学过功夫”

    “学过。”

    罗优悠端正的坐到了餐桌边,看着韩峻东动了筷,她也迅速的拿起了小碗先去盛了鲫鱼汤。

    “好喝。”

    入口的鱼汤鲜美留香,罗优悠享受的眯了眯眼,表情好像得到全世界似的,让韩峻东忍不住又想笑。

    “谁教你的功夫”

    一边吃着饭,韩峻东一边问。

    “”

    罗优悠一边喝汤一边在心里编了编故事。嗯,她应该怎么说才合理呢

    “这样吧,我教你英语,你告诉我这功夫哪里来的”韩峻东看着罗优悠那双漂亮的桃花眼左飘飘右飘飘,就是不肯落到他脸上就觉得有意思。

    “不用你教,明天我要去白唯家上课。”

    罗优悠放下汤碗开始吃饭菜,把嘴里的饭菜咽下去说了一句,又喝了口鱼汤。

    这小姑娘很爱鱼汤啊,这不是兔子应该是只小猫才对。韩峻东觉得有趣的看着罗优悠吃饭,一边也吃个不停,他在军中习惯了高效率,吃饭和倒饭似的,转眼几口就一碗吃干净了,起身去又盛了一碗。

    “其实,其实吧就是我小时候”

    罗优悠飘忽了个眼神,看到韩峻东盛了饭回来,她吞吞吐吐的刚说了两句,就被韩峻东打断了。

    “你不要告诉我是你救了一个乞丐,那个乞丐感念你的好,教了你这个吧”韩峻东挑眉,看到罗优悠震惊的盯着他一副你怎么知道的样子,他好气又好笑。

    “你不想说就算了,不用编故事。”韩峻东心底叹息,小姑娘一脸防备明晃晃的,他也就不去再问了。

    这小姑娘身上有很多违和的地方,韩峻东虽然下手查了查,不过并没有太深入了解,只是觉得有些奇怪,不过他也不在意这些,只要人无害就行了,而且他对罗优悠的印象是真的很不错。

    “不过这功夫真挺厉害的。”韩峻东一句话收了尾。

    娇娇小小的小姑娘居然一个人打了好几个男人,即使那些人不学无术,也够厉害了。

    罗优悠一脸你怎么如此话多的表情让韩峻东的手又有些痒,很想去捏小丫头吃得鼓鼓的脸颊。

    不过,看罗优悠那一眼防备的小眼神儿,韩峻东打消了念头。

    “你刚说你去白唯家里上课是白秘书家吧”

    韩峻东脑子转的很快,一瞬间就把罗优悠同班同学里姓白的过了一遍,白唯的身世在一刹那就印于心底。

    罗优悠震惊的看着韩峻东。

    白唯的父亲是潼江市市委秘书,这件事还是她回忆上辈子连猜带蒙想起来的,她上辈子是在省城里上大学,白唯的名字比较特殊,她上辈子也是无意中才知道的。

    那是她上大学之后不久,遇到渣男被渣男追求时,有一次她很烦对方死缠烂打,就一个人躲去了郊外,下雨中无意到一家养老院躲雨,在那边遇到了白唯重病的爷爷,才知道对方有个早逝的孙女儿,和她差不多大,听说,那个孙女儿是自杀的,因为压力大,得了仰郁症。

    “这个傻孩子,难道不知道我为什么给她取名叫白唯吗因为她是我们家里唯一的宝贝啊。”白爷爷一提起孙女儿来就又是愧疚又是心痛。

    “就怎么能一时想不开寻死呢我不明白啊,真的不知道她有那么多委屈的,这孩子,怎么会什么都不肯和我说呢”

    白妈妈那时为了生白唯而伤了身子再也不能有孕,所以白唯是家里唯一的孩子了。罗优悠听着白爷爷的述说,从老爷子伤心的描述中感觉到了个漂亮直爽的小姑娘因为一次次的打击而变得怀疑自已怀疑人生,再到最后无法承受打击后选择了结束自已的生命。

    想到这里罗优悠心头一痛,尤其是后来在大学里遇到赵金斗,她知道了对方就是害了白唯的那个人后很是看不上他,赵金斗则是对她展开了追求,在发现她对他的敌意后明里暗里下绊子的害她,两个人很是结下了仇。

    罗优悠脑子闪过了很多的画面,前世的,今生的,想着现在看到的白唯活蹦乱跳直爽可爱,她就决定一定要好好的守着这个小姑娘。

    至少,不能让上辈子帮过她的白老爷子最重视的孙女儿受到和上辈子一样的伤害。

    结果晚上的时候,韩以雯抱着罗优悠的手臂抓着小姑一起在客厅里看电视,边看边聊。

    “听说马上就能看到了,四大名著的试拍啊,我们十月一号电视台就播了。”

    韩以雯高兴的抓着罗优悠在给小姑科普着最近单位传得很凶的一部电视,听说要看一集看看效果,这是国内第一次自已用做物效的电视剧,又是四大名著之一,一定要支持啊。

    罗优悠上辈子早就看完了全集,而且一到假期就不住回放的电视,她真心没什么兴趣啊,不过的确是跨不过的经典啊。

    结果两人正说得高兴,韩峻东就和个木头似的,站到了两人面前,手上还拿着个大本子。

    “学英语的时间到了。”

    韩峻东抬了抬下颔,对着罗优悠示意,罗优悠茫然脸。

    “大哥,你要给悠悠补英文”

    无关人士韩以雯倒是兴奋了,鸡冻了。她抓着罗优悠的手狠狠摇了好几下。

    “悠悠,我哥外语可厉害呢,让他给你补课你一定成绩好唉呀,你也很厉害的了,能让我哥给你补课。”

    说到最后韩以雯有些嫉妒。

    之前她上学时成绩就不好,尤其是外语,哥俄语那么溜可从来都不帮她补习。

    “说的好像没给你补过似的。”韩峻东拿出手上的本子拍了拍韩以雯的肩膀。“之前教过你吧是你太笨了,怎么教都不会,我又刚入伍训练太累,后来放弃了,你脑子不会这么不好使吧”

    韩以雯噎了下,仔细回想还真是。

    之前她上初中时哥也帮她补过,那时还好,后来韩峻东高中毕业进了部队,一开始是新兵出营没那么方便,再之后是她太笨韩峻东教得直摔书,后来韩峻东进了特务营,她又因为家里的原因不上高中了,补外语自然就不了了之。

    “行了,你们快上楼去吧,我要看电视。”

    韩以雯连忙摆手催促,没注意罗优悠脸上真情实感的嫌麻烦,直接赶了两个人上楼去学不要影响到她,罗优悠急得想说她不用补习,然而韩峻东完全不给机会,以身高优势捏着罗优悠的袖子,在她还没嘟哝出个所以然时就连拎带拽的把人糊弄上了楼。

    “我明天、明天去白唯家补习。”

    罗优悠被赶进了二楼的书房才把这句话憋出来,结果换来了韩峻东的死亡凝视。

    “我可是很忙,把任务都推给别人做来给你补习了。”

    你还想要拒绝想死吗

    最后两句是罗优悠脑补的,可看着韩峻东的表情明显就是这种意思,生性有些小怂的罗优悠屈服到了恶势力之下,只好老实的点了点头。

    算了,大不了明天去白唯家里再学一遍好了,两遍记得更牢

    韩峻东把罗优悠逼退到了书桌前的凳子上,这才把手里厚厚的本子放到桌上,罗优悠顾不得看书房里都有什么,探头去看这本子,这才发现上面密密麻麻写得各种英文、英标、单词、句子还有一些中文说明。

    “这是我学英文时记得笔记,拿着好好看看。”

    韩峻东一手的字银钩铁划,英文写得刚硬,中文更是不遑多让,字体有力霸气,看着和他人似的。

    罗优悠看着笔记,发现记得很清晰,语法很全面,单词更是有很多注解,许多相似的单词都一一排列,有用红笔写的有用蓝笔划的,都是为了防止拼错加强记忆的。

    “你看这些早了点,我们先从音标来学,音标就像是汉语的拼音一般,学不好,后面的英文你就更学不好。”

    韩峻东微倾身,一只手按在桌上一只手指着自已写的音标,开始了讲解。

    罗优悠也从一开始的不情愿变得双眼晶亮,望着韩峻东的视线欢喜又惊讶。

    韩峻东讲得很好。

    用最简单的话讲述,让罗优悠又能听明白又能记清楚,因为韩峻东也是学过好几门外语,间中的差异地方也给罗优悠一一说明,讲的罗优悠一颗头又点又摇,手上忙着记笔记,又在韩峻东的诱哄下开始练习发音。

    这一学,就是一晚。

    一直到外面天都快黑透了,韩卫国孙百琴都回到了家,韩峻东看了眼窗外黑黑的夜色,停下了授课。

    “今天先讲这些吧,我的笔记你就拿回去看就成,明天晚上再继续。”

    明天白天,他还有一场硬仗要打。

    罗优悠小情绪早就在知识的海洋里淌徉没了,高高兴兴的捧着笔记,决定回房间再把今天学的加强记忆,同时,回房间继续练习发音。峻东哥说的没错,越是不敢开口口语会越糟糕,只有敢于开口才能进步。

    等罗优悠的身影进了她自已的房间,韩峻东转身往三楼走,三楼的书房里,韩卫国正等在那里。

    “你有什么决定了”

    韩卫国的声音低沉,整个人都沉浸在一片低落里。

    “我听说你把这次的任务都交给了你原来尖刀营的那些部下了,你、是想回去了因为萧家人找来了,你要回去萧家了吗”

    “是的。”

    “那我怎么办你妈她怎么办这个家又怎么办”

    说到最后一句,韩卫国忍不住站起身来重重的一拍桌子。

    “你怎么能那么自私”

    “到底是谁自私”

    韩峻东很想笑。

    “当初,你们生下了我是不假,可是,就因为我生下来身体弱养不活,你们就对我不闻不问,怕对我投入感情我死了你们会伤心。

    后来还是阿姨看不过眼,把我接过好好照顾帮我养身体,结果就因为韩峻东生了病,你忙在部队,她完全没精力照顾两个孩子,就把我送给了阿姨,过继给了萧家,就连我的名字,不都改成了萧战北吗

    我在被过继的时候就已经不是这个家的一份子了,不是吗”

    韩峻东、不,是萧战北,他原本以为自已是不在乎的,可是从小到大,听到的闲言闲语,大人们或有意或无意的玩笑都让他没办法不在乎。

    他用冷淡的外表麻痹自已,让自已不要去在意。

    “那时候我们是真的照顾不过来。你身体太弱了,一点点的不小心就会病得很重,峻东那时又因为阿姨的不当心得了重感冒烧成了肺炎,你妈妈真的是分身乏术。”

    “我并没怪你们。”

    萧战北脸色淡淡。

    “因为过继了我,你们和萧家也越走越远,我不明白你们的这种心理,也不太想懂,我在萧家长大,养父母对我和亲生的不差什么,当初我之所以会代替韩峻东,一是因为我们有些像,再有就是任务难度太大,所以我才会回到这里。”

    “可是现在,峻东醒不过来了”

    韩卫国忍不住喊了一声。

    “那是我唯一的”

    韩卫国发现自已失言,猛得停住了话语,萧战北忍不住讽刺的笑了笑。

    “是啊,他是你唯一承认的儿子,他也是妈她唯一承认的儿子。你以为她不知道我是个假的吗”

    随着萧战北的话音一落,书房的门被猛得推开,孙百琴泪流满面。

    “没错,在我心里,只有峻东才是我儿子,你永远是个冒牌货,我绝不让你占了他的位置”

(←快捷键) <<上一章 投推荐票 回目录 标记书签 下一章>> (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