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86章

作者:九希本书字数:K更新时间:
    春雨细如烟, 待到中午时分才堪堪停了。

    杜老三刚走近熊叔的院子, 就听见里面的说话声, 登时额角一跳, 连忙推开门往里走去。

    “月儿快把笼子关上, 哪个很危险”

    “猫呀, 不危险的。”

    “月儿乖,那不是小猫, 那是豹子”

    五岁的杜明月蹲在笼子前, 不仅不怕, 反而眼睛一亮“豹子呀”说着就要伸手去抓。

    熊叔看得心都提起来了,刚走两步,急促的脚步声朝这边过来。

    抬头一看,大当家已经走到了月儿旁边,一把将她抱离了关着小豹子的笼子。

    小丫头不依, 挣扎着要下去,嘴里嘟囔着“我要猫咪我要猫咪给我小猫咪”

    杜老三把她按在怀里, 柔着嗓子哄到“那不是猫咪, 月儿听话,熊爷爷没有骗你, 那是小豹子,会咬你抓你的。你喜欢猫咪, 爹爹改天给你抓一只猫咪回来,好不好”

    “不好”小丫头脆嫩嫩的声音掷地有声“我就要它,不管它是豹子还是猫咪, 它是我的”

    杜老三和她说不通,声音不由自主拔高“不行”

    小月亮是杜老三骄纵惯了的,掌上明珠一般。两人一向没大没小,林晚照私下提醒过他很多回,告诉他孩子不是这样宠的,可他还是不改。

    女儿啊,香喷喷的,又娇又软,怎么宠都不过分,直到大了后悔也来不及了。

    杜老三少有这样凶她的时候。

    小丫头被他一吼,眼泪珍珠一样往下掉,声音比他还大“你敢凶我”

    杜老三的头隐隐作痛“我没有凶你,我是在和你讲道理。”

    小丫头抓着他不放,一边抽噎一边说“你就是凶我,我告诉你,你这么凶,是没有女人爱你的。”

    杜老三被她小大人的口吻逗笑了,点了点她的额头“小娃娃家家的,什么女人不女人,再说了,别人不爱我有什么关系,你娘爱我就行了。”

    小丫头鼻子冲天“哼,我娘才不爱你,我娘喜欢温柔的叔叔,像韩叔叔那样,我也喜欢他。”

    韩成泽

    杜老三笑不出来了,额角青筋跳了跳“你再说一遍,你娘喜欢谁”

    熊叔刚把豹子放到安全的地方,出来就听到这句话,冷汗浸出额头,把小月亮接过去“大当家不要和她计较,童言无忌,她和你开玩笑呢。”

    假借土匪身份已经是十多年前的事了,他们依然还是改不了口,习惯亲切地叫他一声大当家。

    他将小月亮抱在怀里,说“开始在外面碰到二当家,他说有事找你,你要不要去二当家哪里看看”

    熊叔那紧张的样子把杜老三弄得哭笑不得,他是小月亮的爹,难不成还会为这几句童言童语揍她一顿不成

    不过那个姓韩的确让他不爽就是了。

    是的,这个姓韩的,就是那个曾经要娶林晚照做妾的“富商”。

    他叹了口气“熊叔,我知道你很爱小月儿,但能不能不要让她把什么东西都往家里捡”

    什么昆虫小动物也就算了,十几天前还给他捡了个“情敌”回来,这算什么事啊。

    小月亮的爱好是“救人”,壮壮则完全相反,他喜欢“打劫”。

    壮壮,大名薛阳,是薛飞的大儿子。

    “此树是我栽,此路是我开,要想从此过,留下买路财”

    当个土匪,是件多么威风凌凌的事啊。

    咳咳,壮壮小朋友从小听多了他娘根据他爹改编的“土匪的故事”,此生以能当个土匪为豪。

    按理说两个爱好皆然相反的小朋友,是不可能相处融洽的,然而事实相反,他们很和谐。

    嗯,打劫回来再救,一条龙,没毛病。

    两个月前哼哈二将再次出动,回来时身后跟着一个战利品活生生的大男人

    说“救”不妥当,虽然那人确实挂了彩,伤得不轻,可毫无性命之忧。

    说“打劫”更不合适,男人三十几岁正值壮年,不至于被两个几岁的小屁孩劫持。

    两个小娃就在溪口,也没走远,加之这些年附近都被他们清过许多遍,排除了潜在危险,所以便没让人跟着。

    谁想到这次,竟然出了“意外”。

    这人都找到桃花溪来了,肯定别有居心

    “鄙姓韩,名成泽,此番进山是来找我的妻子。十几年前,她在成亲的路上被土匪劫了去,我多方打听,得知出事的地点就在这青峰岭。”

    “壮士既然住在青峰岭,想必有所耳闻,不知道能否消息呢我必有重谢。”

    “对了,忘了说,我的妻子姓林,闺名晚照。”

    杜老三到现在仍然忘不掉当时韩成泽说这话的心情,他、想、杀、人

    都说女儿是贴心棉袄,他这件棉袄,呵呵

    小月亮是在他们到蓟州的第二年春天出生的,那天正好是十六,空中挂着一轮皎洁的玉盘,因此取名杜明月,小名月儿、小月亮。

    当然,也有纪念两人在那个月夜跨出第一步的意思。

    秋天小月亮五个月的时候,杜老三带着妻女从蓟州启程,出发回青峰岭。

    回山之前,杜老三以为等待他的是幸福安逸的日子。

    那是他在脑子里勾画过千百遍的场景在清幽的溪畔,没有责任和牵绊,只有娇妻幼女在侧,不会被任何烦心事所打扰。

    怀抱着这样的想法,他恨不得立马就能回到桃花溪,过那蜜里调油一样的生活。

    然而回到桃花溪,他才发现,现实和他曾经设想的场景完全大相径庭。

    熊叔和薛飞已经习惯了自给自足的生活,是以桃花溪除了他们,就没别人。杜老三虽是带着两个随从和丫鬟回去的,可要做的事情太多,人手上顿时捉襟见肘起来。

    在蓟州的时候,因着小月亮的出生,请了不少丫鬟婆子。为了让林晚照褥期能够休息好,连根手指头杜老三都恨不得帮她动。

    哪怕林晚照坚持自己喂奶,她每天要做的也仅仅只是喂小月亮。

    至于他要做的么,就是“辅助”她喂小月亮。在她有难言之隐的时候,及时地给与“帮助”。

    现在想想,那真是段幸福得冒泡的日子。

    田园生活没有理想中的那样诗情画意,世外桃源也是要吃饭的。

    最初那两个月,说是兵荒马乱也不过分。杜老三甚至动过要拉一队人马上山的念头,这样就还能像几年前在青峰寨一样,过“游手好闲”的日子。

    这个想法被林晚照及时地扼杀在了摇篮里。

    其实杜老三还好,农活什么的他和薛飞两个完全没问题,主要是林晚照带小月亮太累,杜老三疼老婆噻。

    小月亮和小时候的茂茂完全不一样。茂茂你给他一个东西他可以在小床里待一天,小月亮却不行,必须要人抱,一放下来就哭。

    这也怪不得小月亮,小月亮出生后几个伯伯稀罕得不得了。哪怕林晚照特意嘱咐过,可以逗,但不能时常抱。几人也会背着她,偷偷从婆子手里抱过去,一抱就不撒手。

    且小丫头片子极爱热闹,白天要人陪她玩儿,夜里她要醒了,还要陪她玩儿。

    白天还能有丫鬟婆子,可夜里就只有林晚照自己上阵了喂了方便给小月亮喂奶,是以小月亮一直和他们一起睡。

    杜老三看老婆眼下的青色就没全然消退过,心疼得连想抱着她亲热一番的念头都会一压再压。更别说夜里小月亮醒来后,为了不让她吵醒林晚照,让林婉照睡个安稳觉,自己起来抱着孩子到隔壁去哄。

    他把能做的都做了,可有一样是替代不了的喂奶。

    小月亮每天晚上要吃两三回,每次要一炷香那么长的时间。

    杜老三好几次对林晚照说,小月亮都九个月了,可以给她吃茂茂小时候吃的那种米粉了。这样她醒了,他自己就能喂,不用林晚照再每夜起来两三回。

    林晚照毫不犹豫拒绝了他,说茂茂小时候是没办法,既然现在她有,就要给小月亮吃到起码一岁多。

    杜老三表面上不再说什么,私下问过熊叔后,悄悄给小月亮“加料”,用好吃的诱惑她放弃母乳。

    等到小月亮满一岁忽然不肯吃母乳了,林晚照瞬间解脱出来,同时一头雾水

    怎么忽然就从小恶魔变成小天使了

    不吃母乳会走路爱笑的小月亮可爱得不得了,熊叔之前一天就要来好几次看她,后来索性吃过早饭就抱过去,等到吃午饭一起过来,吃完饭再抱走,夜里再还回来。

    杜老三终于过上了梦寐以求的好日子,只可惜好景不成。薛飞和小萱姑娘成亲,紧跟着他们的儿子壮壮出生,桃花溪再一次鸡犬不宁起来。

    且这一次,再也回不到过去的宁静中去了。

    从壮壮会爬开始,就会跟在小月亮屁股后一起捣乱。等到长大后,两人形影不离,成天孟不离焦焦不离孟,那破坏力啧啧

    他们这才知道当初茂茂是多么省心,多了个孩子那破坏力何止翻了一倍,是数倍好吧。

    小月亮成日跟着熊叔,见多了草药银针,于是也有样学样的当起大夫来。至于病人么,则是山里捡回来的各种花鸟鱼虫,奇奇怪怪的小动物

    林晚照经常一回家就又发现角落里多了个东西,什么老鼠啊小鸟啊兔子啊家里的米啊菜的随时随地被祸害。

    就是再有爱心,日子一长也受不了,她给小月亮下了禁令不准再把这些东西带回家里来

    于是这些东西就被壮壮小朋友自告奋勇地转移到了他家里,等壮壮他娘被吓晕,壮壮被他爹胖揍一顿后,又转移到了熊叔家里。

    熊叔一个人住,乐得两个孩子在他跟前,也不加阻止,于是两个小屁孩越加肆无忌惮起来。

    可给爹救个情敌回来这事儿,杜老三真是一想就要呕血。

    从熊叔的院子出来,他没有去找薛飞,拔腿朝溪口的茅草屋走去。

    韩成泽被林晚照当面拒绝,并且知道自己绝无可能从杜老三手里抢人后,竟也不走,自己在溪口搭了个简易房子,住了下来。

    杜老三要去和他聊聊人生。
(←快捷键) <<上一章 投推荐票 回目录 标记书签 下一章>> (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