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1、人体再生

作者:十三咦本书字数:K更新时间:
    “小桃, 你怎么了……别害怕,妈妈在这儿!”桃母恐惧得已经抖成了个筛子, 但她还是听出了那凄厉得变形了的声音就是女儿小桃的声音。

    爱女心切,桃母拼命忍住恐惧,在黑暗中摸索着三轮车车斗的边缘跳下了车,脚下一步一试探地朝着小桃刚才发出声音的方向摸过去。

    黑暗中脚下忽然不知绊到了什么软绵绵的东西, 桃母惊呼一声扑倒在地,就在那一瞬间, 电动三轮车的大灯忽然又亮了起来。

    桃母这时候才看清,原来刚才把她绊倒的赫然正是一具满身血的男人躯体, 而此时她整个人都扑在那个男人背上。

    桃母惊声尖叫着赶紧撑着那男人的后背想要爬起来,这一下弄得自己的双手上都沾满了血红的一片, 双腿却被吓到瘫软动都动不了。

    “小桃, 小桃!你在哪儿!”

    魂不守舍的桃母猛地回过头,一张惨白惨白的脸忽然逆着灯光出现在她眼前。

    “鬼啊!!”桃母吓得肝胆俱裂地手脚并用地往后爬了好几步, 却听到身后传来一个微弱的声音:

    “妈,我好痛……那群恶鬼,它们咬我, 都在咬我……痛……”

    “小桃?!”听出那个声音就是女儿的声音, 桃母再也顾不上害怕了。

    桃母扭身就朝着后面扑过去,抱住了正蹲在地上面色惨白的小桃:“女儿别怕, 妈在这儿呢, 妈带你回去!”

    小桃没有回答,她忽然两眼翻白, 身子软软地就瘫在了桃母怀里昏迷不醒。

    同时,桃母惊骇地发现,从小桃身后忽然站起来一个浑身黑衣黑裤、用黑布蒙着头的人影,那人影手里还拿着一个针筒,似乎小桃刚才就是被他注射了什么东西才会晕过去的。

    “你……你是谁?你给我女儿注射了什么东西?!”桃母拼命地搂紧了小桃,仍然瑟缩在地上,不敢轻举妄动。

    这狭窄的土路一侧就是悬崖,要是扭打起来,说不定瞬间就会滚落下去没了命。

    “别紧张,只是镇静剂,帮助你女儿睡个好觉。”那黑衣人随手一扔,针筒就飞了出去坠落山崖。

    桃母大惊,如果只是求财的拦路劫匪,给了钱也就打发了,但这人为什么要给女儿注射镇静剂?难道,是贩卖器官的犯罪分子?!

    “你们要割肾拿去卖的话,就割我的好了,求求你们放过我女儿吧!”桃母浑身的冷汗都不停地往外冒,“对了,我还有个老公也在这,不够的话你们再去割我老公的!!”

    “这女人废话真多,还不如像她老公那样给个闷棍打晕完事!”

    身后又传来一个陌生的男人声音,桃母回过头去,惊讶地发现说话的那个人正是不知何时已经从地上爬起来的那满身血的男人

    “看什么看?没见过满身番茄酱的靓仔吗?” 那满身“血”的男人拍拍身上的灰尘,反手拔下背后的道具匕首随手扔下了山崖。

    “蠢货!用棍子敲会在后脑勺留下痕迹容易落人把柄,那男的用棍子敲晕是怕他挣扎反抗起来跌下悬崖丧命,迫不得已才敲的。这女的护犊子,她为了女儿不会轻举妄动的。”

    那黑衣蒙面人招招手,立即又有几个黑衣人从电动三轮车后面悄无声息地冒了出来,将桃母团团围住。

    “你们到底想干什么?!”桃母额上的冷汗不断滴落在怀里的小桃脸上。

    桃母方才还存着桃父会忽然出现救下她们母女的希望,现在一听这黑衣人说完话,她立即就明白什么都完了。

    “这位太太,你也是受过高等教育的人,做事知道轻重。我现在就把话摆到明面上给你说清楚。”黑衣人客客气气的,“我们今晚的行动呢,是为了带你女儿去治病的,你最好乖乖配合。”

    “治病?”桃母一脸的惊疑不定,“你们怎么知道我女儿得了病?”

    “这个你就不需要知道了。”黑衣人似乎是嗤笑了一声,“不过,你女儿的怪病目前来说,放眼天下只有我们才能治得好——信不信由你,但今晚你们一家三口必须跟我们走一趟。”

    “你们……确定不是贩卖人体器官的?”桃母仍然有些哆嗦。

    “人体器官那点价钱对我们来说一文不值。”黑衣人冷哼一声,“一会出去了等你看到我们带来的两架直升飞机就知道了。”

    “好,我会顺从地跟你们走。”桃母咬咬牙,还是决定妥协,“请你们一定要治好我女儿的病!”

    “那是当然。”黑衣人挥挥手,那些人影就涌上来架着桃母和小桃往出山的方向走。

    “这车怎么办?”满身番茄酱的男人看了一会桃母他们的背影,目光又落回那辆破破烂烂的电动三轮车上面。

    “弄下去,不要留下任何痕迹。”黑衣人转身跟上了桃母一行人。

    那满身番茄酱的男人耸耸肩,跳上电动三轮车的驾驶座,将车头对准悬崖的方向缓缓开到悬崖边缘刹住,他跳下来后伸出一只脚去猛一踩油门,那辆小破三轮车就轰鸣着冲下了山崖。

    过了好一会,深不见底的山崖下面才传来一阵隐约的爆裂撞击声,惊得山崖底下呼啦啦地冲天飞起一群群惨叫的乌鸦。

    等到那满身番茄酱的男人也转身离去,月亮才偷偷从云层里探出了头,朦胧的月光照亮着车辙印与脚印狼藉一片的静谧悬崖小道。

    此时在凌家别墅的庭院里,皎洁的月光照耀得锦簇的樱花树更加温柔动人。

    偶尔有几片花瓣被夜风吹送进了大厅里落在地板上,大厅里来来往往步履匆匆的仆人们也完全空不出心思去理会。

    大厅里散乱地堆满了各种打包到一半的行李、礼盒等,吴管家和金妈都在焦头烂额地指挥着仆人们不停往一个个硕大的行李箱里增减物品。

    凌辰越的父母常年在国外旅居,很少回国。他这次出国去给母亲庆生,行李除了要带自己的私人物品之外,还被凌老爷子硬塞了好多国外没有的东西让他给父母带过去。

    从医院送别小桃出来,凌辰越跟姜梨梨简单吃了个晚饭就开始忙于整理这堆小山一样的行李,一直忙到深夜都没有搞清楚。

    看着这些小山一样的行李,凌辰越自己也是一脸头痛的样子。

    凌辰越惆怅的模样被姜梨梨站在高处远远地尽收眼底。她刚刚泡了个热水澡出来,正站在二楼的扶栏边上,静静俯瞰着大厅里的忙碌景象。

    她之前听凌辰越说出国的时间是这两天,但没想到竟然就是明天。

    姜梨梨静静看了一会,感觉也帮不上什么忙,更不好意思去帮忙,也就转身回自己卧室去了。

    拉开精致的金丝刺绣窗帘,感受到带着阵阵花香的晚风吹拂进来后,姜梨梨才转身歪到了床上,舒舒服服地伸了个大懒腰。

    下意识地随手拿起手机按亮屏幕,小桃的笑脸瞬间又跃然眼中。

    手指抚过屏幕上小桃红润的脸庞,姜梨梨不由得有些惆怅起来——多么活泼可爱的一个女孩啊,怎么就落到了那样悲惨的境地?

    姜梨梨想了想,还是决定咨询一下系统寻求解决方案。

    这系统可是能带人穿越时空的,肯定有两把刷子。

    姜梨梨从床上坐了起来,凝神召唤系统:“阿拉灯,你睡了吗?”

    ——“你先说有什么事,我才能决定我是不是已经睡了。”

    姜梨梨:…………

    “就是,我想知道小桃为什么好好的忽然就得了这种怪病?”姜梨梨硬着头皮继续追问。

    ——“这个问题问得好。这件事看起来十分诡异,对于你们一般人来说可能无法理解。不过,对于我这样的专业系统来说……”

    姜梨梨一听这是有戏啊!她赶紧两眼发亮地竖起了耳朵,却听到系统继续往下说道:

    ——“对于我这样的专业系统来说呢,也是……一脸懵逼。”

    姜梨梨:…………

    “好的,我现在知道你已经睡了。”姜梨梨只想扯过一旁的枕头把这沙雕系统蒙住头一顿打。

    ——“不,我睡不着,我在为你操心——天使种子的成长值已经达到了99,就差最后1点成长值了,但是凌辰越先生明天就要出国了,你就不想想办法抓紧最后的时间去挣满那一丢丢亲密值吗?”

    “对哦,就差1点了……”姜梨梨一拍大腿。

    这几天发生的事情太过累人,她差点就给忘了。上次跟凌辰越解开误会的那晚,被凌辰越按在浴缸旁一番亲热之后,亲密值就瞬间暴涨到了990点。

    只差最后10点亲密值,就可以让预测地震的天使种子浇灌到最后1点成长值,开花结果。

    能预测地震的天使果实,嘿嘿嘿……姜梨梨陷入了憧憬之中,一脸的迷醉。

    姜梨梨正憧憬着,忽然就觉得腿上有点痒痒。她仍然一脸迷醉地幻想着,一边下意识地伸出手去腿上挠了挠——奇怪,怎么挠到腿上完全没有任何感觉?!

    “我的腿没有知觉,我的腿坏掉了!”姜梨梨瞬间惊慌失措得几乎要跳起来,肩膀却被一只大手按住了。

    “因为你挠的是我的腿。”凌辰越好笑的声音响了起来。

    姜梨梨一脸黑线地望过去,果然,自己的手正保持着握爪的姿势在凌辰越腿上放着。

    ——等等,这家伙怎么悄无声息地就溜进来还坐到自己旁边啦,那自己刚才那副沉浸在想象中的痴汉模样岂不是被他……

    “你竟然不敲门就擅自进入女孩子的房间!”姜梨梨脸红红地扯过枕头把脸埋了进去。

    在床上这种暧昧的地方跟凌辰越相处,她总是会感觉浑身上下都莫名地不自在。

    “我已经敲了三遍了,你都坐在床上发呆没有理我。而且,我来的时候你的门就是开着的。”凌辰越一脸的无辜。

    “那……那你出去吧,我要睡觉了。”

    姜梨梨装模作样地扯过被子就要盖住自己的身体,手却被凌辰越一把抓住了,下一秒,她就跌入了那个温暖而熟悉的怀抱中。

    “我明天就要出国了。”凌辰越紧紧搂着怀中的姜梨梨,下巴抵在她的头顶轻轻地来回摩挲着。

    “……嗯。”姜梨梨小小声地。

    “可能要一周才能回来。”

    “我知道。”

    “一周就是7天,7天就是168小时,就是10086分钟——我们很快就要这么长时间都不见面了,你就没有什么想对我说的吗?”

    凌辰越忍不住把姜梨梨从怀里揽了起来,一脸惆怅地看着她。

    “有。”姜梨梨一脸认真地点点头,“其实……”

    “嗯?”凌辰越满是温柔的眼里升起无限的期待。

    “其实168小时是10080分钟啦,不是10086。”姜梨梨继续认真地说道。

    凌辰越:…………

    “已经是凌晨了,好好休息吧,明早还要上课呢。晚安。”凌辰越一脸无奈地在姜梨梨额头上亲了一下,满眼都是恋恋不舍,却仍然起身就要走。

    ——“系统提示,天使种子由于感受到任务目标凌辰越先生的强烈失落感,已经开始缩回土壤里……请宿主立即祭出大接吻术来弥补,或者,更热辣的……”

    阿拉灯的声音冷不丁地响起,姜梨梨只感觉自己被气得脑壳痛:

    “都已经马上就要成熟了,竟然还有缩回土壤里这种说法吗?!”

    ——“对啊,就是土壤啊。天使种子虽然很厉害,但它毕竟是个种子,必须要生活在土壤里啊。种子是离不开土壤的。”

    “我质疑的重点是土壤吗?”姜梨梨咬牙切齿。

    ——“哦,那我说缩回也没错啊?不然你还想用哪个动词?钻回?遁入?”

    姜梨梨:…………

    实在没办法,姜梨梨只好鼓起勇气,怯怯的话语冲着凌辰越的背影脱口而出:“等一下!”

    “嗯?”凌辰越有些诧异地转过头来,脸上的失落感仍然清晰可见。

    “既然你明天就要走了,所以我想……”姜梨梨咬着粉唇,扭扭捏捏地还是无法说出口。

    “想什么?”凌辰越眼角渐渐浮现出了一丝笑意。

    “就是……”

    姜梨梨正继续低垂着眼帘坐在床上扭捏犹豫着呢,忽然面前一阵风挟来,她还没来得及抬头去看,整个人就已经被仰面朝天扑倒在了床上。

    被凌辰越按住了两只手臂动弹不得,姜梨梨只能红着脸,眼睁睁地看着那张帅气逼人的脸越靠越近,温柔的双唇亲吻上了她的芳唇。

    “其实,我也很想……就算你不挽留我,我也……”

    听着凌辰越在耳边的呢喃,感受着他在颈间灼热的呼吸,姜梨梨眼神涣散地眯起了眼,任由他的热吻雨点一般落在她的滚烫肌肤上。

    当清晨的阳光从窗帘的缝隙透进来洒落在洁白的被单上时,姜梨梨就醒了过来。

    昨晚凌辰越一直在她房间里耍赖待了快半小时才走,两人就断断续续地接吻了快半小时,把姜梨梨折腾得不轻。

    不过,那些亲吻的收获……姜梨梨满心期待地扭过头来,果然!床头柜上,散发着神秘感的漂亮果实正静静地立在那里!

    ——等等,为什么是两颗?!

    姜梨梨又惊又喜地从床上坐起来,捧起了那两颗一红一褐的天使果实。

    只见那颗椭圆褐色的果实像是椭圆的巧克力蛋一样,表层还覆盖着一条一条波浪线的纹路。

    而红色的果实则像是去掉了柄的草莓一样,晶莹漂亮的红色十分惹人喜爱,通体覆盖着一小颗一小颗的圆形鳞片。

    “阿拉灯,你为什么给了我两颗天使果实?哪一颗才是地震预测果实?”姜梨梨歪着头问道。

    ——“表面有地震波模拟纹路的就是预测地震的。至于为什么给你两颗嘛……咳咳,我可是世界第一好心的系统,巧克力色果实是你原本应得的,而草莓色的果实嘛,是我好心好意提前剧透给你的。”

    “我可不信你会这么好心,一定是你出了bug吧?”姜梨梨哼哼着。

    她之前多次遇险求助于系统都被拒绝,这阿拉灯会忽然善心大发?不可能!

    ——“这都被你发现了……好吧,确实是我出了bug。草莓色的果实是可以实现人体再生的天使果实,这枚果实虽然从我的漏洞里掉了出来给你,我也无法再收回它,但它的基因现在还没有彻底编译完毕,你如果擅自使用的话,可能会带来无法预计的灾难性后果。”

    “灾难性后果是什么?”姜梨梨眨巴眨巴眼睛追问道。

    其实地震在日常生活中倒不是很常见,她想要体验这枚巧克力色天使果实的黑科技能力可能还得等上一段时间。

    而人体再生的话,只要找一个受了伤的人分分钟就能体验到。所以现在,姜梨梨对于这枚草莓色的天使果实兴趣更大。

    ——“总之,是你无法承受的后果,请务必不要抱有侥幸心理。你还是等凌辰越先生回国之后,继续通过他做任务赚取草莓色天使果实的成长值,等成长值满了之后你就可以正常使用它了。”

    “可是……”姜梨梨还没可是完,门外就传来了轻轻的敲门声。

    “梨梨起来了吗?我要出发了。”是凌辰越的声音。

    “起来了!”姜梨梨慌忙将两颗天使果实藏到了枕头下,蹦跶着过去打开了门,“你昨晚不是说9点出发吗?现在才7点不到。”

    “昨晚说9点是骗你的。”凌辰越微笑着抚了抚姜梨梨凌乱的长发,“我是想让你安心睡个好觉,不想你翘课去送我。机场太远了,我只是去一趟而已,你要送我的话就是来回两趟,会累到你的。”

    “……那好吧。”姜梨梨忽然有些难过。

    本以为至少还有两小时跟他相处的时间,没想到这家伙竟然……

    “去洗漱一下吃过早餐就跟易洋一起去学校吧,他大概再过十来分钟就能到达这里。”凌辰越低头轻吻了一下姜梨梨的额头。

    “易洋是谁?”姜梨梨一愣。

    “是我在高中时候打架认识的……咳咳,在高中时关系就很好的学弟,他今年大一,刚从医学院转过来生科学院不久。”凌辰越假装若无其事地笑了笑。

    “那,这位学弟为什么一大早地就跑来这里?还要我跟他一起去上学?”姜梨梨一脸的疑惑。

    “易洋虽然才大一,不过他现在可是学校跆拳道社的社长,这个社长的位置是靠他的真本事打出来的。”凌辰越眨眨眼,“而且他现在还是学校乐队的明星贝斯手。总之,在我出国期间,你在学校里的安全就由他来负责了。”

    “还有这种操作?”姜梨梨歪着脑袋,一头雾水。

    “没错,就是有这种操作。”凌辰越笑眯眯地点点头。

    凌辰越跟姜梨梨又说了一会儿惜别的话之后便下楼出发了,姜梨梨穿着睡衣不好当着那么多仆人的面去到大厅里,只好站在2楼的扶栏边上目送了他出门。

    来到这个世界那么久,姜梨梨已经不知不觉中习惯了每天都有凌辰越朝夕相伴的日子。凌辰越这忽然一走,她心里就有些莫名的失落。

    有些恹恹地洗漱过后,又胡乱整理了一下仪容,姜梨梨便踩着漫不经心的步子下楼去吃早餐。

    刚从旋转楼梯下来迈进厅里,金妈就笑着迎了上来:“姜小姐起来啦?少爷的那位好友已经在那边等候多时了,姜小姐过来见见他吧。”

    “好。”姜梨梨应了一声,想来这位好友就是凌辰越刚才说的那位易洋学弟了。

    跟着金妈绕到沙发那边,一个挺拔而奇怪的背影就映入了姜梨梨的眼帘。

    只见那人正背对着姜梨梨侧坐在沙发上,着装很清爽没什么问题,头上一头五颜六色的乱毛却冲着天空高高地愤怒竖起,活像头上顶了个鸡毛掸子。

    姜梨梨有些不可置信,这鸡毛掸子成了精的家伙就是那位跆拳道社长+明星乐队成员?

    刚想小声问一下金妈,姜梨梨扭头却发现金妈早已在她刚才愣神的时候就走掉了。

    没办法,姜梨梨只好弱弱地试探性喊了一声:“请问……”

    “我在!”那鸡毛掸子精说话像是捏着嗓子一样怪里怪气的,他扭过头来,脸上却长了一只猫。

    ——不对,是他手里高高举着小胖挡住了他的整张脸。

    姜梨梨可不喜欢看到自己最心爱的小猫咪被一个鸡毛掸子精这么抱着,她毫不客气地把小胖抱了过来,却看到那鸡毛掸子精瞬间用双手捂住了脸。

    “你就是……易洋同学吗?”姜梨梨挑挑眉毛。

    “是!我就是易洋!”那鸡毛掸子精猛地站起来,捂着脸啪地一声对着姜梨梨鞠了个大躬,“学姐好!”

    姜梨梨:“…………先别管我好不好吧,你的毛掉了。”

    “啊哈哈哈,学姐真是好眼力……”易洋忙不迭地蹲到地上,捡起那顶在他弯腰鞠躬时掉落的五彩假毛。

    好眼力?姜梨梨满脸的黑线——这位学弟尬聊的精彩程度跟凌辰越有得一拼,果然是物以类聚呀。

    “我正要去吃早餐。学弟吃过早餐了吗?”姜梨梨平复了一下情绪,礼貌地微笑问道。

    这位学弟虽然看起来怪怪的,但他毕竟是凌辰越的好朋友,还是以礼相待比较好。

    易洋正低着头蹲在地上扭扭捏捏地不愿起来呢,一听到姜梨梨说要吃早餐,他瞬间就一脸兴奋地抬起了头,原先那怪里怪气的声音也瞬间恢复了正常:“学姐要邀请我共餐吗?!”

    姜梨梨的笑脸在易洋抬起头的瞬间就凝固住了——那双眼波流转的桃花眼,那隐隐熟悉的声音,这不就是那天在花园长椅上被油漆粘住了裤子的那位男生吗?!</p>
(←快捷键) <<上一章 投推荐票 回目录 标记书签 下一章>> (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