默认冷灰
24号文字
方正启体

18、第十八章

作者:苏香兰色本书字数:K更新时间:
    身为一个演员,对于人的情绪还是很敏感的,虽然对面的人没有露出厌恶的表情,甚至面上还带了几分浅笑,但言晏晏还是感觉到她对自己的不喜。

    施恩不望报的道理言晏晏是懂的,但得到了帮助的人不感谢就算了,还莫名其妙的讨厌自己,那她肯定懒得搭理,于是不冷不淡的问了句,“有事吗”

    “我叫李诗柳,妹妹叫什么名字。”像是感觉不到她的冷淡一般,李诗柳继续问道。

    没听出她是叫李石榴还是李什么的言晏晏伸手接过明德叼过来的小木棍,随手又丢出去看着它跑去捡后,才抬头道:“我们不熟,别姐姐妹妹的叫。”

    看她这么油盐不进,猜许是那天得罪她了的李诗柳心里想着怎么那么小气,脸上反而笑得更加温柔:“那天差点拖累到你,真是不好意思。”

    就这演技,反正言晏晏是没看出不好意思来,勉强“嗯”了一声算做回应后,继续逗着跑回来的明德。

    “这是你养得狗狗吗看起来真乖。”看到她这副目中无人的模样,李诗柳就想起了那天狼狈的趴在她脚下的自己,与她犹如云泥之别。

    见她始终都不离开,还要试图摸自己的狗,言晏晏在明德躲开她的手后,不得不正视她。

    能让人贩子盯上,她长得自然不错,看着大约十三四岁,比起那日的狼狈,此时穿了一身簇新的水绿色旗装,梳着两把头,看起来十分秀美。

    看了她两眼后,言晏晏总觉得她周身的气质与她那张清纯的脸及年龄都有点不搭,不过想到古人本就早熟,她这个年纪都差不多可以成婚了,便也没有多想。

    “你若有事就直说,没事的话我要走了。”左右出来也有一会了,言晏晏朝一会功夫又跑开了的明德招招手便准备离开。

    见她当真是一点都不与自己客气,李诗柳脸上的笑意淡了点,不过在不知她身份的情况下到底不敢得罪人,因此好声好气的说了句“没事”后,目送她带着狗狗走远。

    直到看不见人了,她脸上的表情一瞬间落了下来,在原地站了一会后才转身往来的方向走。

    言晏晏领着狗狗正往自己住的院子走,半路上却遇到了四阿哥。

    “你这是从哪过来”

    “刚把写好的折子交给皇阿玛。”四阿哥一边说着,一边看向跑到自己面前的明德,觉得它好像胖了。

    “好像胖了。”

    “是长大了一点,不过不胖啊。”想到自己每天都会带它溜圈,言晏晏道。

    二人聊着狗狗一路走到言晏晏的院子里,她突然想起来方才遇到的人,于是对四阿哥提了一句,然后好奇的道:“她怎么会在这里呢”

    织造府平日里都不是寻常人能进的地方,更何况这会御驾在这里,那就更严。

    四阿哥同样也想知道,一个被拐的人为什么会出现在这里,毕竟也没听说曹家丢过女孩,于是吩咐身边的太监下去打听。

    “嗷呜~汪汪~”

    那太监退出去后,四阿哥便被对着多宝阁一边叫一边转着圈的明德吸引了注意,看向身旁人道:“它这是做什么”

    “嘴馋。”言晏晏说着,起身去拿了多宝阁上的一个罐子。

    她坐回椅子上轻轻摇了一下手里的罐子,多宝阁下的明德兴奋的叫了一声后,飞快的跑了过来。

    在让有养狗经验的人看过,知道明德实际上已经有一个多月后,言晏晏就让人给它做了点小零食,罐子里的就是用肉和蔬菜等材料做的零食之一。

    “早上已经吃过了,现在只许吃两个。”言晏晏打开罐子,一边说一边喂了两个过去。

    明德摇着尾巴吃完,又开始将前爪搭在她腿上,嘴里发出呜呜的声音。

    “不行。”

    被拒绝的明德一边继续呜呜的叫着,一边用脑袋蹭她。

    感觉拿它没办法的言晏晏于是摸了摸它的脑袋,然后又喂了一个。

    看着她嘴里说“只许吃两个”,却在明德的撒娇下,喂了不知道多少个两个,四阿哥终于确定它就是胖了,毕竟长大总不会光长肚子。

    到底不好意思说她,于是四阿哥对着明德叫了一声。

    许是感觉到他语气中的严厉,还在继续撒娇的明德不敢呜呜叫了,将爪子从她腿上下来后,转头看向他。

    “过来。”四阿哥朝它招手。

    明德与他还是挺亲近的,立刻就摇着尾巴跑了过去。

    “不许再吃。”伸手捏了一把,觉得它脸都胖了的四阿哥训道。

    瞄了一眼罐子,发现自己确实喂了不少的言晏晏干咳了一声,随即将盖子盖起来放到了桌上。

    “我去写会东西,你陪它玩吧。”看着他一本正经的对着明德讲规矩,言晏晏笑着说了一句,起身去了靠窗的桌案后。

    老实的在原地蹲着听他说了一会后,蹲不住的明德一个翻身躺倒了地上,露出了柔软的肚皮。

    看着它四脚朝天的歪头舔着爪子,四阿哥没忍住,俯身摸了摸它的肚子。

    被摸第一下时明德还没反应过来,随后便用爪子抱住了他的手,嘴里还叫了一声。

    被抱着手的四阿哥眼里透出几分笑意,也没使劲抽出来,而是用一只手拿起桌上的罐子摇了一下,就见它立刻松开爪子跳了起来。

    看到它这么个反应,四阿哥呵了一声,不由打开了罐子,想仔细看看究竟是什么这么吸引它。

    盖子打开后,一股肉香味就飘了出来,他拿出一片仔细观察了一下,发现应该是用肉糜参了其他东西做出来的肉干。

    本来耐心等着的明德见他半天不给自己,连着叫了两声。

    四阿哥没理它,正准备将手里的那片肉干放回罐子里去时,就见它一跃跳到了自己的腿上,顿时喊起言晏晏。

    “怎么了”被叫的人放下笔走了过来。

    “它自己跳上来了。”四阿哥说着,语气里透着几分自豪。

    他腿上离地有半米多高,那么点大能跳上去确实不错,言晏晏摸了摸它的脑袋。

    许是觉得它表现不错,四阿哥干脆将手里的那片肉干让它吃掉。

    肉干一块并不大,吃完后,明德便趴在他胸口用脑袋去蹭他,四阿哥将它的脑袋推开后,下意识的又喂了一片过去。

    “咳。”看着他方才还教训明德不许贪吃的人这会自己喂了起来,言晏晏干咳了一声。

    反应过来的四阿哥脸色一正,随即不顾明德呜呜叫着,盖上盖子将罐子放回了桌上。

    看他耳后根竟然红了,言晏晏眼里盈满笑意,把本来准备打趣的话收了回去。

    就在屋里只剩下明德不满足的叫声时,之前下去打听的太监从外面回来。

    略微有些尴尬的四阿哥将怀里的明德放到地上,示意他进来。

    太监进来后,便将打听到的消息说了出来,却原来,那位李姑娘乃是曹寅原配,已逝顾氏表妹的女儿,因这位表妹娘家已经没了人,自己又守寡多年,于是在临终前让女儿过来投奔当初与她关系不错的表姐。

    不过显然,李姑娘她娘也没想到,许久没联系的表姐早在她之前就去了,陪同女儿的下人也不尽心,竟是让她遇到了拐子。

    想到那位李姑娘先丧父后丧母,本家、外家都没得靠,投奔选房表姨还遇到拐子,打听消息的太监都觉得她挺倒霉,所以后面的话里不由带了两分个人情绪,“好在被救出来后她也算苦尽甘来,被曹夫人留在了府里。”

    太监口中的曹夫人,自然指的是曹寅的继室李氏,许是因为好心,又或是看在同姓的份上,总之这位曹夫人留下原配亲戚的行为还是挺大气。

    “那还真是挺巧。”没想到随即一救,救的人竟然和这府里有关系,言晏晏感叹了一句。

    听完太监的话,确实只是巧合的四阿哥放下了心,示意他退下去后,对身旁人道:“你若不喜欢她,我让曹夫人将她安排到别处去。”

    “没不喜欢她,不用这样。”对于一个陌生人,言晏晏还没那么多情绪。

    没不喜欢她的话说出去还没三天,言晏晏就后悔了,因为她总是出现在身边就算了,还很烦。

    本来,她不喜欢自己还往自己身边凑,看在是曹夫人因为怀孕了,怕招待不周所以让她来陪的缘故,言晏晏也能理解,就当身边多了个透明人。

    偏偏她演技不好还天天戏那么多,更重要的是总想打听四阿哥的事情,实在让言晏晏有些不耐烦。

    当然,实际上她的演技也并没有那么差,否则也不会在短短几天内就赢得了曹夫人的喜欢,并让她代替自己过来陪伴贵客。

    而且,除了言晏晏这位专业人员外,院子里其他下人与她相处的也不错,见面都会互相给个笑脸。

    这里又没导演,更没人给她发片酬,言晏晏才不想陪她演,于是十分直接的告诉她,接下来几天要写东西。

    “那你好好写,我这两天就不过来打扰。”李诗柳笑着说完,果然说到做到,在第三天后才重新过来。</p>
(←快捷键) <<上一章 投推荐票 回目录 标记书签 下一章>> (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