默认冷灰
24号文字
方正启体

25、第二十五章

作者:苏香兰色本书字数:K更新时间:
    西华宫里, 吃完饭的言晏晏忽然发现自己有点不知道要做什么好,字上午在船上已经练过了, 书又不想看, 准备逗逗狗吧, 明德早就趴在窝里睡着了。

    这时候, 言晏晏强烈想念起她的手机和电脑来。

    所以说, 重生就算了,老天干嘛要让她穿越啊!

    言晏晏用手托着脸颊, 长叹出一口气。

    听到叹气声, 秋兰用托盘挑了些她之前买的小玩意放到桌上。

    言晏晏扫了一眼那些玩意, 随手拿起一个九连环, 三下五除二就拆开了,然后没意思的扔回托盘里, 起身准备去庭院里晒晒太阳。

    宫里的下人都十分有眼色, 她刚在石桌前落座, 瓜果点心、茶水、书都已经一一摆到了桌上。

    本来不想看书,但又没别的事做, 言晏晏还是在那些书里挑选起来, 然后拿起了一本《警世通言》。

    翻开书, 发现第一卷是关于伯牙子期的故事,因是熟悉的典故,到也有些兴趣,慢慢倒也能看进去。

    太子带着人穿过前殿,抬眼就看到坐在庭院中素手执书, 看得十分专注的人,抬手示意附近的宫女不要出声。

    几位宫女朝石桌那边看了一眼,到底不敢违逆太子的意思,于是闭上嘴无声的对他福了下身。

    静静的站在原地欣赏了一会儿她精致的侧颜,太子忽然觉得,就冲这个长相,即便她真是用一些小把戏骗了人都能够原谅。

    一开始听到脚步声只以为是宫里的下人,所以并未当回事儿,等感觉到盯着自己的目光时,言晏晏才抬起头来,看到立在不远处的太子一行人。

    言晏晏为他的不请自来,以及来了不出声而暗暗皱了下眉,随即问道:“不知太子过来所为何事?”

    “也没别的事儿,只是孤从未见过仙人,听皇阿玛说得那样神奇,想要见识一下仙子的法术,不知可否?”因她是女子,长得又符合太子的审美,是以哪怕心中对她有所怀疑,说话的语气还是十分客气。

    然而他说得再客气,言晏晏还是听出了其中的怀疑之意。

    不过她倒也并不生气,毕竟推己及人,在没有亲眼目睹的情况下,若是有人对她说自己遇到神仙了,她也同样不会相信,甚至第一反应就是对方肯定是遇到骗子。

    剧本里只会写小仙女有什么本事,但并不会详细写她具体怎样施展这个本事,因此一切都要靠言晏晏自己摸索。

    正好,她前晚睡着时做了一个梦,梦中的她好像拥有神笔马良的能力,随手就能变化出东西来,醒来以后,她下意识的跟随梦中的感觉试了试,发现竟然真的可行。

    既然他想见识,刚解锁新技能的言晏晏直接朝着前方一挥手。

    刹那间,一只威风凛凛的白虎凭空出现在庭院中,仰头发出一声长啸。

    这一声虎啸发出震耳欲聋的气势,让周围的人都吓了一跳,有胆小的宫女连退了几步后赶紧捂住了嘴,生怕自己叫出声。

    莫说在场的宫女、太监看到这只白虎头皮发麻,就是太子也吃了一惊。

    见吓到人,言晏晏招手,在威风凛凛的白虎迈开大步走到她身边后,摸了摸它的脑袋。

    容貌绝伦的姑娘浅笑嫣然的抚摸着凶猛的白虎,这幅画面看着十分震撼人心。

    想没想到这世间竟然真的有神仙!

    眼见为实,这下太子倒是真的相信她的身份了,心情顿时有些复杂。

    方才还露出锋利的牙齿,发出长啸的白虎炯炯有神的大眼朝附近转了一圈后,在她腿边趴了下来。

    被虎啸声惊醒的明德从殿内跑了出来,不知是不是因为看到言晏晏竟然在摸别的动物,当即就对着白虎狂叫起来。

    觉得它还真是初生牛犊不怕虎的言笑晏晏笑了一下,收回放在白虎头上的手。

    虽是幻术,但白虎的反应却十分真实,面对一只小狗的挑衅,当即就张嘴吼了一声。

    哪怕已经是第二次听见,多少有些心理准备,在场的人头皮还是炸了一下,同时感叹那只狗真是不怕死。

    正面对上白虎,感受着它虎啸中的气势,明德有些慌乱地在原地转了两圈后,一溜烟跑回了殿里。

    与此同时,外面听到动静的侍卫迅速冲了进来,当看到院中的白虎时,第一时间挡在了太子的身前,手握在刀柄上一脸警惕。

    “太子您没事儿吧?”侍卫首领问了一声,心里奇怪宫里怎么会突然出现白虎。

    “没事,你们下去。”

    太子还是要面子的,见她一个女子都能笑抚虎头,哪里愿意躲在他们后面。

    侍卫们不敢不听他的命令,却也同样不放心他的安危,于是折中了一下,只退到了不远处。

    “仙子果然法术高明。”太子夸了一句,同时放慢了脚步靠近,见那只白虎只是抬头看了自己一眼,并没有要攻击的意思,这才放心的在石桌旁坐下。

    言晏晏摆出一副不足挂齿的表情道:“不过是幻术而已。”

    “幻术?”看着那只白虎不管是外表,还是气势,甚至连胡须都会在呼吸起伏间颤动,太子语气里透着些难以置信,“也就是说,它并不是真的?”

    不等她回答,太子试探着在白虎的背上摸了一下,感觉到它皮毛的触感与温度,实在有些不相信。

    “过一两个时辰就会消失。”

    言晏晏之前在船上就试过了,变出来的东西存在的时间不定,最多两个时辰就会消失,而且她如今也只能变十几样常见的动物与物品。

    感觉到背上的触摸,白虎猛的回头对他张了一下血盆大口。

    这样带着野性的猛兽几个男人不喜欢,太子自然也不例外,哪怕得到白虎的警告,还是忍不住仔细的打量着它,心里觉得没多久就会消失实在太可惜。

    “孤可以为它画幅画吗?”

    “当然。”

    得了她的许可,太子对着身边的太监吩咐道:“去拿笔墨纸砚来。”

    很快就有人拿了笔墨纸砚来摆到桌上,太子起身定定的观察了白虎一会儿,提笔开始作画。

    言笑晏晏看过去,见他不过寥寥几笔就勾勒出了白虎的外貌,于是认真欣赏起来。

    不得不说,康熙朝的阿哥们确实优秀,君子六艺都十分精通,想到自己从小到大光学一门书法都十分辛苦,言晏晏心里还是很佩服他们。

    太子并不是单纯的将白虎画出来,而是以白虎的样貌特点作了一幅虎啸山林图。

    “如何?”画完后太子搁笔,示意身旁人点评。

    虽是问句,但观他脸上的自得,显然对自己的画作十分满意。

    “很好。”画得确实不错,白虎的神态威仪跃然纸上,尤其是那个睥睨的眼神画得特别好,让整只虎都活了起来,言晏晏真心的夸了一句。

    “如此便送与你,就当是孤今日贸然打扰的赔礼。”太子随手拿出私印在画上落章后道。

    他都这么说了,言晏晏自然不好拒绝,于是说了声多谢。

    宫里突然出现虎啸声并不是一件小事,没多久,就有乾清宫的人找到这里来询问。

    太子顺势与言晏晏告辞,表示要亲自与康熙解释。

    目送他离开,言晏晏拿起书继续看起来。

    在场的只有秋兰知道她的身份,其他宫女、太监们没想到自己伺候的竟然是这样一位大有神通的人,哪怕规矩不允许,还是忍不住悄悄地看她,心里想着怪不得李总管会亲自过来敲打他们要好好伺候。

    等到言晏晏感到有些困倦,勉强将下一个故事看完,回房去小憩时,得了些空闲的宫女们赶紧拉着秋兰询问起来。

    言晏晏的身份也不是什么秘密,南巡的人基本上都知道,加上她一个外来者还是很想与这些宫女打好关系的,因此秋兰知无不言言而无尽的给他们讲了一遍自己了解的事情。

    知道他们伺候的竟然是天上的仙人,西华宫里的宫女太监们惊讶过后便有些兴奋。

    另一边,太子重新来到乾清宫,想到方才为了让康熙好好休息才离开,一转眼又过来打扰,心里有些不好意思,觉得不该这么沉不住气。

    “皇阿玛。”太子行礼后喊了一声。

    听了太监回话,大概知道是什么情况的康熙伸手指着他道:“你呀,难道连朕说的话你都不信?”

    “儿臣只是好奇而已。”太子可不会承认,赶紧解释了一句后,向他讲述起自己方才看到的白虎。

    看着他略有几分兴奋的模样转移话题,康熙也没再说他,只让他给自己也画一幅白虎图。

    知道这事算过了的太子笑着答应下来。

    御驾归京的第二天是个好天气,晴空万里。

    怕她初到皇宫会不适应,这天上午,大阿哥三人约着一起来到华安宫。

    以他们这一路的交情,也没必要在前殿招待,言晏晏让他们直接进到正殿的明间。

    三人坐下后,先是关心了一下她在宫里住得可习惯,得到肯定的回答后,几人便闲聊起来。

    皇宫里有什么消息,只要不是秘密,传起来还是很快的,因此昨日太子过来后发生的事,几位阿哥都已经知道。

    聊着聊着,不免就提到了此事,大阿哥不屑道:“就不信皇阿玛没与他说,还非要自己来试探,真是好没意思……”

    大阿哥与太子平日里本就互看不顺眼,因此一开始听到他的牢骚,两位阿哥就当听不见,等他越说越过火,有挑唆康熙与太子之意,四阿哥才提醒了一句。

    “慎言。”

    “本来就是!”

    没想到这会儿大阿哥与太子就已经有矛盾了,见四阿哥皱眉,言晏晏转移话题道:“明德一开始见到白虎还敢冲它叫,才想夸它有胆量,结果就被虎啸声吓得夹着尾巴跑了。”

    想象了一下那副画面,四阿哥神情放松下来。

    “往日里给我们看就是花花草草,怎么到了太子面前就是白虎。”大阿哥道。

    这话说的实在容易让人误会,四阿哥露出不赞同的表情。

    对大阿哥性格有几分了解的言晏晏倒不觉得有什么,反而笑着道:“不过是想吓吓人。”

    闻言,大阿哥脸上露出笑意,嘴里却道:“这你就小看我们爱新觉罗家的人了,不过一只老虎,便是黑熊,在木兰围场也不是没猎到过。”

    方才说太子不好的是他,如今说我们的也是他,言晏晏眼里带着几分无语的笑意。

    于是,这个话题就算是过了。

    “你们今日不用去尚书房吗?”记得之前三阿哥还抱怨了几句回来就又要去上书房,突然想起来的言晏晏问道。

    “别提了,过两天就得去。”想到自己的书还没抄完,三阿哥有些头痛。

    言晏晏好奇道:“你们在尚书房里每日都要做什么?”

    “你去呆一天就知道。”三阿哥道。

    “可以吗?”毕竟闲着也是闲着,言晏晏还挺愿意亲身尝试一下。

    “寅时就得到尚书房自行读书,卯时师傅们会过来开课,直到午时才下学。”听到她想去,四阿哥也没回答可不可以,直接将他们入学的时间安排说了一遍。

    寅时好像是凌晨三到五点。

    在心里算了下时间后,言晏晏瞬间打消了尝试的念头。

    开玩笑,是觉不好睡,还是床不够软,没事谁愿意那么早起来读书。

    想到读书那会的早自习也没这么早,言晏晏在心里默默为他们点蜡。

    言晏晏打了退堂鼓,三阿哥却觉得她也一起去尚书房挺好的,毕竟“独乐乐不如众乐乐”,于是道:“你想去还不容易,和皇阿玛说一声,他肯定答应。”

    “不了,还是不去影响你们读书。”言晏晏拒绝。

    “怎么会,你去了……”

    听他们一个劝一个拒绝,大阿哥与四阿哥喝着茶看热闹。

    就在这时,有太监过来通禀太子过来的消息。

    以太子的身份,谁还敢拦他不成,自然让人请他进来。

    几位阿哥起身行礼,言晏晏也跟着站起来喊了声太子。

    “言姑娘怎能厚此薄彼。”太子落座后控诉了一句。

    言晏晏不解的看向他。

    “皇阿玛不是说你与他们兄妹相称,”太子用下巴点了点大阿哥三人,继续道:“怎么到了孤这就如此见外?”

    我也没有一开始就叫他们哥啊,而且正儿八经的其实也没这么叫过几次。

    言晏晏心里想着。

    “如今熟了,她对我们都是老大、老三的喊,难道也喊你老二不成?太不雅了吧。”大阿哥故意道。

    见他一言不合就开黄腔,言晏晏心里翻了个白眼,面上只当没听懂。

    “大哥!”四阿哥提醒般地喊了一声。

    大阿哥反应过来后,看了言晏晏一眼,见她不知是没听懂还是没注意,放下心来。

    “大哥说话还是注意一些,不然被皇阿玛罚了可别说孤没提醒你。”太子语气微凉。

    就只会和皇阿玛告状。

    大阿哥心里不屑的想着。

    被他这么一搅和,太子也没再提称呼的事,只道是尽地主之谊,来带她去宫里到处认认路。

    他来都来了,言晏晏还能说什么,同意过后表示去御花园里逛逛就行。

    于是一行人从西华宫后门出去,前往旁边的御花园。

    也是这时候,言晏晏才知道,原来她住得地方离神武门也挺近,顿时觉得等想出宫时还挺方便。

    走了没一会,从一处门里进去后,就到了御花园。

    御花园里种着许多四季常青的松、柏与竹子,因此在这时节也显得绿意盎然。

    言晏晏看着地上用各色卵石拼成的吉利图案,再望着远处的亭台楼阁与假山奇石、盆花桩景等景色,觉得不愧是皇家花园。

    本来是准备静静的欣赏风景,奈何大阿哥和太子这两不对盘的碰到之后怎么可能会安静,虽然没到吵架的地步,但也是你刺我一句,我刺你一句。

    明明大阿哥之前给她的感觉还是挺稳重的,现在看他这样,言晏晏摇了摇头,加快了脚步。

    同样不想听他们没完没了的三阿哥、四阿哥果断跟了上去,很快就拉开了距离。

    “他们总这样吗?”言晏晏压低了声音问。

    三阿哥无奈的耸肩,“差不多。”

    继续走了一会,那两位还落在后面,言晏晏指着前方的亭子提议道:“我们去那里坐一会。”

    三人还没走到亭子,忽然听到假山后传来的争吵声间隔着巴掌扇到肉上的“啪啪”声。

    言晏晏放慢脚步听了两句,大概是两个宫妃因为一点鸡毛蒜皮的小事争执了起来,然后位分高的那位拿位分低的妃子身边的宫女出气。

    这种宫斗剧中常见的情景,她不用看就能脑补出好几个版本来,因此并没有看热闹的兴趣。

    起争执的是一个贵人与一个常在,位分都不高,毕竟真位分高的也拉不下脸在大庭广众下吵闹。

    她们位分再低也是康熙的女人,三阿哥、四阿哥这做儿子的自然不会去管,因此只当没听见,直接上台阶准备进亭子。

    言晏晏本来也准备走,脚都伸出去了,却因为那位常在气愤到声音都颤抖的一句“刘贵人你最好适可而止,不然若是弄出人命来,看你如何向皇贵妃交代!”而停了下来。

    “几巴掌而已,区区一个宫女哪儿就这么娇弱。”

    宫里死一两个奴婢并不算什么,但大庭广众之下将人打死了,哪怕是一个宫女也确实不好交代,刘贵人嘴里说的硬气,其实已经有些想吩咐人停手,只是方才话说得太狠,又不想自打嘴巴。

    从她过来到现在听到响声就不止十下了,担心不会真出人命的言晏晏不由走出去几步朝那边瞧了一眼。

    只见路边两位各自带着宫女的妃子对峙着,中间的地上跪着一位蓝衣宫女,那宫女在旁边嬷嬷的掌刑下身形摇摇欲坠,嘴里吐出的血已经将衣襟染红,看起来十分惨不忍睹。

    “哪个不知规矩的在那里探头探脑!”

    正愁没有台阶下,余光注意到假山旁的人,刘贵人质问道。

    本来在看到被打的宫女脸肿的老高,嘴边全是血时言晏晏就对她没好感,见她语气还这么冲,直接走过来将被打的宫女拉起来推到她主子身后。

    “你是谁?”

    方才没看清,如今她走过来,刘贵人才从她的衣着打扮确定应该不是宫女,于是语气收敛了一些。

    言晏晏没理她,对那位常在说了句,“带她回去治伤。”

    有些人的底气从言行举止中就能看出来,那位常在朝她浅福了下身算是感谢后,带着自己身边的宫女转身离开。

    “谁让你走了!”

    见她竟然敢就这么走了,刘贵人的火气又上来了。

    “我让她走的。”方才听了两句,明明就是她拿着所谓“看到她不及时行礼”没事找事,把人打成这样还嫌不够,言晏晏又补充了一句:“看着年纪还不算太大,怎么这么健忘。”

    “你算什么东西,也敢这样和我说话。”见她竟然敢讽刺自己,刘贵人跟吃了一样扬起手来。

    “住手!”

    “放肆!”

    哪怕知道她肯定不会吃亏,看到刘氏抬起的手,关注着这边的两位阿哥还是忍不住起身呵斥。

    二人发话,气头上的刘贵人根本没听到,扬起的手已经甩了出去。

    倒是她身边的嬷嬷注意到了两位阿哥的身影和带着怒意的命令,然而想要阻拦她的动作却已经来不及。

    言晏晏猜测着她究竟是家里有背景,所以敢这么嚣张;还是在宫里呆久了人都疯魔了,所以才这么无所顾忌,压根就没有躲避的意思。

    就在那只高高扬起的手落下来时,从她身后凭空出现了一只大鸟狠狠的啄了过去,然后飞向天际。

    “啊!”剧烈的疼痛让刘贵人猛的收回手,然后看着手心的血口子尖叫起来。

    觉得这声音特别刺耳的言晏晏揉了下耳朵,转身准备离开。

    不明白为什么会突然冒出只大鸟攻击自己,但这并不妨碍刘贵人迁怒,见她想走,握着自己的手语气有些尖锐的冲自己宫里人喊:“拦下她!”</p>
(←快捷键) <<上一章 投推荐票 回目录 标记书签 下一章>> (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