默认冷灰
24号文字
方正启体

28、第二十八章

作者:苏香兰色本书字数:K更新时间:
    却原来,抱着琴唱曲的根本就不是她想象中的柔弱姑娘, 而是一位老大爷, 至于那声音粗暴的客人也没有刁难他的意思, 说话的同时还丢了钱银子过去。

    人家唱曲的与听曲的都没觉得有什么,未免显得自己太太大惊小怪, 言晏晏收回了目光。

    果然什么纨绔公子调戏卖唱姑娘的,都是电视里才会常见的套路。

    接下来, 那老人家又换了一首比较哀怨的曲子唱起来,言晏晏不准备继续听, 于是起身。

    两个宫女和侍卫们也同时起身, 跟在她后面下楼。

    言晏晏转动着手里的扳指, 想着马上也要到中午了, 于是问身旁的人:“你们可知道附近有哪家酒楼不错?”

    两位宫女一个没怎么出过宫, 一个之前不在京城,于是纷纷摇头。

    倒是后面的一个侍卫忍不住开口道:“就在这条街上,有一家云来酒楼还不错。”

    云来, 客似云来的意思?

    言晏晏问了具体的位置后, 一边继续逛着, 一边往那里走,忽然看到了一个卖泥人的摊子。

    看做出来的成品还不错,言晏晏停下脚步:“可以照我的样子捏一个吗?”

    “没问题。”

    捏泥人的应了声后, 抬头看他一眼便快速的揪了几团泥开始捏。

    看他手双手飞快的动着,没一会儿就捏出了人形,言晏晏觉得还挺有意思。

    等他慢慢开始填充细节时, 觉得他应该不需要看着自己捏的言晏晏去隔壁卖一些小玩意的摊子看起来,准备挑一些有趣的东西给宫里那几个没出来的宫女。

    “你们过来看看有没有喜欢的,顺便给她们带一些回去。”言晏晏招呼秋兰二人。

    若只是单纯让她们两挑,二人肯定会拒绝,见她提起宫里的姐妹,便走上前看起来。

    这摊子虽小,但东西还真不少,什么头花、簪子、玉佩、生肖木雕……看得人眼花缭乱。

    东西虽不如宫里的精致名贵,但胜在精巧、有趣,三人凑在一起挑起来就没完了。

    倒是摊主一面热情推荐,一面多看了言晏晏几眼。

    注意到他视线的言晏晏这才反应过来自己今天穿的男装,于是将挑好的东西放到秋兰面前,示意她们慢慢挑后,转身回到了泥人摊前。

    “您看可还满意?”已经捏好泥人的摊主将手里的泥人递过去。

    “不错。”言晏晏接过来看了看后,觉得这手艺不去现代做手办可惜了。

    爱不释手的看了好一会,又在摊子上挑了一套西游记和十二生肖的泥人后,言晏晏一起结账。

    买完泥人和一些小玩意后,继续往前走了没多久就到了云来酒楼。

    “不好意思,客满了,不如您改日再来。”

    几人走到门口,小二上前不是迎客,而是一脸不好意思的赔不是。

    前头刚走进酒楼的人余光往门口瞧了一眼,看到其中有点眼熟的人,转身倒回门口。

    “你今天不上值吗?”

    “陪主子出来。”被问的侍卫看了言晏晏一眼后道。

    那人见他称言晏晏为主子,还当是宫里哪位爷,恭敬的拱手行礼后,与小二道:“我有事不吃了,房间让给这位爷。”

    说完,这人就飞快的离开,似乎怕示好被拒绝。

    “好嘞。”小二也不想做赶客的事,见事情圆满解决,笑着迎言晏晏她们进去。

    “方才那是你朋友?”进到二楼包厢坐下后,言晏晏问道。

    “远方亲戚。”

    云来酒楼的饭菜确实不错,言晏晏用完后很是满意。

    吃过午饭,想着九阿哥那么惦记着出宫,下午言晏晏特意去买了不少好吃的好玩的,直到堆了半个马车,眼见时间也不早了,于是决定先回宫。

    因东西太多,马车直接从宫门行到西华宫后门才停下来。

    言晏晏刚一下车,西华宫守门的太监就迎上前道:“几位阿哥们刚刚过来了,在正殿里等着。”

    他们会过来言晏晏倒是一点不奇怪,点头表示知道,走进了大门。

    “怎么打扮成这样?”大阿哥多看了两眼后,问了句。

    言晏晏坐下来道:“这样方便。”

    “这么早,我还以为怎么也要到宫门下钥才回来。”九阿哥道。

    “又不是明天不能去,没必要。”言晏晏随口说了句让他羡慕的话,见他偏开脸不看自己,才道:“我买了一些吃的玩的,看看有没有你们喜欢的。”

    正好这时候几位宫女轮流将马车里的东西拿了进来,摆了满满两张桌子。

    莫说九阿哥与十阿哥,就连八阿哥也忍不住走了过去,翻看着那些东西。

    “呦,还买了百味居的烧鸡。”大阿哥伸手拿过一个盖着绿色印章的油纸包,打开后尝了一块鸡肉。

    “冷了吧?”怕他吃坏肚子的言晏晏问了一句。

    “还有些余温。”话虽这么说,尝了一块他也没再继续吃。

    四阿哥道:“这泥人捏的不错。”

    “我也觉得。”言晏晏从他手里拿回自己的小泥人,又将那两套西游记和生肖的推到他面前,“喜欢的话这些送你。”

    “我喜欢这套。”听到她的话看过来的九阿哥随手拿了一套。

    四阿哥看了他一眼,没说什么。

    看完桌上的东西后,大家又问她今天去哪玩了,得知只在街上随便逛了逛,大阿哥提议道:“那你下次可以去琉璃厂那边玩。”

    言晏晏点了点头,又与他们闲聊了几句后,留他们下来一起用晚膳。

    这会也到用膳的时间了,加上她买了许多宫外的美食,几位阿哥便没有拒绝。

    平日里阿哥们基本上都是在自己院子里用膳,偶尔和母妃一起,最热闹的也就是家宴的时候,但那会有康熙在,多少有些拘谨。

    这会和言晏晏一起凑了满桌,看着桌上宫里宫外的菜肴,几位阿哥心里都觉得还不错。

    像是还嫌不够热闹似的,明德竟然也跑了过来,在桌子周围转圈。

    “去去去。”看到它跑到自己旁边,九阿哥用脚踢着赶了赶。

    也就是知道这是言晏晏养的狗,换成别人的,九阿哥早让人丢出去了。

    四阿哥注意到他的动作,皱了下眉后,吩咐苏培盛将明德抱下去喂食。

    因觉心情不错,大阿哥吩咐人上了壶酒,拉着几个兄弟小酌了几杯。

    这顿饭吃得宾主尽欢,直到天黑透了才结束。

    许是这种人多热闹的氛围太好,吃完后几人也没立刻离开,八阿哥、九阿哥、十阿哥去摆弄桌上有趣的玩意,大阿哥拉着三阿哥继续喝着酒。

    “不知道孔先生的稿子写的怎么样了?”言晏晏忽然想起来,说了一句。

    四阿哥闻言,道:“明日让人去问问。”

    “刚入京他事肯定挺多的,过些日子再说吧。”现在去问倒像是在催他一样。

    “关于之前说的诏令,皇阿玛前几天已经发下去了,不过也只能保证报官官府会受理,想要完全杜绝此事恐怕没那么容易。”

    自古以来就是民不举官不究,指望官府主动去管这种事本来也不现实。

    想到现代尚且有许多人遇事没有报警的意识,言晏晏不认为那些遭遇吃绝户的女子有几个敢去报官,不由叹息一声。

    不过有总比没有强,至少给那些敢于反抗这种恶习的女子多了一条出路。

    事实上,这旨诏令远比言晏晏想的有用,就在她与四阿哥谈论的同时,离京城不远的一个张家村,死了丈夫又被村里人赶出家门的张吴氏抱着女儿呆后山的破茅草屋里。

    想到往日里和睦的村邻们在丈夫死后瞬间就像换了个人一般,将她们母女赶出来不说,还将他们家里的银子都拿去买了粮食,像过节一般大吃大喝,张吴氏的眼泪就又流了下来。

    再想到明日或者后日,等买来的粮食吃完后,他们家的房子也会被卖掉,感觉天大地大都容不下她们母女的张吴氏一瞬间生了求死的念头。

    可是……草儿怎么办呢?

    她看着怀里的孩子,有些犹豫。

    神色恍惚间,她连有人走到门口都没发现,直到一包重物从门口丢进来,她才警惕的抱紧怀里的孩子。

    “我今日去城里卖猎物,听人说衙门口张贴了一张告示,大意是皇上有旨要禁止吃绝户的恶习,你若是敢的话,可以去城里报官。”门外的人说完便直接离开。

    听出好像是山里的那位猎户的声音,张吴氏放下了心,想到他的话,既有些意动,又有些对官府的天然恐惧。

    “娘,我饿。”四五岁的女孩咬着手指眼巴巴的望着不远处散发着肉香的绿叶包。

    对上女儿尚还懵懂的双眸,想到不为自己也得为她,张吴氏最终还是咬牙下定了决心。

    起身拿过绿叶包,看到里面的肉,张吴氏眼泪又流了下来,想不明白为什么日日相对的村邻还比不上统共没见过几次面的人。

    “娘我不吃了,你别哭。”

    张吴氏摸了摸她的脑袋,将肉喂给她吃。

    次日天还没亮,张吴氏便抱着女儿下山往城里走。

    村里有早起的人看到她们母女二人的身影,不由交流起来。

    “张吴氏抱着女儿这是准备去哪?”

    “回娘家呗。”

    “她是逃荒那年嫁到村里的,哪有什么娘家。”

    “你管那么多。”

    一鼓作气的进城找到衙门后,张吴氏没给自己后悔的机会,敲响了门外的鼓。

    知县没想到告示才贴出去没多久,竟然真有人为此事报官,不过想到等处理完此事可以写个折子上去表表对皇上的忠心,当即就派人陪同张吴氏去张家村。

    “谢谢青天大老爷!”见官府竟然真的会替自己做主,张吴氏当即就抱着女儿跪下来磕头。

    “要谢就谢皇上。”知县朝京城的方向恭敬的拱了拱手。

    一行捕快跟随张吴氏回到村里后,引起了轰动,村民们有些惧怕的找来了族长,担心是不是张吴氏惹了什么事连累到了他们。

    等为首的捕快说明来意,表示他们这种行为违反了皇上的旨意时,村民们吓得跪了下来,纷纷表示他们不知道,并说以前都是如此。

    “行了!”

    捕快们不想听他们的哭诉,呵斥了一声后,道:“这一次你们将花掉的钱粮双倍奉还便是,再有下次……都得跟本捕快去大牢里蹲着。”

    “是是是,谢大人开恩。”

    捕快成日里与百姓打交道,最了解他们,好人做到底的又帮着张吴氏恐吓了几句:“别光嘴上答应,若是等我们走后尔等又继续欺负人家孤儿寡母,说明是对皇上的旨意不满,到时候,那就是砍头的罪名。”

    “不敢不敢!”

    有了捕快发话,这些村民别管心里究竟怎么想,明面上至少将钱粮都凑了双倍还给了张吴氏,也不敢欺负她们。

    至于村民们都不再搭理她,经历过绝望的张吴氏一点也不在乎,左右家里有地,只要她辛苦些养活她们母女总没问题。

    张吴氏被吃绝户愤而报官,并被官府受理的事传出去后,附近有此恶习的村子都收敛了一些。

    远在京城的言晏晏自然不可能知道这件事,但有关此事的功德已经落入了她的手镯中。

    内城该逛的都逛得差不多后,言晏晏准备去琉璃厂转转。

    然而,由于走的正阳门,出来后倒是先经过天桥。

    天桥上下到处都是人,还有各种摊子,十分热闹,本来准备过几日再来这里的言晏晏瞬间改了行程,决定今天就在这里玩,改日再去琉璃厂。

    刚出来也不饿,她便忽略那些卖吃食的摊子,先去了一个说书的摊子听书。

    觉得这说书人没有那天茶楼里讲得好,言晏晏听完一个故事,给了茶水钱就换了另一家听大鼓。

    一连转了几个摊后,言晏晏惊讶的发现,她又听到了之前在酒楼里那个关于“大夫上山采药遇道人”的故事,甚至传得比她在酒楼听的版本夸张得多。

    将这件事记在心上后,接下来的行程言晏晏特别注意了一下,发现说起此事的人还不少,虽然他们都未必当真,但消息如此大规模的传开,她总觉得有点不对劲。

    不会是要出什么事吧?

    许当局者迷的缘故,言晏晏倒也没往自己身上想。

    “咚咚咚咚……”

    前方突然传来敲锣的声音,让言晏晏从自己的思绪中出来,循声望去是,发现原来是耍猴表演。

    一大群喜欢看热闹的百姓涌了过去,未免被他们碰撞到的言晏晏退到了路边。

    看到路上正常走路的百姓因为躲避不及被涌过来的人带得前晃后倒,言晏晏正庆幸自己反应快时,忽然发现了让她皱眉的一幕。

    路中央,一个五官平平的青年好像被人群挤到一般撞到身后的一个灰衣中年人的身上,在道歉的同时,手飞快的顺走他腰间的荷包,然后快速从人群中脱身。

    也是不巧,那青年脱身后正走到言晏晏旁边,她当即就伸手将人拦住。

    “你拦我干嘛!”因他的穿着不错方才盯了一会,觉得他身后跟着下人看着就不好惹才打消了念头,此时被他拦下来,青年有些心虚的喊道。

    言晏晏还没回答,人群中那个时不时就摸一下腰间荷包的中年人已经发现钱丢了,高声的叫起来:“谁偷了我的荷包!那里面可是给我爹买药的救命钱啊!”

    “不是我。”

    听到这话,他周围的百姓纷纷往旁边退开,有的还赶紧声明。

    “有没有人看到方才撞我的人?”中年人急得眼都红了,朝周围扫了一圈后,忽然想起来道。

    “没看到。”

    “偷钱的肯定早跑了!”

    “是啊,人这么多,抓不到的,自认倒霉吧。”

    “你爹生了什么病?”

    听到那边的动静,言晏晏高声道:“偷钱的人在这里!”

    “多管闲事!”

    本来见被偷的人那么快发现心里就有些慌的青年被他叫破身份,骂了一声就想跑,却被跟着言晏晏的侍卫拦下。

    “哎哎,有人帮你抓住小偷了,快过去看看。”人群外围的百姓听到言晏晏的话,冲中央抱头蹲下的中年人喊。

    听到这话,中年人猛的抬起头,顺着他手指的方向,挤开人群跑了过去。

    看到被拦下的就是方才撞自己的人,中年人揪住他的衣襟:“把我的钱还我,那是我爹的救命钱你知不知道!”

    “给你给你!”看他一副要打人的表情,本来还想狡辩几句的青年赶紧掏出刚到手的荷包递过去。

    中年人松开人接过荷包,打开看了眼确定钱没少后,才后怕的松了口气,对着言晏晏连声道谢。

    “真是谢谢恩人,若是丢了钱,我都不知道该怎么办了……”

    “不用谢,下次把钱收好就是。”言晏晏回了一句。

    “是啊,这里人多,下次最好把钱捏在手上。”

    “就是。”

    随后附近的百姓又提醒要把那个小偷送到官府里去。

    年纪轻轻有手有脚,不去做正经事儿却来偷东西,不管放在哪里都会被人看不起。

    言晏晏不听那小偷的狡辩,让两个侍卫将他送到官府去。

    因她坚持,统共才带了两个宫女、五个侍卫出来,所以其中一个侍卫表示自己单独去就可以。

    “在京城里又不会出什么事,你们一起去吧,我就在这附近等着。”

    想着两个人有个伴,也免得让小偷跑了,言晏晏道。

    等两个侍卫将人带走后,言晏晏让那个还留在原地的中年人不用再道谢,赶紧去买药。

    中年人又感谢了几句才转身离开。

    事情结束了,方才因为凑热闹聚集起来的百姓们也就慢慢开始散开。

    就在言晏晏考虑着要去哪坐着等一会时,说时迟,那时快,附近的一个百姓,突然拿着把匕首朝她冲了过来。

    剩下的三个侍卫两个留在她身旁,另一个赶紧迎了上去,挡住了上前攻击的人。

    结果又从两边冲出来了两个人,剩下的两名侍卫不得不迎了上去。

    言晏晏本以为是那个小偷的同伙,然而下一刻,不知从哪射出一支箭,朝着她胸口而来,在快要碰到她时掉到地上。

    能用上弓箭,显然不会是小偷的同伙,言晏晏想着果然不该乌鸦嘴,才说京城不会出事,这就出事了。

    本来也以为是小偷同伙报复的百姓看到空中射来的箭,顿时觉得生命受到了威胁,赶紧四散跑来躲了起来。

    “你们赶紧躲起来。”言晏晏示意两名宫女躲到旁边去。

    那两名宫女虽然很害怕,但还是摇头表示不能抛下她离开。

    “放心,没人伤得了我。”拥有大把平安珠的言晏晏并不担心自己的安危,为免伤及无辜,站在原地没动。

    想到方才看到的一幕,两名宫女这才找地方躲起来。

    连射几箭都没有伤到他后,暗处的人不信邪的加重了射出去的力道。

    附近的百姓已经跑光了,差不多确定箭射来方向的言晏晏开始往相反的方向走。

    第一支箭对着她射来时,哪怕知道自己有平安珠不会有事,言晏晏心里还是有些害怕的,如今确定箭伤不了自己,已经慢慢淡定下来,甚至还有功夫想究竟是谁会来杀她。

    觉得自穿越后,基本上都在做好事的言晏晏实在想不到有谁会想杀她,并且还有这样的人手。

    那边三个侍卫见她不用自己操心,于是全神贯注的对付这几个伪装成普通百姓刺客,没一会就将其拿下。

    暗中人许是见用箭伤不了他,纷纷从一处客栈里跑了出来。

    见又来了六七个人,三名侍卫抓住之前那三个刺客,朝言晏晏所在方向退去。

    “你们是什么人?”其中一个侍卫警惕的问道。

    对方并不理会,正准备抓紧时间解决掉几人时,却听到了马蹄的声音。

    “撤!”猜到肯定是官府来了的刺客们喊了一声,手里的刀朝几个侍卫投掷过去。

    侍卫们下意识的躲避,却不想他们的目标是自己手上的刺客。

    三个被控制的刺客方才就已经被侍卫们重伤,如今再被补了一刀,除了一个还有口气外,另外两个直接死了。

    “这里是怎么回事?”九门提督带着一队官兵过来后,看到地上竟然有尸体,当即问了一句。

    其中一个侍卫直接掏出了自己的腰牌举起来,然后让人赶紧先将还有口气的刺客带下去救治。</p>
(←快捷键) <<上一章 投推荐票 回目录 标记书签 下一章>> (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