默认冷灰
24号文字
方正启体

29、第二十九章

作者:苏香兰色本书字数:K更新时间:
    看到大内侍卫的令牌, 九门提督翻身下马, 正想着难道是哪个阿哥出宫了, 等看到几个侍卫身后的言晏晏时, 却又发现并不是。

    九门提督经常出入宫里, 几个阿哥长什么样子他还是清楚的,见被大内侍卫保护的不是阿哥,不由有些好奇他的身份。

    “这位是?”吩咐手下赶紧将三个刺客带下去后,九门提督问道。

    被问的侍卫回答道:“这位是言姑娘。”本来侍卫们是叫她为小仙女的, 因她不愿意,才随宫女们一样称她为姑娘。

    从宫里出来又是姓言,九门提督想了一下后立刻明白, 这位应该就是传言中皇上在南巡途中遇到的小仙女。

    “失敬失敬!”九门提督朝她拱了拱手。

    言晏晏对他点了下头算做回应,转头看到两个宫女平安无事的走过来, 这才放下心。

    “姑娘你没事吧?”方才每看到一支箭射向她时, 两位宫女的心就提起来一下, 直到箭掉到地上才重新落下来,此时回到她身边,赶紧问了一句。

    “没事。”

    九门提督对她的身份倒是挺感兴趣,只是现在并不是交流的好时机,便提出要送她回宫。

    接下来也不可能再有心情继续去玩,言晏晏没有拒绝,由九门提督亲自带人护送回宫。

    将人送进宫里后,九门提督与几个侍卫一起去面见皇上。

    乾清宫。

    康熙听说九门提督与西华宫的侍卫一起过来,还有些不明所以, 不知道他们怎么会凑到一起。

    等让他们免礼平身,听完几人分别说了在宫外发生的事后,康熙顿时大发雷霆。

    “光天化日之下,竟然有人敢在京城里行刺?真是荒谬!”

    越想越生气的康熙责问了九门提督一顿后,吩咐他尽快查清这究竟是怎么回事。

    被劈头盖脸的训了一顿的九门提督连连点头称是,同时在心里盼着那个还有口气的刺客可千万别死了,否则他想查都无从下手。

    待他们退下去后,康熙又吩咐李德去道:“你去内库挑一些东西代朕去西华宫走一趟,告诉她此事朕一定会给个交代。”

    “是。”李德全应下后,带着小太监去了内库。

    尚书房里,几位阿哥刚下学正用着午膳,忽然有个太监过来在门口朝苏培盛招了招手。

    这太监是西华宫养狗的,原本是四阿哥院子里的人,后被派过去帮言晏晏照顾明德。

    苏培盛过去,听他说了几句话后,脸色立刻就变了,赶紧回到四阿哥身边道:“爷,听说言姑娘今日在宫外遇刺。”

    “她可有事。”四阿哥表情微变。

    苏培盛不太确定道:“听那太监说好像没有。”

    “她怎么会突然遇刺?”九阿哥反应十分大的站了起来。

    “这些人也太嚣张了,竟然敢在京城里行刺!”

    一听到有刺客,大阿哥顿时觉得肯定又是那些反清复明的人。

    头一次认可大阿哥话的太子也是一脸不悦,并在心里感叹九门提督简直是吃干饭的,竟然连京城里混进了刺客都不知道。

    同时,他也觉得自己的安危受到了威胁,毕竟今日能进京城,说不定哪日就能进皇宫。

    觉得他们现在在这里议论也没有用,四阿哥起身,准备亲自去西华宫里看一看。

    见他走了,其他几位阿哥也起身跟了上去,走在最后的三阿哥想了下,让身边的太监去和师傅们告个假。

    言晏晏刚送走李德全就看到他们过来了,心里还挺感动,不等他们关心就先道:“放心,我没事。”

    看她气色如常也没有受伤的迹象,几位阿哥放下了心,问她遇刺的经过。

    言晏晏干脆将出宫后的行程从头到尾说了一遍:“从正阳门出来后便……”

    “虽则一般人伤不了你,但下次还是多带些侍卫出去。”大阿哥道。

    “遇刺的事查清楚前,还是暂时不出宫为好。”四阿哥更谨慎一些。

    哪怕今日有惊无险,言晏晏也觉得确实还是先不出去为好,因此点头同意:“好的。”

    答应完后,她才忽然发现阿哥里多了个人,想了下后才猜到应该是养在太后身边的五阿哥,听说他前些日子好像是生病了,所以一直没见过。

    感觉到她的目光,五阿哥对着她笑了一下。

    随后,几位阿哥不由继续就京城有刺客一事议论起来。

    听他们的意思,刺杀自己的可能是反清复明的人,言晏晏顿时疑惑起来:“他们刺杀我有什么用?”

    真要刺杀也该去找康熙啊,再怎么样也轮不到她吧?

    “皇阿玛祭大禹陵时遇仙女下凡的消事迹在江南已经传得沸沸扬扬,他们自然有动手的理由。”太子道。

    大概懂了他话外之意的言晏晏又有问题:“可是我穿的是男装啊?他们怎么会认出我?”

    不是言晏晏自恋,以她的演技与伪音,除非是十分熟悉的人,否则陌生人根本认不出她女扮男装后的打扮。

    “难道他们有人混进宫里来了?”听了她的话,想到头一次见到她男装时自己都没反应过来的三阿哥下意识道。

    “不太可能。”后宫的事如今都是佟皇贵妃在管理,四阿哥自然不愿意出现这种情况。

    “虽然确实不太可能,不过为了以防万一,还是先将西华宫里伺候的人都带下去查一查。”

    听了大阿哥的话,言晏晏道:“还是等九门提督查出结果再说吧。”

    毕竟真查起来,那些宫女太监肯定要吃苦头,万一是冤枉的那多倒霉,再加上言晏晏平日里并没有感觉到自己宫里有不对劲的人。

    “你就是心太软。”大阿哥说了一句,想着一般人也伤不了她,倒也没再强求。

    接下来殿里静了一会,想着时间已经不早的言晏晏问道:“你们下午不用去曰射殿吗?”

    “沾你的光,和师傅告了半日假。”三阿哥道。

    想到他们一天学到晚,连个双休都没有,言晏晏觉得休息半天也挺好。

    没一会,佟皇贵妃也带着人过来。

    几位阿哥起身行礼。

    佟皇贵妃见他们竟然都在这倒也不是太惊讶,关心了言晏晏几句确定她没受伤,留下带来的东西后离开。

    接下来,宫里其他妃子也派人送了东西过来表达问候与关心。

    倒不是她们不想亲自来,只是因为得知阿哥们都在那也不太方便,这才让身边的贴身宫女代劳。

    看到陆续送到自己宫里的东西,言晏晏觉得这些妃子们还怪大方的,不过也不好白收人家的东西,于是让秋兰从庭院里挑一些花作为回礼送到各宫去。

    发现位分高一点的基本上都派人过来了,唯独德妃宫里没人来,四阿哥不由朝门口多看了几眼,随后却正好看到德妃亲自带着人从大门进来,于是起身。

    看到他突然站起来,言晏晏顺着他的视线看过去,发现原来是德妃来了,于是跟着起身。

    “德母妃。”

    四阿哥先叫了一声后,其他几位阿哥也纷纷起身。

    拿着礼品的宫女将带来的东西交给西华宫的宫女后,回到德妃身边站好。

    德妃与太子见礼后,朝四阿哥笑了笑,这才对着言晏晏说起关心的话:“好端端的怎么会遇到刺客,可有伤到哪?”

    “多谢德妃娘娘关心,我没事。”发现四阿哥与德妃的关系好像还可以,也没有互相冷脸或是相顾无言,言晏晏多少有些惊讶,不过想着可能是还没到那个时候,便又觉得不奇怪。

    “那就好。”德妃放心的点点头,又与她说了几句话后才告辞。

    将德妃送走后,言晏晏重新坐下来,问他们道:“不会再有人来了吧?”

    “不一定。”看她靠在椅背上,一副慵懒的模样,太子故意道。

    他要是不笑,言晏晏说不定就信了,于是看向四阿哥。

    “该来的都来过了。”四阿哥说完,想到她之前好像没说过在外面用膳,顺口又问了一句:“可用过午膳?”

    “你不说我差点忘了。”怪不得觉得肚子有点饿的言晏晏坐直身体道。

    “那赶紧让人备膳,正好方才也没吃好。”

    过来之前,几位阿哥的午膳才才用到一半,听说她还没吃,大阿哥道。

    早在她回来时,西华宫的小厨房已经备好了午膳,听说几位阿哥也要一起用后,御厨又赶紧多做了些菜。

    用完午膳后,言晏晏问他们下午要做什么。

    秋兰给他们每人面前上了杯热茶后,退到她身后。

    “你想做什么?”太子反问。

    言晏晏想了下,道:“不如去藏书阁看书?”

    “啊!”九阿哥怪叫了一声:“难得休息,还得看书啊!”语气里满满的不情愿。

    听到“看书”二字,十阿哥脸上的表情也写满了不赞同。

    看着二人类似的表情,也不难明白他们为何玩得好。

    “那我就不知道要做什么了,不然去钓鱼?”言晏晏勉强又想到一个能消磨时间的事。

    “这个好!”九阿哥不知想到了什么,眼睛有点亮,点头同意后凑到她面前道:“钓鱼时可以顺便让我见识一下摩西分海吗?”

    觉得他分明是想见识摩西分海顺便钓鱼的言晏晏看向其他人:“你们觉得呢?”

    同样对摩西分海感兴趣的太子表示赞同,加上其他几位都没意见,于是一致决定下午去钓鱼。

    这会正是春乏的时节,加上之前又是逛街又是遇刺,言晏晏有些累了,表示等她小憩一会再说。

    本来不觉得,被她这么一说,几位阿哥像是被传染了一般,也有点犯困,于是决定各自回院子休息会。

    等到她小睡了一觉起来,一行人聚在一起前往御花园。

    御花园的湖边上,早有宫人安排好了桌案和木椅,桌上放好茶水点心,鱼竿则在椅子旁,不远处甚至还有美人榻与屏风。

    到了湖边后,见几位小阿哥期待的望着自己,言晏晏知道不让他们先见识一下摩西分海,肯定是别想好好钓鱼,于是朝湖面踏出一步。

    “哎!”看到她动作的十阿哥下意识的叫了一声,随后却发现她竟然没有直接坠落进湖里,而是随着水往两边分开缓缓下沉。

    感觉随着她的踏入,湖面像是被一双无形的大手向两边分开,太子露出惊讶的表情。

    在湖底露出来后,言晏晏发现脚下好像踩到了什么东西,挪开脚后,发现好像是一块玉佩,弯腰去捡的同时,又看到不远处还有一根颜色暗淡的金钗。

    果然不愧是皇宫的湖泊!

    “你们可真有钱,什么东西都舍得往湖里扔。”言晏晏举着手里的两样东西转身打趣道。

    “咦,老四,这好像是你的玉佩?”三阿哥跳到湖底后,看着她手里的玉佩道。

    主要四阿哥之前戴了挺长一段时间,所以他才能够认出来。

    “给你。”听说竟然这么巧,言晏晏将两样东西一起递过去。

    苏培盛赶紧上前接过,发现还真是自家爷之前掉的玉佩,顿时明白当初为什么怎么找也找不到,原来竟然掉进了湖底。

    看到三阿哥下去,九阿哥、十阿哥在身边的太监帮忙也下到了湖底,飞快的往对岸跑去,觉得这简直太有意思了。

    这种走在水中的感觉太好,等跑了个来回,两位小阿哥才停下来打量着两边的水壁。

    碧绿的湖水中有鱼在游动,九阿哥伸手去捞,却根本捞不着。

    “如此的话,若是你站在黄河边,岂不是能镇住水患?”太子看着湖中的情形,忽然道。

    觉得他还挺忧国忧民的言晏晏也不确定这串珍珠有没有那么厉害,不过若是真有这个功效,她倒也愿意为了黄河边上经常面对水灾的百姓舍出这个宝贝。

    “我也不确定,有机会去试试。”不过想着统共就一串项链,黄河水域那么广,便是有效也只镇得住一个地方。

    她愿意去试就很好了,太子没再说什么。

    “这里有一个扳指!”九阿哥也在湖底发现了东西,而且品质还不错,顿时高声道。

    “是你们的吗?”九阿哥举起扳指朝岸上问,得到否定的答案后,将扳指丢给了跟随自己的太监。

    “看来这湖里的东西还真不少。”

    言晏晏笑着说完,忽然起了寻宝的念头,和湖底的几个人说了一声后,开始带着他们统一往左边走。

    湖水沿着岸边往右边流去,言晏晏踏过的一定范围内始终都没有水。

    岸边的人看着这样的画面,觉得十分神奇。

    湖底的泥是湿的,几个人一边走一边时不时捡起一样东西,没多久鞋底和手上都弄脏了。

    看着三阿哥非但不劝两句,还兴致勃勃的跟着一起玩,四阿哥脸色有些黑。

    “玩玩而已,上来净手就是。”看到他的表情,太子道。

    看到言晏晏本来白皙的手指也沾了点泥,四阿哥还是忍不住开口道:“不是说钓鱼吗?”

    听到他的声音,看着岸上等他们的人,言晏晏不好意思的招呼九阿哥他们上去。

    “再玩一会。”九阿哥道。

    “走了,再不上去水等会就淹下来。”发现三阿哥还好一些,九阿哥和十阿哥身上都沾了泥,言晏晏觉得是该上去了,不然待会怕是会出现两个泥猴。

    本来以为她只是说说,见三阿哥跟着她一起往岸边走,九阿哥只能意犹未尽的与十阿哥一同跟上。

    上岸后,言晏晏不好意思的对四阿哥笑了下,过去宫女端来的水盆旁洗手,又去屏风后换了双鞋。

    等言晏晏整理好出来时,太子、四阿哥与五阿哥他们已经开始坐着钓鱼,大阿哥自觉没那个耐心,便只坐在旁边的桌前观看。

    几个小阿哥中,也只有八阿哥有那个耐心坐着钓鱼,另两个则直接回宫去沐浴换衣服去了。

    言晏晏和三阿哥拿着鱼竿分别坐在两个空位上,也开始认真的钓鱼。

    钓鱼是一件让人不知不觉就静下心来的活动,她靠着椅子神情放松的望着湖面。

    万里无云的天空与碧绿的湖水被岸边的绿树连成一片,看着十分舒心。

    言晏晏看着前方的风景放空着脑袋,过了一会,她忽然“哎”了一声坐直身体。

    “怎么,这么快就钓到鱼了?”听到声音,旁边的大阿哥朝她看过去。

    “不是。”言晏晏否定后道:“我突然想起来件事。”

    “何事?”旁边的四阿哥问。

    “上次和这次出宫,我都听到了京城里的百姓在传一个消息。”说完,言晏晏将那个故事讲了一遍:“头一次是在茶楼里,隔壁两个人……”

    之前没往自己身上联想,刚刚想到他们说刺杀自己的是反清复明的人,言晏晏脑子里灵光一闪,就觉得这个消息会不会也是针对自己的。

    她能想到的事,其他阿哥们自然也能想到。

    “下面人是怎么做事的,京城里都传开的消息也没人想到往宫里说一声。”太子说完,放下鱼竿道:“孤去一趟乾清宫。”

    涉及到反清复明的人就没有小事。

    “我与你一起去。”左右也不想钓鱼的大阿哥跟着起身。

    九、十阿哥一去不回,他们二人又走了,于是岸边只剩下他们几个,钓了几条鱼后,言晏晏也不感兴趣了,于是将鱼放回湖里各自回宫。

    九门提督的运气还是好的,刺客里唯一的活口最终被大夫救了回来,让人养了几天,确定他轻易死不了后,一番严刑拷打,让其吐出真相。

    鬼门关走了一趟的人十分惜命,还没对他用什么厉害手段,他就自己交代了出来。

    却原来,这群乱党并不是特意过来刺杀,而是到京城里有其他事。

    本来他们办完事就准备离开,却恰巧在一家酒馆听到有人吹自己最近时常见到阿哥,于是套了番话后,临时决定刺杀那个最近经常出宫的阿哥。

    本来刺客们想得很好,安排的也很充分,可惜遇到了开挂的言晏晏,功亏一篑不说,还搭上了几个同伙。

    九门提督顺着刺客的话查下去,发现酒馆被套话的那人乃是西华宫一个侍卫的远房亲戚,再叫来那侍卫一问,瞬间真相大白。

    显然,酒馆里被套话的就是那天在云来酒楼让出厢房的人,他可能是误会了言晏晏的身份,将他当成了宫里的阿哥,随后又在吹嘘时正好让那群刺客听到。

    在得知这件事其实只是一个乌龙,那些刺客实际上要刺杀的并不是自己后,言晏晏有些无语。

    既然要刺杀的不是自己,她不由想难道关于那道士的消息也不是针对自己?

    康熙得知真相后更加生气,尤其是一想到假如今日出宫的真是哪个阿哥,恐怕就真的出事了,当即就拍了下桌案,命令九门提督尽快将逃走的刺客捉拿归案。

    同时,间接导致这件事发生的侍卫与其远方亲戚也被下令捉拿起来。

    对于没搞清楚状况就胡乱吹嘘的人被抓,言晏晏觉得真不冤,毕竟若换了没自保能力的人恐怕都被他那张嘴害死了,但她觉得被亲戚连累的侍卫还是挺倒霉的,于是去找康熙说了两句情。

    念在那侍卫保护她还算尽心,再加上她来说情,康熙才将人给放了,只是却也表明不会再留用。

    那日听太子说了宫外的消息后,不管究竟是不是那群乱党传出来的,又有什么用意,康熙都不准备任其发展下去,于是吩咐九门提督将消息压下去。

    九门提督又要忙着找刺客,又要忙着压谣言,头一次发现做官怎么那么难,只觉得这几天忙得都快要早生华发。

    带着手下连着忙了几天后,刺客虽没有抓到,但好歹将京城内的谣言压下去了,九门提督稍微松了口气,开始全力去搜查刺客的行踪。

    可惜,没两天,谣言再次卷土重来,在私底下传得比之前还要广,甚至连宫里都有了消息。

    这日里,因言晏晏想吃御膳房的点心,腊梅亲自跑了一趟,拿了点心回来时,却在半路上听到两个小宫女躲在角落里说悄悄话。

    听了一耳朵,对她们说的故事还挺感兴趣的腊梅干脆停下来脚步。

    “听说……”</p>
(←快捷键) <<上一章 投推荐票 回目录 标记书签 下一章>> (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