默认冷灰
24号文字
方正启体

30、第三十章

作者:苏香兰色本书字数:K更新时间:
    一开始听她们一惊一乍的说着不知道从哪听来的故事, 腊梅还觉得挺有趣的, 等听到后面她们竟然影射故事中的妖孽指的是自家姑娘,

    脸色顿时就变了:“你们是哪个宫的?”

    两名小宫女听到声音吓了一跳, 侧头看了她一眼后,虽没认出她的身份, 但看其服饰就知道是哪个宫的大宫女, 互相看了一眼后,竟然手拉着手跑了。

    腊梅追了几步没有追上, 恼怒的在原地跺了跺脚,努力回想了一下那两个小宫女的样貌后, 气愤的回了西华宫。

    “怎么了?”刚练完字的言晏晏搁下笔, 听到食盒放到桌上的声音略重了一些, 抬头看到她脸上的表情, 不由问了一句。

    腊梅收敛的情绪,有些纠结着要不要和她说。

    “有人欺负你?”虽然觉得应该不会有这种事,但见她不说话, 言晏晏还是猜测着问了一句。

    宫里的消息不传也罢, 一旦传开来很快就会到处都是,腊梅想着好像瞒也瞒不住,于是道:“奴婢说了您别生气。”

    “好, 你说。”见她这样强调,言晏晏倒是被挑起了好奇心,从书案后出来,走到桌前坐下。

    于是腊梅便将刚才听到的谣言说了一遍, 又小心的窥着她的神色。

    言晏晏听完非但没觉得惊讶,反而有种果然如此的感觉。

    见她并没有生气,腊梅开口小声道:“不如您去和皇上说一声。”

    “不用。”

    她本人都能听到的消息,康熙不可能不知道,因此言晏晏觉得没必要多此一举。

    如她所料,康熙已经知道了这件事,想到那些人手都伸到宫里来了,当即就勃然大怒:“简直岂有此理!”

    这些人一而再再而三的挑衅自己的威严,康熙踱步走了几圈后,越想越气。

    “皇上您保重龙体!”李德全劝了一句。

    康熙胸口剧烈的起伏了一会儿后才终于平静下来,重新坐到龙椅后,吩咐道:“你亲自去处理这件事,若有谁敢再继续传此谣言,直接杖毙!”

    “是!”

    皇帝的口谕传下去后,宫里一时风声鹤唳,别说再继续传之前的消息,连私下说闲话的人都少了,就怕被误会。

    然而哪怕是性命的威胁也只管得了人嘴,却管不了人心。

    言晏晏再次去御花园时,发现路上遇到的宫女、太监们偷偷看向自己的眼神都有些不对。

    西华宫的宫女见此很替她不愤,表示要去告诉李德全。

    “她们又没说什么。”言晏晏道。

    “可是……”想到她们那种眼神,秋兰就很生气,毕竟没有人比她更清楚,自家姑娘从江南到京城的路上做了多少好事。

    “好了。”言晏晏打断她的话,玩笑道:“若是连人心里怎么想都要管,那宫里的人岂不是要死上一大片?到时候我恐怕真要成妖孽了。”

    言宴宴去鹿苑观赏了一会儿后,在附近的亭子坐了下来。

    三人成虎的力量还是很可怕的,哪怕如今康熙与几位阿哥以及西华宫的人都相信自己,言晏晏也不想就这么坐以待毙,任时间去考验人心。

    转动着手上的镯子,她开始思考着,有什么办法能破解谣言。

    说起来,她从刚穿越过来那次看,言晏晏觉得自己应该是会飞的,可惜如今却想不到要怎么样飞起来。

    觉得若是能找到飞天的方法,将穿越过来的情景当众再现一遍,应该还是很有说服力的,言晏晏开始思索起来。

    想了半天也想不到,她灵光一闪,忽然想到了老鹰学飞的故事,于是转头看向附近的宫殿。

    “宫里最高的地方是哪?”

    “应该是太和殿。”顺着她的视线看向钦安殿后,腊梅回答。

    太和殿是什么地方言晏晏还是知道的,那里显然不适合,于是站起来在周围扫了一圈后,想到了堆秀山。

    出了亭子走到堆秀山附近后,言晏晏觉得这个高度也差不多,于是带着人往山上走,很快就到了山顶。

    登高远眺的感觉还是很好的,长长的宫墙,巍峨的宫殿,都尽收眼底,尤其是成片的黄色琉璃瓦,在阳光下影射出的光芒十分闪耀。

    欣赏了一会儿底下的风景,言晏晏深呼吸了几次,告诉自己左右有平安珠在手,最多就是摔一下。

    做好心理准备后然后,她张开双手往山下一跃。

    “天哪!”

    正看着下面风景的宫女们见她竟然直接跳了下去,慌乱地叫起来。

    跳下去的瞬间,言晏晏感觉到自己脚下像是有浮力一样,并不是飞快的往下坠落,放下心的同时又开始试着记住这种感觉。

    等到落地后,言晏晏试着回想之前的感觉往上飞,却发现还是不行。

    看到她平安落地,这才想起她身份的宫女们松了口气,却还是忍不住后怕地拍了拍自己的胸口。

    没找到感觉后,言晏晏继续走了上去,然后重新往下飞了一次。

    一回生两回熟,多来了几次后,言晏晏还有功夫开始研究怎么样飞下去最好看。

    飞天恐怕是古往今来的人类最向往的事情,哪怕一开始也见识过了她的许多神通,今日见到她竟然还会飞,几位宫女心里更加震撼。

    反反复复的从上往下飞了十几次后,言晏晏终于找到了一点感觉,脚尖在平地上点了下后,终于能成功的飞起来一米多高,可惜都坚持不了不久。

    哪怕如此,言晏晏也已经很兴奋,头一次如此深刻的意识到自己如今确实不是凡人。

    有平安珠做后盾,加上心理产生的变化,又试了几次后言晏晏终于能平地飞起,从底下飞向山顶。

    成功由低到高的飞起来后,言晏晏有一种心潮澎湃想要对着天空高喊的念头,不过她最终还是克制住了,对几个宫女们说了一声,便朝远方飞去。

    有巡视内宫的侍卫无意中看到天上飞过的身影,先是紧张的握住刀柄,等发现原来是她后,才放下心来,随即又为自己竟然能看到仙女在天上飞而震惊。

    旁边的几名侍卫注意到他的举动,跟着抬头望了会天后,忍不住道:“你看什么呢?难道天上有金子要掉下来?”

    “我方才看到仙女从天上飞过去了。”那侍卫道。

    “大白天的说什么傻话,哪有仙女。”旁边的侍卫嘲笑,怀疑他是不是没睡醒。

    言晏晏没有目标的飞了一通,没想到竟然巧合的到了尚书房。

    正听着先生讲课有些犯困的九阿哥无意间从窗子看到天上好像有人在飞,忍不住伸手揉了揉眼睛,再定睛看去时就见到言晏晏落到一颗树上对自己笑,顿时睁大了眼睛。

    言晏晏本来与他打完招呼就准备离开,毕竟也不想打扰他上课,没想到下一刻就看到他起身与先生说了什么后,跑了出来。

    “你带我也飞一圈吧!”九阿哥跑到树下,抬头望着她一脸兴奋的道。

    才刚学会飞的言晏晏才不敢带人呢,于是与他道:“你先回去上课,下次再说。”

    “那我们一言为定。”

    “行行行,你赶紧回去吧。”言晏晏道。

    然而不等他回去,这边的动静已经引起了书房里其他阿哥的注意。

    好在正在上课的这位先生不是死板的性格,见阿哥们的心思已经飞了,想着左右时间已经差不多到了,于是直接下学。

    几位阿哥们目送先生离开后,纷纷起身出门。

    “不好意思,打扰到你们上课。”觉得自己发现会飞后有点太激动的言晏晏反思了一下自己。

    “没有的事,这会正好到下学时间。”大阿哥道。

    四阿哥道:“你怎么会过来?”

    “她是飞过来的。”想到只有自己看到了,九阿哥语气里透着兴奋。

    后知后觉的发现他们都在仰头和自己说话,言晏晏赶紧从大树上飞了下来。

    大阿哥、三阿哥与四阿哥在南巡时见过她从天上飞下来那一幕,因此倒不是很惊讶。

    “平日里不是恨不得将自己当普通凡人吗?今日怎么忍不住要飞了?”三阿哥打趣。

    “怕太久不飞,到时候忘了怎么飞。”言晏晏笑着道。

    “这也能忘?”

    觉得一群人站在树下说话不太像样的太子道:“进去坐下聊吧。”

    于是一行人重新进了尚书房。

    “你们听说了宫里的传言吗?”言晏晏进来先打量了一圈尚书房里的布置,等坐下来后问了一句。

    他们早上刚来的时候还讨论过宫里的传言,听到她的话,九阿哥抢先道:“我肯定相信你!”

    “这话说的,好像我们不相信一样。”大阿哥扫了他一眼。

    “你放心,皇阿玛已经下了口谕,如今宫里肯定不会有人敢再胡说八道。”太子道。

    “防民之口甚于防川,管得住他们的嘴,也管不住他们的心。”言晏晏道。

    听出她话里有意,太子问道:“你可是有什么想法?”

    “我想着不如像在大禹陵那次一样,当众露个面。”到时候从天上往下一飞,再用宝珠散发点金光,再加上瞬间盛开的百花,想来总不会再被人怀疑是妖孽。

    “堵不如疏,这样确实比单纯不让百姓议论更好。”四阿哥赞同道。

    她愿意当众展示神通自然更好,还有助于凝固民心。

    “那孤去与皇阿玛商量一下,看看具体要怎么办。”太子起身道。

    言晏晏点头道:“好的,麻烦你了。”

    “哪里的话。”太子客气一句后,带着人离开尚书房。

    “现在有时间,不如别等下次了!”目送太子离开后九阿哥忍不住对她道。

    “什么下次?”听不懂他在说什么的十阿哥好奇。

    “我还没有带别人飞过呢,万一把你摔了怎么办?还是的过段时间再说吧。”言晏晏道。

    “在天上飞吗?我也要!”听明白的十阿哥道。

    “你们俩是不知道自己有多重吗?还想着飞。”大阿哥道。

    “再重也没有你重!”九阿哥反驳。

    大阿哥不客气道:“那是因为你矮。”

    “你们不准备吃饭吗?呆会去曰射殿要来不及了。”眼见再说就该真吵起来了,言晏晏转移话题道。

    “留在这一起用?”四阿哥问了一句,见她点头,吩咐苏培盛多拿一份午膳过来。

    阿哥们的午膳十分丰盛,坐在这种环境里吃饭倒让言宴宴有一种回到了学生时代的感觉。

    下午,言晏晏想着可以继续练练射箭,便跟着他们一起去了曰射殿。

    这一次她除了练习射箭外,还跟着骑了会马,并被几个阿哥们指点了几句骑马的技巧。

    乾清宫。

    太子行礼后,与康熙说了一下言晏晏的打算。

    觉得这个主意不错的康熙想了一下,道:“既然如此,朕待会就吩咐下去,让人准备过些日子祭天。”

    如此一来不但能破除谣言,还能显得自己天命所归,可谓是一举两得。

    这么想着,康熙干脆也不等待会儿了,直接吩咐李德全传礼部尚书进宫。

    突然被叫进宫,礼部尚书有些不解,等到乾清宫时不由与李德全打听。

    “不是什么坏事。”李德全说了一句,推开门示意他进去。

    “奴才叩见皇上,皇上万岁万岁万万岁!”

    礼部尚书行完礼,起身时看到太子,又朝他见礼。

    “不知皇上叫奴才来所为何事?”

    “你现在就开始准备,等钦天监算出最近的好日子后,朕要祭天。”康熙道。

    “可是还没到祭天的时间。”

    祭天要准备的事情可不少,还不能有丝毫差池,这么短的时间里要准备好,礼部尚书想想都头皮发麻。

    “不必多说,现在就下去准备。”

    “是。”礼部尚书嘴里发苦的应下来,却磨磨蹭蹭的不愿退下去。

    看到他那副样子,康熙也知道确实有些为难人,于是道:“朕让太子与大阿哥跟你打下手。”

    “是,多谢皇上。”这两位未必能帮得上多少忙,可有他们在行事总方便些,万一出了什么岔子,也有人能分担,礼部尚书谢恩后这才退了下去。

    对于大阿哥来说能领到差事还是值得高兴的,虽然要和太子一起有些扫兴。

    九门提督最近十分苦恼,虽然确定刺客短时间内肯定没能逃出京城,然而就算他已经把京城里里外外翻了个地朝天,也始终抓不到。

    这样也就罢了,皇上吩咐的另一件事也没办好,竟然还让谣言传进了宫里。

    已经被皇上训斥了好几回的九门提督担心自己再抓不到刺客,恐怕头上的帽子就要保不住了,心里很是烦躁。

    将唯一的线索,那位被抓的刺客翻来覆去的折腾了几遍,还是没有得到什么能抓到其他刺客的消息,九门提督也是没办法了,死马当活马医的找上了西华宫。

    “求仙女帮帮忙,等抓到那几个刺客,我肯定天天给您烧香!”

    言晏晏有些无语,那天她连几个刺客的正脸都没有看清楚,实在不知道能帮他什么忙。

    “不然我再去城里转一圈,看他们会不会露面?”正好在宫里待烦了,有点想出去玩的言晏晏看着他着急的模样道。

    “这……我怕是会被皇上训斥。”觉得让她以身犯险,自己肯定会被骂的九门提督有些犹豫。

    “你抓不到刺客不是一样会被训斥。”言晏晏随口道。

    抓不到刺客会被骂,让她以身犯险也会被骂,左右都逃不了一顿骂,后者好歹有可能解决掉这件麻烦事。

    这么一想,九门提督不再犹豫,朝她躬身行了一礼后道:“那就多谢仙女。”

    纠正旁人称呼的次数已经多到自己都不想再提,言晏晏想着左右和他也不会经常见面,干脆任他去了。

    “那是现在就出宫还是等过两日?”言晏晏问道。

    “我现在回去安排一下,等明日吧。”说完,九门提督又保证了一番,表示肯定不会让人伤到她一根头发。

    “人能不能引出来还另说,你也别抱太大希望。”言晏晏将丑话说在前头,免得等抓不到人他还来怪自己。

    “当然。”九门提督应了一声,向她告辞。

    次日上午,得知她要出宫,几位宫女们不由都劝了几句。

    言晏晏笑了笑,表示今天就不带她们出去了。

    见她坚持要出宫,秋兰、腊梅她们都表示要跟着一起。

    言晏晏自然不同意,换好衣服后自己单独出门。

    才走出西华宫的大门,言晏晏就看到等在门口的两人,顿时有些头疼。

    “你们怎么没去尚书房?”

    显然九门提督还是不敢自作主张,安排好一切事宜后,想了想还是与康熙说了一声。

    正好在乾清宫的太子听到此事后,其他阿哥们自然很快也知道了,大阿哥有事要忙,于是就只有三阿哥、四阿哥过来。

    “我们与皇阿玛说了,今日陪你一起出宫。”三阿哥道。

    本以为他们是来劝自己不要出宫的,听了这话,言晏晏才发现他们穿的是便装。

    “不用了吧。”

    “放心,一共才那么几个刺客,就算都出来恐怕连我们面前都到不了。”三阿哥拍了拍怀里的荷包,又道:“即使有万一,不是还有你给我们的平安珠。”

    话都让他给说了,言晏晏还能说什么,只能又拿出一些平安珠,一人分了两颗。

    竟还能有这种好事,三阿哥嘴里说着“怎么这么客气”,手上却赶紧接过珠子装进自己的荷包里。

    看着二人装平安珠,言晏晏无意发现四阿哥荷包里原本竟然是空的,不由问道:“你之前那颗平安珠呢?”

    “给了我额娘。”四阿哥道。

    “那你之前怎么不说。”想到若非自己主动又给他们两颗,他就准备这么出去,言晏晏有些生气。

    “老四肯定是一时忘了,我们赶紧走吧。”三阿哥打着哈哈道。

    “嗯。”言晏晏应了一声,没看四阿哥,直接朝前走。

    “你说你也真是的,平时也就算了……”

    这一趟还是有点危险的,在她走出一段距离后,三阿哥也忍不住说了他几句。

    直到上了马车,知道他就是这种性格的言晏晏才消了气,不过还是没有理人。

    见此,三阿哥主动找她说话,让气氛显得不那么冷。

    马车到了街上后,三人便下了车,带着几个侍卫慢慢走出内城。

    这一次依旧是走正阳门到天桥,为了显得自然一点,几人一面走一面逛起来。

    四阿哥看着在卖字画的摊子前有说有笑的二人,朝附近望了一圈,让苏培盛去斜对面的巷子里买一包糖炒栗子。

    那家店并不显眼,是四阿哥第一次出宫时无意发现的地方,里面刚出炉的栗子味道十分不错。

    苏培盛小跑着过去,很快就买了一包糖炒栗子回来。

    “你给她送去。”四阿哥朝言晏晏那边示意。

    “不如爷您自己去?”本来以为他是自己想吃,听说是给言姑娘买的,想到西华宫外的事,苏培盛建议。

    四阿哥没说话,只是看了他一眼。

    “奴才这就去。”苏培盛立马不敢再废话,小跑到二人身边,笑着将油纸包递给言晏晏,道:“您尝尝,这家的糖炒栗子味道特别好。”

    “味道确实不错。”闻着香味,三阿哥伸手抓了一颗还微微有些烫手的栗子剥开送进嘴里。

    栗子的甜香十分诱人,言晏晏伸手拿了几个,发现这栗子既好剥口感也好,软糯香甜,让人吃了一个就停不下嘴。

    “找个地方坐下来?”又抓了几个栗子的三阿哥提议。

    “好。”

    见她点头,三阿哥示意身边的太监将装栗子的油纸包拿过来,又对苏培盛道:“你再去买一包来。”

    苏培盛走后,言晏晏想到她之前去过的茶楼离这不远,于是提议去那里听书。

    带着栗子去了那家茶楼,三个人一面吃栗子一面听着楼下的说书。

    “出来也有一会0,你们说那些刺客今日究竟会不会出现?”栗子吃多了容易口干,三阿哥喝了杯茶后停下手,压低声音问他们。

    “应该会吧。”觉得栗子冷了口感就没那么好的言晏晏加快剥栗子的速度,想在它冷掉前全部解决完。

    “为什么?”

    言晏晏将栗子送进嘴里后道:“瞎猜的。”

    本来还以为她会说出什么答案的三阿哥一脸失望。

    “继续坐会还是换地方?”解决完两包栗子后,言晏晏擦了擦手和嘴后问他们。

    “不如去琉璃厂转转。”

    刺客都未必会出现,难得有时间出宫,三阿哥可不想为了他们浪费。

    “也行。”想到上次出来本来就是要去琉璃厂,言晏晏同意。

    三阿哥又看向四阿哥,见他也没意见,道:“那行,现在就走吧。”

    琉璃厂离这倒也不算远,加上今日出来的原因,他们没坐马车,而是一面闲聊一面往那边走。

    “琉璃厂有什么好玩的?”言晏晏问道。

    三阿哥简单的介绍道:“琉璃厂书斋比较多,还有很多卖古玩字画的地方,以及……”</p>
(←快捷键) <<上一章 投推荐票 回目录 标记书签 下一章>> (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