默认冷灰
24号文字
方正启体

34、第三十四章

作者:苏香兰色本书字数:K更新时间:
    言晏晏回到西华宫后, 想着他们或许还在等着消息, 中午时让人去尚书房说了一声。

    得知康熙同意他们出宫,九阿哥与十阿哥很是兴奋, 恨不得马上就到那一天。

    五月初三, 风和日丽, 是个适合出行的好天气。

    前一天大家提前商量过出门的时间,本来九阿哥提出来卯时就出发, 言晏晏却觉得他们难得休息一天还不多睡会觉太可惜,最终将时间定为辰时。

    离辰时还差一会, 言晏晏带着秋兰和腊梅来到宫门口, 惊讶的发现他们都已经到了,都在等自己。

    “你们都这么早?”

    “这两个寅时就起来了,去尚书房没见那么积极过。”三阿哥一脸“别提了”的表情指着九阿哥与十阿哥。

    想到小时候遇到秋游之类的活动也是激动得整晚睡不着, 早上醒得早,关键精神还特别好,言晏晏倒是挺理解他们两。

    “好了, 我们快走吧!”九阿哥迫不及待的催促道。

    于是言晏晏和几位小阿哥坐上马车,其他几位阿哥骑马,一同朝着宫外而去。

    马车到了大街上以后,九阿哥道:“时间还早,不如我们下去玩一会再出城。”

    “我可做不了主,你去和太子或是大阿哥说。”经历过之前的事儿,知道京城也不一定安全,言晏晏不敢随便答应。

    不用问都知道他们不会同意, 九阿哥只能掀开车帘和十阿哥一起往外看,偶尔看到感兴趣的东西,吩咐跟在车旁的人去买。

    “适可而止。”

    见他们两恨不得将整条街都买下来,骑马行在马车左侧的四阿哥提醒了一句。

    “不过是买点东西,又没……”

    九阿哥小声嘀咕了两句,被言晏晏塞了块点心到嘴里后才闭上嘴。

    哪怕都穿着常服,一群骑着马的阿哥加上后面跟随的人也是很引人注目的,街两旁的百姓都忍不住朝他们多看了几眼。

    从城门出来后,又行了几里路就到了山脚下,众人放慢速度上到半山腰,远远就看到了名花宛。

    花苑的外墙上爬满了盛开的蔷薇花,风一吹来带来一阵扑鼻的香气。

    提前接到消息的管事一早就在大门外等着,看到他们终于来了,赶紧带着人迎上去行礼。

    “走,咱们进去看看。”好歹是自己的地方,九阿哥下车后朝几位兄弟招呼道。

    太子先踏进大门,其他人紧随其后。

    一进门,除了脚下用卵石铺出来的路,两旁都种满了各色的花朵,让人如同置身花海。

    名花宛除开前院外,被划分为几个部分,共有牡丹园、兰花园、荷花园、茶花园、菊花园等九个园,每个花园的布置都是随着花的特点,可以说是别具匠心。

    走过了牡丹园、兰花园后,众人来到了荷花园,看到这时候就已经完全盛开的荷花,不由走到湖心亭里坐下来。

    “怎么样?”九阿哥笑着问,显然在亲眼看过后对自己的名花宛很满意。

    “简直太漂亮了。”十阿哥给面子的夸道。

    八阿哥也道:“很不错。”

    “这样多罕见的花,放在哪都会吸引人。”大阿哥道。

    听出他的话外之意,九阿哥道:“那又如何,反正……”

    太子站在亭子的一角欣赏着湖里的荷花,并没有参与到他们的谈话中。

    正听着他们讨论名花宛,言晏晏余光注意到四阿哥一直望着旁边,顺着他的视线看过去。

    头一次见到时,言晏晏就感觉太子是那种特别自傲的人,不过他生来就是太子,加上皇帝的宠爱,有这种性格倒也不奇怪。

    忽然看到他这幅稍显低沉的模样,言晏晏都有些不习惯,更别说四阿哥。

    不过有些事旁人也做不了什么,只能静静的看着。

    言晏晏收回目光,见大阿哥今日难得不刺太子,却又快要和九阿哥争执起来,无语的同时,问他们:“要不要吃莲蓬?”清清火,省得夏天还没到就那么燥,像是不吵架就浑身难受一样。

    没听出她话里有话的九阿哥点头,期待的看着她。

    言晏晏抬手间,靠近亭子边的莲花迅速生长,花瓣凋谢后长出莲蓬。

    看到莲蓬长好,九阿哥和十阿哥跑过去亲自摘了些下来,摆了满满一桌。

    言晏晏拿起一个,拒绝了秋兰的帮忙,自己动手剥出一个莲子,去芯后送进嘴里,发现味道和普通莲子区别不大。

    她有耐心,其他阿哥却不愿自己动手,等宫女拿着莲蓬剥了一盘子出来才开始吃。

    去了莲心的莲子入口清甜,味道还是挺不错的,就是不爱吃这玩意的大阿哥都尝了两个。

    方才她催生莲蓬时,太子就过来坐下了,此时也尝了几颗莲子,然后道:“皇阿玛喜欢吃莲子。”说完,吩咐人拿一些莲蓬送回宫里。

    换了平时大阿哥肯定要刺几句,今天倒是克制住了,只当没听到。

    “要是这样的话,那不是想吃什么果子你都可以直接对着果树催生出来?”九阿哥又丢了颗莲子进嘴里,忽然想到。

    其他人听到这个问题,也纷纷看向她。

    “可以是可以,但不划算。”言晏晏说完,解释道:“本来一颗树每年都可以结果子,催生一次后,这棵树以后都不会再结果,而且催生出来的果子也很难再当做种子。”

    催生这种法术,本来就是破坏了自然的规律,因此必然会得到其他不好的后果。

    “那这些花也只能开一次?”九阿哥惊讶过后,问道。

    言晏晏道:“那倒不会,只是结出来的种子也同样发不了芽。”

    比起用花种从头种,靠长好的花直接分株更方便些,因此花种种不出来问题倒不大,九阿哥放下了心。

    左右他们也不缺瓜果吃,听完她的话后,便没再提这茬。

    坐在湖心亭里喝着茶,吃着莲子,清风徐来带着一阵莲香,让人感到十分惬意。

    又坐着继续聊了会儿天后,众人才起身继续去观赏其他几个园子。

    将所有的花园逛了一遍后,时间已经不早了,有些饿了的九阿哥提议去用午膳。

    大家都没意见,于是一起前往名花宛中心的主院。

    提前两天就有御厨被派过来做准备,因此一行人到大厅时,桌上已经摆满了十分丰盛的菜肴与美酒。

    落座以后,四阿哥端起酒杯对太子敬去。

    其他人见此,包括大阿哥都纷纷朝太子举起了酒杯。

    言晏晏也跟着拿起了杯子,不过并不像他们一样一饮而尽,而是浅尝了一口,发现味道竟然还不错。

    敬完酒后,大家也没说什么,安静的开始用膳。

    因觉得这酒的味道还能接受,言晏晏吃着菜,不自不觉喝完了杯子里的酒。

    “不用。”

    旁边伺候的人见她酒杯空了,正要上前满上,却被四阿哥抬手阻止。

    “这酒又不烈,她喝一些也没什么。”太子道。

    拿着酒壶的宫女听到太子的话,一时有些进退两难。

    “不用了,我就尝尝味道。”言晏晏开口示意那名宫女可以下去。

    一顿饭吃了半个多时辰,等到宫女们将桌上的碗碟收走,换了茶点上来时,阿哥们开始考虑下午要去做什么。

    见他们问自己的意见,言晏晏道:“我都可以,你们商量吧。”

    在这山上除了看风景,能做的事儿也不多,最终他们决定去打猎。

    言晏晏本来不准备去,被几人劝了几句后,才决定跟着去骑会儿马。

    一行人骑着马,带着侍卫们进了山里,先时还聚集在一起,慢慢的就三三两两的分散开。

    言晏晏不紧不慢的跟在三阿哥、四阿哥后面,一开始看到他们射中猎物时还鼓个掌,习以为常后,便开始看风景。

    “什么人!”

    言晏晏听到声音朝前望去,就见三阿哥拉着弓对着一颗树,她仔细看了两眼,才发现树后有人。

    躲在树后的人朝这边看了一眼,注意到马背上的言晏晏后,忽然睁大了双眼。

    “恩公。”叫了一声后,她从树后走出来。

    才过去几天,虽然她比上次看到时要狼狈许多,言晏晏还是认出了这个叫自己恩公的人。

    “你怎么弄成这样?”言晏晏有些惊讶的翻身下马,朝她走过去。

    见她认识这人,三阿哥这才放下对着她的弓箭。

    旁边的侍卫们也松开了放在刀柄上的手,只是目光依旧落在她身上,防止她有什么异动。

    “我……”想到自己当时拒绝他的好意,傻傻的选择回家,招娣的双眼瞬间就红了,缓了口气压下眼泪后道:“那天回去后,他们不关心我去了哪,只担心我跑了没办法卖钱,于是把我关在了屋子里,我趁着晚上自己跑了出来,没地方去就到了这儿。”

    实际上,更让招娣感到伤心的是,平日里好像多走几步路就喘的不行的娘,在帮着爹一起将她往房间里推时,力气甚至比爹还要大。

    当时招娣就明白,娘的身体并没有表现出来的差,正是因为惊讶的愣了一下,才让他们成功的将自己关进了房间。

    “那你这些天就呆在这山里?”言晏晏忍不住问。

    招娣点了点头道:“我以前偶尔会到这里打猎,对这山还比较熟,所以就来这了。”主要是她村里的后山有好几家猎户在,所以当初才找到了这里。

    “呵。”

    她虽然一身狼狈,皮肤也偏黑,但从头发和声音,三阿哥也知道是个女人,听她说自己这几天都都待在山里靠打猎为生,不由被逗笑了:“打猎?”

    听到他的质疑,招娣转身跑到树后拿出自己用竹子做的简陋弓箭和一只被竹箭射中的野鸡。

    证据都摆在面前了,三阿哥到没有继续怀疑,而是好奇道:“你怎么会射箭?”

    “自己学的。”招娣道。

    “你射一箭给我看看。”三阿哥让旁边的侍卫将弓箭给她。

    招娣接过在她看来十分珍贵的弓箭,摸了摸后问:“射什么?”

    “这只兔子。”三阿哥让侍卫将方才活捉的一只野兔放下去。

    灰色的兔子被放到地上后,撒腿就飞快的朝远方跑。

    招娣抬起弓箭适应了一下后,将手里的箭射了出去,正中兔子的脑袋。

    一石的弓她一个女子竟然能拉满弓,准头也很不错,让本来只是看个趣的三阿哥都正色起来,随即道:“可惜是个女子。”

    从小到大,招娣听了太多类似的话,握着弓的手紧了紧,看在恩公的面子上,才忍住了开口反驳的话。

    “好了,你们继续去打猎吧,我先带她回去。”言晏晏对他们道。

    “行。”三阿哥应了一声,打马继续前行。

    “有没有想吃的肉?”四阿哥忽然问了一句。

    “狍子。”这种肉上次吃过后,言晏晏觉得挺不错,加上好像不难猎,于是回道。

    得到回答,四阿哥这才带着剩下的侍卫离开。

    看着他们离开后,招娣像是忽然想到什么,从怀里掏出一个荷包递给她。

    言晏晏认出是自己上次留给她的,见她拿着钱也不用,偏偏躲在这山里吃苦,都不知道说什么好,不过还是伸手接过了荷包。

    “山腰上有个花庄,你可以跟我去里面找个活计干,至少有个落脚的地方。”言晏晏觉得,她一个女孩子,总不可能一直躲在山里。

    招娣远远曾看到过那个特别漂亮的庄子,知道光凭自己的话,肯定连大门都进不去,更别说在里面干活,心里很感激他。

    “多谢恩公。”

    “不用这样叫,我也没帮到你什么。”言晏晏没再骑马,而是牵着缰绳带她往外走。

    招娣将自己的竹制弓箭和方才射的野兔、野鸡拿上,这才小跑着跟上她。

    “放到马上或是让他们帮你拿。”见她拿着那么多东西,言晏晏道。

    “不用,我力气大。”不想弄脏那么干净的马,也不想麻烦别人的招娣躲开侍卫伸过来的手。

    回到名花宛后,言晏晏和管事说了一声,给她在这里找个活干。

    管事一口答应下来,吩咐人带她下去打理。

    将人安顿好后,言晏晏拿了本书去了荷花园打发时间。

    宫门落钥前还得赶回去,因此一个多时辰后,有了不少收获的阿哥们便从山里回来。

    回宫后可没那么自在,三阿哥想到南巡时他们有天晚上一起烤肉感觉还不错,于是提议烤完肉吃再回去。

    言晏晏和九阿哥、十阿哥都赞同,其他人也没意见,于是让下面的人去准备。

    这种不冷不热的天气,言晏晏觉得十分适合烧烤,在火堆生起,东西都准备好后,便积极的开始动手烤。

    “怎么还自己动手?”太子见了,不由问了一句。

    言晏晏随口道:“自己动手丰衣足食。”

    在三阿哥也坐在火堆边后,九阿哥和十阿哥跟着凑热闹,拿着肉放在火上胡乱洒着调料。

    “你们烤出来可得吃。”见他们两笑闹着乱搞一通,言晏晏道。

    火堆旁热闹着,另一边的几位阿哥则喝着酒等着御厨的烤肉。

    言晏晏手上的一把肉串烤好后,先自己尝了一串,然后拿过去分给太子和四阿哥。

    “味道不错。”太子接过后尝了一口,慢慢的吃起来。

    四阿哥也夸了一句,见她手背上沾了些调料,递了块帕子过去。

    接过帕子擦了擦手,言晏晏重新挑了些肉过去烤。

    “你们烤的是什么玩意。”三阿哥也已经吃上自己烤的肉,同时鄙视着旁边将肉烤得黑漆漆的两个弟弟。

    三分钟热度过了的两个小阿哥直接将手里的肉串扔进火堆里毁尸灭迹后,跑回了桌前坐下。

    言晏晏又烤了几串后,和三阿哥一前一后也去了桌旁坐下。

    看到她过来,四阿哥推了杯茶到她面前,又十分自然的从她手中拿了两串肉。

    大阿哥有样学样的伸手也拿了一根,随后太子也拿了一根。

    手里瞬间只剩一根的肉串,看了眼正望着自己的九阿哥,言晏晏递给了他,随即拿起桌上御厨烤的鸡翅吃起来,味道明显比自己的手艺要好。

    “我这还有,你们要不要。”见她的烤肉瞬间被瓜分,三阿哥展示着自己手里的烤肉。

    见没人想尝自己的手艺,三阿哥自夸道:“别看样子不怎么样,味道不错的。”

    除了五阿哥和八阿哥给面子的一人分了一根走,其他人继续喝酒吃肉,只当没听到。

    等到吃完烤肉,时候已经不早了,于是众人起身准备回宫。

    才一入宫,太子就被李德全请走了,表示康熙在等他一起用晚膳。

    烤肉吃得太饱,现在还没消化的众阿哥们头一次一点也不羡慕太子能去乾清宫陪康熙用膳。

    太子生辰过去后,马上就到了端午节。

    宫里的人不论身份高低,都戴上了应景的五毒荷包。

    端午节当天是休沐日,康熙不用上朝,阿哥们也难得的不用去尚书房。

    宫里的粽子做得十分精致,里面的馅料花样也很多,言晏晏早膳光吃粽子就饱了。

    今日宫里有活动,要去西苑看龙舟,言晏晏才吃完,三阿哥、四阿哥就过来找她。

    “你们吃过了吗?要不要吃粽子?”觉得宫里的粽子味道特别好的言晏晏指着桌上吃不完的粽子推荐。

    “吃过了。”四阿哥道。

    言晏晏于是起身带着两名宫女跟他们一起前往宫门,路上还与他们谈论粽子的口味。

    两位阿哥们对此并没有特别的喜好,因此倒也没与她产生甜咸之争。

    宫门口,有资格去西苑的妃子们都已经到了,在言晏晏过来后,不由多看了她两眼。

    言晏晏与佟皇贵妃及其他阿哥们打过招呼后,又朝看向自己的妃子们笑了一下算做示意。

    等到康熙带着太子过来以后,众人纷纷行礼,随后该乘车上车,该骑马上马,朝西苑而去。

    到达西苑,康熙与后妃们走在前面,言晏晏与阿哥们走在旁边,欣赏了一路风景后,很快就到了太液池。

    康熙在高台上落坐后,众人也纷纷在各自的位置坐下来。

    本来言晏晏的位置被安排在康熙下首,不过她不愿意一个人坐在那边,于是跑到阿哥们那边凑热闹。

    除了后妃,还没出嫁的格格们也来了,跟着各自的额娘坐。

    九格格坐在德妃身边,看着言晏晏与周围的阿哥们有说有笑,尤其是自己四哥也与她聊得来,心里有些羡慕。

    感觉到有人在看自己,言晏晏转头见是位格格,朝她笑了一下后收回目光。

    湖上,代表八旗的龙舟已经准备好,各色的旗帜在风中飘扬。

    等到康熙示意,鼓声响起后,八条龙舟飞快的划了出去。

    龙舟比赛开始后,言晏晏便与阿哥们专心的看起来。

    一开始几条龙舟不相上下,随后先是镶黄旗冲在了最前面,没一会又被正白旗与正黄旗先后追上。

    “你们觉得谁会赢?”

    “我压正黄旗。”

    “正红旗。”

    阿哥们议论完,纷纷下了彩头,三阿哥转头问言晏晏:“你觉得谁能赢?”

    言晏晏觉得不太好猜,于是道:“我不猜,不过可以给你们添个彩头。”

    前先日子,她忽然发现镯子内空间的雾气忽然全部散去,露出里面的全貌。

    整个空间并没有她想象中的那么无边无际,最先出现的竹楼前面是一片五颜六色的花谷,后面则是一座连绵的大山。

    那座环绕着竹楼与花谷的山实在太大,言晏晏如今也没能看完,不过倒是发现了一种很有意思的树。

    这种树长出来的东西十分像口哨,言晏晏之前好奇的拿了一个出来,放在离嘴边还有些距离的地方轻轻吹了口气,发现传出来的声音整个西华宫都能听见。

    “什么好东西?”九阿哥感兴趣的问。

    言晏晏于是随手拿了两个放到桌上。

    看到那两个东西的模样,九阿哥猜测道:“哨子?”

    “别吹,声音特别大。”见他好奇的拿起来,言晏晏赶紧阻止。

    “我轻轻吹呢?”她越这么说,九阿哥越想试试。

    “你稍微用点力气,皇宫里的人都能听到。”言晏晏估计了一下。

    这会龙舟都还没结束,要是闹出大动静,肯定会被康熙训斥,九阿哥赶紧放下了手里的哨子,转头给自己压的镶黄旗加油。

    本来没有参与的太子见此,也凑了一脚,放下一个扳指后和四阿哥一样压了正黄旗。

    你追我赶的龙舟,加上激烈的鼓声,看得人心情不由自主的也跟着激动起来,直到最终结果出现才放松下来。

    “看来孤运气还不错。”正黄旗的龙舟最先到达终点后,太子笑着看了眼大阿哥。

    如此,彩头自然是他与四阿哥平分。

    九阿哥对那个哨子好奇的要命,于是催促四阿哥道:“你快试试这个哨子。”

    若是真有她之前说的那么响,自然不能随便尝试,因此四阿哥拒绝。

    见他拒绝,九阿哥直接将桌上的哨子拿起来,送到嘴边轻轻的吹了口气。

    他动作太快,言晏晏第一反应就是捂上耳朵。

    “呜……”</p>
(←快捷键) <<上一章 投推荐票 回目录 标记书签 下一章>> (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