默认冷灰
24号文字
方正启体

第三十九章

作者:苏香兰色本书字数:K更新时间:
    御花园确实风景优美, 但逛多了以后吸引力就没那么大了, 加上时不时会遇到妃子们后,言晏晏就不怎么再去。

    佟皇贵妃得知此事, 派人去敲打了那些妃子几句, 表示天气炎热, 让她们没事还是多呆在自己殿里。

    哪怕随时都可以出宫, 平日里也给自己找了不少事来充实生活,比如练字、练箭、骑马、吹埙、打络子、学棋等。然而或许是古代生活节奏太慢, 明明有那么多事可以干,言晏晏还是开始觉得有些无聊。

    人无聊起来,自然就会找更无聊的事来做,这会言晏晏就拿了围棋的黑白子在棋盘上摆图案玩。

    “见过仙子。”

    正在这时,一名宫女被腊梅带了进来。

    言晏晏偏头,认出是佟皇贵妃身边的宫女, 挥手抹掉棋盘上乱七八糟的图案后问“有什么事”

    “我们主子说您总不去承乾宫玩, 所以今日让奴婢亲自过来请您。”宫女道。

    言晏晏确实没有串门的习惯, 听到她的话笑了一下,倒没有拒绝。

    承乾宫。

    “你总算是过来了。”看到她过来,佟皇贵妃亲自走到门口相迎, 然后亲切的拉着她的手走进室内。

    和她一同坐下来后, 佟皇贵妃让人上了冰碗请她吃。

    荷叶状的碧玉碗里盛着切好的鲜果和细碎的冰, 红红绿绿的倒是挺好看。

    对冰食并没有太大热爱的言晏晏还是给面子的端了起来,略尝了两口才放下。

    “之前那些不懂事的妃子我都派人说过她们,接下来不会再随便去打扰你。”佟皇贵妃先提了一句前几天的事, 然后道“之前听四阿哥提起,说你在宫外看了一出不错的戏。正好最近也没什么事,我就派人将那个戏班子叫到宫里来了,想请你过来一起去听戏,就是不知你有没有兴趣再听一遍”

    “可以啊。”对于正无聊的言晏晏来说,再听一遍长生殿倒也能接受。

    如此,她们便一起前往如亭戏台。

    二人坐在仪舆里聊了几句长生殿相关的话题,很快就到了如亭。

    言晏晏还没来过这里,不由打量了周围一圈,然后才跟着佟皇贵妃一起从楼梯上去,坐在了二楼的如亭内。

    这处戏台虽是建在小院内,不过因为亭后和回廊开了许多漏窗,倒还挺凉爽。

    戏台上,戏班的人一起朝楼上的亭子内的佟皇贵妃行礼后,退到了一边。

    一侧的宫女在佟皇贵妃示意后,朝下面说了声“开始。”

    听到指令,配乐声先响起,随后戏子便从侧面上台。

    许是因为进宫表演的原因,言晏晏发现他们身上的穿戴比之前在梨园看到的要精致许多。

    已经看过一遍,比起旁边佟皇贵妃的专注,言晏晏要随意些,时不时拿着桌上的小食吃上两口。

    “这戏确实不错。”一出戏快唱完,佟皇贵妃转头与她说了一句。

    言晏晏赞同道“确实不错。”

    等到第一出戏结束,佟皇贵妃便吩咐人看赏。

    戏台上的人领赏谢恩后,这才继续唱第二出。

    “主子。”

    佟皇贵妃正听得认真,旁边的宫女小声的喊了一声。

    “什么事”佟皇贵妃注意还在戏台上,随口问了句。

    “荣妃娘娘、宜妃娘娘她们过来了。”

    “看戏怎么也不叫上我们。”

    宫女话音刚落下,宜妃人未到声先至。

    “不叫你们不也来了。”佟皇贵妃玩笑了一句,又让人请她们上来。

    随后,两位妃子一同从楼梯上来,荣妃笑着朝她们道“不请自来,莫见怪。”

    言晏晏笑了一下没说话,佟皇贵妃道“这有什么。”说完又请她们坐下来。

    跟着看了会戏后,余光见仙女并不是很专注,荣妃这才小声与她道谢。

    言晏晏有些不解,听了她后面的话才知道是因为蟠桃苗,当即就笑了“是他有耐心,换了旁人说不定早就养死了。”

    听到她夸三阿哥,荣妃与有荣焉,替他谦虚了几句后,又与她说起上次自己揪了蟠桃叶的事。

    却原来,上次那片叶子被泡成水后,御医也没看出什么,只说是无毒,但也不建议喝这个水。

    不喝的话,荣妃想了想,让人试过后,干脆拿那个水来洗手,结果洗了几次后,发现一双手变得又白又嫩。

    言晏晏朝她手上扫了一眼,发现果然比她的脸要白嫩得多。

    “可惜那叶子泡过几次后好像就没什么用了。”偏偏儿子又将蟠桃苗当宝贝一样不让人碰,荣妃都后悔一开始没拿来净面。

    “姐姐和仙子说什么呢”旁边的宜妃忽然转过头来,不等她们回答,又笑着道“胤禟这小子平日里肯定没少麻烦仙子,我替他向仙子陪个不是,若他再提什么无礼要求,仙子不搭理他就是。”

    “没有的事。”言晏晏道。

    三人又就两位阿哥聊了几句,这才继续看戏。

    台上戏又唱了一会,温僖贵妃、惠妃和德妃也一起过来了,这一下,如亭两边的回廊上也摆上了桌椅。

    不过因为两边隔了佟皇贵妃和荣妃、宜妃,她们除了一开始打了个招呼外,倒没找言晏晏聊天。

    一会的功夫就多了这么多人,言晏晏面上不显,心里还是有些复杂。

    明白她们会过来是因为自己在,但实在不觉得这样有什么意义的言晏晏感觉她们也活得太累了,后宫里有点什么风吹草动就得到场。

    还好我不是魂穿,更没有穿到后宫。

    言晏晏庆幸的想着。

    长生殿这出戏会火自然是有道理的,在坐的妃子们看了一会后就像佟皇贵妃专注起来。

    长生殿这出戏中,杨玉环一开始的身份与历史上不同,被改写成了宫女。

    这让同是由宫女走上来的德妃很有代入感,在看到杨玉环被封为贵妃,得明皇专宠时,眼中透着愉悦的笑意。

    没人再试图找她说话,倒让言晏晏感觉自在不少,继续边吃小食边看戏。

    长生殿全戏共五十出,一时半会肯定是看不完,因此又继续看了几出后便散了。

    离开前,几位妃子们还约好了明日再一起过来看戏。

    言晏晏因佟皇贵妃邀请,便跟她回了承乾宫,用过午膳后才回去。

    长生殿在宫里开演后,许多妃子都慕名去看,如亭可容不下那么多人,于是佟皇贵妃便让戏班子换到了另一处大戏台去唱。

    宫外,在庆丰带朋友去过名花宛后,城外有一处满是极品花卉的庄子的消息就慢慢传出去了,引来不少爱花者前去。

    京城里爱花之人可不少,名花宛这种名副其实的地方,自然很受他们喜爱,只恨不得呆在里面日日对着那些花。

    如此一传十十传百,光是帖子钱就赚了不少,还有不少人表示想买花。

    九阿哥得到人送进宫里的消息后,跑了一趟西华宫。

    物以稀为贵,名花宛里开放给外人看的地方,如姚黄、魏紫、十八学士之类的极品花卉每种都只有一两株,要卖的话,自然是价高者得。

    “我准备在名花宛开一场名花宴,给那些想买花的人发帖子,让他们到时候看上什么花都价高者得。你有兴趣去安排吗没有的话我就让管事去办。”

    “让管事安排吧,我没事的话去看个热闹。”言晏晏有自知之明,觉得自己未必能安排好这种事。

    九阿哥看着她道“可惜我不能出宫。”

    “等你长大就好了。”宜妃上次说是赔不是,但话里也有觉得儿子最近太胡闹的意思,言晏晏可不准备再带他出宫。

    “那还得好多年。”九阿哥叹气。

    名花宴那日,言晏晏因为前一天看书睡晚了,第二天起的也比较晚,干脆就没去。

    过了几天,看到九阿哥送来的整盒银票,觉得京城里有钱人可真不少。

    日子继续这样无聊的过着,到了月底的某天下午,在正好翻到了一本游记时,言晏晏忽然就想起来既然那么无聊,我为什么不离开京城去玩一圈,顺便积攒功德。

    有了这个念头后,言晏晏直接带着人去了乾清宫。

    得知她要离开京城,康熙道“可是有人怠慢了仙子”

    之前经常有妃子去御花园偶遇她的事康熙也听说了,并在佟皇贵妃之后也派人敲打过她们,此时不免想是不是又有人惹了她不悦。

    “并没有,只是说不准什么时候就会回去,我想到处看看。”言晏晏道。

    康熙又劝了几句,见她坚持,只得同意“朕让三阿哥或四阿哥他们陪你一起”

    “不用。”这一走也不定什么时候回来,言晏晏哪里好意思让他们放下功课舍下亲人陪自己。

    “那仙子准备去哪”康熙问。

    言晏晏道“还不确定,走哪算哪吧。”

    听到这么洒脱的回答,康熙笑了一下,又表示要安排侍卫、御厨之类的人陪同她一起。

    言晏晏倒是没有再拒绝,只表示希望跟随的人少一些。

    从乾清宫出来,言晏晏想了想,又去了尚书房。

    她到了没一会,正好是下学的时间,阿哥们看到她后多少有些惊讶。

    “你怎么过来了是准备下午和我们一起去曰射殿”九阿哥最先凑到她面前。

    言晏晏直接道“我可能过两天离开京城,所以来和你们说一声。”

    “你要回去”四阿哥几不可查地皱了下眉。

    见他问出他们想问的话,其他阿哥都望着言晏晏,等她的回答。

    “没有,只是有些无聊,想去其他地方看看。”见他们误会了,言晏晏道。

    九阿哥忍不住道“天天都能出宫玩还无聊”

    听到她不是要回天上,四阿哥不自觉握拢的手松开。

    “你以为都跟你一样没追求,能出宫就乐得跟什么似的。”大阿哥道。

    太子问道“和皇阿玛说过了吗”

    “刚从乾清宫过来。”言晏晏道。

    “读万卷书,不如行万里路。出去走走看看也好,到时候看到什么好风景遇到什么趣事,记得传尺书给我。”三阿哥道。

    四阿哥道“不要嫌麻烦,多带些人,皇阿玛给的牌子也随身带着。”

    “好。”言晏晏点头答应下来,还没走,倒是已经被他们勾出了些不舍之意。

    “要是有人敢欺负你,就报爷的名字”九阿哥也跟着道。

    言晏晏笑道“谁能欺负我。”

    “报你的名字有什么用谁知道你是谁。”大阿哥道。

    “行了,你们赶紧用膳、休息吧。”想到他们下午还有课,言晏晏结束这个话题,“明日都到我那去吃饭。”

    “好。”

    “没问题。”

    见他们都答应下来,言晏晏转身离开尚书房。

    阿哥们用完午曰射殿的路上,九阿哥忍不住道“我连宫都不能出,她却可以离开京城玩”

    看到他一脸羡慕的表情,其他阿哥都笑起来。

    太子与四阿哥说了句话,见他没有立刻回答,朝他看了一眼后道“在想什么”

    “没有。”四阿哥摇了下头。

    “舍不得她走”旁边的三阿哥注意到后问了一句,不等他否认又道“别说,一路从江南回来,想想她要是不在宫里了,还真有些不习惯。”

    “确实。”回宫后虽不像在江南时天天见面,但三不五时也能见到,想到她马上就要离开,大阿哥也有这样的感觉。

    见几个兄弟都因为她要离开而心生感叹,太子道“她又不是不回来。”

    说话间,已经到了曰射殿,几人便没再聊天,而是拿了太监送来的弓箭开始练箭。

    言晏晏回到西华宫后,想着明日的离别饭,拿了纸笔准备列个单子出来。

    在江南那段时间,她就了解大阿哥、三阿哥、四阿哥三人的喜好,入宫以后,和其他阿哥也吃过几次饭,大概也知道他们的口味,因此单子列得还算顺手。

    写完以后言晏晏从头到尾看了一遍,天上飞的水里游的以及各种山珍海味应有尽有,但总觉得缺点压轴菜。

    拿着笔想了一下,言晏晏让人将小厨房的王御厨请过来。

    “奴才拜见仙子。”微胖的王御厨过来后,声音有些激动的行礼。

    “快起来。”言晏晏说完,又示意宫女给他拿张椅子过来。

    “奴才不敢。”王御厨站起身后问道“不知仙子传奴才过来有什么吩咐”

    见他不肯坐,言晏晏也没有勉强,而是问道“你会做佛跳墙吗”

    “佛跳墙”王御厨认真的想了一下后摇头,“仙子恕罪,奴才没听过这道菜。”

    可能这会还没这道菜不然一个御厨,应该不至于孤陋寡闻到不知这种名菜。

    见他连听都没听说过,言晏晏想着。

    看她不再说话,王御厨大着胆子道“可否请仙子说一说这道菜,奴才看能不能试着做出来。”

    言晏晏只吃过一次,回忆了一下后道“大概是将鲍鱼、鱼翅、干贝、刺参、鹿筋、火腿之类天上跑的、水里游的以及各种山珍海味都放在一个酒坛子里煨出来的一种美食。做好以后,香飘十里,连佛闻到都忍不住跳墙而来,所以叫佛跳墙。”

    这道菜听着就不一般,哪怕连材料和过程都不详细,王御厨还是想试一试“奴才尽力一试,若是不成您千万莫怪。”

    “没事,做不出就算了。”言晏晏说完,将手里的菜单递过去,“我明天晚上请太子和诸位阿哥过来用膳,麻烦你提前准备一下。”

    “仙子放心,奴才肯定不会出岔子。”王御厨接过单子后道。

    单子上的菜对王御厨来说倒没什么难度,不过猜到“佛跳墙”肯定也是准备招待太子与阿哥们的,倒是让他有了些紧迫感。

    回到小厨房做好言晏晏的午膳后,王御厨便带着徒弟去了御膳房。

    “呦,你怎么过来了”御膳房的御厨们看到他,有些惊讶。

    “过来请你们帮个忙。”王御厨也顾不上与他们寒暄,直接道明来意。

    “这该不会是天上的吃食吧”一位御厨听完他的话,忍不住猜测。

    “怎么可能,天上的仙人哪会吃什么鱼翅、鲍鱼,怎么也得是龙肝凤髓。”另一位御厨道。

    “或许是仙子在江南吃过的菜”一位御厨猜测完,转头看向另一位江南人氏的御厨,“你听说过这道菜吗”

    “闻所未闻。”

    “你们别管这是哪的菜了,快帮我想想要怎么做,明儿个晚上就要。”王御厨急道。

    一个御厨道“这材料、做法一样都没有,怎么做啊”

    见王御厨急了,另一个御厨道“好了,咱们就每人用个坛子把山珍海味装进去,先各做一份出来试试。”

    “对对对。”难得有个主意正的,王御厨连连赞同后,招呼人赶紧拿酒坛来。

    “师父,要哪种酒坛”被指派的徒弟问。

    王御厨道“每样拿一种。”

    于是,本来忙完午膳后就可以闲一些的御膳房再次热火朝天的忙起来。

    做佛跳墙要动不少好材料,御膳房的总管少不得派人去承乾宫说一声。

    难得西华宫里有需求,佟皇贵妃自然让他们不用吝惜东西。

    得了上头的话,御厨们便放开手脚做起来,难得有了几分刚开始学做菜时的激情。

    御厨的手艺自然不必说,按照自己的想法熬制高汤,然后处理各种材料,最后将所有的东西放入酒坛中小火慢煨。

    “你放了什么材料”

    “鲍鱼、鱼翅、火腿、鸡肉这些我都放了。”

    “你用的什么汤”

    “鸽子汤。”

    “我用的母鸡汤。”

    坛子放到火上煨后,御厨们交流起来。

    随着他们的谈论,浓郁的荤香慢慢从坛子里飘出来,香气十分诱人。

    等到晚膳的时候,腊梅与坐在庭院里荡秋千的人道“姑娘,王御厨下午和御膳房的御厨一起试着做了佛跳墙,想请您尝尝味道。”

    “已经做好了”听到王御厨竟然这么有效率,言晏晏从秋千上跳下来。

    “不错,听说他与御膳房的几个厨子每人做了一种。”

    “那晚膳就不用做别的了。”觉得光尝菜就能饱的言晏晏走进了殿里。

    言晏晏净手坐到桌前后,王御厨亲自带着人将用小盅装的佛跳墙端到桌上。

    看着面前十几个小盅,言晏晏觉得这何止是能吃饱。

    “您尝尝看这里有没有和口味的。”王御厨打开了其中一个小盅,亲自盛出一碗放到她面前。

    白玉盅被打开以后,一股荤香就飘了出来,旁边的宫女忍不住咽了下口水。

    言晏晏拿起勺子尝了一口,味道与她当初吃过的不同,但也很好吃。

    又勺起一块鲜美的鲍鱼肉吃掉,再喝了口汤后,言晏晏道“味道不错。”

    这一盅正是王御厨做的,见得到她的夸奖,脸上露出笑容“您再尝尝其他的。”

    言晏晏将桌上的“佛跳墙”都尝了一遍,味道虽各不相同,但吃着都还不错,但真让她选的话,觉得第五盅的味道与她当初吃过的最像,甚至比她当初吃的还要好。

    这也不奇怪,第五盅用的正是绍兴酒坛,选材与做法上误打误撞的与佛跳墙也十分像,加上这位御厨往坛里放食材时很是讲究,做出来的味道自然胜过其他人。

    “可有您满意的”看她尝完后,王御厨试探着问。

    言晏晏指着第五盅道“我觉得这一盅就很好。”

    见中选的不是自己做的,王御厨失望过后,想到能有让她满意的这一下午就不算白费,又高兴起来“那明日奴才就请他过来帮忙。”

    言晏晏点点头,想到他们因为自己忙了一下午,交代了腊梅几句。

    腊梅点头去了内间,没一会后拿了一托盘荷包出来给王御厨“仙子赏你们的。”

    “奴才代他们谢仙子赏。”菜做好了得赏是惯例,王御厨倒没有拒绝,谢赏后接过了托盘。

    在他走后,言晏晏留下第五盅,让宫女们将其他的拿下去分着吃。

    “谢姑娘赏”

    早就被馋得不行的宫女们听到她们也有份,笑着道谢。

    御膳房。

    “怎么样可有仙子满意的”看到王御厨回来,御膳房的御厨们围上去。

    “当然。”王御厨示意他们看自己徒弟手上的托盘。

    “那选中谁的了”御厨们顾不上赏赐,追问道。

    王御厨卖了会关子,才在他们的催促下说出结果。

    闻言,被选中的那位御厨十分高兴,直接把自己的赏钱分给了御膳房的小太监们。

    作者有话要说  感谢为我投出霸王票或灌溉营养液的小天使哦

    感谢灌溉营养液的小天使

    花溪墨 1瓶;

    非常感谢大家对我的支持,我会继续努力的</p>
(←快捷键) <<上一章 投推荐票 回目录 标记书签 下一章>> (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