默认冷灰
24号文字
方正启体

第四十九章

作者:苏香兰色本书字数:K更新时间:
    解决掉手里的柿子,言晏晏一面擦手一面望着那几棵栗子树, 转头道“我们敲一些下来怎么样”

    小时候她曾在呆老家一段时间, 那时候经常和村里的孩子去后山敲板栗, 沿路上看到灯笼果、刺萢之类的野果, 摘下来就直接吃。

    言晏晏记得,还有一种三角形的叶子, 吃起来酸酸的,现在想想还觉得怀念。

    看她露出跃跃欲试的表情, 四阿哥自然不会拒绝“好。”

    “你不会是准备直接摘吧”见他直接朝树下走, 言晏晏问了一句,在他不解的目光中扑哧一声笑出来, “全是刺, 你也不怕扎手。”

    不过想想他一个阿哥,认得裹着板栗的刺球已经不错了,没采摘经验也不奇怪,言晏晏收起笑,去附近找到一根比较长的木棍。

    “我来。”四阿哥又不笨, 看到她的举动后, 从她手里接过棍子。

    言晏晏没有拒绝,将棍子交给他后,从空间里拿出一把伞来打在二人头顶上。

    精致的油纸伞自然承受不住砸下来的刺球,不过她打伞的目的本也不是为此,只是挡一下树叶、灰尘,以及可能掉落的虫子。

    “你小心些。”见他开始动手, 言晏晏一边提醒。

    一开始,四阿哥的动作还有些不熟练,时不时有刺球砸落到他们的附近,惹得言晏晏时不时拉着他往后退。

    等到他熟悉一点后,言晏晏开始指着固定的目标让他敲“那个看着就饱满,敲那个”

    四阿哥在她的指挥下,敲落一个又一个刺球。

    “够了够了。”无意扫了眼地面的言晏晏发现已经打下来有很多了,赶紧叫停。

    小时候其实并不会讲究那么多,直接拿脚一踩刺球里的板栗就会爆出来,捡起来就可以吃。

    不过现在,自然还是要讲究一些,于是言晏晏拿出帕子习惯性的擦了擦手,然后挑出一个刺球用帕子裹起来,在周围扫了一圈没看到石头,干脆拿出一个木盒子来砸。

    轻轻一下,刺球就裂开,言晏晏抓起里面的栗子看了看,确定就是普通的野生板栗后,剥开一个送进嘴里。

    比起熟板栗的甜糯,新鲜的板栗脆甜口感也很不错,尤其是果肉还有些偏嫩,咬下去甚至带一点汁水感。

    好吃。

    言晏晏又剥开两颗,一颗自己吃掉,将另一颗朝他递过去。

    剥好的生板栗是浅黄色,躺在她手白嫩的手心里,四阿哥下意识想要去拿,却忽然想起双手方才拿了许久捡来的棍子。

    看他掏出帕子擦手,言晏晏也没多想,直接将栗子送到他嘴边。

    四阿哥擦手的动作停下来一瞬,张口吃掉那颗栗子后道“不错。”

    栗子好吃,但不能多食,又吃了几颗后,言晏晏一挥手将剩下的栗子全部收起来,准备留着让御厨做板栗烧鸡、栗子饼、栗子酥之类的美食吃。

    又在附近转了转,就在他们准备离开时,言笑晏晏忽然听到隐约的求救声。

    “好像有人在叫救命。”言晏晏与身边的人说完,拉着他朝声音的方向飞去。

    还没靠近,就先听到狼叫声,随后才看到被狼群追赶的老人。

    奔跑中的老人被地上的的树根绊倒,听着越来越近的狼叫声,只觉得吾命休矣。

    然而,下一瞬,他面前却突然出现一只吊睛白额虎,仰头对着狼群发出啸声。

    虎啸山林的霸气,让面对它的狼群不自觉的往后退去。

    在这个食物并不匮乏的季节,狼群并不愿与老虎争斗,于是越退越远,直到消失在山林中。

    才出狼口又入虎穴,倒在地上的老人无奈的摇头,觉得或许今日就是他的忌日时,却看见两道人影从一颗树上落下来。

    “你们快跑”没来得及想深山里怎么会忽然冒出人来,老人赶紧喊起来,一面提醒,一面也是想将前面的老虎引到自己这边。

    医者仁心,加上觉得自己本来也跑不脱,老人喊完,又拿起身边的石头想要砸向前方的老虎。

    见他自己都身陷险境还不忘提醒别人,言晏晏觉得自己这一趟算没来错。

    抚摸一把老虎的脑袋,言晏晏对他道“没事了,你快起来吧。”

    老虎用脑袋在她手心轻蹭着,一点看不出来方才凶猛的样子。

    注意到她的动作,老人瞪大眼睛,手里的石头也掉下去“这,这老虎是假的不成”否则怎么乖顺得像猫似的。

    “放心,它不会伤人。”言晏晏说完,老虎已经在她的示意下也走进更深的林子中。

    这才反应过来自己被救的老人扶着旁边的树站起来,朝他们道谢。

    言晏晏好奇道“不必客气,你怎么会一个人在这深山里”

    “老夫姓孙,今日与徒弟一起到山里采药。”说完,孙大夫叹了一口气。

    听到这话,言晏晏还以为他徒弟命丧狼口,等一边下山一边听他说,才知道原来是他的好徒弟先是不知怎么惹到狼群,后又丢下他自己跑了。

    下山后,远远已经看到他们的马车,言晏晏问孙大夫“你住在哪可要送你回家。”

    “老夫不是本地人,受朋友相求去青州府给他家人看病,这才带徒弟出门。”孙大夫说完,露出不好意思的表情,“我如今身无长物,不知可否用药丸子与姑娘换些盘缠。”

    除了不离身的药箱,包裹和钱财都在徒弟身上,孙大夫不得不厚着面皮从药箱中取出几个瓷瓶。

    “青州府在哪”言晏晏小声的问四阿哥,得到他简短的回答后,看向孙大夫“正好我们也去南边,可以顺路捎你一程。”

    实在是他年纪又大,脾气一看就是老好人,言晏晏怕给了盘缠都未必能安全到达目的地。

    “真是多谢二位。”如此孙大夫自然求之不得,并表示路上赚到诊费会给钱。

    这年头,大夫还是很吃香的,奈何孙大夫心善,贫苦一点的百姓都不收钱,路上看了不少病人也没赚多少钱,倒是收到不少当谢礼的吃食。

    既然有人等着大夫治病,他们自然不好像之前一样边走边玩,两日后便赶到青州府。

    孙大夫的朋友住在城外二十多里的一处村子里。

    好人是做到底,送佛送上西。都已经到青州府,也不差那点路,于是一行人直接送他到达村中。

    “这村子还挺大。”言晏晏透过车窗看到村口立起来的大木门,和上面悬挂的“丰谷村”。

    丰谷村确实是附近最大的村子,说是村,人口与占地和一些小县城也没太大区别。

    村里人勤劳肯干,加上附近依山傍水,日子过得很是不错。可惜最近也不知怎么回事,村里许多人身体都变得不好,请来的大夫也看不好,只说好好养着。

    “你们是什么人来我们村做什么”村口的一个中年人看到行过来的马车,赶紧跑过来。

    孙大夫赶紧掀开车帘道“我姓孙,是丰吉的朋友,受他所托,过来给他儿子治病。”

    “原来是孙大夫,我带您去六叔家。”听到他是大夫,中年人双眼一亮,热情的道。

    孙大夫与朋友关系十分好,否则也不会那么远跑过来,朝他点头道谢后,邀请言晏晏他们进去坐一会歇歇脚。

    一路过来人不累马也该休息,因此言晏晏没有拒绝。

    村里的路呈十字形,丰吉的家在最东边,跟着带路人的人走了一会才到。

    “大白天的,这村子里怎么都没什么人”夏竹忍不住道。

    腊梅道“都在地里忙去了吧。”

    言晏晏也发现村子确实有些太过安静,不过这会天还热,觉得村里人许是怕热不愿意出门,也没有多想。

    没多久,带路的人停在一处青砖房外,敲门道“六叔快开门,你朋友过来了”

    村里大多都是泥房,可见孙大夫的朋友家里条件还不错。

    屋内传来碰撞的声音,没一会后,一位四五十岁面色有些疲倦的男人出来开门。

    “你可算来了,快与我进来。”丰吉看到老友,暗淡的眸子亮了一些,一把拉着他穿过院子往屋里走。

    带路的人也跟着进去,倒把言晏晏他们忘在了门外。

    不过家里有病人,着急也是可以理解的,言晏晏下车与四阿哥打量着附近的环境,其他人则带着马去路边吃草。

    “我想出去玩,不喝药。”

    “你听话,把药喝完,身体好了就能出去玩。”

    不知不觉走到隔壁房子外,听到里面传来的对话,言晏晏想着怎么这家也有人生病。

    正在这时,孙大夫脚步有些急的从屋子里出来,看到二人的身影后,快步走过来气息有些喘“你们快离开村子。”

    “出什么事了”看到他透着焦急的双眼,言晏晏心里有种不好的预感。

    孙大夫也不瞒他们,叹息一声后道“我怀疑他儿子得的可能是瘟疫。”

    “你确定”听到“瘟疫”二字,四阿哥眉头拧成川字。

    “听说村里还有其他人也病了,等检查过他们才能确定。”话虽如此说,孙大夫其实已经有七八分肯定,“以防万一,你们还是赶紧离开。”

    “你带人离开,我留下来看看能不能帮什么忙。”言晏晏对身旁的人道。

    四阿哥摇头,见她露出不赞成的表情,低声道“我吃过蟠桃,即便确定是瘟疫,也没那么容易染上。”

    当务之急,是先确定这究竟是不是瘟疫,以及村里已经有多少人染上。

    四阿哥叫来御医,让他与孙大夫一起去检查。

    “你们将脸用帕子蒙起来。”言晏晏提醒道。

    “孙兄,我儿究竟得的什么病”见他诊治完就出去,丰吉在屋里等了一会后忍不住跑出来。

    孙大夫神色凝重道“不是说村里还有其他人病了我得看过他们才能确定。”

    如此,丰吉赶紧带他去附近几户人家。

    那些人家在得知他们是大夫后,不用丰吉多说就将人迎进来。

    跟着孙大夫与御医跑了几家后,虽然他们什么都没说,丰吉却感觉到了严重性,手轻轻的抖起来。

    他双亲早逝,娘子又在生儿子时难产而亡,如今家中只剩他与儿子相依为命,若是

    “孙兄,你告诉我,我儿究竟是什么病”从附近几家出来,丰吉再次问。

    孙大夫知道朋友家的情况,移开目光不愿与他对视。

    这种事瞒不住,御医扫过二人,语气沉重道“是瘟疫。”

    他话落,丰吉腿一软倒在地上,反应过来后向二人求道“你们救救我儿子,孙兄,我求求你。”

    “你别这样,我肯定会竭尽全力。”孙大夫赶紧拉他起来。

    确定是瘟疫后,四阿哥让孙大夫将瘟疫的症状写出来交给石侍卫,吩咐他去通知本地官府。

    言晏晏则让秋兰她们跟着石侍卫离开,先去城里呆着。

    人心都是肉长的,哪怕知道她应该不会有事,秋兰她们也不愿在这时候离开。

    “我们走了谁伺候姑娘。”

    见她们不肯走,言晏晏道“这可是瘟疫,你们不怕”

    “有姑娘在,没什么好怕的”三人几乎异口同声。

    对上她们充满信任的眼神,想着只要防范好,瘟疫也没那么容易染上,言晏晏不再强求。

    “先将生病的人集中在一起吧,免得将健康的人也染上。”言晏晏对四阿哥道。

    四阿哥点头,让人将丰吉叫过来“得了瘟疫也不一定会死,当务之急是避免瘟疫扩散。”

    被他坚定的语气聚拢起散乱的心神,丰吉也想起来此事,抬手抹了把脸“我去找族老过来。”

    没多久后,丰吉又回来,表示族老们已经知道,正在祠堂商量如何处理。

    苏培盛见那些所谓的族老竟然不过来,觉得自家爷受到怠慢,当即道“真是不知好歹。”

    “爷,咱们还是走吧,左右他们能自己处理。”显然,苏培盛是不想自家爷待在这么危险的地方。

    “实在抱歉,族老们也是知道此事后太急了,并非有意怠慢。”丰吉是村里唯一的秀才,只是家中亲人接连去世才无心再继续功名,但该有的眼光还是有的,自然看出这一行人来历不凡。

    “后山那边有一处空房,离村子比较远,若几位要留下的话,不如去那里暂歇。”

    空房,离村子远,这就表示感染瘟疫的会降低许多,显然丰吉还是很会做人的。

    放心不下儿子,他指过方向,陪了声“怠慢”后,转身回屋。

    言晏晏一行顺着他指的方向来到后山下,发现这处房子竟然也是青砖的,而且并不算小,不由好奇为何会空置。

    侍卫们去山上打水下来,秋兰她们将屋子打扫一遍,又用言晏晏拿出来的东西慢慢布置房间。

    御厨则去了厨房,发现能用后,亲自动手打扫整理。

    言晏晏与四阿哥在屋外坐了一会,就见御医匆匆走过来,额头上冒出许多细汗。

    “四爷,情况比想象中还严重,村里人可能都已经染上瘟疫,只是有些症状还没有发作。”御医还没进来就喊道。

    四阿哥表情严肃的站起来“可确定了”

    御医点头“发病之人除开身体无力,头晕想吐,食不下咽等症状外,指甲都有些发黑。我与孙大夫仔细询问过后,得知病人都是先指甲发黑才慢慢感到身体不适,因此确定村中其他人都已经染上瘟疫。”

    “爷,那我们。”旁边的苏培盛担心道。

    言晏晏皱眉问“可知瘟疫的源头是什么”

    “还不清楚。”御医摇头。

    她空间内的蟠桃剩得并不多,若只是一部分还好说,村里人全部加起来的话,便是她舍得全拿出来也不够用。

    言晏晏不由看向身旁的人,对上她担忧的目光,四阿哥安抚道“瘟疫也不一定会导致人死。”

    如此一来,便只能先看御医与孙大夫有什么办法。

    能让全村都染上瘟疫,四阿哥怀疑是水源出了问题,吩咐侍卫带御医去检查村中水源。

    县衙。

    知县得知石侍卫的身份后,态度十分恭敬“不知您到此地有何贵干”

    石侍卫不与他绕弯子,直接告知风谷村有人染上瘟疫。

    瘟疫可不算小事,闹不好还会引起恐慌。

    “什么”得知自己治下发生瘟疫,知县猛的站起来,“怎么可能”

    “你还是赶紧带人去村里处理此事。”见他一脸难以置信,石侍卫提醒。

    “对对。”知县点头,赶紧找来县丞,吩咐他带兵去丰谷村处理此事。

    那可是瘟疫,但凡惜命的人都会躲得远远的,然而又不能违抗上司的命令,县丞再不情愿也得去。

    石侍卫拿出孙大夫写的纸递过去“这是瘟疫的症状,你赶紧召集城里的大夫看看能不能找到治病的方子。”

    “我这就吩咐下去。”知县接过纸,看到石侍卫准备走,顺口问了一句,得知他还要去那个村子,赶紧劝道“石侍卫您就别去了吧。”

    能在宫里当侍卫的,家世自然不错,知县可不想他在自己的地方出事。

    石侍卫没有理会,丢下一句“我家主子还在那后。”直接离开。

    主子

    他的主子自然是贵人,换了平常,听到这个消息知县肯定会找上去巴结,然而此时此刻,他更珍惜自己的命。

    若真是贵人,肯定知道“君子不立,危墙之下”的道理,应该不会继续留在那里。

    知县推己及人,加上觉得自己留在这里也不是没事做,毕竟除了召集城中的大夫,他还得派人查探城中及附近有没有人染上瘟疫,于是打消亲自去村里看看的念头。

    县丞带兵去丰吉村后,得到消息的族老们赶紧到村口相迎。

    一开始,县丞还算认真的了解情况,等从孙大夫口中得知村里人都染上瘟疫,当即退出去好远。

    这都是什么倒霉事

    心里抱怨一句,县丞吩咐带来的官兵用木栏封村。

    “我没病,让我出去。”

    “对,我们也要出去。”

    村里有人得知他们这有瘟疫后,正准备出去避一避,没想到才收拾好东西,官府就已经来人封路。

    “都老实在里面呆着。”见他们得了病还想出来害人,县丞一个手势,就有官兵拔出刀来。

    看到闪着寒光的刀刃,想要离开的人不敢再闹,却恨上旁边的孙大夫“都是你这个庸医胡言乱语,我们好好的,哪有病,你赶紧和大人解释。”

    “就是,我们才没病”

    “老夫并没有胡说,从你们的指甲颜色来看,很大可能已经染上瘟疫。”孙大夫解释道。

    那些人下意识的将指甲包进手心,还在不依不饶“我不管,反正我”

    “闭嘴”拿着拐杖的族老重重地捶了下地,盯着他们,“孙大夫不顾自身安危来村里治病,你们若再是这般无礼,到时候可别求他”

    身体有没有不对劲,只有自己心里最清楚,那些人闻言,顿时不敢再说话。

    族老说完,转头看着孙大夫“我代他们向您道歉,您大人有大量,别与他们计较。”

    别说官府封村,就是没有封,也没有人敢到闹瘟疫的地方来,族老哪里敢让人得罪村里唯二的大夫。

    然而孙大夫并不计较“没事,”

    “我们村这是造了什么孽啊,为什么会出这种事”有人看着村口的官兵,情绪崩溃的坐到地上。

    受到情绪感染,又有几个人也哭喊起来。

    “好了,都跟我回村里。”

    等他们宣泄了一会儿,族老才开口道。

    石侍卫带着一马车草药与医书回来,听到村里人竟然全部染上瘟疫,眉头紧皱。

    “大人,您若是进去了,小的也得一视同仁。”见他竟然还要进去,县丞小心道。

    闻言,石侍卫有些犹豫。

    倒不是他怕死不敢进去,毕竟有仙子在,到不用太担心。只是进去后确实不好再出来,这就有些不方便。

    想到外面也需要人跑腿,石侍卫将马车送进去又与孙大夫交代几句话后,到底还是先留在外面。

    这时候最忙的就是孙大夫,他匆匆去后山附近将石侍卫的话传到后,便继续去村里想治病的方子。

    作者有话要说  感谢为我投出霸王票或灌溉营养液的小天使哦

    感谢投出地雷的小天使谍 1个;

    感谢灌溉营养液的小天使

    花皮猫 30瓶;寻凝 10瓶;谍、绾兮 5瓶;

    非常感谢大家对我的支持,我会继续努力的
(←快捷键) <<上一章 投推荐票 回目录 标记书签 下一章>> (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