默认冷灰
24号文字
方正启体

第五十二章

作者:苏香兰色本书字数:K更新时间:
    年节之前, 宫里送来好几马车东西,并带来几位阿哥们的信件。

    看到信中九阿哥说京城下雪后可以做冰雕, 还可以玩冰嬉,又详细描述冰嬉的花样, 催她在年后回来,还可以一起玩。

    言晏晏笑着继续往下看,阿哥们基本上不是在催她回宫,就是问她什么时候回宫。

    虽然她在皇宫里也是自由的,但在里面呆久了, 真的觉得有些压抑, 既然出来,当然没那么快回去。

    言晏晏回信表示归期不定后, 与自己准备的新年礼物一起送回去。

    冬天便是皇宫里也没太多鲜果,正是想到这个,言晏晏还送了不少空间里的果子回去。

    皇宫。

    言晏晏与其他人也没太大交情, 果子只分了三份, 一份是阿哥们的,另两份给康熙与佟皇贵妃。

    康熙那份最多,方便他拿去赏人。

    哪怕言晏晏信里提了一句这就是寻常果子, 康熙却还是很重视, 觉得从她手里出来的, 再寻常也不是凡间果子能比。

    等御医看过,说这果子常食对身体好后,除开给太后及主位的妃子们各分一盘外, 康熙没有再赏给其他人。

    某日,裕亲王过来与他议事,准备告退时,忽然看到他桌案上的果子。

    这种天气,看到这样红彤彤水灵灵的果子,谁不想吃,他当即就抓起一颗送进嘴里。

    康熙看他一眼,倒也没说什么。

    “好吃,这是哪里的贡果,怎么从来没见过”裕亲王又连着吃了几颗。

    康熙道“仙子送朕的。”

    闻言,本就喜欢的裕亲王赶紧道“皇上也让我沾沾光,赏我个一两筐果子。”

    一两筐果子朕统共才那么多。

    康熙睨向他“一两个筐子倒可以。”

    “那一两盘总行。”裕亲王道。

    “没有。”康熙不理他。

    “得,那这半盘归我了。”裕亲王直接端走桌案上的盘子。

    “什么半盘。”

    明明除了他吃的那几颗外,整盘都没动过,看他得了便宜还卖乖,康熙将手里的笔砸过去。

    猜到这果子本就是为自己准备的裕亲王闪身躲开,笑着与他告退。

    噶尔丹近来越发不安分,康熙心情多少有些受影响,被他这么一闹,倒是稍微好一些。

    “你亲自送一篮果子去裕亲王王府,免得他在心里嘀咕朕小气。”康熙打开折子的同时,吩咐李德全。

    裕亲王得了果子后,京里的大臣们差不多都知道,也想尝尝那果子的滋味。

    在康熙面前有些脸面的直接玩笑着去讨,倒也能混来一些尝尝,随后便在其他大臣面前夸这果子有多好多好。

    佟家,因为佟皇贵妃的缘故得了不少果子,一时在京城很是风光。

    知道儿子那也有不少果子的惠妃见此,从大阿哥那要来不少果子,赏赐给娘家。

    如此,温僖贵妃、宜妃、荣妃少不得去效仿,倒显得德妃尴尬起来。

    永和宫。

    “也不知四阿哥是生了什么病,快到年节都不回来。”想到若是四阿哥在,她们主子也能从他手里得些果子赏给娘家的宫女嘀咕道。

    闻言,德妃转动着手里的佛珠叹息一声。

    “主子别担心,四阿哥年节时肯定会回来。”另一个宫女宽慰道。

    江南。

    有他们自己准备的和宫里送来的东西,言晏晏与四阿哥等人在这座江南小城中度过了一个不错的年节。

    寒冬腊月,比起出门,显然更适合呆屋子里窝冬,言晏晏呆在屋子里看看书练练字,没事时再烤烤红薯、烤烤栗子,吃得不亦乐乎。

    直到开春,他们才离开这个度过几个月的地方。

    离开前,不愿其他人继续在这座房子里居住,四阿哥吩咐苏培盛将房子买下来。

    春光正好的时节,一行人到达苏州府。

    如今,消息灵通一些的官员早就知道京中仙子离宫南下的事。在言晏晏刚出现在城中时,提前吩咐过城外守门官兵的苏州知府便亲自前来相迎。

    已经不是头一回遇到这种情况,言晏晏安静的听完他表达敬意的话,微笑颔首。

    在苏州知府眼中,她这一笑,带着渺渺仙气,下意识的移开眼不敢直视“仙子刚入城,不如随下官去拙政园暂歇。”

    言晏晏来苏州本就是为欣赏苏州园林,听到这个邀请,没有拒绝。

    见她同意,苏州知府大喜,亲自陪同前往拙政园。

    拙政园是标准的苏州园林,园内以水为主,亭台楼榭稀疏错落,另有桃林、果园,还有数不清的花圃、竹丛。

    言晏晏一边逛,旁边的四阿哥时不时讲解一句“此楼”

    本来准备了满肚子话的苏州知府只能安静的跟在后面,莫名觉得自己多余。

    这片园林占地宽广,略逛一圈后,看他们步伐渐渐放慢,苏州知府终于能插上话“下官已经让人备好酒宴,请仙子与四爷务必赏脸。”

    好歹是一州知府,这点面子四阿哥还是要给的,自然同意。

    少做少错,苏州知府并没有请其他人来相陪,只办了一桌私宴亲自招待二人。

    其他倒还好,只是桌上菜肴之丰盛,让四阿哥心里有些想法。

    他一直是那副不苟言笑的表情,苏州知府自然看不出他心中的想法,还一个劲解释桌上菜肴的珍稀之处,以此表达自己对二人的上心。

    只是食材珍稀倒还能接受,发现其中有些菜太过奢侈,做出来费功夫不说,还浪费东西,沿途见识过还有百姓连饭都吃不饱的言晏晏觉得不太好。

    发现她用得并不多,苏州知府倒没觉得有什么,毕竟是仙子,不食人间烟火都正常。

    饭毕,四阿哥端起茶盏表示送客。

    “仙子和四爷一定要多住几日,让下官尽尽地主之宜。”苏州知府说完,这才告退。

    因苏州知府太过热情,言晏晏在拙政园只呆了几日,赏完园中全景便离开。

    游完太湖后,一行人到达一处小县城。

    “这里真美”坐在小船上,望着两旁的青砖瓦房,听着吴侬软语的叫卖声,言晏晏感叹。

    小桥流水环绕中的县城,确实别有一番美感。

    四阿哥颔首表示赞同。

    拂面的春风里带来青团的香气,让言晏晏不由动了动鼻子,随即看到另一艘小船上摆出来的碧绿的团子。

    “要不要尝尝。”注意到她的视线,卖青团的主动问了一句,看到她点头后,高兴的撑船靠近。

    发现这里的小贩居然是水上的流动摊子,言晏晏觉得还挺有意思。朝周围仔细观察一番,发现卖东西的其实还不少,只是她之前将那些船都当成载客的。

    言晏晏先过尝一个,发现味道不错后,便将剩下的十几个全买下来。

    “味道不错,你尝尝。”言晏晏递过去一个。

    四阿哥接过,倒是能接受这种清淡的口味。

    将青团卖完的人很是高兴,撑着船准备提前回家。

    水面上摊贩多,卖青团的也不止一家,离言晏晏的船其实更近一些的摊贩觉得他抢了自己生意,见他往自己这边来,撑着船出其不意的调动方向。

    “哎呀”

    没防备的船撞上去,直接有要侧翻的趋势,撑船的人惊叫一声,发现无力回天后,第一反应捏紧今日挣的钱。

    听到声音,水面和两岸的人都望过去。

    离得不远的言晏晏第一时间就注意到,随意的抬了下手,一阵风过,帮助已经倾斜的船重新平稳下来。

    船上的人一个踉跄摔倒后,发现船没有翻,庆幸过后,朝着害自己差点翻船的人骂起来。

    那人本来只想吓吓他,没想到会让他差点翻船,看到他没事才放下心来。

    出于心虚,一开始他没还嘴,等被骂几句后,就忍不住道“又没翻船,这么缩胚做什么”

    见他不道歉就罢了,还说自己小气,差点翻船的人骂得更凶,于是二人便互相骂起来。

    明明他们是在对骂,但那种吴侬软语的腔调却听得言晏晏想笑。

    听到笑声,四阿哥不解的望过去。

    “我觉得他们对骂很好笑。”言晏晏说完,见他似乎不这么觉得,跟着学了一句。

    四阿哥本来是真没觉得好笑,但听她这么一学,却不知戳到哪个点,先还只是弯起唇,随后没忍住放声大笑。

    “不行,你别笑了。”看到他笑就更想笑的言晏晏拍着他的手臂。

    苏培盛没听到二人方才的对话,看到自家爷突然笑得那么欢畅,莫名其妙的同时,也忍不住露出笑容。

    只笑了两声,四阿哥就抬手握拳掩在唇边,遮挡住自己的失态,不过眸中还留着几分笑意。

    小船摇摇晃晃的转过大半个县城,天上的红日已经开始西移,暖色的光辉洒在水面上,将水中房屋的倒影染上颜色。

    江南水乡,是个来了就不想走的地方,直到尝遍这里的美食,踏遍城中的每一处地方,言晏晏才舍得离开,而这时已快到初夏。

    这会去杭州,正好可以看到“接天莲叶无穷碧,映日荷花别样红”的风景,于是决定接下来去杭州府。

    离开苏州的当天中午,一行人在路边的茶寮停下休息。

    “不用你。”苏培盛丢了钱银子过去,拒绝店主过来伺候。

    “谢客官,您有什么吩咐再喊我。”

    知道他们看不上自己这的茶水,店主乐得清闲,接过钱后退到角落里。

    “叔,我来讨碗水喝。”

    正吃着点心喝着茶的言晏晏听到声音抬头,就见一个穿着布衣的青年满头是汗的从对面坡上走过来。

    青年喊完才发现茶寮里的人,等看到坐在桌前的姑娘时,惊艳得有些移不开眼,被一个侍卫瞪了一眼,才赶紧垂下脑袋。

    看他一站在外边不敢靠近,店主赔笑道“惊扰了客官,抱歉抱歉”

    些许小事而已,见他一直道歉,言晏晏不在意道“没事。”

    确定这些贵客不计较,店主才放下心,端起一碗茶将外面的青年拉到角落里“你这会是准备去哪”

    青年接过他手里的茶,一口气喝干后,抹了把嘴后道“我爹让去城里买些点心和好菜来招待道长。”

    “哪有病都没治就先请吃饭的。”店主说着,又给他倒了一碗茶。

    青年接过喝完,摆手拒绝他再添“那道长厉害着呢,是百花仙子座下的弟子。”

    “百花仙子什么百花仙子”只听说村里来了位能治百病的道人,但不知他具体来历的店主追问。

    “就是之前下凡的百花仙子,听说她最开始就是出现在我们江南,后来被皇上请进宫里。”青年道。

    店主也听过“仙女下凡”的事,但他在这里开茶寮,来来往往的人见多了,到底比村里人警惕一些“如何确定道长真是那位仙子的弟子”

    “他能凭空变出花来。”想到那日看到道人施展神通,青年语气有些兴奋。

    又详细问了几句,确定是他们亲眼所见,店主这才相信“那是得好好招待,你快去吧,钱可够”

    “够的。”青年点头,随即与他告别。

    二人谈话时虽刻意压低声音,但平日里声音太过响亮,此时即便压低,距离不远的人一样能听清。

    桌前,言晏晏反应过来所谓的“百花仙子”可能是指自己时,很是无语,再听自己还冒出来一个“弟子”来,更是不知道说什么好。

    “姑娘,您座下的弟子也来了”旁边的夏竹好奇道。

    言晏晏道“我都不知道什么时候竟然多出来个弟子。”

    听到那二人的对话,四阿哥只是有些怀疑,她这么一说,还有什么不明白。

    “姑娘,可要带人将那个骗子抓起来。”既然不是她的弟子,那就是骗子,石侍卫请示道。

    言晏晏道“我们先去看看究竟是什么情况。”

    显然这些村民都已经相信骗子的话,将他抓走治标不治本,哪天再换一个人过来,还得上当。

    骗子本就惹人厌,尤其是还打着自己的名头,言晏晏完全不能容忍。

    “店家,你过来。”苏培盛招手道。

    店主赶紧小跑过来“客官您有什么吩咐”

    苏培盛丢了锭银子过去“我们这有人身体不适,想找个地方稍事安歇。”

    看着手里的银子,店主眼里透着喜悦,小心的打量一眼他们,觉得应该就是富家少爷和小姐带人外出,于是放心的道“我家就在附近的村子里,家中只我一人,不嫌弃的话正好可以供客官们歇息。”

    苏培盛故作思考一会后,让他带路。

    店主麻利的将东西收拾好,走在马车旁带路。

    走了一段路,远远已经能看到一座座房子时,店主指着村口的某处与坐在车辕上的苏培盛道“我家就在那。”

    “嗯。”

    “我们村正好刚来了位能治百病的道人,您这边若是有人身体不适,可以找他看看。”带人到自己家后,店主道。

    “那麻烦你将他叫到这里来。”苏培盛顺势道。

    店主热情的道“好,我这就去帮您叫人。”

    村里的房子门前大都栽着树,这家也不例外。

    言晏晏认出这两颗开着小花的都是枣树后,拿出两把交椅一个木几放在树下,与四阿哥一起坐下来。

    “看书还是下棋”言晏晏问他。

    “下棋。”

    四阿哥说完,言晏晏拿出之前他们没下完的棋盘出来。

    方才在茶寮时,马都已经喂过,因此其他人此时便也没什么事做。

    侍卫们守在旁边,秋兰她们则坐在马车外,抱着竹筐做女红。

    那边,店主直接走到村中间的一户人家。

    “石头在家不”

    在敞开的院门外喊了一声,店主直接进去。

    “你不在茶寮做生意,怎么这时候回村里了”听到声音,屋里走出一个四五十岁的黑脸男人。

    “遇到群有钱的客人,他们有人身体不舒服,借我家房子休息。”解释完,店主走进大堂,“道长呢”

    “在房里打坐,你找他有事”被称做石头的男人问。

    店主道“有客人身体不适,托我请道长过去看看。”

    “那不行。”石头一口拒绝,“道长还得给我爹看病。”

    “嘿你这话说的,道长又不是只能看一个病人。”他们关系好,店主说完就直接去敲房门。

    他之所以那么热情,也是想再得些赏钱,到时候也能贴补石头一些。即便没有赏钱,将道长引见过去,自有那有钱的客官招待,这样也能给石头家省点菜钱。

    “谁”

    话落,门被打开,店主看到一位仙风道骨的道人,恭敬的朝他拱手“打扰道长,我叫何木。”

    “你有何事”道人问。

    何木道“我在路边开茶寮,路过的客官有人身体不适,想请道长过去看看。”

    “是什么人,现在何处。”

    “他们一大群人,有少爷有小姐还有丫鬟和下人,也不知具体是哪个身体不适。现在正在我家里暂歇。”何木回答道。

    “带路,贫道便随你去看看。”道人听到他的描述,眼珠转动了一圈,开口却依旧是古井无波的语气。

    “您跟我来。”何木抬手做了个请的手势。

    村里人对道人十分关注,看到他出来,纷纷凑过来问。

    “何木你生意不做了”

    “你这是带道长去哪”

    何木一一回答完,已经快到家门口。

    听说是有人请道人看病,村民们很感兴趣,跟着一起过来。

    这么大动静,院里人自然听到,不由朝外看去,一眼就看到村民中间的道人。

    别说,那道人须发皆白,手拿拂尘的模样,还是能唬唬普通人。

    “好大的马车。”

    “这么多马,得值多少银子。”

    看到守在院子四周人高马大的侍卫们,围过来的百姓不敢议论他们的样貌和打扮,便盯着马车聊起来。

    “客官,我替您将道长请来了。”何木进来后道。

    隐晦的扫了一圈院子,道人问“是哪位要看病。”

    树下,言晏晏与四阿哥还在继续下棋,他们身后的苏培盛上前道“听说你是百花仙子座下的弟子”

    真主就在他身后,苏培盛说话时,眼里不由带出几分不屑。

    “不错。”看出他眼中的含义,道人也不生气,“贫道近日就准备进京去拜见师父。”

    “可我听说这位仙子年纪可不大。”说完,苏培盛用眼神上下打量他。

    道人一脸淡然“闻道有先后。年纪又能说明什么,何况仙人与我等凡人的年龄不可相提并论。”

    树下,听到这话的言晏晏觉得他还挺能扯。

    “你是凡人,又怎么会是仙子座下弟子。”见他都说露馅,苏培盛道。

    “某日贫道在山中修行,偶遇仙子,仙子见贫道潜心向道,点化后收贫道为座下弟子。”道人说完,拂尘一挥,本来空着的手上多出一束鲜花。

    村民们只知他是百花仙子的弟子,此时听到他讲述原因,再看到他随手变出花来,越发觉得他一派仙风道骨,当即纷纷下拜。

    听他说得一本正经,结束这盘棋的言晏晏看过去,就见他拿着小把戏骗人,转身问道“你既说自己是百花仙子座下的弟子,可认得我是谁”

    说到“百花仙子”几个字时,她莫名感到羞耻。

    许是因为身负功德的缘故,当她不笑时,那张秀丽绝伦的脸上透着几分让人不敢直视的气势。

    下意识的移开视线,道人在心里嘀咕一个小姑娘,哪来这么足的气势。

    怀疑她身份可能没那么简单,道人有些打退堂鼓,觉得不该一时贪心走这一趟。

    “问你话呢。”苏培盛见他垂眸不语,冷笑着道。

    “既然不信,又何必请贫道来,告辞。”

    道人话落,已经对他深信不疑的何木道“客官,道长那么厉害,您还有什么好怀疑的。”

    “是啊。”

    “病人可耽搁不得,你们给道长陪个不是,还是请他看吧。”

    旁边的村民劝道。

    村民们这么一说,道长有些不好继续走,不由有些恼何木多管闲事。

    但同时,他不免又有些期待,希望这些人听到村民的话能相信自己,这样的话

    言晏晏轻笑一声“厉害是说这个吗”

    作者有话要说  感谢为我投出霸王票或灌溉营养液的小天使哦

    感谢投出地雷的小天使月微醺v 1个;

    感谢灌溉营养液的小天使

    暮雨沐雨 2瓶;

    非常感谢大家对我的支持,我会继续努力的
(←快捷键) <<上一章 投推荐票 回目录 标记书签 下一章>> (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