默认冷灰
24号文字
方正启体

第五十五章

作者:苏香兰色本书字数:K更新时间:
    等到噶尔丹的人马撤退, 大阿哥带人将落在后面的散兵抓起来后, 顾不上其他,赶紧打马往回跑。

    “皇阿玛, 您没事吧”来到康熙面前, 大阿哥关切道。

    康熙摆手“朕没事。”

    说完, 想到他之前在战场上的表现, 康熙终于露出今日的第一个笑容, 拍着他的肩膀夸道“不错, 是爱新觉罗家的巴图鲁。”

    平时康熙嘴边夸的都是太子, 忽然听到他这么夸自己,大阿哥心里很是喜悦。

    “启禀皇上, 奴才们将方才行刺的人抓过来了”

    正在这时, 两个侍卫压着人过来禀报。

    观那人身上的衣着, 分明是他们这边的人,大阿哥翻身下马,一一脚将人踹倒在地上, 厉声道“说你是不是噶尔丹派来的奸细”

    发现自己脱手而出的兵器竟然差点儿伤到皇上时, 这人就已经慌了神, 等被抓起来时,整个人都愣愣的。

    此时感受到胸口的疼痛, 他才回过神来, 慌忙解释道“不不不,奴才不是奸细,方才只是失手, 求皇上饶命啊”

    不论他究竟是不是故意的,刚才那种行为都是死罪,康熙挥手让人直接带下去。

    等到收兵回营,福全忍不住跑到御帐中,行礼后道“皇上,您方才也太胡来了”

    天知道他方才回头到那一幕时,心差点没跳出来。

    “朕自有分寸。”康熙取出自己的荷包,发现里面的平安珠果然已经碎掉。

    好歹也携带了那么久,就这么碎掉,多少有些可惜,康熙随手将碎片合拢,心里记了噶尔丹一笔。

    “这是什么”君臣之别让福全即便关心,也不好再多说什么,不由将注意转到他的手上。

    “好东西。”康熙说完,将碎珠重新装回荷包,随手丢给李德全。

    福全闻言,也没再多问,又与他商讨了一会战事后告退。

    草原的夜晚,天幕中闪烁着繁星。

    “这么晚还不睡”

    大阿哥走出营帐,远远看到一个背影,不由走过来拍了下他的肩膀。

    “大哥不也没睡。”四阿哥回头道。

    大阿哥今日头一回上战场,加上得到康熙的认可,情绪亢奋到现在,自然睡不着。

    若换成平日,他肯定招呼人拿就来喝个痛快,如今也只能想想。

    “咱们兄弟聊会”大阿哥一撩衣袍在草地上坐下来,又伸手将他拉下。

    四阿哥被动的坐下来,扫他一眼。

    “我今日”

    大阿哥却顾不上那么多,直接说起自己头一回上战场的感受。

    军营里巡视的人听到声音过来,见是两位阿哥在这,继续往前。

    四阿哥一面听,一面望着天幕,觉得这样的夜景,她或许会喜欢。

    说完以后,大阿哥略显激动的情绪平复许多,也不用他回应,话头一转“仙子怎么没和你一道过来”

    “她要去游西湖。”四阿哥道。

    大阿哥瞬间就想起来当初他们一起游西湖时,三阿哥与她都曾可惜时节不对。

    “那还真是可惜,不然还能让她看看我在战场上的英姿。”大阿哥笑着道。

    继续闲聊了一会,天色已经不早,四阿哥先起身“该回去休息。”

    大阿哥点头,二人各自回营帐。

    杭州。

    前几日还是晴空万里,这日却又下起雨来,言晏晏坐在窗前听了会雨打屋檐的声音,一时有些昏昏欲睡。

    下雨天,左右也不能出门,她便干脆在旁边的榻上躺下,准备小睡一会。

    等到她入睡,秋兰轻手轻脚的过去关上半边窗,又给她盖上件薄披风。

    等到秋兰退回桌前和腊梅她们继续做女红时,忽然听见客栈前面传来隐约的喧闹声。

    下雨天,谁也不愿意往外跑,加上觉得肯定和她们无关,几人朝窗边望去,见自家姑娘并没有受影响,便继续做手上的活。

    然而,没过多久,声音却越来越大,像是有人朝后院来,夏竹最先坐不住,将手里的针扎在绣了一半的帕子上丢进竹筐中,起身走向门外。

    看到院口和侍卫们对峙的官兵,以及落在后面的掌柜,夏竹撑开放在门边的伞走过去。

    “姑娘正在休息,这里是怎么回事”夏竹看向石侍卫。

    正要问这些官兵过来所谓何事的石侍卫听到她的话,顾不上管他们,赶紧问道“惊扰到姑娘了”

    “应该还没有。”夏竹摇头。

    石侍卫这才放下心来,重新看向那群官兵,压低声音问“你们有什么事”

    “奉我”

    “闭嘴”

    为首的官兵看到院子里七八个人高马大的守卫,心里有些嘀咕,不过嘴上还是高声说出自家大人的命令,然而才吐出两个字,就被问话的人打断。

    石侍卫依旧压低着声音,但语气中的气势却一点不减,压得说话之人不自觉的闭嘴后,提醒道“小点声。”

    官兵有些生气,然而任职多年的经验告诉他面前的人并不好惹,想着多一事不如少一事,他放低声音道“奉我们大人的命,限尔等在三日内离开杭州府。”

    “你家大人是谁”出来这么久,还是头一回遇到这种事,石侍卫非但不生气,反而觉得好笑。

    本来以为他会问原因,一句“无可奉告”都到嘴边了,听到这话,官兵不得不吞回去,随即仰着脑袋道“我家大人乃是杭州知府。”

    “呵。”

    见他非但没有露出害怕的表情,还有心情笑,官兵问“你笑什么”

    “当然是笑你们好笑。”夏竹说完,打着伞离开。

    看到这院子里的下人一个个的都那么嚣张,官兵不高兴的同时,又不免多想他们一副连大人都不放在眼里的模样,莫不是有什么依仗

    他也不知道无缘无故的,大人怎么会吩咐自己过来赶人,但为了以防万一,还是决定先回去和大人说一声。

    “话我已经带到了,告辞”说完,官兵带着人退出客栈。

    “这人还有点脑子。”在人离开后,一个侍卫道。

    上头的命令归命令,具体怎么操作还不是看下面的人。

    若只是传话,这官兵根本没必要带那么多人来,显然他一开始肯定有当天就强制将人赶出城的想法,这样提前完成命令,也好邀功。

    另一个侍卫赞同的点头后,好奇道“就不知道这位杭州知府脑子出了什么问题别人接驾还来不及,他竟然还要把仙子往外赶”

    “恐怕他根本不知道自己要赶的是谁。”石侍卫道。

    这点小事,言晏晏醒来后根本没人在她面前提。

    官兵们回府衙后,为首的那个前去复命,然而杭州知府在他说已经去客栈传话后,便挥手让人退下,根本没耐心听后面的话。

    三天后,城隍庙。

    听说城隍庙那边有庙会,言晏晏带着人过来。

    城隍庙附近,卖吃的、喝的、玩的、用的的摊贩们都齐聚在这里,加上来往的百姓,人山人海,很是热闹。

    除开卖东西的,庙会上还有爬杆、踩高跷、猴戏等热闹看。

    “这戏好看”

    “对,何美景扮相真漂亮”

    从踩高跷那边过来的言晏晏注意到围满人的戏台,扫过一眼后正准备走,在听到“何美景”这个关键词时,不由停下脚步。

    “姑娘。”见她似乎有兴趣,腊梅指向左边酒楼的二楼,询问可要上去看。

    言晏晏只是惊讶原来这出戏都已经传到江南,并没有要看的意思,于是轻轻摇头。

    戏台下,看戏的百姓们没那么多讲究,一面笑一面议论。

    可惜这出戏还有的唱,不然言晏晏倒是想听听他们在整场戏结束后会说什么。

    从戏台旁边离开,前面的人越来越多。

    “我们等一会。”看到一大群人迎面涌过来,言晏晏带着人退到一处说书的茶摊旁。

    “提起这位仙子,那故事就太多了。远的不说,就说之前有个村子,村中的井里有个冤死的女鬼,夜夜都会在井边唱曲,想要引人过来做替身”

    “姑娘”

    听到仙子,夏竹第一反应就是在说她们姑娘,然而仔细一听,却想不起来这个闹鬼的村子和她们姑娘有什么关系。

    从说书人的话头,言晏晏也听出这是在说自己,一时有些哭笑不得。

    “然后呢”

    “再上一壶茶,你快接着讲”

    听完说书人模仿女鬼半夜唱曲,摊子前的百姓纷纷开口催促。

    看到有好几个人叫茶,说书人继续讲起来“可惜村中老人有见识,早就提醒村里的人不要在晚上去井边,因此女鬼一直没有得逞”

    本来还以为能听到什么香艳内容的男人们露出失望的表情,有人忍不住道“这村里怎么就没个胆子心大的男人”

    “道士拿女鬼没有办法,反而激怒了女鬼,于是做法让全村人都染上瘟疫”

    本来以为是说书人胡编乱造的故事,等到他话头一转,言晏晏当即就想起之前得“瘟疫”的村子。

    故事的最后,自然是仙女从天而降,除女鬼,解瘟疫,救了全村百姓。

    说书人会把握节奏,把这故事讲得很是引人入胜,不知不觉就听下去。

    听完故事,夏竹反应过来,小声道“姑娘,他这不是胡说吗咱们上次根本就没遇到什么女鬼”

    “若是照事实讲,哪有那么多人来听。”言晏晏道。

    毕竟有仙有鬼才有冲突,故事性才更强。

    “姑娘,可要我去”石侍卫上前,朝说书之人那边示意,询问用不用去警告说书人。

    言晏晏摇头“人家混口饭吃而已,没必要计较。”

    “姑娘心善。”见她不计较,石侍卫这才退到旁边。

    方才涌过来的人群已经四下散开,言晏晏带着人继续往前走。

    “姑娘,我想买把团扇。”觉得有些闷热的夏竹看到前面的摊子,朝身旁人道。

    “嗯。”言晏晏应声后,和她们一起去摊子前。

    “言姑娘

    沈熙受朋友相邀,和他及他妹妹一起来庙会。来了以后,便觉得这里实在太过喧闹,而且各种吃食摊子的味道混在一起,也让他有些不舒服。就在他想提出离开时,却惊喜的发现不远处的人。

    发现他似乎不喜欢这里的刘小姐正想提出换个地方,就看到他瞬间精神起来的模样。

    她怎么还在城里

    沿着他的视线望过去,刘小姐扯着手里的帕子。

    正在看团扇的言晏晏回头,见是之前送自己画的沈熙,微微颔首。

    她虽未笑,但回眸那一瞬间的眼波流转,还是让沈熙的心猛的跳动起来,不由自主的朝她靠近。

    “原来他沈明之也有开窍的时候。”看到他那副模样,刘少爷笑着打趣。

    刘小姐不乐意的喊“哥”

    “明之本就对你无意,以前也就罢了,我劝你也不听。如今既然他都有心悦之人,你还是放弃吧。”刘少爷道。

    “你到底是谁的哥哥再说,她不过空有美貌,哪里配得上沈三哥。”刘小姐说完,抬脚追上去。

    见她怎么都说不听,刘少爷无奈的摇头。

    沈熙走到卖团扇的摊子前,露出温柔的笑意“你也来逛庙会”

    听到这句废话,言晏晏“嗯”了一声,又拿起一把团扇看起来。

    “不如我替你画扇面。”见她似乎没有挑到合心意的扇面,沈熙道。

    他身后的小厮十分机灵,当即就从附近店里借来笔墨。

    有人现场画扇面,说不得能多吸引点客人过来,卖团扇的人配合的找出空白扇面放到他面前。

    刘小姐过来时,就听到沈熙说要帮他画扇面,心里酸得不行,没忍住露出几分在家里的娇纵之态“沈三哥,我也想要你画的团扇。”

    提笔作画的沈熙闻言,想也不想的道“让刘兄替你画。”

    想到自己与他相识那么久,还比不上一个才认识的女人,刘小姐终于压不住脾气。

    一看妹妹的表情就知道她要发脾气,刘少爷赶紧拉着人往附近的茶楼里去“走走走,哥哥给你画扇面去。”

    想买团扇的是夏竹她们,言晏晏不过跟着看一看而已,但见他已经动笔,便没有出口打断。

    这些日子,言晏晏也在城里听到些他的名头,但总觉得与自己见过的人搭不上。

    此时看到他作画时那副成竹在胸的姿态,和他认真的表情,才发现确实名副其实。

    言晏晏视线从他身上落到扇中,发现画的是荷花图。

    感觉到她的目光,沈熙落下最后一笔,弯着唇将画好的团扇递过去。

    望进他眼里,看到里面蕴含的温柔与情意,言晏晏既惊讶又不惊讶。

    “画得很好,不过我没多久就要离开,不想带太多东西,你自己留着吧。”言晏晏委婉道。

    一把团扇又能占多大地方,听到她要离开的消息和变相的拒绝,沈熙只觉得心里闷闷的难受。

    “可以告诉我,你是哪里人氏吗”举着团扇的手慢慢垂落,沈熙强打起精神问。

    这个问题,言晏晏还真不好回答,干脆就不说了,留下句“告辞”便带着人从摊前离开。

    沈熙望着她的背影,手里的团扇掉到地上也没发现。

    旁边的小厮立刻将团扇拾起来,小声的喊了声“少爷。”

    “回府。”发现已经看不见她的人影,沈熙语气低落道。

    小厮先想说刘家少爷和小姐还在这,后又想提醒他这并不是回府的路,可最终,还是什么也没说。

    茶楼中,好不容易被自家哥哥哄好的刘小姐出来,发现团扇摊子前已经没人了,不由问道“之前的人呢”

    “你是说之前的那两位”摊主指着言晏晏离开的方向,“他们朝那边走了。”

    误以为他们是一起离开的刘小姐这下真是有些心灰意冷“哥,他走时竟然连你都不说一声。”

    “哥改天肯定会说他的。”刘少爷哄完,顺势劝道“你也看到了,他对那位姑娘情有独钟,咱们不稀罕他了好不好”

    刘小姐没说好还是不好,直接带着丫鬟往外走。

    逛完庙会的次日,一大群官兵包围了言晏晏所在的客栈,为首之人推开告饶的掌柜直接走到后院。

    言晏晏在房间听到动静,走出来问“怎么回事”

    “杭州知府不知为何,非要我们离开这里。”石侍卫说完,又提了一嘴上次的事。

    本以为上次来的官兵回去将他们的态度一说,但凡有点脑子的都知道先打听清楚他们的身份,没想到竟然再次过来赶人。

    觉得这个杭州知府简直没脑子的石侍卫将自己的令牌丢给那个官兵“拿给你们大人看。”

    官兵接过令牌看了一眼,知道这若是真的,恐怕他们大人就得罪不该得罪的人了,当即往外跑去。

    客栈外的人看到他出来,上前询问要不要现在进去直接将人丢出城去。

    “丢你的头”心里正急的官兵拍了下他的脑袋,翻身上马往府衙赶。

    等到杭州知府看到令牌时也是一惊,当即吩咐人备轿。

    直到这会,他也不知道客栈里的正主是谁,只是显然,能让大内侍卫随行的,不论是谁都不是他能随意得罪的。

    杭州知府家三代都没有女孩,他与夫人感情好,因此将夫人家的侄女当亲女看。

    这会因为她得罪了人,杭州知府心里担忧着急,倒也没太怪她,只觉得自己不该没先打听清楚对方的底细。

    到客栈,杭州知府没理会一脸惶恐的朝自己行礼的掌柜,直接往后院走。

    “不知里面的是”

    见到石侍卫,杭州知府朝他拱手。

    “让他进来。”

    石侍卫还没回答,夏竹就出来传话,于是他带着杭州知府进大厅。

    当看到坐在上首的那位,杭州知府心里一个机灵,瞬间反应过来。

    没想到得罪了真仙,杭州知府脑门瞬间冒出汗来,弯下腰惶恐的赔罪“下官多有冒犯,还请仙子恕罪”

    “你为何要让我离城”言晏晏看了他一会后问。

    其实想起之前和沈熙一起过来的女子说过她姑父是杭州知府的话,言晏晏就明白估计和她有关。

    至于原因,那更是不用想。

    “下官一时糊涂。”

    言晏晏想着这倒是位好姑父,可惜不算好官。

    正在这时,一道人影冲进来,还没站定就喊道“是我想把你赶出城,你别怪我姑父”

    来人正是那位刘小姐,却原来,之前杭州知府的亲信担心自家大人得罪不该得罪的人,自作主张去给她传消息,她这才赶过来。

    “不论如何,以权谋私的却是他。”言晏晏道。

    “我也没什么坏心,只是让你离开而已。”听她说得那么严重,刘小姐解释道。

    “是下官失职,日后定不会再犯此错,求仙子网开一面。”杭州知府一脸惭愧。

    不是言晏晏要小题大做,实在是他今日能为了侄女一句话做出随意派兵驱人出城的事,谁知明日又会做出什么事,需知底线总是一步一步后退。

    仙子什么仙子

    听到姑父对她的称呼,刘小姐愣住,随后想起姑父之前好像说过,当初那位皇上南巡时遇到的仙子再下江南,可能会来杭州。

    知道她的身份后,想到自己实际上连与她比的资格也没有,刘小姐瞬间觉得自己挺可笑。

    “是我被嫉妒冲昏了脑子,都是我的错,仙子要罚就罚我,求您不要追究我姑父”刘小姐跪下来哭求,想到若是疼爱自己的姑父因为自己影响官途,悔不当初。

    这一瞬间,她对沈熙的执着都消散不少,只觉得为了一个根本不喜欢自己的男人连累亲人,简直愚蠢至极。

    杭州知府看到她这幅模样,也有些后悔,觉得都怪自己与夫人什么都依着她,才会养成她娇纵的个性。

    言晏晏看着这二人,觉得他们即便后悔,恐怕也还没明白究竟错在哪,于是直接道“你们并非错在得罪我,而是不该仗势欺人。若今日换了一个普通百姓,是不是他就可以任你们驱赶你们可还会后悔”

    刘小姐下意识的在心里回答完,垂下脑袋低低的啜泣。

    “下官惭愧”在她让人无所遁形的目光下,杭州知府没办法说谎。

    “你们走吧,考察官员不是我的事,但这事我会与皇上提一句。”言晏晏道。

    作者有话要说  感谢为我投出霸王票或灌溉营养液的小天使哦

    感谢投出火箭炮的小天使月微醺v 1个;

    感谢投出地雷的小天使谍 1个;

    感谢灌溉营养液的小天使

    绾兮 5瓶;芊芊女子 4瓶;三日心 3瓶;光冢 1瓶;

    非常感谢大家对我的支持,我会继续努力的
(←快捷键) <<上一章 投推荐票 回目录 标记书签 下一章>> (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