默认冷灰
24号文字
方正启体

第五十六章

作者:苏香兰色本书字数:K更新时间:
    和皇上说

    听到她的话, 刘小姐还想说什么, 却被杭州知府用眼神阻止。

    “谢仙子,下官告退。”说完, 杭州知府拉着她一同退出去。

    “姑父”走到客栈大堂后,刘小姐忍不住喊他。

    “好了。”杭州知府叹息着道“山外有山,人外有人。这次教训你我都要记住。”

    掌柜的恭敬的目送这位大人与官兵们离开, 想到方才听到的话, 不由看向后院的方向, 忍不住咋舌“这些人来头这么大的吗还好之前没因为官兵上门就贸然赶他们走”

    人离开以后,言晏晏今日也没出门的心思,便回到房间拿出乾坤镜消遣。

    一开始, 她只是随意的看着,等画面转到一处街道, 一家小店被人冲进去砸掉时, 看到店内的布置, 她稍微坐正身体。

    乾坤镜中。

    被砸的店主竟然是一位年轻姑娘,她此时愤怒的瞪着来人“你们究竟想怎么样”

    “配方交出来,我们自然不会再找你麻烦。”砸店的人道。

    见他们明目张胆的想要抢自己的配方, 店老板道“你们就不怕我告官吗”

    “我们在你店里吃坏了东西,一时生气才砸了店,你报官有什么用”

    “就是,上次是有皇上诏令在那,这次知县大人可不会向着你。”

    “就算你告赢了,了不起赔你点钱, 但你一日不交出配方,我们就天天来,看你还怎么做生意。”

    砸店的人一副有恃无恐的嘴脸,你一句我一句的说着。

    店主被他们气得眼都红了“想要我的秘方你们做梦去吧”

    “行啊,我们做梦,那你就别想做好梦,你院子里的东西还不够热闹,不如今晚我们再给你添一点”

    “你们这群人渣,属疯狗的吗咬着人就不放非要逼我是吧,那干脆都别活了”

    店主情绪有些崩溃,冲进店后拿出一把菜刀来。

    那些人看把她逼急了,也怕出什么意外,纷纷从店里跑出去。

    转瞬间店中就只剩下店主一人,她看着自己辛辛苦苦布置的店被毁于一旦,眼眶里盈满泪水。

    “砸店的是什么人啊怎么欺负一个女人”

    “谁让她一个女人不在家里相夫教子,跑出来开店。”

    “也对,她家难道没别的人吗怎么会让她一个女人出来抛头露面”

    “我听说,这就是个不孝女,好像是城外村里的人,听说自己跑出来不管她娘,还把家里的钱拿出来开店”

    “真的假的这家店东西好吃,我还经常来。”

    然而,在门口围过来看热闹的百姓们指指点点下,她终究还是先忍住了没哭,走过去将店门关上,随即靠在门上滑坐在地,眼泪也在瞬间倾泻而下。

    她无声的哭了一会,忽然举起了手里的刀,嘴里呢喃着什么,将刀刃抵上了自己手腕。

    言晏晏听到那句“说不定能穿回去”时就彻底确定她的身份,看到她准备割腕,猛的站起来“别冲动”

    下意识的阻止完,画面一闪,又转到另一处地方。

    卧槽

    见乾坤镜竟然在关键时刻掉链子,平时言行文雅的言晏晏这会也忍不住在心里爆粗口。

    随即她拿起镜子折腾了一会,却怎么都没办法再看到之前的画面,想到那位“同乡”还不知生死,额头微微出汗。

    砰

    最终,发现折腾镜子也没用的言晏晏将它丢到桌上,努力回想方才看到的画面中有没有标志性的线索。

    她闭着眼睛,方才的一幕幕在脑海中飞速重现,回想完,又立刻拿出纸笔画下来。

    画中是一条街道,街两旁的店名也都清楚的标出来,换成现代,上网一搜索就能找到地方,可惜现在是在古代。

    “秋兰。”

    “姑娘有什么事”

    听到声音,秋兰立刻从隔壁过来。

    “让石侍卫过来一下。”言晏晏道。

    “是。”秋兰转身出去。

    听到传话的石侍卫过来,站在门口询问“姑娘有什么吩咐”

    言晏晏示意他进来,将手里的画递过去。

    “这是”石侍卫走到桌边,疑惑的看着那幅画。

    言晏晏问“有什么办法可以知道画中是什么地方”

    “除非是去过这里的人,否则应该很难凭借几这些店名找到地方。”觉得画中街道看起来太普通的石侍卫认真思考了一会后道。

    在她回想与作画的时间,那边的同乡若是一心求死的话,若没人搭救,肯定已经无力回天。

    言晏晏知道现在急也没有,只能尽人事听天命,于是抱着试一试的想法道“你去问问杭州知府,城中有没有喜欢到处游历之人。”

    “是,我这就去。”石侍卫说完,立刻动身前往府衙。

    府衙。

    杭州知府刚回衙门没多久,正因为得罪仙子而心烦意乱,忽然听人传话,说仙子身边的侍卫过来,心里顿时一个咯噔。

    “不知您过来有何事”亲自出门将人迎进来后,杭州知府小心的问。

    看出他的忐忑,石侍卫直接说明来意“仙子让我来问你,城中可有喜到处游历之人”

    闻言,杭州知府松口气的同时,想了一下后道“我这倒是有几个清客喜欢四处游历,另城中沈家三少爷每年都会出门游历,还曾出了一本游记。”

    “至于其他的人,一时倒想不起来,不过可以派人去查。”杭州知府说完,还是问了一句“不知仙子找这些人所为何事”

    “你先将清客与沈三少爷叫到客栈来,再去查城中其他人。”石侍卫道。

    “好,我这就去吩咐人。”杭州知府叫来下属,一一吩咐下去。

    随后,就在后衙的清客们先与石侍卫回客栈,至于沈三少爷则由官兵去传话。

    听说石侍卫直接带人回来,言晏晏拿着画到大厅内。

    清客们都被提点过,态度十分恭敬的朝她行礼。

    言晏晏颔首示意后,将画放到桌上“劳烦你们看看,可能看出这是什么地方”

    “您客气了。”

    几位清客说完,一人先上前拿过画,只觉得画中的街道实在普通,与其他千千万万条街道没有太大不同,甚至在杭州城中都能找出来好几条类似的,于是摇着头将画传给下一个人。

    若是有标志性的地方,如京城大街的天桥、琉璃厂等地方,那一看就知是哪,如画中这般普通的街道,亲自去过都未必记得。

    其他人看过以后,都相继摇头。

    言晏晏想了想,又将街上卖的东西与百姓的衣着之类的细节用语言补充。

    听完以后,几位清客道“这么看的话,此地应该是在江南,但具体在哪,恕我等无能,实在不知。”

    正在这时,沈熙跟着人过来。

    来之前,衙门传话的人自然也会提点他。

    听出来她身份非同一般,连杭州知府都要敬重几分,沈熙心情有些复杂。

    不过,在进入厅内看到她时,沈熙还是发自内心的感到高兴。

    “言姑娘。”

    之前石侍卫已经说过,言晏晏看到他也不惊讶,指着被重新放到桌上的纸道“劳烦你来看看这幅画,可知道这是哪里”

    “不必客气。”

    沈熙说完,拿起画,习惯性的先看画的笔法与布局,一眼就看出许多不足之处,当即轻轻摇头。

    “我让人送你们回去。”见他也不知道,言晏晏心里多少有些失望。

    “哎,等等。”见她误会了,沈熙这才将注意转回画的内容上,仔细扫过画上街道的布局和店铺名字觉得有些眼熟,“这里我好像知道是哪。”

    听到峰回路转,言晏晏露出惊喜的表情,等他回想。

    “怎么可能凭一条普普通通的街画就知道是哪”一个清客忍不住嘀咕。

    然而,就在下一刻,看到一家记忆深刻的店名时,沈熙终于想起来

    “这是庆县,我一个多月前的时候才去过,这家名为火锅店里古董羹不知有什么秘方,特别好吃,所以至今难忘。”

    言晏晏看过去,他指的正是被砸的那家店,顿时觉得巧。

    “麻烦你们跑一趟。”言晏晏对几位清客说完,又与腊梅说了几句话。

    “不敢不敢。”觉得他们也没帮上忙的请客们觉得担不起她的客气。

    等腊梅拿出备好的礼送给几位清客后,不等他们拒绝,言晏晏直接与石侍卫道“送他们回去。”

    如此,清客们便将嘴边推迟的话换为道谢,然后随石侍卫离开。

    目送人走出院子,言晏晏才看向沈熙“东阳县在哪你对这家店可有了解”

    “庆县在处州府。这家店是位姑娘开的,生意很好,其他的我就不清楚。”沈熙道。

    “谢谢。”知道地方就好办了,言晏晏道谢。

    沈熙道“你可是要去这家店我还记得路,不如陪你一同去。”

    “太麻烦你,不用。”言晏晏道。

    “没关系,我最近本来也准备继续出门游历。”沈熙说完,怕她觉得自己纠缠,又补充,“咱们可以同一段路后再分开,正好我可以再尝尝那家的古董羹。”

    他都这么说了,言晏晏便没再拒绝,而是道“我待会就准备出发。”

    “那你先走,我随后就追上来。”沈熙说完,起身告辞。

    “姑娘,我们现在去收拾东西”一旁的腊梅请示。

    言晏晏点头后,跟在后面,将她们整理好的东西收进空间。

    半个时辰后,几辆马车从杭州城驶出,朝着处州府方向前行。

    一个时辰后,沈熙带着两个小厮乘马车出城。

    直到晚上,言晏晏一行停下休息,沈熙的马车才追上来。

    次日徬晚,一行人就赶到处州府,没停留继续赶路,终于在天黑后到达庆县。

    这时候,城门早就关闭,便在城外的村子住了一晚。

    次日。

    城南大街,街尾的一家店已经关门多日,门口的招牌都被人破坏,只能看到一个“火”字。

    嘭嘭嘭

    天刚亮,五六个游手好闲的混混来到这家店外,拿脚踹了通门后叫嚷着“以为不开店就没事了我告诉你,除非把秘方交出来,否则你就别想过安生日子”

    “就是,你一个女人,咱们真想弄你容易的很,别给脸不要脸。”

    “黄莲赶紧开门。”

    几人说完,又是一阵猛踹,本就不算多厚实的门似乎随时都会被踹开。

    门窗紧闭的店内一片黑暗,正如此时坐在柜台后面的人的心一样。

    那日黄莲拿着刀,终究没有勇气下手,穿越后经历了诸多挫折与磨难,当最后一根稻草落下来时,终于压垮了她的脊背。

    自那日后就滴水未进的黄莲脸色十分苍白,此时她的心因为外面人踹门的巨响猛烈的跳动着,胸口也开始有些发闷。

    若是就这么猝死了也好。

    她心里冒出这种想法,然而在外面的人破门而入时,遗憾的发现自己还活着。

    “她不会是跑了吧”进来后,看到店内还是他们那天走时的狼藉模样,一人忍不住怀疑。

    “她一个女子,从村里跑到县城就不错了,还能往哪跑”另一个人说完,一挥手,“地方又不大,咱们分头找。”

    柜台后的人看向离手边不远的菜刀,眼神几度变化。

    “将他们拿下。”

    店里的人还没开始找,言晏晏已经带着人到达店外,认出那几个正是砸店的人,朝石侍卫他们道。

    石侍卫等人没二话,直接将几个混混抓起来。

    “放开我,你们是谁,无缘无故,凭什么随便抓人”

    “就是,赶紧放开我们”

    “他娘的,你们有病啊”

    混混们挣扎不开,于是叫唤起来。

    “随便砸别人的店,还想抢人秘方,难道不该抓。”言晏晏冷冷的说完,朝柜台后走去。

    “别怕,没事了。”对上柜台后那双濒临崩溃边缘的眼神,言晏晏蹲下来,语气轻柔的安慰。

    回应她的是一瞬间响起的嚎啕大哭。

    穿越后的日子太累,每当遇到磨难时,黄莲就在想,若是有谁能帮帮她该多好。

    然而,并没有,于是她只能靠自己慢慢熬。

    而现在虽然有些晚,但竟然真的有人来帮她。

    言晏晏安静的陪着,等她哭得有些喘不上气时,给了她一个拥抱。

    在这个温暖的带着香气的怀抱中,黄莲的哭声慢慢变小。

    听到柜台后的动静,混混们不敢再继续吭声,心里却不明白黄莲怎么会认识这些人。

    “你是仙女吗”感觉心都被她暖了,黄莲声音沙哑的道。

    旁边的夏竹惊讶道“你怎么知道”

    知道她本意只是夸人的言晏晏道“先起来吧,你住在哪”

    “后院。”听到她的话,黄莲便没注意夏竹的那句。

    腊梅和秋兰在自家姑娘伸手时,抢先一步将人扶起来。

    “黄莲你让他们放了我们吧,我们以后再也不敢了。”

    “对啊,看在咱们是同村的份上”

    看到她被人从柜台后扶出来,几个混混开口,但语气和表情都并不真城,显然只是想脱身。

    黄莲一看他们就觉得厌恶,尤其是还有脸提同村的那个,直接移开目光。

    等到黄莲去后院吃了点东西又梳洗一番,言晏晏与她面对面坐在房间里。

    “我叫黄莲,还不知道你是谁”方才没注意,现在看着面前的人,黄莲觉得她与自己女神长得十分像,不由露出怀念的表情。

    “言晏晏。”

    她说完,黄莲就睁圆了双眼“女神你也穿了啊啊啊啊我竟然没有第一时间认出来你”

    发现原来过来安慰自己、帮自己的是粉了那么多年的女神,黄莲又想哭又想笑,之前的负面情绪缓缓退去。

    听到那“土拨鼠”般的尖叫声,言晏晏都不知是先惊讶她竟然是自己粉丝,还是该佩服她那么快调整好心态。

    “女神,我真的超喜欢你的。”见她安静的望着自己,黄莲激动的心情慢慢平复下来,认真的道。

    之所以会粉她,大概就如那句话始于颜值,陷于才华,忠于人品。

    在现代,孤儿出生的黄莲也没有其他牵挂,穿越后,每当熬不下去时,就会想一想她。

    “谢谢你的喜欢。”言晏晏笑着道。

    “你在这里过得好吗”

    言晏晏点头。

    “那就好。”知道她过得好,黄莲就放心了,随即想到自己,情绪又低落下来,“我过得一点都不好。”

    却原来,她穿到一个村子里,刚死了爹的女孩身上。

    这家只有她一个女孩,按村里的说法就是绝户,因此还没等她适应,穿越的当天下午,村里人就将她与原身的娘一起赶出去。

    原身的娘只会哭,黄莲没办法,只得做主先到城里去看看。

    刚穿越的她比较自信,想着自己厨艺很好,去找个酒楼饭馆卖几个方子也能赚到钱。

    然而,没等卖出方子,她就先在贴告示的地方发现原来这会竟然有律法禁止吃绝户的恶习。

    想到村子里那些人赶她们出来时的可恶嘴脸,黄莲想都不想的直接去了衙门。

    途中她娘得知她想干什么后,劝她不要这样,说什么会把全村人都得罪。

    黄莲当然不会听她的,坚持去了衙门。

    当地知县自然不敢违抗皇令,当即就派人随她回村。

    要回房子与家产后,哪怕村里人都孤立她们,黄莲也不在乎,一边安抚为此而哭的娘一边想着怎么赚钱。

    等发现这会辣椒被称为番椒,还只是观赏植物时,她当即就有了主意,花钱弄了些辣椒苗来,偷偷种在自家后山的某个隐秘地方。

    辣椒种成后,她靠着辣度比较低的各种辣椒酱赚到了第一桶金。

    村里人大恶不敢干,却总是做一些恶心人的小恶,赚到钱后,黄莲考虑着带娘搬到县城里去。

    然而,没想到还没开始行动,就被那个便宜娘插了一刀,竟然背着她将赚的钱都给人家,过继了一个儿子回来。

    黄莲自认穿越以后对她仁至义尽,衣食住行都是在条件范围内最好的,没想到她竟然这么做。

    本就不是亲娘,黄莲哪里会忍,然而不论她怎么闹,在这个孝大于天的古代,都没有人会帮她。

    当听到村里有人和便宜娘说,让她把自己赚钱的法子弄到手里后,干脆将不听话只会闹事的女儿嫁出去,而便宜娘并没有反驳时,黄莲心都凉透了,只觉得原来曾经的那点温情原来那么假。

    如此,黄莲不敢继续在村里闹下去,放下话说那些钱就当是买断她们母女关系之后,自己一个人进了县城。

    离开时,除了后山的辣椒,她什么也没能带走。

    在县城里熬过最开始的苦日子后,她终于从摆摊子到成功开起自己的店。

    然而,在火锅店生意好起来后,噩梦再次来临。

    城中一家酒楼的少爷想纳她当妾,被拒绝后,便恼羞成怒,天天派人来捣乱。

    不光影响她店里的生意,甚至半夜往她住的地方丢石头和各种恶心的东西。

    周围的人知道后,非但没人帮她,反而指指点点说她坏话,说什么“苍蝇不叮无缝的蛋”之类的话。

    当初她用美食也交好了不少人家,然而如今,那些人中不说她坏话的都屈指可数,黄莲真真切切的感受到了人心的复杂与凉薄。

    报官也根本不管用,反而还被嫌事多。

    如此一来,那些人更加肆无忌惮,发展到现在,甚至明目张胆的砸店。

    明明穿来的时间也不算长,黄莲却觉得像是过了许多年一般,让她觉得心都苍老了,直到今天,看到粉了多年的女神,她才重新找回当初的自己。

    “没事了,都过去了。”她说着说着就无声的开始流泪,言晏晏拍着她的肩膀道。

    “他们为什么都那么坏,我一个都快怕死了有时候我都怀疑,是不是我自己真的有问题,为什么都没有人肯帮帮我可是我真的没做哪怕一点点坏事啊,店中的伙计我对他们也很好,他娘当初病了都是我出钱医好的,还有结果呢平日里一个个说的好听,出事时却丢下我自己跑了”

    “不是你的问题,都过去了,以后都会好的。”言晏晏拿出帕子递过去,又倒了杯茶放在她手边。

    作者有话要说  今天有点事,所以晚了点,让你们久等了么么哒感谢为我投出霸王票或灌溉营养液的小天使哦

    感谢投出地雷的小天使圊圊子衿、七月小东、丨。沐洛夏丶 1个;

    感谢灌溉营养液的小天使

    安尛尛 10瓶;琉璃莲花 1瓶;

    非常感谢大家对我的支持,我会继续努力的
(←快捷键) <<上一章 投推荐票 回目录 标记书签 下一章>> (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