默认冷灰
24号文字
方正启体

第六十章

作者:苏香兰色本书字数:K更新时间:
    言晏晏也尝了一颗, 发现确实酸得掉牙, 点头同意她的话。

    “哇……”

    江面上, 潮水翻涌起浪头, 浪潮向岸边扑来, 惹的观潮的人一面叫一面下意识的往后退。

    言晏晏她们所在的地方人比较少,加上侍卫们挡在最外围, 倒是不受影响。

    等到潮水落下来时, 观潮的人又重新回到之前的位置,如此反复,倒是挺热闹。

    “笑笑,你以前观过潮吗”

    黄莲拿着一荷包自制的牛肉干, 和她一面吃一面观潮。

    “没有。”言晏晏撕开一块牛肉干送进嘴里后摇头。

    上学时她在认真读书, 毕业后直接进入娱乐圈,她不是科班, 要学得东西很多,自然也没时间旅游。

    “我也没有,不过感觉这潮也没有课本上写得那么夸张。”黄莲道。

    言晏晏听她提起课文, 笑着道:“钱塘江潮的雄伟壮观自然不是这里能比的。”

    “也是。”黄莲点头。

    二人闲聊间,旁边忽然又有人吵闹起来。

    潮起时观潮的人都往后退, 不免会踩到别人的脚, 因此方才争执对骂的人也不在少数。

    一开始她们还会关注, 现在已经习以为常,连看都懒得往那边看。

    正在争执的双方一个是带着小厮的青年,另一个是挑着担子卖月饼的中年男人。

    中年男人挑的担子里, 一头是用木盒装起来的月饼,另一头是个两岁左右的小男孩,他身边还跟着两个看起来五六岁左右的女孩。

    至于争执的原因,是青年觉得他挑着担子在附近走来走去、问来问去的有些烦,于是骂道:“叫你娘啊一直叫!就你卖的破饼,糙得狗都不会吃,赶紧滚一边去。”

    换成别的小贩,可能陪个不是就躲开他了,然而这中年人却是个爆脾气的,听到他不但骂人,还说这样影响自己生意的话,当即就放下担子吼道:“你把话收回去!”

    “呦!你个穷卖饼的还挺凶,不收又怎么样你还敢打我不成要我说,与其卖什么破烂饼还不如把你身边那两个卖了。”青年不屑的挑衅。

    见他用下巴点自己的两个女儿,中年人气得直接给了他一拳。

    “你敢打我我爹都没打过我!”

    这还得了,青年自然和小厮一起要打回去。

    周围人看到他们打起来,纷纷避让开来,于是三人越打越远。

    中年人的两个女儿见有人打她们爹,小的那个先跑过去,嘴里喊着:“不许打我爹!”

    大的那个记得爹交代过她们,要照顾好弟弟,于是先将篮子里的弟弟抱出来,才跌跌撞撞得往那边跑。

    跑到自家爹身边后,两个女孩用手去抓或用脑袋去撞那两个坏人。

    青年与小厮加起来都打不过对方,心里本就窝火,看到这两个小孩也敢来欺负自己,随手抓起一个,想也不想的往身后一甩。

    他们方才打着打着就已经来到了江边,青年身后几步远就是江面,他这么一甩,直接将姐弟两甩进江里。

    “天哪!”

    “孩子掉进江里了!”

    本来看热闹看得正欢的人们见他竟然把一个孩子丢进江里,而且那孩子手里还抱着一个更小的孩子,不由惊叫起来。

    此时,江上正好一个浪头打过来,将两个孩子卷得老高,隐约还能听到孩子的哭声传来。

    “啊——”

    中年男人第一时间甚至没反应过来,等回过神,凄厉的叫了一声,转身就要往江里跑。

    “爹!”小女儿懵懂的眼里透着几分害怕,反射性的抱住她爹的腿。

    拖着女儿跑了两步的中年男人有些急,一把将她甩开,不成想这种没脑子的行为使得小女孩摔到地上,骨碌滚了几圈扑通一声掉进了江里。

    听到此起披伏的尖叫,言晏晏看过来,正准备去救那两个孩子,就发现又一个孩子掉进江里,一时都不知说什么好。

    “这是什么爹啊!”

    “就是,没事带那么多孩子出来做什么……”

    周围的人见当爹的将剩下的那个孩子也弄进江里,纷纷指责起来。

    “我的孩子……”

    发现自己做了什么的中年男人腿一软,直接摔到了地上,崩溃的哭了起来。

    正是涨潮的时候,没有人敢下去救人,也没人觉得那几个孩子能活下来。

    “唉,那几个孩子,可惜了……”

    “是啊,还有个男孩呢!”

    “真是的,在这么危险的地方也敢打架。”

    附近有同样带孩子过来观潮的人露出后怕的表情,赶紧抓住孩子的手,或是干脆将孩子抱起来。

    一时冲动的青年这会清醒过来,发现自己竟然该死了两个孩子,想要悄悄溜走,却被附近的人拦住。

    “你们别多管闲事!”青年色厉内荏的道。

    “你别想跑。”周围的人围住他,就是不让他离开。

    谁家没有孩子,这些人只要想想自家孩子若是遇到这种意外,就后悔方才不该光看热闹,却没阻拦一二,此时哪里会让着害死孩子的人跑掉。

    “快看!”

    就在这时有人忽然看到飞在江面上的身影,揉了揉眼睛确定自己没眼花后,抬手指着前方,发出震惊的喊声。

    不明所以的人们顺着他的手望去,就见一道浅粉色身影抱着刚掉入江中的小女孩飞过来,将人交给岸边的一位女子手上后,重新飞往江心。

    方才被浪头卷起来的两个小孩此时已经随着浪潮落下而被带到江心,言晏晏救下岸边的小女孩后,赶紧往远处飞。

    也是她眼力好,才能在翻涌的浪潮中看到那两个随着江水起伏的小黑点,赶紧迎着风浪下沉,依次将已经昏迷的两个小孩从水中捞出来。

    将人捞起来的瞬间,言晏晏施法将小孩身上的衣物全部弄干。

    第一个被救上来的女孩只被呛了几口水,人还是清醒的,此时愣愣的缩在黄莲怀里,被她拍后背轻声安慰:“没事了,不怕不怕。”

    “这肯定是那位仙子!”

    “没想到仙子竟然到我们这里来了……”

    “天哪!一直只听说过,没想到我竟然能亲眼见到仙子!”

    看到救起另两个小孩,踏着风浪往岸边飞来,衣袂翻飞,仙姿袅袅的身影,人们有些激动的感叹。

    言晏晏一开始就是出现在江南,如今,江南地界上,几乎人人都听过仙子的事迹,只是丽县的人没想到,只在传说中听到的人竟然会出现在他们这里。

    “怎么样”在她落地后,黄莲抱着手里的女孩迎上去。

    “急救。”

    言晏晏说完,将两个昏迷的小孩分别平放到地上。

    见此,黄莲赶紧将怀里的小孩交给腊梅,和她一人一个对孩子进行急救。

    好在救起来还算及时,急救过后,两个孩子便恢复自主心跳与呼吸。

    “多谢仙子,多谢仙子……”

    跌坐在地上的中年男人看到自己的几个孩子竟然被仙子救上来了,有种做梦一般的感觉,等回过神来,他赶紧爬过来跪地磕头。

    “好了!”见他砰砰几声将脑袋磕出血来,言晏晏开口阻止,“真要谢我,下次就将孩子看好。”

    “是是是,我记住了,多谢仙子,多谢仙子……”中年男人连连点头,扑过去摸摸这个孩子碰碰那个孩子,确定他们都还活着后,流下后怕的泪水。

    男人其实以前脾气挺好,然而自从他娘子在生儿子时难产而亡后,他既要赚钱又要照顾几个孩子,实在太累,才会越来越暴躁。甚至时不时就会冲明明很听话、懂事的女儿发脾气,还有过将她们送人的念头。

    然而经历过方才的惊险,男人突然发现,比起失去孩子们,他受的这点累根本就不算什么。

    “赶紧将孩子带回去,最好还是请大夫再看一看。”见他坐在地上一脸后怕,言晏晏提醒道。

    “是是是。”男人点头,将一儿一女抱在怀里。

    围观的人帮他把筐和担拿过来,一个看穿着应该有点闲钱的青年道:“这些饼我都买了,你把孩子放筐里吧。”

    说完,不等他回答,青年直接将筐里的饼拿出来随手分给周围的人,又将银子放进去。

    “多谢您。”男人道谢完,先将大女儿放进一个筐里,抹了把泪后,又将小女儿和儿子放进进一个筐里。

    “坐好,爹带你们回家。”男人挑起担,与清醒的小女儿说了一句,抬脚往来时的方向走。

    小女孩往日里特别羡慕弟弟能坐在筐里,此时自己也呆在里面,方才落水的害怕都忘了,随着竹筐的摇晃轻轻动着身体,随即望着爹爹高大的背影,双眼弯成了月牙。

    目送男人离开,有人抓着之前丢孩子的青年上前:“仙子,这人该如何处置”

    周围的人在言晏晏没上岸前还诸多感叹,等到她落到岸上时,全都安静下来,敬畏的望着她。

    此时看到有人竟然利用之前的青年靠近仙子,有些羡慕他反应快。

    “我……我方才只是一时冲动,仙子饶命啊!”

    本来将孩子丢下去后就有些害怕的青年在看到仙子出现时,恨不得躲到地缝里去,此时被人推出来,扑通一声跪到地上告饶。

    看他那惊恐的表情,好似自己会直接动手杀了他似的,言晏晏心里有些无语。

    “将人送到官府。”

    这会,显然也不适合再继续留在这,左右潮也已经观过,言晏晏朝腊梅她们示意后,直接带着身旁的黄莲朝城门的方向飞去。

    直到她飞走,在场的人才回过神来跪下叩拜,嘴里还念叨着一些求保平安之类的话。

    言晏晏带着黄莲直接飞到城外后,才从慢慢落下来。

    虽然这已经不是她第一次带自己飞了,但黄莲还是很兴奋:“这才是真带飞”

    宴楼布置好时,她们就从客栈搬到了宴楼的后院,因此这会进城后,直接回宴楼。

    等到观潮的人回城,津津乐道的与家人或邻居说起今日见到仙女的事。

    一传十十传百,徬晚时,城里基本上都知道仙子在他们这里,还救下几个孩子的消息。

    晚上,等到月亮出来时,家家户户都出来赏月。

    宴楼后院,言晏晏坐在庭院中望着天上得圆月,想到这已经是自己在古代过的第二个中秋,心里多少有些感叹。

    黄莲端着一盘她喜欢吃的莲蓉双黄月饼出来放到桌上:“你喜欢的莲蓉双黄,还热乎着,你尝尝。”说完,在她旁边坐下来。

    “很好吃。”言晏晏看向盘子里精致的月饼,拿起一个吃起来。

    看着她吃完半个月饼,黄莲也拿起一个,一边赏月一边吃。

    “你说这月亮和我们以前看到的是同一个吗”黄莲用手托着下巴,看了会月亮后忽然道。

    听到她的话,言晏晏想到那句诗,直接念出来:“古人不识今时月,今月曾经照古人。”

    “笑笑,如果可以回去,你想回去吗”黄莲又问。

    “当然。”言晏晏几乎不假思索。

    黄莲倒不是很惊讶,叹着气道:“我之前特别想回去,毕竟这里没网没手机,实在太难受了。不过现在习惯了,倒也还好,如今你也在这,感觉回不回去对我来说已经无所谓了。当然,要是你回去的话,我肯定也回去。”

    “嗯,希望有那天吧。”言晏晏望着月亮。

    天下无不散之筵席。

    中秋过后没几天,言晏晏收到四阿哥传来的信,得知战事胜利,他们马上准备班师回朝,与黄莲说了一声,告诉她可能近日就要离开。

    知道她要走,黄莲肯定不舍,但她很早以前就明白一个道理,人生的路上,或许会有人陪你走上一段,但没有人会永远陪你走下去。

    珍惜完与她在一起剩下的几天后,黄莲做了一大桌子菜与她践行。

    分别在即,黄莲还拿出了自己酿的桂花蜜酒陪她喝了几杯:“日后若是再下江南,记得过来看我。”

    “好。”言晏晏点头,“等回去后,我会给你写信。”

    “笑笑,你要对自己好一点,在京城里若是呆得不开心了,就再出来……”

    言晏晏耐心的听着,时不时点一下头,等她说完,也交代道:“你在这边若有什么事,就去找杨师爷,酒楼里的事能交代就交代下去,不要太忙,有空时多出去走走,别天天宅在房间……”

    听完她的交代,黄莲眼眶微红,她掩饰般的连喝了两杯酒,准备倒第三杯时被言晏晏按住手:“好了,少喝一些。”

    “嗯。”她眨了几下眼将眼泪逼回去,抿着唇朝她露出一个微笑。

    “这些东西送给你。”言晏晏拿出早就准备好的木盒放到她面前。

    黄莲好奇的打开盒子,看到里面有一块令牌、一个清香扑鼻的桃子以及几颗珠子。

    “你留着自己用吧。”猜到这桃子肯定就是她用来救了佟皇贵妃的蟠桃,黄莲将木盒推回去。

    “这令牌我平时基本上也用不着,蟠桃和平安珠我这还有,不用和我客气。”言晏晏说完,未免她继续拒绝,随手又拿出一个蟠桃和一把平安珠。

    见她确实还有,黄莲道:“谢谢笑笑,那我就不与你客气了。”

    “本就不必客气。”想到她为自己做的那一堆辣酱、牛肉干以及小鱼干,言晏晏道。

    黄莲把玩着木盒里的令牌,忽然笑起来:“刚穿过来时,我还想过,我怎么没有金手指。现在看来,果然如那句话说的——金手指它会迟到,但不会缺席。”

    次日一早,言晏晏带人离开丽城,黄莲亲自将她送到城外。

    该说的话昨天晚上已经说完,此时也只能再互相道一句“珍重”。

    “不用送了,快回去吧。”言晏晏上车以后,看到她跟了几步,摆手道。

    黄莲这才停下脚步,挥着手目送马车渐行渐远。

    马车内,直到已经看不见她人影,言晏晏才落下车帘,想到方才看到她又红了眼,心里多少有些惆怅。

    在她动身回京的第三天,四阿哥已经随康熙到达京城。

    四阿哥回到宫里后,佟皇贵妃将人叫到自己宫里训了一顿:“和仙子在江南玩得好好的,跑到你皇阿玛那去做什么你……”

    知道让她担心了,四阿哥老实的站在那任她说。

    佟皇贵妃说完,又心疼起来:“黑了也瘦了。”

    “只是长高了,没瘦。”四阿哥解释道。

    “还真是。”佟皇贵妃抬手比划一下后,又笑起来,“那得重新吩咐人给你做些衣裳。”

    母子二人叙了会话后,佟皇贵妃让他先回去休息。

    等到他离开,佟皇贵妃忍不住对身旁的嬷嬷道:“他天天在眼前时还不觉得,今天才发现,原来一眨眼,当初那小小的孩子已经长那么高……”

    嬷嬷点头附和完,提醒道:“主子,宫女是不是该给阿哥预备上了”

    嬷嬷口里说的宫女,指的自然是教导阿哥人事的宫女,一般在阿哥们十二岁左右就会安排上。

    她不说,佟皇贵妃差点都忘了,想到三阿哥不过比四阿哥大一岁,前两年荣妃就已经给他安排了人,点头道:“你先去挑几个出来。”

    阿哥所,四阿哥还没走到自己院子,明德就跑了出来,热情的往他身上扑,后边的太监想拦都拦不住。

    许久没见,明德已经长成一只大狗了,四阿哥摸了摸它的脑袋作为安抚,这才继续往院子里走。

    “汪汪……”

    明德兴奋的在他周围跑来跑去,尾巴更是摇个不停。

    次日,四阿哥重新回到尚书房,九阿哥、十阿哥都凑到他身边,问他在外面发生的事。

    许久未见,四阿哥倒是对他们多了几分耐心,捡了些事情讲了讲。

    “对了!仙子她什么时候回来”九阿哥问道。

    “应该也快了。”想到路上收到的信,四阿哥道。

    本来只是随口一问,听到她竟然真的要回来,九阿哥“哎”了一声:“她真的要回来”

    “当然。”

    “太好了!”想到她回来,自己说不得又有机会出宫玩,九阿哥高兴的拍手。

    十阿哥更是拿手敲起桌子来。

    其他阿哥们虽不如他们那么情绪外露,但心里也都为此感到开心。

    因特意派人关注的缘故,等到她快要到达京城时,阿哥们提前收到消息。

    九阿哥在尚书房里提议道:“不如咱们出宫去接她”

    “好啊!”十阿哥赞同道。

    太子睨他们一眼:“怕是你们想出去玩吧。”

    “就是。”三阿哥也这么认为。

    话虽这么说,但想到她每到一个地方都会给他们送当地的特产、风景图之类的东西回来,让他们也能从中领略一二各地的风光,太子还是去与康熙说了一声。

    听说他们想去接仙子回京,康熙自然不会拒绝,却也提醒他们不能落下功课。

    太子向诸位兄弟转告康熙的话后,换上便服与他们一道骑马出宫。

    京郊。

    言晏晏掀开车帘看着外面的风景,不由想起了当初阿哥们送她出城的场景,唇角微微上扬。

    正在这时,她忽然听到前方传来杂乱的马蹄声,余光不由扫了过去,然后惊讶的转过脸。

    “你们怎么来了”才想起他们,转眼间人就出现在面前,言晏晏又惊又喜。

    “自然是来接你!”最先到车旁的太子道。

    猜到他们今天又翘课的言晏晏笑着道谢。

    “你这一走也太久了,竟然年节都不回来。”九阿哥凑到她车旁微微抱怨。

    她刚走时,九阿哥还以为最多年节时就会回来,哪知根本不是如此。

    言晏晏不知怎么回,于是道:“你要的东西我都带回来了。”

    “什么东西”三阿哥好奇的问。

    九阿哥双眼一亮,嘴上却道:“就一点小玩意。”

    一面走一面聊,很快就进入京城。

    九阿哥本来还想在宫外玩一会,被大阿哥、太子、三阿哥、四阿哥轮流睨了一眼后,垂下了脑袋。

    将她送到西华宫外后,想着人刚回来,阿哥们没有进去打扰,与她说了一声后便离开。

    西华宫里的宫人们看到她回来,面上都露出喜悦的笑容。

    言晏晏让腊梅她们把带回来的东西与宫里人分一分,自己先回了房间。

    作者有话要说:  感谢为我投出霸王票或灌溉营养液的小天使哦

    感谢投出[地雷]的小天使:知否 1个;

    感谢灌溉[营养液]的小天使:

    大玉米 10瓶;梨子 8瓶;谍 5瓶;奕?e??爱哒 2瓶;

    非常感谢大家对我的支持,我会继续努力的!
(←快捷键) <<上一章 投推荐票 回目录 标记书签 下一章>> (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