默认冷灰
24号文字
方正启体

第六十一章

作者:苏香兰色本书字数:K更新时间:
    徬晚, 毓庆宫来人, 表示太子在自己宫中设宴为她接风洗尘,请她移步毓庆宫。

    言晏晏点头应下后, 审视一眼身上的衣裳,觉得没有换的必要, 直接带着腊梅随传话的太监离开。

    “你来了。”

    她过去时,阿哥们都已经在殿中坐着, 看到她后纷纷起身招呼。

    言晏晏点头示意,也是这会才注意到,他们都长高不少。

    “这次回来, 应该不会再走吧”待她坐下后, 太子问道。

    这当然不可能。

    言晏晏转动着手上的镯子道“也不一定。”

    习惯了手上的镯子, 在它消失后,言晏晏还怪不适应,正好之前买过一个相似的镯子, 便拿出戴上。

    “不是吧, 你还要走啊”九阿哥闻言, 声音有些大。

    “暂时肯定不走。”言晏晏安抚道。

    “说起来, 你这一路可是够热闹的”

    阿哥们正你一句我一句的与言晏晏闲聊,忽然外面传来太监尖锐的通报声

    “皇上驾到”

    话音刚落,康熙已经带着人走进来,众阿哥们立刻起身迎上去“儿臣给皇阿玛请安”

    康熙朝儿子们颔首后,面带笑意的看向言晏晏“仙子一路上可好”

    “托皇上的福,一切都好。”言晏晏客气道。

    “那就好。”康熙在上首坐下, 又示意他们也落座,“听说太子给你接风洗尘,朕也过来凑个热闹。”

    言晏晏微笑点头。

    太子道“早知道皇阿玛有空,儿臣该亲自去请您的。”

    继续闲叙了几句话,下面的人已经准备好宴席。

    “皇阿玛请,仙子请”宫人过来传话后,太子抬手请他们移步。

    才亲征回来不久,康熙确实很忙,在宴上略坐了一会,与言晏晏说了几句话后,便提前离开。

    他走后,宴上的气氛瞬间就松缓不少,本来安静用膳的九阿哥他们开始时不时说上几句话。

    和黄莲一起呆久了,如今对着这一桌子口味偏清淡的菜,言晏晏还略有些不适应。

    “可是累了”发现她吃得比较少,四阿哥低声问了一句。

    因桌上不少都是她爱吃的菜,四阿哥一时没往不合口味方便想。

    言晏晏摇头,想到空间里的辣酱,拿了一罐出来。

    “这是什么”对面的九阿哥第一时间注意到她的动作,好奇的问。

    “牛肉辣椒酱。”

    说话间,言晏晏已经打开了巴掌大的罐子,拿干净的勺子挖出满满一勺放到碗里。

    闻着辣酱的香味,她瞬间有了胃口,直接用勺子吃了口饭。

    别说,这股混合着辣味与肉香的味道还是很吸引人的,再见她似乎很喜欢,九阿哥立刻道“给我尝尝”

    言晏晏将罐子推过去,提醒道“有点辣,你不一定吃得来。”

    不等九阿哥伸手,旁边的大阿哥近水楼台先得月,直接拿起罐子挖了一勺。

    “我先说的”看到罐子从大阿哥手里传到三阿哥那,九阿哥不高兴的喊。

    见他们都有兴趣,言晏晏又拿了两罐出来放到桌子中间。

    四阿哥口味清淡,见他也好奇的拿起勺子,言晏晏再次提醒“少放点。”

    “还真是挺辣”大阿哥吃完后,连夹了几口菜才压下辣意。

    “不行,太辣了。”三阿哥受不了这个,让人重新换上一碗饭。

    “还挺好吃的。”九阿哥终于弄到辣酱,拌着饭吃了一口后道。

    “你不觉得辣吗”言晏晏看他放了不少。

    “还好。”其实还是有点辣,但看到哥哥们那样,九阿哥下意识有点逞能。

    头一回吃辣就能接受这种辣度,言晏晏觉得他应该是那种天生能吃辣的人,不由道“那你还挺能吃辣。”

    其他阿哥尝过以后,觉得这辣椒酱味道还挺不错,但无一例外的接受不了这种辣度。

    见此,九阿哥不免有些嘚瑟“我觉得挺好吃的,也没多辣。”说着,他又挖了两勺到碗里。

    “你别”言晏晏看到他碗里都变红了,想着他头一回吃辣,即便嘴受得住胃也受不住。

    “没事。”大阿哥打断她的话,火上浇油,“不觉得辣你再加两勺我看看。”

    九阿哥才不上他的激将法“你叫我加我就加”

    然而,即便不加,光他碗里的量,没多久后就将他脸都辣红了。

    “九哥,你脸上跟涂了胭脂似的。”坐在他身边的十阿哥忽然道。

    九阿哥伸手拍了他一掌“不说话嘶没人把你当哑巴。”

    “何止,我看还涂了口脂。”三阿哥笑着打趣。

    言晏晏望过去,别说,九阿哥本就长得精致,此时唇红齿白,加上双颊绯红的模样,加个假发说是女孩子也不违和。

    嘴里火辣辣的感觉让九阿哥不想多说话,于是瞪他一眼,心里其实已经有些不想吃了。

    言晏晏从他盯着碗的表情里看出来,知道他好面子,于是起身将他的碗拿开,换了只干净的碗盛好汤放在他面前“过犹不及,喜欢的话下次再吃。”

    有了台阶,九阿哥自然不会再逞强,道谢后小口喝着汤。

    饭毕,众人继续在毓庆宫坐着喝茶闲聊。

    “辣椒是何物”想到方才吃的辣椒酱,三阿哥问。

    言晏晏道“就是番椒。”

    “那不是观赏的吗”听说是番椒,想到自己院子就有几盆,太子道。

    言晏晏道“也可以吃的,不论是做菜还是做酱都很不错。”说完,想到自己最爱的甜辣小鱼干,觉得这种辣度他们应该能接受,便拿了一些出来。

    甜中带辣,辣中带甜,保留鱼的鲜香却没有一点腥味,先尝过的太子道“味道不错。”

    “好吃”九阿哥、十阿哥他们更直接一点。

    甜辣味的小鱼干越吃越香,大阿哥直接让人拿酒过来,一面吃一面喝。

    就是口味清淡的四阿哥见此,也尝了两条。

    边吃边继续聊了一会,眼见天色不早,这才各自回宫。

    言晏晏回到西华宫后,想着给黄莲写封信告诉她自己已经到了京城,于是去了书房。

    “汪汪”

    信才写到一半,外面忽然传来狗叫声,言晏晏猜到估计是明德,搁下笔走出去。

    “汪汪”看到她出来,明德跑过去,疯狂的摇着尾巴。

    “你刚走时,它就总是往这边跑。今天又是如此,从御花园出来便自己跑过来。”随后进入庭院的四阿哥向她解释。

    言晏晏点头表示知道后,摸着明德的脑袋感叹“它都长这么大了。”

    刚带回来时还是圆润可爱的模样,如今已经长成高大的成犬。

    逗了一会明德,言晏晏请四阿哥在院子里坐下来,脑海中不由想到之前与黄莲的猜测。

    “你回来后没再发生什么事吧”言晏晏握住明德搭到自己膝盖上的爪子捏了捏。

    “没有。”知道她指的是之前自己被下毒的事,四阿哥摇头。

    “那就好。”本来还想试探的问问他对德妃的看法,又觉得现在还不确定德妃一定是重生者,还是没说。

    明德乖巧的任她捏了会爪子后,将另一只爪子也搭到她腿上。

    “不行,你已经长大了,我可抱不动。”感觉到它想往自己怀里扑,言晏晏哭笑不得的戳着它的脑袋,“你以为自己还是宝宝吗”

    “汪”被推开的明德叫了一声,摇尾巴的速度都慢下来。

    言晏晏想了想,拿出一块黄莲做的牛肉干喂给它。

    吃着香喷喷的牛肉干,明德露出一脸满足的表情,终于不再想往她怀里扑。

    二人坐在庭院里逗了会明德,等到月亮被乌云遮住,四阿哥才起身带着它告辞。

    次日,九阿哥乘着中午休息时间来到西华宫。

    看到他过来,言晏晏一点都不惊讶“你的那些银子,我主要买了江南的胭脂水粉、丝绸、茶叶之类的东西。”

    江南的东西在京城还是很好卖的,加上他连路上运货的银子都省了,必是能赚的,九阿哥不在乎她具体买了些什么东西,点头表示知道后,拿出一盒银票放到桌上“这是你离开这段时间,名花宛赚的钱。”

    “名花苑里的花可缺了”言晏晏问。

    经由她手里出来的花还是比较好养的,在花苑里的花匠们的照料与分株下,已经能够保持自给自足。

    “应该不缺,你有空时可以过去看看,顺便将带回来的东西放在那。”九阿哥道。

    “好。”言晏晏答应下来,与他继续聊了几句,才知道他手里已经开了几处铺子,到时候可以直接把东西送到相应的铺子里卖。

    九阿哥道“若是哪样东西卖得好,我再让人去南边进。”

    时间差不多时,九阿哥得去曰射殿了,起身前问她要不要一起去。

    “明天吧。”想到给黄莲的信还没写完,言晏晏拒绝道。

    等九阿哥离开,言晏晏便去了书房,写完信后,亲自去西华宫的库房中挑了不少东西,连着信一起让人送往丽县。

    才让人将东西送出去,没一会就有宫女来传话,说是佟皇贵妃带人过来。

    言晏晏亲自出去将她迎到明间。

    二人一同在罗汉床上坐下后,佟皇贵妃端起面前的茶喝了一口,放下茶盏道“之前让胤禛去找您,给仙子添麻烦了。”

    “怎么会,有他在倒给我省了不少事。”言晏晏道。

    互相客气了几句后,言晏晏问“之前四阿哥被下毒的事,后续可还查到什么”

    “没有。”提起这个,佟皇贵妃脸上的笑意淡了些,“不过,宫里各处包括内务府都已经彻底清理过一遍,若是背后真有人指使,那人不冒头还好,但凡再有一点动作,必然能抓出来。”

    各宫妃子们会收买各处的宫人传消息,这是大家都心照不宣的事,这一次的清洗,佟皇贵妃一点情分都没留,连这些人都直接清出宫去。

    如此说来,那人若直接蛰伏下来,岂不是就抓不到

    “仙子可是也觉得背后有人指使可有办法查出来是谁”想着她无缘无故肯定不会问这个,佟皇贵妃道。

    言晏晏转动着手腕上的镯子,不答反问“德妃与四阿哥关系如何”

    “还不错,自从胤禛知道她是自己生母以后,德妃每年在他生辰时都会送上亲自做的衣裳。”见她提起德妃,佟皇贵妃如实回答完,心里猛地一突,难道真与德妃有关

    不,应该不会,德妃又没疯。

    随即,佟皇贵妃又在心里否定,毕竟德妃对四阿哥也算上心,哪怕顾忌着自己,还是时不时会送些东西过去。

    言晏晏本人其实对清朝历史了解得不算详细,但从黄莲那了解不少关于清朝的事,据她所说,不论是还是历史中,德妃与四阿哥的关系都算不上太好。

    她又详细的问了佟皇贵妃一些问题,确定德妃对四阿哥比较上心,而四阿哥见了她态度也不错,心里已然有些怀疑德妃。

    “可是德妃有什么不对”最终,佟皇贵妃还是没忍住,隐晦的问了一句。

    言晏晏没有回答,转开话题道“之前的节礼可都是皇贵妃让人送来的还没有谢过你。”

    “应该的,仙子不必客气。”见她不说,佟皇贵妃也没再追问。

    等到从西华宫离开回到自己宫里,佟皇贵妃坐在正殿里沉思了一会,问身旁的嬷嬷“你说,会有当娘的会害自己的孩子吗”

    “有啊,那戏里,武后不是害死自己的孩子。”嬷嬷没多想的回答完,才疑惑道“主子您问这个做什么”

    武后她难道还想效仿武后不成

    不知为何,经过仙子的询问,佟皇贵妃心里隐隐开始觉得,背后的指使者还真有可能是德妃,只是还是想不明白原因。

    “你说”

    “主子”听到她说了一半就停下,嬷嬷发出疑惑的询问。

    “算了。”到底兹事体大,还不确定时,哪怕是身边的亲信,佟皇贵妃也不想说。

    不过,话虽不能说,却不妨碍佟皇贵妃派人去注意永和宫的消息。

    不注意时还不知道,一注意,佟皇贵妃身边的嬷嬷就不满了“四阿哥已经是承乾宫的阿哥,平日里见到德妃,给她请个安已经很给面子了,永和宫哪来的脸还想着四阿哥过去请安。”

    “不过是下面宫女不懂事。”见她如此生气,佟皇贵妃道。

    嬷嬷之所以有此一说,却是因为永和宫里有宫女私下替自己主子不平,觉得德妃为四阿哥担心,日日去佛堂念经,如今四阿哥病好回宫,竟然不来给她们主子请安。

    “若非德妃自己也有此意,哪会纵得下面的宫女敢说这种话。”嬷嬷道。

    能在主位娘娘宫里伺候的,哪个没点心眼,若德妃没这个意思,下面的宫女哪敢说这种话。

    嬷嬷说得也有道理,佟皇贵妃整理着手上的护甲,眸光微凉“往日里宜妃言语间总影射德妃对本宫不满,当时还只当是她与德妃不和故意挑事,如今看来,或许真是本宫走眼了”

    佟皇贵妃自认能让她往四阿哥面前送东西,已经够大度,若她还想让四阿哥像对待自己一般对她,那必不可能

    佟皇贵妃觉得皇宫经过清洗,背后之人不敢再冒头,哪怕冒头也会被发现。但言晏晏却觉得,若德妃当真重生,凭借前世的记忆,不管怎么清洗,她肯定都有办法找到帮她做事之人。

    只有千日做贼的,没有千日防贼的。言晏晏想了想,决定还是尽快帮四阿哥解除这个隐患。

    那么首先,她得先确定德妃究竟是不是重生者,至于怎么确定

    深夜,乌云蔽月,天幕上的星子也暗淡无光。

    永和宫。

    寝殿中,外间的守夜宫女昏昏欲睡的点着脑袋。里间,床帐已经落下来,床内传来平稳的呼吸,显然里面的人已经入睡。

    忽然,紧闭的寝殿内竟然刮起一阵风,将床帐直接吹开。

    “冬琴。”

    平躺着的人感觉到阴凉的冷意,慢慢醒过来,还没睁开眼先喊了一声。

    等了一会没得到回应,感觉还有风往床上吹的人侧底清醒,睁开眼坐起来。

    “啊”

    本来准备叫外面的宫女,转头往被吹起的床帐外看去时,往日里淡雅如兰的德妃发出尖叫声。

    离床不远的半空中,漂浮着一黑一白两道人影,手里拿着哭丧棒。

    大晚上的醒来看到这幅情景,德妃心差点没跳出来,往角落里缩了缩后,鼓起勇气喊道“冬琴,冬琴来人啊”

    “乌雅氏,你本该喝下孟婆汤投胎转世,却意外回到前世,如今该随我等回去纠正这个错误。”黑白无常同时开口,双重的声音加上阴冷的声调,听着就让人背后发毛。

    “我不走,你们不要在本宫这里装神弄鬼”听到他们的话,德妃脸色一变,抓着被子的手紧了紧。

    “这可由不得你。”说完,黑白无常已经瞬间从半空中出现在床边。

    恐惧与压迫感让德妃不由拿起瓷枕朝他们扔去,当看到瓷枕从他们身体里穿过掉到地上时,瞳孔放大。

    若说之前还怀疑是别人装神弄鬼,看到这一幕,她已经相信面前的就是黑白无常。

    “你们要抓也该去抓佟皇贵妃,她明明早就该死了,凭什么现在还活得好好的”德妃惊恐的望着他们,再次往角落里缩去。

    “能得机缘,说明她命不该绝。”话落,黑白无常手里的哭丧棒高高举起。

    “我已经回来那么久,为何现在要带我走我不想走,求求你们”离得近了,甚至能感受到他们身上的阴气,被吓破胆的德妃哭着求饶道。

    “你自己做了什么,难道心里没数吗”

    德妃哭声顿了一下,随即解释道“我是对四阿哥下毒,但他不是没死吗再说他本就是我生的,便是真杀了他,也不过还我一条命而已”

    “生恩不及养恩大,你从未养他一日,如何能左右他的生死。”

    “若非佟皇贵妃将他抢走,我又怎么会不养他凭什么这个贱人还能活得好好的”德妃恨恨的道。

    重生后有多开心,在佟皇贵妃改变早死的命运时德妃就有多恨。恨她为什么不按照上一世的时间去死,恨为什么要冒出一个仙子,更恨从自己肚子里爬出来的四阿哥与佟皇贵妃更亲。

    若说前世是她对四阿哥无视的原因,可明明这一世,她已经对他很好,私下里也时常与他培养感情,却还是比不过佟皇贵妃在他心里的地位。

    在德妃看来,这个儿子就是个养不熟的白眼狼,与其等他日后登基与佟皇贵妃亲亲热热,不如提前除了他,也免得她的十四最后落到那种下场。

    “你不但毒杀亲子,还得罪仙子,此番与我等下去,且等着。”

    “我我没有得罪仙子。”德妃目光闪躲的道。

    黑白无常本就阴冷的声音更凉几分“若要人不知,除非己莫为。”

    “我只是一开始以为她是骗子,才会传谣言、下毒,知道她真是仙子后就再没有这样,何况对仙子来说,这些也伤不了她不是吗我可以去和她赔礼道歉,仙子心善,定会原谅我的,求求你们不要带我走”德妃一面解释一面求饶,苍白的脸色与梨花带雨的模样瞧着十分可怜。

    黑白无常却并不理会她的话,手里的哭丧棒同时落下。

    “啊”

    德妃尖叫一声,明明所谓的哭丧棒并未碰到她,人却已经倒在床上。随后,床边的黑白无常与寝殿内的阴气消失,方才的一切如同一场幻觉。

    外间的桌前,确定一切与自己的猜测基本上相差无几,言晏晏转动着手里的珠子,想到若是四阿哥知道想杀他的是自己的生母,还不知该多难过,心情不免有些沉重。

    穿来至今,这已经是她遇到的第二个重生者,想到她们明明已经够幸运,偏偏却不珍惜重生的机会,言晏晏觉得,有些人下场不好完全是自己作的,如这种人,即便重生也是浪费机会。

    等到她从寝殿中离开,守夜的宫女忽然醒过来,恍然间好像听到主子叫自己,无声的起身往里间探了一眼,发现里面静悄悄的。

    听错了吧。

    这样想着,她揉了揉眼,重新打起精神在外间坐好。

    作者有话要说  感谢为我投出霸王票或灌溉营养液的小天使哦

    感谢灌溉营养液的小天使

    九九 10瓶;琉璃莲花、琴 1瓶;

    非常感谢大家对我的支持,我会继续努力的</p>
(←快捷键) <<上一章 投推荐票 回目录 标记书签 下一章>> (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