默认冷灰
24号文字
方正启体

第六十二章

作者:苏香兰色本书字数:K更新时间:
    言晏晏不用人守夜, 因此深夜的西华宫里静悄悄的,她回来时没有惊动任何一个人。

    通过从佟皇贵妃那里的了解, 基本已经能确定德妃是重生者后,以她的身份, 本是可以直接将康熙带到永和宫去, 当面揭露德妃的所作所为。

    但考虑到事有万一,以及德妃若是重生者,可能会说出不该说的话比如未来登基的是四阿哥, 她只得先自己去取证。

    她与几位阿哥关系都不错,但人皆有心, 人心皆偏,毕竟与四阿哥相处的时间最长, 免不了要为他考虑一二。

    好在之前在空间里发现了留声珠这样的宝贝, 今夜也不算白跑一趟。

    言晏晏转动着手里的绿色珠子, 听了一遍里面的留音, 只留下德妃承认毒害四阿哥对佟皇贵妃的怨恨以及当初针对自己的话。

    次日一早,言晏晏来到承乾宫, 与佟皇贵妃打过招呼后,开门见山道“有件事要和皇贵妃与皇上说。”

    不知为何, 佟皇贵妃心里隐约觉得自己好像知道她的来意。

    “皇上这会才刚下朝, 仙子稍等, 我这就让人去请。”与她解释一句后,佟皇贵妃朝身旁的宫女吩咐,“去请皇上来一趟。”

    “仙子喝茶。”请她用茶后, 佟皇贵妃胸口莫名有些发闷,于是没再说其他话。

    言晏晏端起茶盏有一口没一口的喝着,也没再主动与她说话。

    殿里一时安静下来,立在旁边的宫人们却有一种风雨欲来的感觉,心里有些打鼓。

    乾清宫,康熙正在忙着处理折子,若只是佟皇贵妃相请,可能还会让她稍微等一会。

    然听说仙子也在承乾宫,他顿时猜到肯定是有事,毕竟以仙子的性子,没什么事可不会找他。

    如此,康熙放下才批阅一半的折子,起驾前往承乾宫。

    “李德全,这几日可有人怠慢仙子”半路上,康熙不由问。

    李德全回道“大家敬仙子都还来不及,怎么会有人敢怠慢她。”

    宫里人虽惯爱捧高踩低,但仙子显然是在最高处,哪有人敢得罪她。

    康熙想想觉得也是,一时间倒真猜不出来她找自己所为何事。

    不过左右待会就能知道,他便不再继续猜测。

    永和宫。

    德妃天刚亮就从床上惊醒,猛的坐了起来,伸手摸了摸自己的脸和脖子,发现自己还活着,前世的事也记得清清楚楚,当即长吐出一口气来。

    “冬琴”

    德妃望着床帐,黑白无常的音容相貌历历在目,甚至那种阴冷的音调还在耳边回响,回忆着昨晚的话面,她声音有些尖的叫了一声。

    “奴婢在。”从来没有听到过主子这样不淡定的语气,冬琴回应一声后,快步走到床边,将床帐挂起来。

    当看到自家主子脸色苍白的坐在床上,像是被什么吓到似的发出急促的喘息,额头也冒出细汗,冬琴一面掏出帕子给她拭汗,一面温声细语的宽慰“主子可是被魇着了梦里都是假的。”

    “我昨晚可叫过你”看到亮堂的寝殿,感觉到她手上的温度,德妃心里稍微安定一些。

    想到昨晚隐约的叫声,冬琴也不太确定,但未免显露自己失职,还是镇定地摇头“没有啊。”

    听她说没有,德妃认为昨晚的一切应该是梦,于是呼吸慢慢平复下来。

    或许是日有所思夜有所梦。

    觉得肯定是因为四阿哥和那位仙子接连回宫,才导致自己做了噩梦,德妃心里越发厌恶。

    若是没有那所谓的仙子该多好如此我也不必去对付自己的亲生儿子,只要让他与十四打好关系,日后

    在宫女的伺候下起身,德妃面上已经恢复往日的淡雅,心里却忍不住咬牙切齿。

    用过早膳后,许是昨晚的梦太过真实,德妃心里总是有一种不太好的感觉,于是直接去了小佛堂。

    承乾宫。

    “皇上驾到”

    康熙进入殿中后,佟皇贵妃与殿内的宫人纷纷行礼。

    伸手扶了佟皇贵妃一把后,康熙朝言晏晏点头示意。

    言晏晏微微颔首算作回应。

    等到三人落座后,佟皇贵妃道“之所以请皇上过来,是仙子说有事与我们说。”

    “不知仙子所谓何事”康熙闻言,看向她。

    没吃过猪肉,也见过猪跑。觉得这应该算是皇家秘事,未免牵连无辜,言晏晏扫向殿内伺候的宫人。

    李德全看向康熙,见他轻微颔首后,亲自将殿里的人全部带下去,自己则关上殿门守在外面。

    转眼间,殿内便只剩下他们三人。

    康熙道“仙子现在可以说了。”

    “皇上与皇贵妃还是自己听吧。”言晏晏拿出那颗留声珠,轻轻一抛,绿色的珠子浮在半空中。

    见多了她的神通,康熙已经能够淡然的望着那颗悬空的珠子,心里好奇它有什么用处。

    “我是对四阿哥下毒,但他不是没死吗再说他本就是我生的,便是真杀了他,也不过还我一条命而已”

    “若非佟皇贵妃将他抢走凭什么这个贱人还能活得好好的”

    “我只是才会传谣言、下毒对仙子来说,这些仙子心善,定会原谅我。”

    当听到从珠子里传出来的声音,皇上与佟皇贵妃脸色同时大变。

    这语气哪怕与平日不同,但从音色中,他们又怎么会听不出是谁。

    “德妃好一个德妃,竟然如此胆大包天”听完以后,康熙直接拍案而起。

    能以包衣宫女的身份成为四妃之一,并且儿女双全,康熙对她的喜爱可见一斑。

    然而往日里对她有多喜爱,如今知道被她蒙蔽的康熙对其就有多厌恶。

    哪怕之前早有心理准备,如今亲耳听到德妃承认是她谋害四阿哥,并且当初的谣言与对仙子下毒都是她做的,佟皇贵妃依旧有些难以置信。

    “她这是为了什么啊”

    虽从德妃的话中听出她对自己的恨意,但佟皇贵妃觉得她总不至于为此就要谋害亲子。毕竟后妃中,互相恼恨的不在少数,若都如她一般,那宫里早就乱套。

    甚至,佟皇贵妃想不明白,她为何会有如此大的本事,能做出这么多事都不留一点尾巴。

    “皇上息怒,别气坏身子。”

    佟皇贵妃心里同样很生气,只是看到康熙火冒三丈,还是先过去轻抚他的后背。

    “朕如何息怒”康熙越想脸色越难看,“她一个小小的宫女,当初靠着阿哥才得到位分,哪里来的脸面觉得自己能掌控阿哥的生死可笑至极”

    “虎毒尚且不食子,她比禽兽还不如。朕真是错看她了”康熙重重的拍了下桌案,“谋害皇子,嫉恨心重,散播谣言,单这几点,都够砍她几回脑袋了来人”

    “奴才在。”听到传唤,李德全推门进来。

    “皇上三思,好歹想想两位格格和十四阿哥。”知道她竟然对四阿哥下毒手,佟皇贵妃巴不得皇上处置她,然而站在如今这个位置,该提醒的还是得提醒。

    “将德妃带过来”本来准备直接将人处死的康熙听到她的话,想到虎头虎脑的小十四,终究还是改口。

    儿女、位分、恩宠,许多后宫妃子都求之不得的东西,康熙自认能给的都给她了,实在想不明白,她为何还会嫉恨皇贵妃,甚至做出谋害亲子这种丧心病狂的事情。

    听出皇上语气里的怒意,李德全领命退下的同时,心里不解往日得皇上恩宠的德妃是犯了什么事。

    难道是得罪仙子了

    李德全想到殿内的仙子,不由猜测。

    佛堂中,听说李德全过来,德妃有些不解,却还是立刻放下佛经出去。

    “不知李总管过来有什么事”

    “皇上有请,劳烦德妃娘娘随奴才走一趟。”在不确定具体情况下,李德全态度还算好。

    绕是如此,德妃也感觉到有些不同,示意贴身宫女给他塞荷包的同时问道“李总管可知道皇上找本宫所谓何事”

    “德妃娘娘去了就知道,请。”李德全没有接荷包,而是直接道。

    德妃心里有些不安,面上却没显露半分,带着人随李德全离开永和宫。

    “皇上在皇贵妃那”发现走的是去承乾宫的方向,德妃问道。

    见李德全点头,她心里越发不解。

    “臣妾给皇上请安,给皇贵妃请安,见过仙子。”

    德妃到达承乾宫时,眼皮就开始跳起来,等身边的宫女被拦在门口,自己独自走进殿里时,看着康熙的表情,心里顿时一个咯噔。

    难道

    到底是亏心事做多了,看到在场的三人,德妃就感觉有些不好,等迟迟不被叫起,后背开始有些发凉。

    康熙望着她,明明脸还是那张脸,人还是那个人,却忽然发现自己完全看不懂她。

    “不知皇上找臣妾来所谓何事”到底养尊处优惯了,德妃有点难以保持这种一直行礼的状态,只得主动开口。

    “乌雅氏,皇贵妃与四阿哥如何得罪了你何至于你要对四阿哥下毒手”康熙冷冷的问。

    “皇上这话是什么意思臣妾怎么会对四阿哥下毒手。”德妃露出惊讶中带着难过的表情,似乎不明白他为何要这么说。

    “你不妨先听听自己说的话。”康熙不想与她废话,直接看向坐在旁边的言晏晏。

    对上他的目光,言晏晏抬手一挥,留声珠里的话再次在殿内响起。

    听到这分明是昨晚自己在“梦中”说得话,德妃瞬间冒出冷汗,难以置信的看向坐在椅上的言晏晏。

    留声珠中的话重复完,殿内一片寂静。

    “不知臣妾如何得罪了仙子。”心剧烈的跳动着,只差没从喉咙里蹦出来,德妃面上却还能稳住。

    言晏晏都有些佩服她这种见了棺材也不落泪的心态,觉得若非昨晚出其不意的吓破她的胆子,恐怕还不一定能套出话来。

    “这话该我问你才对。”言晏晏指得自然是她当初散播谣言与给自己下毒的是。

    德妃也不与她纠缠,随即看向康熙,眼眶微红的道“皇上,臣妾没有说过这种话,更没有做过那种事。求皇上明鉴”说完,她跪下来。

    往日里看到她这幅模样,康熙或许还会怜惜两分,然而如今想到她做的那些事,当真是多看一眼都不愿意。

    康熙不认为仙子会平白无故的冤枉她,何况那珠子中的分明就是她的声音。

    “本宫不认为仙子会冤枉你,证据确凿,德妃你还是认罪,给自己留个体面。”见她影射仙子造假冤枉她,佟皇贵妃上前一步。

    “臣妾没有做过。”事到如今,不管皇上信是不信,德妃也不敢承认。

    “你以为不承认就行了来人,将十四阿哥带过来”康熙吩咐道。

    “皇上您要做什么”听他提起儿子,德妃瞬间就不淡定,见门外有人领命,哭着道“您若非要臣妾认罪,臣妾承认就是。”

    “小十四是你生的,难道四阿哥就不是吗乌雅氏,朕当真是对你失望至极”康熙指着她怒道。

    佟皇贵妃见此,赶紧过去搀扶住他的手。

    看着他们并立在一起,想到前世皇上都没对自己说过这种重话,德妃情绪一时有些崩溃,想不明白为什么多了前世的记忆,反而还不如前世。

    “乌雅氏,本宫自认对你已经够大方,你与胤禛私下里相见,或是往阿哥所送东西,都没有阻止。可你为何要下毒害他”佟皇贵妃问出心中的疑惑。

    受刺激的德妃终于说出心里话“可笑,他本来就是我的儿子,我见他不是天经地义,难道还要谢你的大方不成若非他是个养不熟的白眼狼,眼里只有你这个身份高贵的养母,我难道想杀他不成早知如此,还不如生下时就掐死他,省得留下来气我。”

    想到他登基后那样对自己的弟弟,多番加恩于佟家,根本不记得自己究竟是谁生的,德妃说着说着,前世的怨气也冒出来。

    “胤禛那样孝顺一个孩子,几时气过你”佟皇贵妃被她气了个倒仰儿。

    碰

    康熙没想到她竟然是这么想的,反手扶住佟皇贵妃后正想说什么,就听到门猛地被推开的声音。

    “放”一个“肆”字还没吐出来,看到门口站的人,康熙吼道“李德全,你是死的不成”

    从之前的动静猜到里面的话不适合被太多人听到,李德全才将附近的宫人赶走,无论如何也没想到四阿哥竟然会正好在他转身时来到殿外,当即跪在门边请罪“奴才该死,皇上恕罪”

    “胤禛,你怎么过来了。”看到儿子这时候过来,佟皇贵妃担心的望着他。

    “德母德妃娘娘身边的宫女方才过去找我。”四阿哥望着跪在地上的生母,语气淡淡的,听不出什么情绪。

    却原来,德妃身边的宫女被拦在殿外后,总感觉有些不对,于是偷偷跑走一个去找四阿哥过来。

    对德妃的感情哪怕比不上佟皇贵妃,但她作为生母,在四阿哥心中也是有特殊地位的。

    听完宫女的话,他想也不想的就过来,却在门外听到德妃说出那样的话。

    往日里她温柔的笑容与这带着几分歇斯底里的话碰撞在一起,让四阿哥身形都晃动几分。

    推开门前,他有许多话想问,推开门后,望着地上的人,四阿哥忽然又什么都不想说。

    康熙看了眼门口的儿子,怒道“李德全,让人将那名宫女拖出去杖毙”

    “奴才遵命。”李德全招手让远处的两个侍卫将那名吓瘫的宫女堵了嘴带下去后,亲自去吩咐承乾宫的守卫不得再放人进出。

    “你不要这样看着我”殿内,德妃忽然朝四阿哥吼道。

    她这番模样,与往日的温柔淡雅天差地别,康熙直接拿起桌上的茶盏砸过去“放肆谁给你的胆子对阿哥大呼小叫”

    往日里对自己温柔以待的人,如今维护那贱人,维护她的儿子,却对自己那么狠心。

    被杯子砸到肩膀的德妃愣了一下后,突然笑起来“哈哈哈哈”

    “朕看你是疯了”否则为何放着好好的日子不过,非要做这种自掘坟墓之事。

    “皇上一心培养太子,可知”

    显然,德妃这是准备破罐破摔,既然自己不好过了,也要将未来的事说出来。不论康熙信不信,时间久了总会与四阿哥起隔阂,如此一来,他这辈子别说登基,恐怕连重用都得不到。

    言晏晏之所以拿出留声珠后还坐在这里,就是为了以防万一,在她要说出未来的同时,一道无形的气劲打向她的喉咙。

    说到一半,喉咙却像是被堵住一般,无论如何也发不出声音,德妃伸手抚上自己的脖子,反应过来可能是谁的原因后,恶狠狠的瞪向此时唯一坐着的人,心里恨意翻涌。

    该问的话也问了,见她还敢对仙子无礼,康熙直接吩咐道“来人,德妃以上犯下,从今日起贬为贵人,打入冷宫。”

    四阿哥站在门口,看着太监进来将德妃带走,从她眼里没有发现一点后悔之色,心里说不出是什么感觉。

    “儿臣告退”拱手朝殿内行礼后,四阿哥转身往外走。

    他面上表情看不出什么,然而背影里却透着说不出的寂寥,言晏晏起身与康熙说了一声,抬脚追上去。

    “这都是什么事”

    佟皇贵妃抬手捂着额头,想到儿子必然被德妃伤透了心,眼眶里的水雾化为泪水落下。

    “仙子会劝他的,别担心。”看她身形有些不稳,康熙扶着人先坐下来。

    “八阿哥养在惠妃那不是也好好的吗为何到了臣妾这里,就会有这种事难道是臣妾哪里做得不好”佟皇贵妃伤心的道。

    “于你有什么关系,不过是她心大了。”康熙安慰道。

    承乾宫外,言晏晏倒是很快追上四阿哥,只是她实在不会安慰人,便安静的跟在他身旁。

    四阿哥看似与平常没什么不同,然而心里早就乱成一团,脚下漫无目的的乱走着。

    “她为何要杀我”

    走到一处偏僻的宫殿外,四阿哥终于停下脚步。

    听出他语气里的迷茫、不解以及隐隐的痛苦,言晏晏也不知道怎么回答,无声的叹息后安慰道“你还有佟皇贵妃和我们。”

    四阿哥双眼有些无神的望着面前宫殿屋顶上的吻兽,心里却为自己感到可悲。

    同样是养母与生母,惠妃对良贵人看八阿哥管控得要严得多。当初发现八阿哥想方设法的偷偷去找良贵人,四阿哥还曾为自己不必如他一般而暗暗自喜,如今只觉得讽刺。

    他不明白,若德妃心里实际上恨不得他去死,又为何要多年如一日的在他面前做出一副良母的姿态。难道那些关心、那些一针一线做出来的衣物、那些生病时的担忧、那些生辰时的祝福都是假的不成可又何必呢

    言晏晏望着他的背影,安静的陪在一边,直到发现天空乌云密布,才拍着他的肩膀道“别多想,无论如何,你都没有错。”

    “嗯。”感觉到开始起风,四阿哥应了一声后,转身道“我送你回去。”

    “快下雨了,咱们跑一下。”觉得他现在需要宣泄情绪,言晏晏握住他的手腕,带着人跑起来。

    一开始,四阿哥被动的跟着她跑,后来渐渐超过她,反而带着她跑起来。

    长长的宫道上,快速跑起来的二人衣袂被风吹起,然而他们却还在加快速度,像是要冲破这暗沉的天幕。

    一路跑回西华宫,雨在他们背后噼里啪啦的落下来。

    “姑娘找个地方避雨就是,何必这么急的跑回来。”听着她与四阿哥急促的喘息声,腊梅一面倒茶一面道。

    言晏晏端起茶喝了一口,看向身旁的人“在我这坐一会,等雨停了再回去。”

    方才跑了一路,现在心头没那么堵的四阿哥点头“多谢。”

    四阿哥不傻,方才看到她出现在承乾宫就知道德妃下毒之事暴露,必是与她有关,因此这声谢也包含了几层意思。

    作者有话要说  感谢为我投出霸王票或灌溉营养液的小天使哦

    感谢灌溉营养液的小天使

    娜娜 30瓶;若儿 2瓶;光冢 1瓶;

    非常感谢大家对我的支持,我会继续努力的
(←快捷键) <<上一章 投推荐票 回目录 标记书签 下一章>> (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