默认冷灰
24号文字
方正启体

第八十一章

作者:苏香兰色本书字数:K更新时间:
    四阿哥离开前, 了解他性格的佟皇贵妃没有劝他什么,只是让人准备一桌他爱吃的菜, 陪他一起用了顿晚膳。

    次日一早, 阿哥们与言晏晏为他送行,看到他将明德也带上时,言晏晏有些惊讶。

    注意到她的表情, 四阿哥解释道:“京城里越来越热, 顺便带它出去消消暑。”

    想着他拒绝自己同行, 却带上明德, 言晏晏总觉得怪怪的,不过也没有说什么。

    大家轮流与四阿哥说了些话,在他准备出发时, 太子出其不意道:“四弟,你不是有话与仙子说吗”

    “对啊,你快说。”一旁的十阿哥附和道。

    四阿哥朝太子看去, 对上他微笑的表情, 眼底透着几分无奈。

    “要和我说什么”注意到他与太子的眉眼官司,言晏晏想着以他们的关系, 难道还有什么话不好说

    “出宫的话, 还是带些人在身边。”四阿哥望着她, 沉吟片刻后道。

    他之前已经交代过了,见他又强调一遍,言晏晏只当是他不放心自己,当即道:“好的, 我会的。”

    旁边的阿哥们见他憋了半天,结果憋出这么一句,纷纷露出失望的表情。

    怕他们再说出什么话来,四阿哥最后看了她一眼,直接翻身上马。

    见他真要走了,言晏晏朝他挥手:“到了记得写信回来。”

    “好。”四阿哥点头表示自己记住后,又与阿哥们对了个眼神,随即打马沿着官道前行。

    直到他的身影从官道上消失,送行的言晏晏等人才上马上车,准备回城。

    “仙子,四哥离开你难过吗”

    趁着四阿哥不在,十阿哥拉着九阿哥与八阿哥随她之后踏入马车。

    “他又不是不回来了,何至于难过。”说不舍或许有一些,难过却是从何说起

    想想觉得也是,十阿哥改口道:“那假使他不回来了呢”

    听到这话,言晏晏联想到他带上明德一起出去,还有之前失爵位、被罚的事,忍不住猜测起来。

    “他是不是出什么事了还是说他此行是被变相的发配出去”一时间,言晏晏觉得自己对他的关心实在太少,更有点后悔之前他被罚时没直接问明原因。

    见她表情微变,八阿哥不急不缓道:“仙子莫要听他胡说,四哥只是正常出去办差而已,怎么会不回来。再说还有皇贵妃在,也不会让四哥一直在外不回。”

    他的表情与语气都很能让人信服,加上知道康熙对佟皇贵妃的感情,以及佟皇贵妃对四阿哥的感情,言晏晏还是愿意相信他的话,不过——

    她看向十阿哥:“为何要做这种假设”

    “吃饱了撑的呗。”九阿哥睨过去一眼后,替他回答。

    回宫后,阿哥们与她道别,各自去自己该去的地方。

    言晏晏快要走到西华宫门口时,脑海里不由浮现十阿哥之前的假设,哪怕相信八阿哥的话,心里还是有些不得劲。

    “姑娘怎么了”见马上就到宫门口了,她却忽然停下来,腊梅不解道。

    “咱们先去一趟承乾宫。”言晏晏说完,脚步一转,直接换了方向。

    承乾宫里,佟皇贵妃听说她过来,亲自相迎。

    “胤禛已经走了吧”与她一同进入殿内坐下,吩咐人给她看茶后,佟皇贵妃随口道。

    “刚走。”

    言晏晏回答完,直接问:“皇贵妃可知道皇上为何会独派他一人出去”

    “应当是他在外面游历过,皇上比较放心。”佟皇贵妃说完,面露疑惑,“仙子怎么会忽然有此问”

    “没什么,只是方才有人开玩笑说他不回来了,所以过来问问。”言晏晏转动着手上的镯子道。

    “原来如此。”佟皇贵妃点头,随即邀请她尝尝桌上的点心。

    漂亮得像一朵真花似的点心是承乾宫小厨房里的御厨新做出来的,方才听到她过来,佟皇贵妃就吩咐人拿上来。

    言晏晏拿起“一朵”欣赏片刻后,发现不但好看,味道也不错,少不得夸上几句。

    “仙子喜欢待会让人将方子带回去。”佟皇贵妃也没说让她带点心的话,毕竟现做现吃味道更好。

    想着自己宫里别的不多,就是花多,言晏晏也没与她客气。

    解决掉手里的点心后,她又问:“胤禛他没有爵位是因为什么你可知道”

    佟皇贵妃当然知道,看了她一眼后,想着儿子的独自坚持,叹息一声道:“还不是他不愿意成婚。”

    “太子不也二十多才大婚。”言晏晏下意识道。

    这话也就她敢说,佟皇贵妃当即道:“胤禛如何能与太子相提并论。”

    表明自己的态度后,她才道:“再说太子大婚前,好歹有侧福晋与子嗣。”

    想到阿哥们后院里的福晋、侧福晋、格格之类的女人,言晏晏后知后觉的发现四阿哥确实与他们有些格格不入。

    她心里肯定不喜欢男人三妻四妾,然这会大趋势就是如此,就连写出“一生一世一双人”的纳兰性德都没做到他诗中的意思,其他人就更别提。

    如此一来,她不免怀疑四阿哥迟迟不愿成婚,该不会是受自己的影响。毕竟在外游历时,遇到因男人三妻四妾导致的不幸,她多有表达自己想法的时候。

    如此一想,她再看佟皇贵妃时不免有些不好意思,又坐了一会便起身告辞。

    四阿哥离开后,头几天还没什么,渐渐的言晏晏多少有些不习惯。

    不提在外面时他们日日朝夕相对,就是回来以后,哪怕四阿哥再忙也会时不时来西华宫。

    这日上午,言晏晏坐在庭院里的石桌前,雪团则立在石桌上,任她有一下没一下的摸着身上的羽毛。

    “仙子,有您的书信。”夏竹从门口进来,扬着手里的信。

    言晏晏看过去的同时,桌上的海东青瞬间飞过去,叼走她手中的信再飞回来。

    相处久了,知道海东青不会随便伤人的夏竹倒是没被它突如其来的一下吓到,只愈发觉得它通人性。

    “乖。”言晏晏摸摸它的脑袋后,从它嘴里拿下那封信,看到信封上熟悉的字体,唇角不自觉扬起。

    等拆开信看完,发现他连一张纸都没写满就算了,前面还全都是询问自己最近的各方面情况,只有最后才提了两句自己,言晏晏摇了摇头,拿出笔墨准备回信。

    “小心好好一身白毛染黑了。”她正磨着墨,看到雪团往自己手边凑了凑,伸手将它推到桌子的边缘。

    雪团干脆跳到她身旁的石椅上,偏头认真的望着她写信。

    写完信后,余光注意到它这幅姿态,言晏晏弯起唇,想着它速度快,决定干脆让它去送信。

    雪团也算是送信的熟鸟了,言晏晏给它指明方向后,也不用再多交代。

    四阿哥此次被康熙派出去是为了巡视两淮盐政,收到她的回信时,还在半路上。

    离京以后,他的心情说不上好也说不上不好,此时听到海东青的叫声,掀开车帘果然看到天上的身影,由它联想起远在京城的人,才勉强有了笑模样。

    在它不黏着言晏晏的时候,四阿哥还是很喜爱它的,伸手让它落在自己手臂上,抚摸了几下它后背的羽毛,才将信拿下来。

    知道她在宫里一切都好,四阿哥就放心了,见她嫌自己回信内容太少,轻抿了下唇,决定回信时多写一些。

    等终于到达两淮以后,四阿哥拒绝当地官员的宴请,直接带着随行人员去查账。

    水至清则无鱼,盐运这块肥肉,摸一下手里就能留下油,天长日久,相关的官员有几个能经受得住这种诱惑。

    本来他们都打点好负责两淮的巡盐御史,哪知道皇上竟然会突发奇想派个阿哥过来。

    请不到他赴宴后,当地的官员干脆直接派人去送礼,而且是双管齐下,将罕见的古董字画与绝色的美人一同送过去。

    四阿哥看到带着几个大箱子过来的官员,语气淡淡的道:“这是何意”

    从他喜怒不形于色的脸上看不出什么情绪,来的那位官员笑着奉承道:“四爷一路过来辛苦,此乃下官们的小小心意。”

    说完,他转头一个示意,抬箱子进来的人立刻将箱子全部打开。

    那装着古董字画的箱子也就算了,中间的箱子打开后里面竟然是一名绝色女子,只见她缓缓抬头,半张脸犹抱琵琶半遮面的用轻纱遮挡,身姿妖娆的从箱子里走出来。

    “奴家雪娇,给四爷请安。”

    女子的声音清甜软糯,与她的身姿对比形成矛盾,却听得人心里发痒。

    “你可知按大清律例,行贿是什么罪”四阿哥正眼都没给那女子,看着前方的官员问。

    送了这么多年礼,甭管对方收是不收,也没有直接挑明此乃“贿赂”的人,官员被他问得愣了一下,才干笑着道:“您真会开玩笑,不过是些不值钱的字画和一个伺候您的人,哪里算得上是贿赂。”说完,隐晦的看向那名女子。

    雪娇抬手解下脸上的面纱,露出一张娇媚的脸来,随即上前两步,眉眼如波的望着他:“奴家倾慕四爷已久,求您怜惜。”

    见惯了言晏晏秀丽绝伦的容貌,如她这般靠涂脂抹粉才添几分颜色的人哪里入得四阿哥的眼。

    “带着东西走。”四阿哥语气没有加重,却透着不怒自威的气势。

    送礼的官员下意识的想要听从,然而离开前忍不住多问一句:“东西不喜欢就算了,不如人还是留下来伺候您”

    雪娇配合的换上一副楚楚可怜的表情望着他。

    “她是会烧水做饭还是会洗衣扫地”见他还不死心,四阿哥意味不明的问。

    听出他话外之意,官员心里想着他真是不解风情,看到如此美人竟然还真想让她干那些粗活,嘴里却准备以她可以学为理由先让人留下来再说。

    然而不等他开口,雪娇就先沉不住气道:“奴家琴棋书画样样精通,诗词歌赋也略通一二。”

    四阿哥没理她,而是用略带不悦的眼神望着送礼的人。

    “下官告退。”对上他的眼神,官员莫名感到压力,当即带着箱子原样离开。

    眼见四阿哥油盐不进,一副严肃的模样开始查账,当地的官员开始找关系往京城送信。

    与此同时,查出账目不对的四阿哥一点情面不讲,开始一封封的往宫里送弹劾的奏折。

    乾清宫。

    刚收到四阿哥弹劾折子时,康熙还是很严肃的处理,等发现接下来他如雪花片一般送过来的弹劾折子时,顿时有些受不住。

    “你看看他,贪污严重弹劾也就算了,这个只是账上有不到一百两的差池,他也弹劾。”康熙忍不住对着太子抱怨起来。

    “四弟也是认真。”实际上,太子最近也没少收到下面人传来的信,大意就是抱怨四阿哥太过严厉,一点情面都不讲。

    “他认真也不能太小题大做,你看看……”康熙指着自己桌案上都快堆成小山的折子,“朕估计他是准备将两淮盐运司的官员一个不落的弹劾一遍,哪有如此办事的道理!”

    太子心里同样也觉得他有些过头,于是道:“既然如此,皇阿玛干脆召他回来就是。”

    “他自己都不急,你急什么。”

    康熙没好气的说完,不由猜测道:“你说他该不会是故意如此来气朕吧”

    “怎么会。”太子帮忙否认,“您又不是不知道,四弟他就是这种性格。”谁让您给他什么差事不好,偏偏让他去巡视盐政。

    康熙想想也是,觉得他若不是这种认死理的性子,也不至于被自己派出去。

    从乾清宫出来,太子思虑片刻后,转道先去了趟西华宫。

    才从宫外回来的言晏晏在门口遇到他,不由说了声:“真巧。”

    二人一同进去后,言晏晏接过腊梅端来的酸梅汤一口饮尽,又请他也尝尝。

    太子端起来喝了一口,发现味道有些特别,比往常喝过的口感都要好一些,不由夸道:“仙子这当真是不缺好吃好喝,怪不得他们一过来就不想走。”

    “他们”指的自然是八阿哥之后的阿哥们,尤其是十三、十四二人,每次到西华宫都不愿意走。

    “哪里。”言晏晏放下碗,“这酸梅汤是胤禛无意发现的一家老店,喝着觉得不错,认为我也会喜欢,才随信将方子寄过来。”

    “那他还真了解你的口味。”太子意有所指。

    言晏晏却没听出他的话外之意,反而与他聊起自己之前与四阿哥在外游历时,很喜欢到处寻访美食。

    听着他们在外时悠闲自在的日子,太子忍不住想,若非前两年适逢自己大婚,恐怕他宁愿继续在外面呆着吧。

    游历时的美好记忆太多,一说起来言晏晏就有些停不下来,反应过来后,不好意思的对他笑了笑,才想起来问:“对了,你过来有事吗”

    “也没什么大事,就是方才在皇阿玛那听他抱怨四弟将两淮盐运的官员全都弹劾一遍,想让你劝劝他,过犹不及。”提起正事,太子的表情稍微严肃一些。

    他能干出这种不怕得罪人的事,言晏晏一点不意外,不由问道:“他弹劾那些人的理由是什么”

    “账目不清,涉嫌贪污。”太子简洁明了道。

    “那弹劾不是应该的吗”

    “贪污严重的倒无所谓,数目较少也不至于如此严厉,毕竟不可能将盐运司的官员全部罢免。”

    “贪污就是贪污,还分多与少那多少算少呢”

    “一二百两银子。”

    太子给出标准后,言晏晏无语道:“普通百姓许多人家几辈子加起来都赚不了一百两银子,一百两还算少”

    说完,她又道:“我不懂官场上的规则,但‘勿以恶小而为之’的道理总是听过的,贪污就是贪污,与银子的多少有什么关系我觉得胤禛做得没错,他们本就该被弹劾,至于贪污涉及的金额,那应该是用来处罚他们的标准。”

    发现她与眼里容不得沙子的四弟观念一致,太子又找到一个四弟会心悦她的理由。

    “你说得对。”本来是找她劝四阿哥,如今太子倒是有些被她说服。

    “也没什么对不对,只是考虑的方向不同而已。”言晏晏自然清楚,“廉洁”一词说起来容易,可实际上哪有那么容易。

    见他们面前的碗空了,腊梅上前提起茶壶添上。

    二人又喝了些酸梅汤,太子忽然问道:“仙子可会回天上去”

    闻言,言晏晏愣了一下,随即道:“当然。”

    毕竟仙子哪有不回天上的道理。

    “那大概什么时候会回去呢”太子看向她,想着若是时间不长的话,还是要劝劝四弟别继续执着。

    一晃几年都过去了,事到如今她自己都不确定还能不能再穿回去,如何能给他答案

    端起碗喝了口酸梅汤后,言晏晏才故作随意的道:“我也不清楚。”

    太子略有遗憾,面上却笑着说希望她呆得越久越好。

    继续聊了些其他话题后,太子拒绝她留膳的邀请,起身告辞。

    改变大清未来非一日之功可做到,康熙心里虽开始不待见洋人,然默念着那句“师夷长技以制夷”,表面上对他们的态度反而更亲切两分。

    于此同时,康熙更加重视起火器营,并将曾监造出“子母炮”后因罪流放的戴梓赦免,重新召回京城。

    不光如此,他还颁下一道严令,禁止任何人私自种植罂粟,违令者不论身份,斩立决。

    群臣们虽有些莫名其妙,但不过是一种观赏性的植物而已,不种就完了,倒也没有就此多加疑问。

    八月,太子妃肚子里的女儿出生后,四阿哥还是没有回京的意思,只派人送回贺礼。

    大阿哥不争以后,压力没那么大的太子对于太子妃没生下嫡子倒不是特别失望。

    毕竟才头一胎,先开花后结果,倒是不用着急。

    作为太子的嫡女,小格格的洗三办得很盛大,尤其是言晏晏到场送出一块随身带的玉佩时,场面更是热闹。

    洗三过去后,言晏晏算了下,发现四阿哥离京都已经有两个多月,不免想着他究竟什么时候才回来。

    再次给他写信时,言晏晏不免提了一句,收到回信后,见他并没有给明确的答复,多少有些疑惑。

    等次日,九阿哥他们到西华宫来时,她想起来少不得问起来:“巡查盐运需要这么久吗你们四哥怎么还不回来”

    围坐在桌前边喝酸梅汤边吃东西的十阿哥嘴比脑快的道:“皇阿玛不发话,他就是将各地的盐运都巡完也回不来。”

    他话落的同时,就被旁边的九阿哥踩了一脚,疼痛让他瞬间反应过来,然而已经迟了,只听言晏晏道:“皇上为何不让他回来”

    “额……”十阿哥沉吟了一会,决定向九阿哥求救,于是用胳膊撞了撞他,“九哥,仙子问你话呢。”

    九阿哥端起面前的青瓷碗,一口接一口的喝着里面的酸梅汤,看那忘我的表情,倒像是碗里装的是琼脂玉液。

    见他不理自己,十阿哥只得又看向另一边的八阿哥,朝他投出求救的眼神。

    他做得这么明显,有眼睛的都看出猫腻,更何况是仙子,一时间,八阿哥也不知道如何解释。

    “我知道!”正在此时,十四阿哥却是站起来,不等阿哥们阻止就巴巴拉全说出来。

    听到他说四阿哥喜欢自己坚持不愿成婚,所以康熙才将他派出去,言晏晏怀疑自己的耳朵出现问题。

    怎么可能……

    九阿哥瞪视着他:“就你有嘴会说话是吧”

    “仙子想知道,有什么不能说的。”十四阿哥不服气。

    “能说我自己就说了,轮得到你吗”

    十阿哥说完,九阿哥又讲矛头指向他:“你也好不到哪去,还好意思说别人。”

    听到他们互相指责,言晏晏没办法再继续怀疑。

    “你们如何知道他……”

    阿哥们安静下来,互相对视一眼后,八阿哥开口将那日他们无意去四阿哥院子,正撞到他与太子说话的情形说了一遍。

    本人都亲口承认过,言晏晏一时无话可说,脑海中不由想起黄莲当初的猜测,心情一时有些复杂。

    见她沉默下来,九阿哥观察了一会儿,也看不出她在想什么,于是道:“你要是觉得困扰就当不知道吧,反正四哥本来也不让我们说。”

    除非将记忆清空,否则已经知道的事儿,如何也不可能装成不知道。

    “没关系,如果是事实,那么我应该早晚都会知道。”见他们有些懊恼的望着自己,言晏晏安慰道。

    “那……”

    十阿哥想她既然已经知道了,正要问她对四阿哥是什么看法,就被猜到他要说什么的九阿哥开口打断:“那我们先告辞。”说完,拉着他起身。

    言晏晏点头,目送他们离开后,以手托着脸颊轻叹了一声。

    四阿哥性格内敛,若非今日他们说出来,言晏晏觉得自己还真看不出来他对自己竟然有超出友谊范围的感情。

    不过在知道后再去回想,顿时发现他对自己确实很好。然而她在现代时都没有谈过恋爱,穿越后更没有这个想法。

    纠结了一会后,言晏晏觉得他在自己心里虽多少有些不同,但还不到喜欢的地步,心里顿时有了决定。

    另一边,九阿哥他们从西华宫离开后,就跑去找太子与大阿哥他们。

    得知他们竟然在仙子面前说漏嘴,大阿哥伸手点着几人,露出恨铁不成钢的表情。

    “都怪十四。”十阿哥甩锅。

    十四阿哥仰着头道:“明明是你先说的。”

    “你们两个半斤八两,有什么好争。”九阿哥下结论。

    比起大阿哥的变脸,太子却并没有太大反应,甚至觉得:“仙子知道了也好,好歹此事能有个结果,也省得四弟有家不能回。”

    “也是。”三阿哥想着,等仙子回绝他以后,说不定他就能死心放弃。

    十阿哥有些心虚的问:“既然如此,是不是要和四哥说一声”

    “孤待会就传书告诉他一声。”太子扫了他一眼后道。

    两淮,四阿哥收到太子传书后,打开一看,脸色立刻就变了,带着几分焦躁的在屋里转起来。

    想到信中他说已经替自己与皇阿玛说过,让自己趁此机会回来一趟,四阿哥心里有些纠结,既想回去,又有些不敢。

    由爱故生忧,由爱故生怖。直到此时,他才真切的理解这句话。

    左右巡查盐政的事已经做完,最终他还是决定回去一趟。

    得知他要离开,盐运司侥幸逃过一劫的官员们恨不得放炮庆祝,亲自送他离开后,长吐出一口气,心里盼着他最好再也别来两淮。

    皇宫里,得知言晏晏准备离京的消息,猜到她要去哪的太子让人去传话,告诉她自己已经给四阿哥传书,他不日应当就会回京。

    既然四阿哥要回来,她自然没必要再出去,于是继续等着。

    知道他对自己的感情后,言晏晏连宫外都不去了,空闲时就在心里组织着到时候要对他说的话。

    许是见她最近总在西华宫里闷着,见难得有个不冷不热的好天气,腊梅劝她不如去御花园走走。

    言晏晏朝外看了一眼,也觉得今日的天气确实让人感到舒服,于是带着雪团去了御花园。

    御花园里有观赏的鹿苑和鹤苑之类的地方,雪团入园后直接往那边飞,哪怕被交代过不许抓这里的动物,也喜欢故意去吓唬它们。

    知道它不会伤里面的动物,言晏晏就随它去了,自己在御花园里走走停停的欣赏完风景后,在一座亭子里坐下。

    亭子前面是一片湖,没多久后她就望着湖面开始出神。

    “姑娘。”

    就在腊梅提醒的声音响起时,言晏晏已经若有所感的回头,当即看到站在亭外的人。

    几个月不见,他似乎又长高了些,也瘦了一些,脸上的棱角愈发分明。

    看到亭内的人回首的瞬间,四阿哥的心跳得慢了一拍,赶路时的疲惫都因为看到她而消失。

    二人沉默的相视片刻,感觉到底与往日不同,最终还是言晏晏先开口:“怎么这么快就回来了”按他离开时的速度,怎么也得两三天后才能到京城。

    “骑马回来的。”四阿哥一步一步走进亭内。

    跟在他后面的苏培盛朝亭子里的腊梅等人做了个手势,她们看了自家主子一眼后,从亭子里退出去。

    言晏晏伸手给他到了杯茶,嘴唇轻动,却始终不知道怎么将自己心里组织好的话说出来。

    端起茶轻啜的四阿哥余光注意到她的欲言又止,放下茶盏后从怀里掏出一个帕子放到桌上,停顿一秒后推到她面前。

    “这是什……”

    言晏晏话未说完,一阵风吹来掀开帕子,露出里面红彤彤的相思豆来,她心里瞬间浮现那句“愿君多采撷,此物最相思”。

    “我在两淮住的院子外正好有一颗红豆树,见它长得好,便带一些回来与你。”

    话虽这样说,然而红豆代表的含义不言而喻。

    言晏晏目光从相思豆转看向他,发现他表情虽淡然,耳后却有些微红,到口的话更加难说出口。

    可即便如此,有些话该说还得说。

    她将红豆重新用帕子包好后推回去:“谢谢,不过此物不适合送给我。”

    明明早就知道会是这种结果,可真得到她的拒绝,四阿哥眸光暗淡下来,放在膝盖上的手不由自主的握成拳。

    他以为早就知道的结果,自己应该已经做好心里准备,然而此时此刻,感受着心口的刺疼,才发现自己还是不甘心。

    “若我只想送给你呢”

    言晏晏沉默片刻,提前组织好的话此时却有些想不起头绪来,于是道:“仙凡有别。”

    “我不在乎。”四阿哥直视着她,不再掩饰对她的感情。

    言晏晏下意识的移开眼,望着湖面道:“对不起。”

    “本就是我的妄念,你不必道歉。”四阿哥抓起桌子上的相思豆用力将它握在手心。

    “若非我的出现,你应该已经娶了福晋、侧福晋,如今儿女双全,而不是像现在一般……”

    若早知今日,言晏晏当初肯定不会答应与他一起外出游历。

    “天命本非一成不变,能改变说明我与她们本就有缘无分,你大可不必自责。”觉得她有可能是因此才拒绝自己,四阿哥心里重新升起希望,朝她伸出手,露出手心里的红豆。

    言晏晏从没见过他如此表情外露的模样,他的眼里、脸上甚至微微颤抖的手都在表明着对自己的心意,就像是毫无保留的捧着心送到自己面前。

    再次拒绝的话哽在喉咙里无论无何也吐不出来,言晏晏甚至想立刻从亭子里飞出去。

    “晏晏。”

    他忽然叫了一声,低沉的嗓音与从未有过的亲密称呼让言晏晏心猛地跳了一下。

    她知道,自己已经有些迟疑了。

    最终,她终于吐出一句:“你知道的,说不定我什么时候就会回去。”

    “两情若是久长时,又岂在朝朝暮暮。”听出她似乎有所软化,四阿哥再次将手往她面前伸了伸。

    言晏晏因为他突然的动作,反应有些大的站起来,回过神来后却忍不住有些想捂脸。

    其实真说起来,他也没什么不好,毕竟有钱有权有颜,温柔体贴,会照顾人,甚至身为古人,还有“一生一世一双人”的自觉,哪怕放在现代,也是完美的男朋友。

    当然,重点是大部分时间,与他呆在一起,甚至比自己一个人呆着还要舒适。

    感性告诉言晏晏,其实答应他也没什么,实在不行就当是谈了一场恋爱,若真有什么变数,左右以她如今的能力,也完全可以离开京城,从此天高任鸟飞。

    可理性上,她并不相信有天长地久的感情,觉得既然早晚都会散的话,还不如干脆就不要开始。毕竟他们现在的相处就很舒服,与其更近一步将来可能会崩坏,她更宁愿保持这种稳定。

    最终,理性战胜感性,言晏晏道:“一直举着不累吗收回去吧。”

    “你拿走就不累了。”

    语气里透着几分她不要就一直举着的意思。

    言晏晏没想到他竟然也有这样带着点无赖的一面,当即道:“你愿意举就举着吧,反正咱们不可能。”

    “为何”明明方才从她细微的表情变化中看出,她并非对自己一点感觉没有,听到这话,四阿哥猛地站起身,手里的红豆瞬间从手心滚下去。

    言晏晏见此,下意识的一招手,把即将落地的红豆都收进自己手中。

    反应过来自己这不是变相收下红豆的言晏晏抬头,就看到他脸上压抑不住的笑意。

    再还给他也着实没意思,不过言晏晏也不想他太高兴,眼珠灵动的转了一圈后道:“看在它颜色确实漂亮的份上,我就收下了。不过我们还是不可能,毕竟你的发型不符合我的审美。”

    说完,不待他反应过来,言晏晏就直接从亭子里出去,直接飞往西华宫。

    正在鹤苑里玩的雪团看到天上的身影,展翅朝天上飞去,不多时就追到她身边。

    看到这位祖宗终于离开,鹤苑里当差的小太监当即松了口气。

    知道他回来第一时间就来找仙子,宫里知道这个消息的太子与阿哥们,康熙与佟皇贵妃都很关注。

    佟皇贵妃是一切随儿子喜好,康熙别看之前将他打发出去,但若仙子同意与他在一起,那绝对只有高兴的份。

    等在附近的太子与阿哥们看到天上的身影后,立刻来到他们所在的亭子。

    “傻站着干嘛事情成没成”大阿哥拍了下他的肩膀。

    三阿哥也急着问:“仙子她怎么说”

    太子与其他阿哥也都看着他,等待回答。

    “她说与我没可能。”

    四阿哥话落,大家正要安慰他,就听他又道:“你们说我去求皇阿玛,他会不会同意我留头发”

    十阿哥用一种“四哥是不是受到打击有点不正常了”的眼神询问其他人。

    “你好端端的留头发做甚”太子关切的望着他,觉得他确实是被打击到了,否则怎么会产生这种莫名其妙的念头。

    大阿哥怀疑的望着他:“你该不会想不开准备出家吧那也不对啊,留发是当道士,你应该得剃发吧。”毕竟他往日里喜欢的是佛经不是道经。

    三阿哥一脸“你会说话吗”的表情望着他,然后劝四阿哥:“你要心情不好,咱们陪你喝酒去,别想那些有的没的。”

    “不是。”否认他们的猜测后,四阿哥解释的重复一遍言晏晏方才说的话。

    “你什么时候也学会这种说话说一半的毛病!”发现自己白担心的大阿哥一巴掌拍到他肩膀上。

    太子顿时笑起来:“早叫你表明心意你还不愿意。”

    “也就是说,你将头发留出来,仙子就同意与你在一起”十阿哥后知后觉的问,语气里透着不确定。

    九阿哥道:“应该八.九不离十。”

    说完,他不免有些羡慕的望着四阿哥:“四哥你还真是幸运。”

    “我先去找皇阿玛。”四阿哥与他们道。

    “急什么。”他一步还没踏出去,就被大阿哥按着做下来,“先讲讲你方才是怎么和仙子说的。”

    “对。”其他阿哥们同样好奇,跟着附和道。

    被拦着不让走,四阿哥求助的看向太子,却见他笑着道:“孤也想知道。”

    发现一时半会是脱不了身了,四阿哥只能简洁明了的讲述起来。

    不过等说完,他方才略有起伏的情绪慢慢的平复下来,脸上隐约的欢喜也淡下去:“或许她只是这么一说,并不表示……”

    “男子汉大丈夫,想那么多干嘛,你就先将头发留起来,不行再说!”大阿哥打断他的话。

    三阿哥也道:“就是,她若真的只是找理由拒绝你,还不如坚持说仙凡有别。”

    “走,咱们一起去帮你说服皇阿玛。”太子拉着他一同起身。

    其他阿哥们点头表示同意,于是一群人浩浩荡荡的往乾清宫去。

    作者有话要说:  感谢为我投出霸王票或灌溉营养液的小天使哦

    感谢灌溉[营养液]的小天使:

    无数次等你回来 12瓶;小幽、音雪云晞 10瓶;圊圊子衿 5瓶;一夏 3瓶;疏雨梧桐、青青子衿 1瓶;

    非常感谢大家对我的支持,我会继续努力的!
(←快捷键) <<上一章 投推荐票 回目录 标记书签 下一章>> (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