默认冷灰
24号文字
方正启体

番外2

作者:苏香兰色本书字数:K更新时间:
    佟皇贵妃很快也得知此事, 高兴的同时, 还是有些担忧,觉得如今儿子是得偿所愿了,可若哪日仙子离开, “爱别离”的痛苦也并不比“求不得”小。

    然事到如今,她除了求老天保佑, 也别无他法。

    虽然仙子身份特殊, 但康熙觉得他们既然两情相悦, 婚事还是要办的,于是某日到承乾宫时与佟皇贵妃提了一嘴。

    佟皇贵妃也觉得不管未来如何,既然他们如今在一起, 肯定是要大婚的,于是派人去请言晏晏。

    正好在西华宫的四阿哥听说额娘要见她,自然跟着一起过去。

    看到儿子和她一起过来, 佟皇贵妃眼里滑过一抹无奈的笑意。

    四阿哥行礼后, 与言晏晏一起落座。

    “今日请仙子过来, 是想问问你与胤禛的婚事准备怎么办”佟皇贵妃与她寒暄两句后道。

    古代不比现代, 在答应他时, 言晏晏自然提前做好如不出意外就与其成婚的准备, 但怎么着也不可能那么快,于是下意识的看向四阿哥。

    “额娘, 我们不急。”注意到她目光的四阿哥道。

    “可你皇阿玛急。”佟皇贵妃自然也看出不急的究竟是谁,心里叹息的同时,还是没继续这个话题。

    从承乾宫出来, 言晏晏与他一走在长长的官道上,心里多少因佟皇贵妃提起婚事有些烦。

    四阿哥若有所感的看她一眼,提议道:“等过些日子,咱们去小汤山转转。”

    “好。”觉得有些事多想无益,言晏晏这才将其抛之脑后。

    蟠桃初秋时开花,当时三阿哥望着满树桃花,还畅享着花谢后的硕果累累。

    然而等到深秋,花瓣开始凋落时,每日早晚都要在树前观察一会的他却开始觉得有些不对劲。

    一开始还觉得是自己多想,等花瓣侧底化作春泥,发现结出的果子屈指可数,三阿哥当即往西华宫跑。

    自从确定关系以后,四阿哥除开晚上会回阿哥所,从户部衙门回来后的其他时间都是在西华宫度过。

    到如今,西华宫里已经不知不觉多出许多属于他的东西,甚至连书房也变成二人合用。

    今日的夕阳特别美,天空都染被染成漂亮的粉色,言晏晏一时兴起,跑到大殿的屋顶上欣赏。

    四阿哥过来时就看到殿顶上沐浴在霞光下的她,哪怕知道她会飞,然每次看到她坐在高处,还是不可避免感到担心。

    “你回来了。”言晏晏看到他,笑着站起来。

    殿顶倾斜,她突然站起来让四阿哥心都跳得慢了一拍,语气既无奈又宠溺:“你小心些。”

    言晏晏的回答却是张开手,直接从殿顶上飞下去。

    庭院中的人见此,下意识的上前两步,伸手将飞向自己的人纳入怀中,随手将她鬓边散落的发丝拂到耳后,自然的在她额上落下一吻。

    言晏晏直接在他唇角回了一下,随即握着他的手道:“从上面看,今日的夕阳特别美。”话落的同时,已经拉着他重新飞到殿顶上。

    在看到自家爷搂住仙子时,苏培盛就立刻垂下脑袋,等到他们飞到殿顶上,才自己找了处角落呆着。

    到殿顶后,言晏晏与他一起坐下来,整个人半靠在他身上。

    此时的天幕确实有种别样的美感,四阿哥抬头欣赏片刻后,才低头看她:“今日在宫里做了些什么”

    “还能做什么……”言晏晏还握着他的手,有一下没一下的掰着他修长的手指,随意的说着自己的一日流程。

    四阿哥任她玩着自己的手,偶尔逗弄般的反握住她的手不放。

    等到夕阳余晖渐渐从天上消失时,三阿哥步伐略急的走进来,先看到庭院边的苏培盛。

    “你家主子呢”

    苏培盛上前行礼后,直向殿顶。

    顺着他的手望去看到那亲密的坐在一起看夕阳的人,三阿哥觉得有些羡慕。

    “三哥。”看到他过来,四阿哥坐正身体。

    猜到他这会过来肯定有事,言晏晏带着四阿哥下去,请他一起去石桌前坐下。

    发现他们都落座,腊梅等人赶紧过来奉茶。

    三阿哥打趣道:“你们如今倒是好。”

    “三哥怎么过来了”四阿哥问,

    三阿哥闻言,脸上的表情低落下来:“蟠桃花已经差不多谢完,可我数了一下,才只长出六个果子。”

    “蟠桃本非俗物,能长出几个就不错。”四阿哥宽慰道。

    言晏晏没料到满树的花竟然才只结出几个果子,不过想想正如四阿哥所说,又觉得不意外。

    “万事开头难,头一次能结果就挺好,等以后果子肯定会越来越多的。”

    听到他们的话,三阿哥心里才好过一些。

    到最后,蟠桃树一共才结出十六个果子,而且模样、大小都比不上言晏晏手里的。

    当初蟠桃花开时,康熙就亲自去阿哥所欣赏过,还夸赞了三阿哥几句,如今蟠桃结果,自然也来亲自看了看。

    本以为如此一来,三阿哥应该会暂时打消开蟠桃宴的念头,没想到他却还是要开,不过从大宴变小宴,只请兄弟们参加。

    本来还要请康熙,他却表示不凑这个热闹,如今一来,三阿哥只好提前奉上蟠桃。

    除开康熙,太后与他额娘那边肯定也得送,如此一来,就只剩下十三颗,勉强也够他们兄弟分。

    这种加深他们兄弟感情的宴会,康熙自然支持,大手一挥给阿哥们放了天假。

    蟠桃宴开在御花园,流程自然是先宴赏歌舞,最后再上蟠桃。

    深秋的御花园只有一些常青的树木还保留着绿意,其他花草都凋零得七七八八。

    言晏晏与四阿哥过来时,随手一挥,宴会所在的范围瞬间百花盛开,倒真添了几分蟠桃宴的意思。

    “多谢仙子。”三阿哥高兴的道。

    大阿哥扫了圈周围的鲜花,看向她道:“既是蟠桃宴,怎么能少得了琼浆玉液”

    他们的桌案上自然是有美酒的,然如何能比得上她拿出来的酒。

    听出他话外之音的言晏晏自然不会扫兴,笑着拿出几坛酒来。

    “今日托三弟的福,也能尝尝蟠桃的滋味,这杯酒敬你。”她的酒被换上来后,太子举杯与三阿哥道。

    “太子客气了。”三阿哥端起酒杯喝完,让人重新满上后敬向言晏晏,“还要多谢仙子当初给我的蟠桃苗。”

    “是你有耐心,换了别人有苗也未必能种出来。”言晏晏道。

    同住在阿哥所,阿哥们当然知道他对蟠桃树多上心,听到她的话,赞同的点头。

    喝完酒,三阿哥从蟠桃树想到那次南巡,感慨道:“南巡时初见仙子的情景犹在眼前,不成想一眨眼,已经过去那么多年。”

    “得遇仙子,当浮一大白。”被他的话挑起回忆,同样觉得时间过得太快的大阿哥也朝她举起酒杯。

    言晏晏扫过在场的阿哥们,想到初相识时,只有大阿哥一个人已婚,八、九、十他们还小,十三、十四更是才一两岁,再看如今,确实有种时间飞逝的感觉。

    她端起酒杯才抿了一口,就被四阿哥将酒杯接过去,替她喝完剩下的酒。

    见此,言晏晏弯起唇,夹起桌上的菜直接送到他嘴边。

    四阿哥下意识的扫过周围,这才张口吃下,又拿起筷子给她夹菜。

    余光瞟到二人互动,九阿哥面含笑意的道:“是啊,当初谁能想到……”

    其他人顺着他的目光看向同案而坐的两人,脸上都露出笑来。

    随着众人开始回忆往昔,本来在中间的空地上跳舞的伶人缓缓退下。

    边喝边聊,眼见大家都快醉了,三阿哥让人提前将蟠桃送上来。

    洗净放在白玉盘中的蟠桃十分好看,让人看着就食欲大开。

    “不愧是蟠桃,瞧着就不是寻常桃子能比的。”大阿哥说完直接咬了一口,又夸起它的味道来。

    其他阿哥们却是拿在手里打量个够,这才开始吃。

    言晏晏尝过以后,觉得虽不如空间里的,味道却也不差。

    三阿哥辛辛苦苦种出来的蟠桃不止味道不差,功效也是有的,等吃完后,除开早吃过蟠桃的言晏晏与四阿哥,其他阿哥们不得不下去更衣,于是蟠桃宴就此结束。

    之前四阿哥提议要去小汤山,等到天转凉以后,果然抽出时间准备与她出宫。

    阿哥们得到消息,觉得这种天气去泡温泉挺不错,也跟着凑了一脚,于是本来的二人同行变成一大群人。

    马车才出京城没多远,路前方竟有两个中年男人在斗殴,旁边还围着群百姓一面看热闹一面火上浇油。

    两人只是因为一点小矛盾才动手打架,被看热闹的一起哄,其中一人却有点情绪上头,竟然捡起旁边柴禾堆上的镰刀朝对方脖子砍去。

    本来这一镰刀会直接将那人砍死,随后动手的人被血刺激,又惊又怕之下,心里恨上周围起哄的百姓,竟然转身攻击他们,逃跑不及的百姓死的死伤的伤。

    如今言晏晏正好路过看到,惨剧自然在她挥手打落那人镰刀时就消弭于无形。

    注意到她的动作,四阿哥吩咐随行的侍卫去处理那边的事。

    本来只是一个路上的小插曲,谁也没放在心上,然而等到达小汤山时,言晏晏才下马车,就有一道金光朝她飞来。

    言晏晏正好看到,却也并不在意,毕竟往日比这颜色更深更大的金光她都接收过不知凡几。

    然而,她却忘了量变引质变的道理,眼前的金光是不算什么,可她往日累积的加上这一点,却正好功德圆满。

    于是,就在下一刻,她不受控制的飞向天上,积累的功德金光外泄出来包裹着她。

    “晏晏!”她突然从身边飞走,让四阿哥紧张起来,哪怕看到她停在半空也不能放心。

    “这是什么情况”阿哥们围到他身边。

    该不会是要回天

    望着她周身金光闪耀,大阿哥不免想到她从天上下凡时那次似乎也是如此。

    言晏晏此时有种玄之又玄的感觉,似乎有说不清道不明的东西从每一个毛孔内传进来,让她的脑海时而清明时而混沌,下意识地闭上眼去感受。

    渐渐的,她身上原本的蓝色衣裳瞬间变成仙气飘飘的白裙,眉心浮出一点朱砂。

    直到金光消失,她才重新睁开眼,心情有些难以言喻。

    剧中小仙女功德圆满后直接回天,这里许是因为并不存在天庭的缘故,她却是在功德圆满后,真正的成为受此世界天道认可的真仙。

    比起之前只会催生植物和简单的幻术,如今的她呼风唤雨都不在话下,甚至之前的空间也有了一番变化。

    成为真仙后,言晏晏自然感应到自己不可能再穿回去,虽有些遗憾,不过因早有心里准备,倒也没多难过。

    除开不能穿回去,得到真仙身份的同时,她也多了约束,不可再如之前一般,随意插手凡间之事。

    如此一来,她自然也不适合再留在皇宫里。

    “晏晏!”四阿哥望着她此时仙姿袅袅的模样,心像是被一只无形的大手握紧一般,既疼又闷。

    听到他沙哑的声音,言晏晏居高临下的望过去。

    自从她与四阿哥确定关系以后,佟皇贵妃与康熙对她的态度多了几分亲近,不像往日一般只是敬着她。

    然而言晏晏却觉得时间长久以后,这亲近未必是好事。

    “你要走了吗”看着她望着自己不说话,四阿哥从喉咙里挤出一句。

    言晏晏不答反问:“我若不能再呆在京城,你可愿随我走”

    他可以坚持不成婚,也可以蓄发,然置额娘与皇阿玛以及自身责任不顾与她离开,四阿哥却做不到,顿时痛苦的握起拳头。

    看到他的表情,言晏晏赶紧补充道:“我的历练已结束,如今虽可以不回天上,却不能继续在京城居住,所以准备在江南选一处地方作洞府。”

    “也就是说四弟可以随时回京”太子问。

    “当然。”言晏晏点头。

    “如此到也没什么,让皇阿玛给你个外放的差事就是。”大阿哥拍着他的肩膀道。

    听到不是与她一去不回,四阿哥表情松缓下来,朝她伸出手。

    反应过来自己还在半空中的言晏晏立时落下去,握住他的手。

    四阿哥一个用力将她拉进怀里,失而复得的感觉让他不管不顾的直接吻上她的唇。

    “非礼勿视!”

    太子他们立刻或是侧身,或是移开视线,只有十四阿哥还想继续看,却被三阿哥拉着转身。

    从他激烈的吻中感觉到他的后怕,言晏晏一边仰头回应,一边环上他的背安抚地摸着。

    一吻结束,四阿哥心情才平复下来,在她耳旁道:“我与你走。”

    如此一来,大家也没心情再泡什么温泉,于是准备回宫。

    言晏晏见因为自己,大家乘兴而来,败兴而归,拿出一枚巴掌大的玉船抛出去,瞬间变成一艘漂浮在半空中的大船。

    “哇!”十四阿哥没忍住叫起来,随即走到船边仔细观察。

    “咱们坐飞舟回去。”

    阿哥们高兴还来不及,自然不会有意见,跟在她与四阿哥后面上船。

    等到船飞起来时,太子与阿哥们的眼神都在发亮。

    “其实你若想继续留在京城也行,飞舟来往于京城与江南,半个时辰都不用。”言晏晏与他道。

    “嗯。”四阿哥紧紧的握着她的手。

    “这么厉害!”听到飞舟的速度,十阿哥惊讶的叫起来。

    飞舟到达皇宫上方时,自然引起大内侍卫的注意,不过猜到应当是仙子的神通,倒没有大惊小怪,只是去通知一声康熙。

    得到消息,康熙从殿内出来时,就看到飞舟落下来。

    “你们不是去小汤山,怎么这么快回来”阿哥们行礼后,康熙语气疑惑的问。

    言晏晏收起飞舟后,表示是自己的原因。

    外面自然不是说话的地方,于是大家一起进入殿内。

    “就在方才我的历练已结束,本该立刻回天,然……到底不好辜负他一片心意。”

    言晏晏看了眼到此时还紧握自己手不放的人一眼,继续道:“我可以为他不回天,然天道亦有它的规矩,却是不好再留在京城,所以……”

    她并不是要带四阿哥一去不回,甚至表明有飞舟在,四阿哥哪怕留在京城也可以,康熙虽遗憾她不能继续留在宫里,却也没有拒绝的理由。

    “那你们的婚事仙子准备如何”康熙问。

    言晏晏并不在乎形式,尤其是想到阿哥大婚礼仪的折腾劲,更加不感兴趣。

    不过,她到底也不能只考虑自己的想法,于是道:“不必大操大办。”

    康熙想到她之前说的天道规矩,以为是因为他们仙凡有别,所以要低调,到底还是同意下来。

    最终,大婚的日子定在了半个月后,而趁这个时间,言晏晏则去江南寻了一处风景不错远离人烟的山峰,又将空间里的宫殿放出来作为自己日后居住的地方。

    随着她的布置,山峰外渐渐笼罩起一层雾气,阻隔普通人的进入。

    准备好日后的居所,言晏晏顺路去了一趟丽县。

    “你们才在一起多久,这就要成婚”看到她过来,黄莲本来很高兴,等听完她的来意,不免为她担心。

    “嫁鸡随鸡,嫁狗随狗。”这句俗语虽不好听,却代表着很多人的想法,她身份虽特殊,但成婚后也不好不敬长辈,时间长了,难免会有矛盾。

    黄莲这样想,也直接说出自己的担忧。

    知道她是为自己好,言晏晏直接将自己会移居江南的决定告诉她。

    得知她成婚后不住京城,选的地方离丽县也不远,黄莲顿时放下心。

    言晏晏带着她回京后,没过几日就到了大喜的那天。

    按她的要求,大婚当日除开佟皇贵妃、康熙与阿哥们外,并没有请其他人,能省的礼仪也尽量减省。

    大婚当日,言晏晏在腊梅她们的帮助下换上凤冠霞帔。

    “好美啊!”旁边的黄莲双眼发亮的望着她。

    旁边的宫女们也跟着夸起来,然而想到大婚后,仙子就要离开皇宫,她们心情有低落下来。

    言晏晏少不得宽慰几句,说自己不在,她们还是可以留在西华宫当差。

    吉时到,四阿哥带着迎亲队伍来到西华宫,看着身穿喜服的她从宫里出来,脸上是压抑不住的喜悦。

    翻身下马亲自将她扶进轿中,四阿哥忍不住喊了她一声。

    感受到他的喜悦,言晏晏弯起唇,在他手上握了一下算做回应。

    四阿哥将人迎到阿哥所,当着康熙与佟皇贵妃的面行完礼,随后便进入婚房。

    一切礼仪虽从简,但用的东西都是最上等的,加上有康熙与佟皇贵妃在,与其他阿哥的大婚相比也不差什么。

    礼成以后,佟皇贵妃也算放下心来,与康熙一起笑看阿哥们跑去闹洞房。

    婚房中,在阿哥们的起哄声中,四阿哥掀开她的盖头,看到她抿唇对自己笑时,有些愣神。

    穿着凤冠霞帔的她美得不可方物,其他阿哥们都看呆了,一时倒没有人打趣新郎官。

    四阿哥回过神来,注意到他们惊艳的目光,当即往前一步将她挡住。

    “看一眼也不行,四哥你真小气。”十阿哥嘀咕道。

    “走,该出去喝喜酒了。”大阿哥招呼。

    被他们拉出去前,四阿哥在她耳边道:“我呆会就回来。”

    “嗯。”

    往常他多穿暗色的衣裳,今日一身大红,倒是有种别样的俊朗,让言晏晏忍不住多看了两眼。

    等四阿哥出来,康熙喝了一杯他的敬酒,照例说了些话后,与佟皇贵妃一起离开。

    “恭喜四弟。”

    康熙走后,太子头一个朝他敬酒,随后阿哥们也纷纷跟上。

    四阿哥心情好,自然来者不拒,倒是后面太子想起来自己大婚时的情形,帮他拦了一拦。

    知道黄莲是仙子带回来的客人,阿哥们对她还是很客气的,喜宴上也时不时与她说上几句话。

    喜宴结束后,有些微醺的四阿哥重新回到婚房。

    听到推门声,言晏晏抬起头,就对上他灼热的双眸,脸颊有些发烫。

    “晏晏。”唇角翘了一天的四阿哥在她身边坐下来,欢喜的唤她。

    “嗯。”

    “我好欢喜……”

    四阿哥说着,伸手将她搂进怀里,与她深情对望后,渐渐低头。

    烛光摇曳,墙上的影子越来越近,随后床帐落下来,将光线挡在外面。

    作者有话要说:  感谢为我投出霸王票或灌溉营养液的小天使哦

    感谢投出[手榴弹]的小天使:不想长大 1个;

    感谢投出[地雷]的小天使:不想长大 1个;

    感谢灌溉[营养液]的小天使:

    清欢渡 20瓶;梦兮嫣 10瓶;

    非常感谢大家对我的支持,我会继续努力的!,
(←快捷键) <<上一章 投推荐票 回目录 标记书签 下一章>> (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