女配走错场

作者:否哉本书字数:K更新时间:
    “宋师祖”

    “宋师祖”

    玄天宗主峰的内事堂前院, 忙碌的弟子们纷纷停下手中工作, 毕恭毕敬地向出现在门口的青年行礼。

    宋文安早习惯了这种万众瞩目, 他眼都不斜一下, 只淡淡点头回应后, 脚步不停地向堂中走去。

    直到宋文安的身影消失在门后, 静止如雕塑的弟子们才仿佛被按下开关一般,同时动了起来, 院子里到处都是压着音量的议论声。

    “我还是第一次见到宋师祖呢, 不愧是金丹修士啊, 果然有气势”

    “那当然了,宋师祖是什么人物”

    “好久没见宋师祖出青阳峰了,怎么今天突然来内事堂”

    “是哦,听说宋师祖常常闭关炼丹,不喜走动呢。”

    “应该说青阳峰的人都这样吧。”

    “倒也是, 毕竟是玄天宗第一峰啊。”

    “呃,我想问, 你们都没注意到宋师祖手中的东西吗”

    “我刚才就想说了那是什么啊”

    “是法器吧。”

    “可我怎么看着有点像”

    “闭嘴, 快把你脑袋里的危险想法清空,宋师祖龙章凤姿, 怎会有那等俗物”

    “果然你也觉得很像吧”

    不光一众低阶弟子们对宋文安的抱锅形象感到惊奇,内事堂内, 马长老也同样满脸懵逼。

    “宋、宋师叔,许久未见,你这是”马长老今年四百多岁, 元婴期的修真者,玄天宗排名第五的长老,更是宋文安外公的好友,但在以师徒关系为重的修真界,明面上还是得尊称宋文安一句师叔。

    当然,他们并不是直系的师叔、师侄关系,青阳峰目前只有宋文安和齐修辰两个弟子。

    “哦,我最近出去一趟,有了些新收获,开始研究做菜了。”宋文安脸不红心不跳,早就适应大家的好奇目光了。

    且他不尽快适应也不行,小饕餮可发话了,打算在宗门大比时继续扮成铁锅形法器参赛,还说要带他赢得第一名呢。

    宋文安想象着自己一口铁锅打天下的场景,画面太美,他十分想装晕啊。

    “做菜”马长老外表看起来只是个四十多岁的中年男人,闻言小胡子颤了颤。

    做菜如今的修真者连饭都很少吃,有几个会亲自做菜这不是玩物丧志吗而且你私下里做就做吧,怎么还抱着锅到处跑

    公子润如玉,铁锅黑漆漆,这搭配,真是没眼看啊。

    不过宋文安想要如何自有人家的师父管束,他一个“小辈”不好多嘴,因此马长老哪怕心中早已狂奔过一万匹疯马,表面上还是干笑着,“哈哈,没看出来,宋师叔的爱好真广泛啊”

    宋文安不,其实事情不是你想的那样。

    算了,他谦谦公子的形象早就碎成渣渣,还是不要做无用的挣扎了,“我此次前来是为了宗门大比一事。”

    宋文安打算直入主题,赶紧办完事后撤退。

    不久前,他们从马管事处离开后便分作两路,白狐等堕兽以及三名杂役回到树林,由角雕运回秘境,小饕餮和宋文安则一起进入了玄天宗的内门区域。

    此刻,宋文安到内事堂的目的有两个,一是以事实证明他并未失踪,二是向宗门大比的负责人马长老透露接下来的“闭关”计划。

    “宗门大比”马长老一愣,“宋师叔难道不参加了”

    宋文安所在的青阳峰地位十分特殊,弟子稀少但个个天赋卓绝、修为高深,他们向来专心修炼从不掺和玄天宗的杂务,在宗门活动方面也有很高的选择性,若宋文安真不想参加宗门大比也是可以的。

    “不过大比十年才举行一次,算起来这次还是你结成金丹后的第一次大比,哪怕来看看”马长老也知道宋文安不喜热闹。

    “不,不是的。”宋文安连忙解释道,“我当然参加,只不过接下来我打算闭关两个月,到时候说不定赶不上前面的比试”

    “没关系。”马长老听后放了心,捋着胡须慢悠悠道,“前面几天都是低阶修士的比试,你不到场也无碍。”

    宋文安当然知道宗门大比的流程,他只不过想找个由头把闭关的事委婉透露给马长老。

    “太好了。”目的达到,宋文安站起身,似不经意地说,“说来我有好些时候没去拜见宗主了,可我现在急着闭关,要不然马长老帮我带个话吧,就说等我出关后一定去看他。”

    “好的,好的。”马长老连连点头,“我一会儿刚好要向宗主汇报门中事务,到时一定把话带到。”

    “嗯,我先回青阳峰做闭关准备了。”宋文安说完转身向外走去,临到门口才想起什么,回过头,满脸纠结道,“大比前多给弟子们发些丹药、法器吧,都是死物,放着也是放着,还不如给弟子们用了。”

    毕竟再不用可就没机会了

    马长老问号脸

    好半晌,反应过来的马长老才好笑地摇摇头,不愧是宗主的外孙,真是大公无私啊,可惜这孩子太天真了,宗门资源哪是说动用就能动用的。

    因着宋文安的拜访,马长老将汇报时间提前,简单收拾了一下就出门拜访宗主去了,他的眼中还带着兴奋的光芒,修炼狂宋文安竟然迷上了做菜,他得问一问老友的感想才行。

    诶走到一半的马长老突然想到,刚才时间太紧都忘了跟宋文安说,齐师叔送回玄天宗的女修现下正在青阳峰居住呢。

    算了,人家师兄弟说不定早就传过信,知道的内情肯定比他更多,他跟着掺和什么,还是赶紧去办正事吧。

    青阳峰某个由空置洞府临时充作的客所宅院内,一位长发少女正半倚在窗边软塌上。

    她看起来只有十七八岁,身上穿着雪白飘逸的长裙,肌肤白皙,双眸似水,有一种我见犹怜的气质。

    少女怀中抱着一只巴掌大小的兔子,那兔子毛色纯白如初雪,双眼绯红似宝石,正在主人的抚摸下舒服地眯着眼睛。

    “哇,仙、仙子。”却在这时,一声呆愣愣的惊叹从门口传来,少女侧头看去,只见门边不知何时来了个小女孩。

    那小女孩大约十二三岁,穿着玄天宗内门弟子的长袍,身后还背着一把黑色长剑,长剑足有半人高,拖在她的小腿处,看起来颇为逗笑。

    “你是”少女的声音同样温柔似水。

    “我、我叫赵小圆,是师父派来陪、陪仙子的。”小女孩的脸腾得一下就红了,只觉得自己这辈子都没见过如此温柔的人。

    她们玄天宗的女修,尤其是剑修,哪有什么温柔可言,说话比男修还粗鲁,更是动不动就喊打喊杀。

    真是位仙子姐姐啊,爱美之心人皆有之,第一次见到柔弱款美女的剑修小女孩连说话都不自觉小小声起来。

    白婉一搭眼就看透了没什么心机的小女孩,眼神一闪,道,“原来是小圆啊,我不是什么仙子,只是个身体不好的散修罢了,你若不嫌弃,可以叫我一声白姐姐。”

    “那、那怎么行”赵小圆头摇得都快出重影了,这可是齐师祖的双修道侣,她怎么敢叫姐姐,可白婉又不喜欢她叫仙子

    “仙我还是叫您白前辈吧。”赵小圆道,“白前辈,我今天是来陪您解闷的,您想出去逛逛吗宗门里、附近城镇里,只要不是禁地,我都能带路。”

    我一定能好好保护您赵小圆悄悄握紧了小拳头。

    “出去逛”白婉面露惊喜,可双眸随即又黯淡下来,浓密的睫毛轻颤,“谢谢你,可惜我身体不好,不能见风。”

    “啊”赵小圆心思简单,不疑有他,脸上写满心疼。

    仙子这么好这么美的人,身体却这么弱,果然是人无完人啊。在爱动活泼的赵小圆看来,不能出门简直比杀了她还难受。

    “那、那我就在屋里陪着白前辈”赵小圆下定决心道,“可惜我不会讲故事,要不然我给您舞剑吧”

    “谢谢,不用了。”白婉噗嗤一笑,柔声细语地打断了她的话,“不过我确有一事想请你帮忙。”

    “白前辈尽管说”赵小圆几步跑到软塌边,拍着胸脯保证,“不管是什么事,我一定都能做到。”

    白婉抿嘴轻轻一笑,双手却托起昏昏欲睡的小兔子,说,“你带她出去逛逛吧。”

    啊带兔子逛赵小圆瞪大了眼睛,虽然兔兔很可爱,可她今天是来陪仙子姐姐的啊。

    “不行吗”白婉目露哀愁,轻叹道,“唉,都怪我这个主人没用,可怜我的小白,只能整日跟在我身边,一定闷坏了。”

    “白前辈您别自责,我去还不行吗”赵小圆最见不得仙子发愁,连忙答应下来。

    “真的吗麻烦你了。”白婉微微一笑,“小白虽是凡兔,但聪明得很,你可以让它自己走,但千万注意别让人”

    “放心吧”赵小圆会意地保证,“有我在,绝对不会出事。”

    眼见小女孩抱过兔子向外走去,白婉眼神闪动,心中自得地想,看来不管凡人还是修真者都一样,向来轻视弱者。

    当然,他们对动物尤其是可爱的动物,肯定更没有防备之心,想到这里,白婉速度飞快地在软塌上闭眼躺好,暗自运转能量配合着嘴中法诀。

    片刻后,塌上女子身体一软沉沉睡去,赵小圆怀中抱着的白兔却在同一时间睁开了眼睛。

    “呀,小兔兔你醒啦。”赵小圆立刻发现了白兔的变化,惊喜道,“我叫赵小圆,你主人托我带你去宗里逛逛,你想去哪啊”

    她也知道这只是一只听不懂话的凡兔,因此自然不指望得到回答,只自顾自地继续介绍,“我们现在待的地方叫青阳峰,是玄天宗八峰之一,青阳峰上有”

    某种意义上来说,赵小圆真是个话唠,对着只兔子也能叽叽咕咕说上半天,不过这更合了白婉的心意。

    她本就有心利用人们对动物的不设防,更打算仗着兔子身份“胡乱”跑到宗门要地偷瞧,能有个嘴松的向导当然省事。

    “刚才给你看的是齐师祖的洞府,等他和你主人哎呀,说了你也不懂,反正过不了多久,那里就是你的家了。”赵小圆嘻嘻笑道。

    白婉呵呵。

    “哦,你看到那个院子了吗”赵小圆指着前方一栋灰墙小院道,“那是宋师祖的洞府,宋师祖是咱们玄天宗最厉害的丹修,他炼的丹药可厉害了,我有一次”

    白婉略过赵小圆长达几千字的追忆,重点都放在了宋师祖三个字上,宋文安如果没记错的话,他不是玄天宗宗主最宠爱的外孙吗

    想到此处,白婉红通通的眼珠一转,唧唧叫着挣扎起来。

    “怎么啦,小兔子”赵小圆正说到兴头上,一见小兔子挣扎,立刻关切地看过去,“你饿了吗想嘘嘘还是想干什么”

    说着便蹲下身,她可还记得仙子姐姐说过,小兔子特别聪明。

    结果赵小圆的手刚一松,便见那小兔子后脚蹬地,猛地向前窜去,它的速度奇快,眨眼便消失在了密林里。

    赵小圆

    到底只是个十二三岁的小女孩,哪怕修为再高,心智上也不太够。一见小兔子跑走,赵小圆顿时慌了,急匆匆追进树林,大叫着,“诶兔兔,你快回来,你别乱跑”

    直到赵小圆的身影远去,呼喊声也变得若有似无时,不远处的灌木丛一阵晃动,却是假兔子真白婉钻了出来。

    她并未理会身后不知追到何处的赵小圆,反而一蹦一跳地向着宋文安洞府窜去。

    同一时间,宋文安正在屋中忙着收拾东西。

    修真者的宅邸说是洞府,却并不是真的山洞,也像凡人宅院般有院墙有屋子,不过因为山中灵气更为浓郁,所以修真者的宅院通常会依山而建,并开凿山洞作为闭关修炼的场所。

    “前辈,我要去后头收拾灵草了,你还要加茶吗”宋文安问小饕餮。

    只见前院墙根下铺着一床折叠好的雪蚕被,柔顺丝滑的被面在阳光下泛出低调的光芒,一只黑锅被端正放在雪蚕被上,里面盛满了碧玉般的极品灵茶。

    “不用了,去炒两个菜吧。”小饕餮喝了一肚子茶,早想吃肉了,“我要吃麻辣鸡丁,香炒雪芹”

    宋文安无语地听着其后十多个菜名,他就知道,前辈口中的“两”从来都是没任何意义的虚称。

    炒菜容易,可他洞府里没家伙式啊,宋文安偷偷瞄了一眼饕餮锅,整个人一激灵,算了,他还是另想办法吧。

    就这样,宋文安转去了后院,小饕餮则继续懒在院子里喝茶、晒太阳。

    然而就在小饕餮喝空一壶灵茶,快要昏昏欲睡的时候,却只听“啪嗒”一声轻响,有什么东西落在了院中。

    小饕餮循声望去,瞬间完全清醒,他看到了什么一只浑身雪白的小兔子

    那小兔子正在不远处探头四顾,虽只有巴掌大小,动作却灵活矫健,不难想象那雪白蓬松的毛发下,它该有着如何紧实而富有口感的肉肉。

    见到兔子的一刹那,小饕餮简直都惊呆了哇,原来不用守株,变锅也能待兔哦

    作者有话要说  女配我精通扮弱、装白莲,无论是修真文还是宅斗文,我都能混得如鱼得水。

    小饕餮可这里是美食文。

    女配抱歉,跳错墙了,再见
(←快捷键) <<上一章 投推荐票 回目录 标记书签 下一章>> (快捷键→)